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范子良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1月15日)
    范子良更多文章请看范子良专栏
    
     今天向大家介绍一位,年高85岁的张德法老先生,他的传奇经历,由 (博讯 boxun.com)

    他两个女儿写的《我的老爸为党出生入死晚境穷苦凄凉》;《就军龄
    算不算连续工龄向全国退伍、转业、现役军人请求支持》两篇文章作
    了详细介绍:张老先生1945年8月1日参加新四军,他转战鲁、冀、豫、
    苏、浙、皖、闽等地区,参加过兖州,小店子,莱芜,孟良固,济
    南,淮海,渡江,"解放上海","抗美援朝"等大小战斗百余次,
    一名有着11年军龄,57年党龄的抗日老战士,而今已到风烛残年,却
    成了特困户,让人愤愤不平。
    
    张老先生当年打日本鬼子时,我们现在的党国首脑,穿着开档裤在他
    娘怀里撒娇,张老先生加入共产党时,现在的所谓第五代党魁,还未
    出生呢!,他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转战南北,参加过抗日、"解
    放"、"抗美援朝"等战争,按照共产党内壁垒分明,等差严格的
    "规矩",可以成为"共产贵族",应该享受比一般人高出数倍,甚
    至十数倍,一年拿13个月工资的"离休"待遇了,可是他却每月只有
    605元退休金。
    
    张老先生和他的战友们,用生命和鲜血打下的江山,被这群昧着良
    心,贪得无厌、忘恩负义的党棍们享受、窃取、掠夺。记得去年深圳
    一批离退休干部,在市政府前抗议待遇不公,那是拿3,000元与拿
    6,000元的不公,拿6,000元的难道比拿3,000元的贡献大一倍?!据
    说拿3,000元的人中,有参与两弹一星的科技工作者。这完全是这个
    利益小集团内的分脏不均,无时无刻不在侵犯着民众利益。
    
    正如学者温克坚在《分解共产党》一文中说:
    
      "很难相信存在着一种7,000万人能够共同分享的利益,其次,
      也很难相信,一个以利益为基础的组织,当范围大到包含7,000
      万成员的时候,它还能进行有效的管理和运行(?)"。
    
      "中共是多个利益集团的综合体,并不是所有的成员都同样分享
      到特权利益,事实上,大量的普通党员都被排斥在利益分享机制
      之外,有些甚至沦为社会的弱势群体"。
    
    张德法老先生就是这群弱势群体中的弱势者。
    
    我本人在1992年元旦,公开书面声明退出共产党的最后一个"党日活
    动",是在1991年清明节,到上海嘉定"烈士陵园"扫墓,只见陵园
    内的地面上排列着,一排排墓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墓穴中是空空
    的,还不如过去的"衣冠冢",那里面还存放着死者的衣帽等遗物。
    陵园的墙壁上贴着一些无法考证的照片,最好的"待遇",算是留下
    他的名字。
    
    我当时在扫墓现场向本支部的共产党员和旁观者作了即兴感言:长眠
    在这里的党国先躯,如果他们早知道这个政权,今天会落到这群穷凶
    极恶、坑害民众的狐群狗党手中,死也不肯为这个腐败的黑心党,当
    炮灰去送死的。张德法老先生就是参加"解放上海"战役的人,附件
    中有一组合影,是与战友在嘉定照相馆的留念,他们看着发黄了的照
    片,想想今天的社会和自己的凄楚处境,一定会感慨万千、抱恨终生
    的。
    
    我们来看看美国是怎样寻找几十年前,在韩战、越战中的"失踪者"
    和战死沙场烈士们的遗骸的。美国国会於2000年曾通过一个名为"活
    著带他(她)们回家"的法案,大意是敦促政府采取一切办法,逐个
    寻找当年在朝鲜、越战中的"失踪者"。世界上任何国家、任何人只
    要拿着美国军人的遗骸去投奔美国,一定会受到上宾般地对待,因为
    美国人民深知,今天他们的自由幸福生活,是前方将士流血牺牲换来
    的。可是共产党他们不懂这个道理,他们是一群草寇,短视得只往自
    己腰包捞,根本没有什么理想目标,因而它的政权肯定是短命的。
    
