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全球基金第六轮中国艾滋病项目主要资金接收单位(PR)的选择
(博讯2007年4月03日 来稿)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07年4月2日 (博讯 boxun.com)

    
    
    
    全球基金东亚太平洋区项目经理2007 年3 月28 日给中国CCM 主席来信,关于第六轮艾滋病项目PR 评估,提出如下意见:
    
    
    
    全球基金在地方代理机构的协助下,对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指定的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执行机构(PR)——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评估。
    
    我们在评估中发现PR 在执行项目的能力上还存在不足与挑战。PR在以下几个方面的能力还比较薄弱:采购、监督与评估、财务管理和项目实施,详见附件一。
    
    这些发现的问题构成了实施项目的主要风险,尽管采取恰当的措施,这些问题是可以弱化甚至消除的。鉴于存在这些问题,特别是考虑到留给我们采取行动的时间有限,我们认为全球基金和现在指定的PR 签署协议存在很大挑战。目前我们有两种方案可供选择:
    
    1. 继续与指定的PR 一起准备协议的签署工作。这意味着PR 和/或CCM需要提供明确的证据证明下列发现的问题在协议签署前已经解决。一些小的、但是又比较突出的问题将被包含进拨款的前提条件中,如果没有按时达到这些条款要求,将不会拨款。
    
    2. CCM 考虑重新选择一个PR 并报送全球基金。新的PR 需要得到LFA 的评估。
    
    我们倾向于第二个方案。从LFA 评估中得到的一个强烈信息是,如果推荐的PR 要消除能力方面的不足,需要从当前的PR(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得到很多资源上的协助。这些包括:卫生用品采购、加强监督与评估能力的活动以及当前PR 的其他强项。由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经在实施全球基金项目中取得了丰富的经验,因此由他们来实施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一期工作是合理的。
    
    
    
    全球基金项目经理的来信,无疑在中国艾滋病领域引起反响。据悉,2007年3月30日召开的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CCM)的会议初步同意了全球基金项目经理来信提出的第二种意见,并同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担任第六轮艾滋病项目前2年的主要资金接收单位的意见。
    
    
    
    在此之前,围绕着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二级资金接收单位的挑选和分包方案的确定,国际非政府组织已经对原定的主要资金接收单位“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提出的相关计划和做法提出很多意见。国际上,流传着关于全球基金第六轮中国艾滋病项目的各种消息。中国国内的组织也是议论纷纷。人们普遍担心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放弃项目申请阶段的原始申请者,内定二级资金接收单位,选择各地的性病艾滋病协会担任二级资金接收单位。人们对这些协会的财务资质和鼓励社群组织参与的精神表达了疑虑。
    
    
    
    就在人们关注第六轮艾滋病项目二级资金接收单位选择之际,全球基金项目经理的来信,值得反思。
    
    
    
    坦率地说,全球基金项目经理来信指出的问题,不仅在中国非政府组织中普遍存在,而且在世界各国非政府组织中存在。非政府组织的长处不在资金管理和数据处理能力,而主要在对受到疾病打击的人群的敏感、积极的反应和深入边缘受打击群体开展工作的能力和信心上。中国艾滋病非政府组织长期以来缺乏资金,缺乏良好管理财政和建立量化的项目监督评估能力,但是这些能力在条件成熟的时候,特别是资金充裕的情况下,是可以培养起来。
    
    
    
    我们注意到,全球基金第六轮中国艾滋病项目本身就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为主体的项目。虽然全球基金项目经理指出的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存在的缺点是真实的,但是我们需要认识到,在过去若干年中,无论中国政府的事业单位(CDC)、还是官办的协会,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是最积极参与各种受到疾病打击的群体中工作的组织。我们看到很多感染者个人和组织成为协会成员,很多男男同性恋者组织在协会的扶持下成长起来。而国家协会的这些优点恰恰不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所具备的。具有这些良好品质和社群工作能力的国家协会需要得到进一步的支持。
    
    
    
    我们注意到,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近年来发生了积极的变化,其财务状况更加透明,并承诺更加积极的改革。我们相信,在国内外各个组织的支持和监督下,在中国政府的支持和监督下,在全球基金的支持和监督下,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是可以做出改善和胜任全球基金第六轮项目的主要资金接收单位的使命。
    
    
    
