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锦涛掌权后最大危机:枪杆子旁落笔杆子失控(图)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2007年1月21日)
    
    胡锦涛面对的最大麻烦,是他虽然已经是“三位一体”,集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於一身,但至今却未能有效控制解放军,最重要的宣传舆论大权实际上也不掌握在他手里。前总书记江泽民早已安排下两大伏笔。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正面对一场“枪杆子”旁落,“笔杆子”失控的危机,面对由此而派生的,类似中共十六大上权力被彻底瓜分的格局。在北京城“安定团结” 的表象下面,目前的胡锦涛实际上正面对着一场其自2002年底上位接班以来,最严重的权力挑战。尤其是面对07年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七大权力布局,中共各利益集团已经就未来的权力再分配暗中展开较量的情况下,失控的“枪杆子”和“笔杆子”发生作用。
    
    江泽民前卫士长由喜贵一直插手军队事务
    江泽民的前卫士长由喜贵(左)一直插手军队事务。(资料图片)
    
    胡锦涛面对的最大麻烦,是他虽然已经是“三位一体”,集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於一身,但至今却未能有效控制解放军。这支近三百万人的巨大武装力量,事实上仍然控制在已经退位的前总书记江泽民手上。他操控早就在军中安排好的代理人,正虎视眈眈盯着胡锦涛的一举一动。
    
    ◆由喜贵仍担任中央警卫局长
    
    胡锦涛未能有效控制解放军的最明显例证,是掌管中南海安全警卫和领导人住所安全工作的中央警卫局局长职务,至今仍由江泽民的亲信、前卫士长由喜贵担任。虽然有传闻称,由喜贵的实际权力已经被众多的副局长所瓜分,但从胡锦涛至今还没有动这个职务的表象看,他显然还非常谨慎地处理这些敏感的位置,显然还在乎江泽民的态度,担心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惹怒了江。
    
    中共定下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少有的例外之一是1976年军委常务副主席叶剑英策划的动用军队抓“四人帮”,最终结束十年“文革”的事件。今天的军委常务副主席是郭伯雄,是江泽民时期刻意栽培的高级将领。
    
    1942年出生的郭伯雄1999年由兰州军区司令员任上,被当时的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直接提拔进入中央军委和国家军委,担任军委委员、解放军常务副总参谋长,总参谋部党委副书记。  
    
    2002年底中共十六大上,又作为江系人马被江泽民送进中央政治局、进一步提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并在次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会上,顺理成章担任国家军委副主席。
    
    郭伯雄1961年8月才入伍参加解放军。从官方公布的履历上看,他1970年才担任陆军第19军55师164团司令部作训股股长,81年升任陆军第 19军司令部作训处长,81年担任陆军第19军55师参谋长,1982年任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83年任陆军第19军参谋长,85年担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90年任陆军第47集团军军长。
    
    ◆军中铁三角对胡形成钳制
    
    江泽民前卫士长由喜贵一直插手军队事务


    军委常务副主席郭伯雄,是江泽民刻意栽培的。(资料图片)
    
    江泽民担任中共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之后,郭伯雄被江有意识地加以培养,93年被调进北京委以重任,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97年之后被派到兰州军区,任大军区正职,象征性地走一圈之后,一年多就直接从兰州军区司令任上,被提拔进入中央军委,担任解放军常务副总参谋长,成为江泽民在军中的重要代理人。
    
    如果说,郭伯雄代理江泽民在解放军中调兵遣将,指挥着解放军总参谋部为首的军令系统,那麽,军中日常事务等军机大事的处理,江泽民更安排了长期跟着他的前秘书、前江办主任贾庭安来负责。至今,虽然胡锦涛已经接任军委主席两年多,但主管解放军军务系统的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还是继续由贾庭安担任,胡锦涛不能也不敢换下他,改以自己的人马替代。解放军至今还是接受江泽民的操控指挥,胡锦涛充其量还只是实际上的副帅。
    
    显然,江泽民在退下中共总书记位置之前以及交出军委主席位置之前,已经为解放军今天这样的格局留下了伏笔,在军队中布下了这样一个令胡锦涛无可奈何的 “铁三角”,对胡锦涛形成了致命的钳制,令胡无法作出对江泽民地位构成任何威胁的大动作,比如对於类似海军副司令王守业那样证据确凿的腐败大案,即使与江泽民在军中的左右手贾庭安有关,也只能投鼠忌器,雨声大雷点小地披露一点消息就不了了之。
    
    ◆九常委权力细分的陷阱
    
    胡锦涛除了“枪杆子”旁落,雪上加霜的是“笔杆子”失控----最重要的宣传舆论大权实际上并不掌握在他手里。这也是江泽民的高明之处。他在退下总书记位置之前,就设计出了中共目前的九常委格局,将权力细分,各常委各管一块,并定下了不得越界的规矩。而另外一个规矩,就是“重大事情要请示江泽民同志”,为江泽民挂了一个日后干政的双保险。
    
    在这样的权力约束下,胡锦涛确实难以有所作为,好事摊不到他的头上,坏事都要由他这个总书记承担。比如这些年来,国际社会纷纷谴责中共对舆论收紧,对媒体更残酷的打压。根据法国“记者无国界”和美国“保护记者协会”的统计,中国大陆这些年抓捕的记者创下了历史的新高。相比之下,似乎江泽民统治的十三年更加宽松一点。北京一位前副部级媒体高官也有同感:“现在确实比以前收得更紧,十多年前可以发布的文章,现在想都不要想。”
    
    国际社会和海内外的有关机构把这些镇压和抓捕,都归罪给胡锦涛这个中共总书记。理论上说,胡锦涛对此责无旁贷,他不负责谁负责?然而事实上,江泽民因此取得了一石二鸟的效果,既让胡锦涛背上了历史的责任,也因此比较出他的开明,更显现了他的高明。
    
    实际情况是,根据目前中共高层的分工负责制,今天中共的“笔杆子”实际上控制在江泽民的亲信、现任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手上,由他实际操作中共目前的意识形态和舆论宣传。胡锦涛虽然贵为中共总书记,根据中共高层游戏规则,在没有重大事件和对方确实犯错的情况下,是没有理由直接插手进行干预的。这位北京高官说,胡锦涛可以说,人家听不听则是一回事。
    
    ◆胡锦涛面临毛邓当年困境
    
    显然,在“枪杆子”已经旁落的情况下,“笔杆子”实际上也不掌握在胡锦涛手上,而这“两杆子”恰恰是中共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的最重要保障,尤其是“笔杆子”更被中共视为今天政权保证的罩门,专门指定由一个政治局常委分工负责。因此,在表面风光,地位至高无上的假象中,胡锦涛目前其实正面临着四十年前中共领袖毛泽东和十四年前中共改革教父邓小平都曾碰到的困境。
    
    四十年前,在中共地位也是至高无上的毛泽东,为何跑到上海策动“文革”?恰恰就是因为北京的舆论已经不掌握在他的手里,他在北京已经没有地方发声,也因此把《我的一张大字报》贴在办公室的门上。一九九二年初,同样是“至高无上”的邓小平,照样在北京讲不了话,只能借外出南巡,在一月十八日到二月二十一日,到武汉、深圳、珠海、上海等地找当地党政负责人谈话,表达了对当时改革事态的不满,说出了“谁不改革谁下台”的硬话。
    
    现在,胡锦涛实际上也面临同样的困境。月前,他在出访印度时,借在孟买会见中国驻外人员时,说出了“人有嘴巴就得讲话”,难道不是借此表达了他的内心?表达了他在北京讲不了话,一切只能照本宣科的压抑?
    
     来源:多维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水良: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