    在对待"烈士陵园"这个问题上,如果我与张老先生和他的战友们有
    不同的看法的话,那么在"下放农村"的经历完全相同了,1963年张
    老先生一家下放农村时,正好我退出现役,回到家中竟然没有地方报
    户口,两位哥哥和姐姐家,20多口人全都下放农村了,从兵役局到民
    政局到劳动局、派出所,跑断了腿,回答是:下农村,后来幸亏老母
    亲60岁以上不下放,单独立一张购粮证,才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
    过,免去了下农村,工作还是不予按排。
    
    这些经历讲给今天的年轻人听,也许觉得很好奇的天方夜谭,不!这
    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当时下放农村是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不供给你粮
    食,你有天大的本领也没用,全国下放农村的人有几千万。如果年轻
    朋友要感受一下当时的生活,去看一下电视片《继父》、《福贵》,
    那里面倒有几个真实的镜头。这就是这个自称"伟、光、正"的党,
    搞什么"超英赶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瞎折腾,造成全国饿
    死3,000多万农民,就是在这以前的事。
    
    军龄算不算连续工龄,这是个毫无疑义,不算问题的"问题",全国
    所有人,不管是否当过兵,是不是干人事、劳资工作或普通老百姓,
    都知道军龄是工龄的继续,毋庸置疑,无须赘问。甚至全世界都知
    道,服兵役就是服务于社会,发达国家的复员军人待遇更好,为什么
    在中国有人敢擅自将军龄抹去,这就是这个制度出了毛病,或者经办
    人员别有用心,在这里我要提请大家,特别是现役军人们注意,此风
    决不可长,不然你的兵白当了,我们更要警惕,有人是否想挑拨离间
    政府与军人关系,达到"毁我钢铁长城"、破坏构建"和谐社会"的
    目的?
    
    我们的战友中,也许有很多人家在农村,"军龄算不算连续工龄,对
    我无关紧要,反正回家做农民"。此言差矣!要"构建和谐社会",
    必须将农民纳入到社保机制中来,这一点发达国家之所以繁荣、安
    定、富裕,这与他们将社保机制涵盖所有人,这个优越的制度有关。
    建议大家读一读最近发表的,浙江建德老农民余铁龙先生撰写的《一
    个中国农民论和谐社会》,他以一个老农民的朴素语言,亲身经历讲
    透了农民应该得到养老金的铁定道理。
    
    弄通了这个道理,我想张德法老先生的"精简下放",算不算连续工
    龄,这个问题就非常清楚了,要知道服农不能算工龄,农民被排除在
    社保机制之外,这是毛泽东、共产党歧视农民的忘恩负义行为。也许
    有好心人会问:为什么今天才"想"起来?早就应该解决这个问题了,
    我在此要反问一句当权者,为什么当初会将工龄"搞错"?,将军龄抹
    去,又为什么拖了26年不肯纠正错误?
    
    我今天为张老先生鸣不平,不全为他是我几十年街坊邻居,也不为两
    家小辈是小姊妹、同学、小夥伴。而出于同情心,出于全力维护军人
    法定权利。这个党太没有良心、太残忍了,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我
    们要为张老先生讨回公道,争回他应得的权利,并且追回过去几十年
    的损失。必要时应诉诸法律,状告这些良心被狗吃了的官僚,考虑到
    张老先生家境贫寒,拿不出诉讼费、聘请律师费,我建议全国所有退
    伍、转业、现役军人,每人捐赠一分钱,足能筹措这笔钱,帮助张老
    先生打赢这场官司。
    
    为这一份生存权利,张老先生足足等了26个年代了,今年已是85岁高
    龄,难道还要让他再等上26年吗?太不合情理、太没有人性了。百千
    万复员、转业、现役军人战友们,赶快觉醒吧,再也不要对它心存半
    点幻想了!,为张老先生争权利,就是维护我们每个军人的切身权利
    和利益。从张老先生的遭遇,我觉得我们军人应该仿效其他行业,也
    该有一个"协会"一类的团体,一俟军人利益受到侵犯,得不到公正
    待遇,协会或团体出面,向有关部门交涉,保障军人权利不受侵害。
    
    (2006年12月29日)
    
    ------------------------------------------------------------
    
    〔附一〕 就军龄算不算连续工龄
        向全国退伍、转业、现役军人请求支持!
    
