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佳:艾滋病维权女性李喜阁(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7年3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喜阁与女儿和曾金燕


李喜阁与女儿和曾金燕
    -----------------------------------------------------------------
    
    
    来泰国权宜之计,只是为了再获得7天的香港居留。在泰国上网非常不便。网吧里面只有泰语和英语输入。我知道高老师为李喜阁忧心,金燕和我也一样。赶在3月8日为李喜阁发个简短的消息。
    
     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因为九十年代中期卫生部门的医疗腐败和医疗事故,产生了大批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老百姓。至今十余年过去,许多艾滋病人已经病故。而当地妇幼保健院等直接责任机构没有对曾经因手术输血的百姓做过任何建议艾滋病检测。其中就包括当年的产妇李喜阁。政府的渎职致使李喜阁一家,不仅她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大女儿孙迎晨和小女儿孙蔚林也同时感染。大女儿2004年8月13日9岁时夭折,小女儿琳琳现
    在5岁了,也到了发病治疗的阶段。
    
    从2005年1月起李喜阁走上为自己一家讨公道的历程。但河南高级法院以所谓“口头文件”为由非法不给与立案。李喜阁不得不到北京的国家信访局和卫生部信访处等地多次上访。2005年夏季她创办为当地艾滋病妇女儿童服务的“康乐家”,一起减轻感染者和病人的心里压力,为大家争取政府赔偿。2006年夏季,因她带领几名感染者和病人前往北京的国家卫生部要求高强部长出面沟通情况,被河南宁陵警方押解回原籍,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罪名,刑事拘留了20天。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才以“取保候审”的形式被暂时放回家。但随后开始了断断续续的软禁。甚至毫无人道地不允许她一同前往北京给小女儿琳琳看病。
    
    2007年2月1日起,因为高耀洁医生被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罗干和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下令非法拘禁。为了防止活跃艾滋病感染者们相互联系前往高教授家探望和救援,河南政府责成商丘市委书记刘满仓将艾滋病维权妇女李喜阁也同期软禁起来,并且切断她家里的电话和网络。其中最严密的阶段,给李喜阁的家外也设置上类似山东警方给陈光诚家使用的手机信号屏蔽器,致使李喜阁一家一段时间内完全中断与外界联系。当地政法系统言明,初中文化程度的李喜阁2005年以来在网上发表的日记文章和诗篇对政府的“恶劣影响”很大,所以必须将其封口。政府还令她的丈夫所在单位警告李喜阁的爱人孙建峰如果再配合李喜阁上访,就让他下岗。
    
    虽然高耀洁教授受的非法拘禁在国际社会的关注中,并且在胡锦涛、吴仪和美国参议员希拉里女士的斡旋下得以解除,但李喜阁遭受的非法拘禁却始终没有解除。每年2月底到3月中两会的黑云压境,臭名昭著的中共政法系统国家黑社会势力每每制造恐怖气氛,抓捕和软禁横行。人大和政协的会议素来都是中国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上访百姓们的例行“刑期”,身患艾滋病的女性维权者李喜阁自然也不例外。3月8日国际妇女节来临。呼吁国际社会给河南政府压力,解除对艾滋病人李喜阁和她全家的非法拘禁。
    
    如果本届人大和政协高调关切“民生”,那就从还老百姓尊严和人权开始。
    
    胡佳
    
    2007年3月7日星期三 于泰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佳:李喜阁:高老师你在哪?
  • 天苍苍 地茫茫 / 李喜阁(图)
  • 琳琳的声音今日凌晨再次在北京广播电台传送/李喜阁
  •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 副县长被艾滋感染者抓出血/李喜阁
  • 痛苦的上北京 / 李喜阁(HIV)(图)
  • 李方平:李喜阁她绝对不会放弃
  • 李喜阁再次被监视/爱知行(图)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李喜阁: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城郊乡卫生院因流产发生惨案事件
  • 县信访局长孟局长态度恶劣 李喜阁被迫第6次上访(图)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李喜阁:给河南省宁陵县县委和人民政府的一封感谢信
  •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
  • 曾金燕:我看李喜阁取保候审
  • 李喜阁保释后第一天/今天我家来很多客人了(图)
  • 李喜阁:人之初 性本善
  • 孩子你在天堂还好吗?/ 李喜阁(HIV)
  • 李喜阁:我对万延海先生的看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