[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郑恩宠:上海帮把我当头号敌人(图)
(博讯2007年1月04日)
    郑恩宠:上海帮把我当头号敌人
    郑恩宠
    
    中共上月宣布,自今年1月1日起放宽境外媒体在中国大陆的采访限制,路透社于元旦当天“测试”了三名敏感人士,虽成功采访了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以及正在服刑的内蒙古民主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但采访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却受到拦阻。
    
    对此,郑恩宠律师表示,元旦当天他非但没被允许接受采访,骚扰电话反而增加,他分析,一方面说明有关条文“实际操作另外一回事”,另一方面,在十七大前权斗加剧,他说:“我的事情严格来说关系到上海帮的前途--他们现在把我当作头号敌人。”
    
    采访被禁 骚扰电话反增加
    
    目前处在中共严密监控下的郑恩宠律师,元月2日接受本报采访时,才得知路透社楼下被拦阻的消息。他说,路透社之前的确打过电话来准备采访,并问他什么时候在家,他回答“自己24小时都在家。”双方没有约定具体时间。但他估计路透社元旦当天会来。他说:“上海媒体已经大肆宣传这个元旦新规定,我昨天(1月1日)很早起床了,把家里收拾得干净一点,还泡了茶,准备等他们来。”
    
    除了路透社之外,郑恩宠表示,《纽约时报》也打过电话来,准备采访。另外,他估计大陆的一些媒体也试图采访他,可能也受到阻力。
    
    据路透社表示,到郑恩宠住宅门前遭到保安的拦阻。保安人员在驱离记者时说:“请合作,这里没有什么新规定。”
    
    对于路透社被栏组一事,郑恩宠分析,这说明有关条例未必真正执行。他说:“我看到中国媒体大肆宣传这个事情,但实际做是不一样。” 他并认为,上海当局在执行政策方面,“对老百姓、对民主政治有利的事情,他们不关心。”
    
    非但没有因为新条例而改变被禁止外媒采访的处境,郑恩宠并表示,元旦当天,家里的骚扰电话反而增加,他说:“当天我收到的骚扰电话15秒钟一次,我打的报修电话一共17次。上海电讯公司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被当作“当代方励之”
    
    一直不懈揭露上海帮贪腐罪行的郑恩宠律师并表示,十七大前中共权斗加剧,自己也被视为一个敏感人物。他说:“我的事情严格来说,涉及到上海帮今后的前途问题。十七大要召开,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物,因为我在十多年时间,涉及到他深层次的问题。”
    
    他表示,目前上海当局把他当作头号政治敌人,通过打压他,转移党内矛盾。郑恩宠说:“现在他们把我当作似乎是上海第一号政治敌人,具体的证据表现在上海举行中共保先运动一年半当中,始终在播放一个最典型的教育资料片,就是有人要泄露国家秘密。大家要团结起来,上海有这么一个人物,跳起来反对我们。实际上他们把我当成,当代上海的方励之。美国中国人权组织的地下负责人,他们什么事情都抓不住。他们搞我,也是给北京施加压力,他们是通过打压我,来转移党内矛盾。”
    
    但郑恩宠认为,以江派为核心的上海帮会在十七大后失去势力。他说“10年当中,上海帮是中共当代撅起的新的政治势力集团,是一个野心家集团,或者到十七大时,上海帮彻底粉碎,当然这个粉碎不存在把你关监狱的问题,你就失去势力,或者保留一、两个代表人物,没有审判,起不了多大作用。”
    
    郑恩宠:上海帮把我当头号敌人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左)和上访民众沈佩兰(后面站立者)和冯宝英(右)
    
     来源:EPT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律师郑恩宠受陈良宇迫害坐牢冤情待雪
  • RFA专访:郑恩宠谈上海贪腐弊案
  • 上海郑恩宠律师遭非法监视居住
  • RFA: 郑恩宠和蒋美丽被公安分别问话后获释
  • 郑恩宠夫妇突然被抓、家被抄
  •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 人权组织批中国维权律师郑恩宠入狱冤案
  • 郑恩宠家被陌生男子闯入家人担心
  • 良心律师郑恩宠太太蒋美丽等被警察强行带走
  • 被关押律师郑恩宠之妻回信反驳狱方指称(图)
  • 郑恩宠太太被上海监狱警告+蒋美丽回信(图)
  • 狱中郑恩宠获德国法官协会“人权奖”德总理亲临招待会
  • 浦志强:为郑恩宠名誉被损害事所发出的律师函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曾节明
  • 当代英雄(十九)郑恩宠/老戚
  • 关于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