     焦建华
    
    
    我的老爸张德法(曾用名焦长法),1922年11月生,汉族,于1945年
    8月参加新四军一纵队(20军59师)炮团,担任炮连司务长,1949年1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抗日、"解放"、"抗美援朝"等战争,
    在部队服役达11年之久,于1955年复员回家。
    
    1956年~1962年在浙江省湖州市东林供销社,菱湖供销社及云巢供销
    社连续工作七年,1963年响应政府号召精简下放。1963年~1965年任
    湖州市菱湖区下昂农具厂负责人(因是小集镇,虽是下放但尚在工
    作)。1965年~1969年再度任职下昂搬运组组长,后合并双林装卸
    站,于1980年5月病退(因张德法在部队得严重关节炎复发,不堪从
    事强体力劳动)。其本人的军龄加工龄共计有33年,但在退休时只计
    算了15年,而短少的18年(1945年~1965年的军龄加前期工龄),当
    时的吴兴县交通局(那时的湖州市属吴兴县管辖)以所谓"自动离
    职"为由予以扼杀!
    
    为了证明自己这原有的33年工龄,在退休的当年,其本人曾将精简下
    放的原件批准书亲自交于交通局的主管人,但该部门的工作人员不仅
    不与办理,且将原件遗失!为了证明自己确属精简下放,自1989至
    今,本人不止一次地请求领导给以调查核实,但不知何故所有的报告
    以及奔波都于事无补。
    
    2005年,老爸张德法的遭遇开始得到全社会的关注。《湖州日报》记
    者汤建驰为了核实张德法的精简下放是否属实,在大量调查取证的基
    础上,不仅为张德法老人找到了当年各单位的领导,而且查找到了他
    的原始档案,并特地为他的原始档案中的"查无音讯"写了一份"内
    参"送交市政府。
    
    由于市政府领导的关心,2006年2月5日,3月14日,湖州市民政局二
    度复函,关于张德法军龄的计算问题,要其本人去原单位申请,以便
    原单位出面与劳动部门协调,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自动离职",张德
    法将云巢供销社工作期间的当年领导人的三份证明书送交到了原单
    位。由于原单位已几经变迁,如今托管档案的是"湖州市双林镇社区
    服务中心",承蒙市劳动局汪伟清同志及双林镇劳动保障所邢新荣同
    志的协助,双林镇社区服务中心的高同志已将有关材料及报告送达市
    劳动局。
    
    但结局如何,至今仍然不得而知。
    
    老爸张德法认为有以下理由将短少的18年军龄与工龄应当恢复:
    
    1、本人的"精简下放"是党的号召,是历史,是客观存在的,全国
      有数千万人。
    2、在供销部门工作期间的档案遗失,并不是个人的错,应追究渎职
      人员,不能让受害人来承受。
    3、无论怎么说,军龄应该算工龄的,用不着本人讲,全国所有干人
      事、劳资的人都懂,主管部门倒应该认真查一查,对有意扣除军
      龄的人居心何在?!依照国家政策,退一步说,即使"自动离
      职",也不能将11年的军龄给抹去了!更何况当事人并没有"自
      动离职"!为此,我们全家和其本人再次请求:依照我国的向来
      政策,实事求是地还本人一个本来面貌,这是我党的一贯本色!
    
    此致礼
    
    张德法女儿焦建华
    
    (2006年12月26日)
    
    ------------------------------------------------------------
    
    我的老爸为党出生入死晚境穷苦凄凉
    
     焦昕华
    
    
    (这是写给国务院办公厅和当地新闻单位的信)
    有一事向您反映,我父亲是一名老复员军人,姓名张德法
    (曾用名焦长法),现年85岁, 浙江湖州人。早在1945年8月1日
    参加新四军一纵队二支队(20军59 师)炮营任战士,于1949年1月
    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班长,炮长,特务长(纵队司令叶飞,
    支队长刘飞)。曾参加过抗日,解放,抗美援朝战争。转战鲁,冀,
    豫,苏,浙,皖,闽等地区。参加过兖州,小店子,莱芜,孟良固,
    济南,淮海,渡江,"解放上海","抗美援朝"等大小战斗百余次,
    在部队服役达11年之久,因严重关节炎于1955年11月复员回乡,
    至今52年。
    
    现将在部队服役情况及复员后工作情况汇报如下:
    
    1945年8月参加新四军20军59师炮营炮连战士 证明人:连长黄敬山。
    1948年1月解放军20军59师政治部文书 证明人:主任张雍耿。
    1949年1月20军59师炮团上士 证明人: 指导员王元才。
    1949年5月20军59师炮团炮连司务长 证明人: 政指何亦达。
    1950年1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团后勤会计 证明人: 教导员孙连芝。
    1952年9月志愿军20军59师高炮营特务长 证明人: 营长过双林。
    1952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炮营二连炮车长 证明人: 指导员唐铁辉。
    1955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炮营二连司务长 证明人: 营长吴春林。
    1955年11月从福建前线复员回湖州下昂家乡司务长 证明人:营长吴春林。
    
    1956~1957年入供销社参加湖州市(吴兴县)东林农产品采购站。
    1957~1958年并入湖州市(吴兴县)菱湖供销社。1958~1963年调湖
    州市(吴兴县)云巢供销社收茧小组任组长。
    1963年因政府动员,自愿申请(父亲身为共产党员,当走在运动前列),
    并报上级批准下乡(当时父亲在小集镇,故粮户关系未转,尚吃商品粮。
    批准书现还在原吴兴县交通局高德成处)。同年经乡政府(人民公社)
    安排到下昂农具厂任负责人,1965年调下昂镇搬运组任负责人。
    1966~1969年文革期间作为"当权派"被打倒。
    1969~1979年转入湖州市菱湖区下昂镇搬运组任组长。
    1979~迄今,因劳累过度,关节炎复发而病退在家。
    
    我家现况;父亲病退工资(退休时605元)700元,母亲家庭妇女,没
    有经济收入;四个子女有三个子女均已下岗失业,一家人居住一间30
    余平方的房子,家庭非常困难而成为湖州市的特困户。
    
    为此,今特向您或通过您向上级领导提几个问题。本着实事求是的精
    神,抱着对一名老革命军人负责,关爱的态度,望你们有个明确答
    复。
    
    1、象我父亲这样早年参加革命的老共产党员,老战士,至今为什么
      仍得不到应有的政治待遇?1963年我父亲是响应党的号召,为国
      家挑担子而下乡的,难道这错了吗?
    2、自愿申请,组织批准下乡而今被视为"自动离职",且将我父亲
      光荣参加革命,浴血奋战的11年戎马生涯给抹杀掉了,这符合我
      们党的一贯政策吗?
    
      作为一名有着11年军龄,57年党龄的抗日老战士而今已到风烛残
      年,却得不到政府的承认和关怀,实在令人齿寒!
    
      鉴于上述情况,今特写信与您(们),望您(们)或通过您
      (们)向上级领导反映,给我父亲一个公平,公正,合理,合法
      的答复!谢谢!
    
      此致礼!
    
    张德法女儿焦昕华
    
    浙江省湖州市华丰一区203室
    
    (2006-12-28)
    
    联系电话;0572-2382-689 0572-7103-012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1-12] 修订:[2007-01-1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 范子良: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
  • 范子良: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 范子良:向范氏家族成员谈家史
  • 范子良: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 范子良: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 范子良:陈生江的情况
  • 范子良:我和林老同歌哭!
  • 范子良:毛国梁第八次被砸饭碗
  • 范子良 :谴责济南土匪恶警!
  • 范子良: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