    我们注意到,全球基金第六轮中国艾滋病项目本身资金额不高,只有1400万美元,分在5年中执行,分为前2年和后3年,其存在的财政风险不是很高。
    
    
    
    我们注意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担任主要资金接收单位的全球基金第三轮、第四轮和第五轮中国艾滋病项目承诺给非政府组织的项目金额并没有真正划拨给非政府组织。上述项目,缺乏基本的透明,也很少咨询非政府组织的意见。
    
    
    
    我们注意到,全球基金项目经理来信和中国CCM各项会议中,丝毫没有提出需要第六轮项目原始申请人来商讨主要资金接收单位的事情。原始申请人的意见完全没有受到尊重。
    
    
    
    我们注意到,3月30日CCM会议前不久,CCM各个成员获得这份全球基金项目经理来信,并迅速做出初步决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担任第六轮艾滋病项目前2年的主要资金接收单位。我们感到震惊。CCM章程规定:“各类别组CCM 成员代表其类别组观点,而非其本身所属组织。”(http://211.167.248.3/ccm/ccmtor_cn.pdf)。但是,我们看到,CCM成员在阅读全球基金项目经理来信之后,就迅速做出上述决定。我们认为,CCM各个成员应该首先和各自的类别组成员商讨后,再作出相关决定。我们认为,国际非政府组织CCM代表、社会团体CCM代表、新当选的草根组织CCM代表和新当选的感染者CCM代表,应该在这一中国首次非政府组织为主体的项目中明确表达立场:在相关全球基金第六轮中国艾滋病项目主要资金接收单位的选择上,在中国开展艾滋病工作的非政府组织具有集体发言权。
    
    
    
    我们获悉,全球基金项目经理来信并不仅参考了全球基金地方代理机构的审计意见,也可能参考了其他因素。我们获悉,全球基金地方代理机构的审计意见是: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存在的财政风险依然在可以管理的范围内。鉴于可能存在的其他影响因素,基于全球基金透明的原则,我们要求全球基金项目经理应该把全球基金所有主要的考量因素全部写出来,告诉大家。
    
    
    
    我们获悉,全球基金项目经理在来信前和中国全球基金项目CCM秘书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协商了第六轮主要基金接收单位的更换事宜。我们认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CM秘书处)在上述决定中可能存在利益冲突。我们要求,CCM秘书处把在上述决定中的意见公布出来。
    
    
    
    鉴于国际非政府组织中存在强烈的对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担任资金主要接收单位工作方式的批评,并有传闻在全球基金秘书处和理事会成员中开展了游说活动,我们认为,任何组织有权利通过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我们认为,在这一相关诸多生命的事业中,如果有任何组织在全球基金秘书处和理事会上游说,这些意见应该是公开的。
    
    
    
    我们感谢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在过往若干年中对我国草根组织的支持,但是我们希望表达下列期望:
    
    1、 每年获得数百万人民币支持的组织,至少每年有一次财务审计,并可以公开;
    
    2、 尽快公布国家协会2006年度的工作报告、财务说明和财务审计报告,培养协会的社会公信力;
    
    3、 邀请参与第六轮项目申请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讨论国际非政府组织获得资金支持的渠道,而不要简单地拒绝这些国际组织参与第六轮项目的执行;
    
    4、 尽快组织一次包括第六轮艾滋病项目原始申请人和二级资金接收单位申请组织在内的会议,协商主要资金接收单位和二级资金接收单位相关的事宜。
    
    
    以上意见,提请相关各个方面参考和商议。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6年中国艾滋病法律人权报告--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经验
  • 爱知行研究所项目招标简要通知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立即恢复高耀洁医生自由的紧急呼吁
  • 万延海回到办公室,爱知行研究所发表声明
  • 快讯:万延海正在回爱知行研究所的路上
  • 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事件的声明
  • 爱知行研究所股东会就万延海失踪的声明(图)
  • 因输血感染传染性疾病相关问题初步调查报告[1]/爱知行
  • 李喜阁再次被监视/爱知行(图)
  • 写在武汉会议之前(第一部分)/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起诉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不作为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声明:请立即还胡佳先生自由!
  • 征集签名:给卫生部和国务院的紧急呼吁书/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 我们欢迎释放李喜阁等人的行动/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 中国CCM选举评估报告(爱知行中文翻译)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等:关于调查程序透明与公开证据的立场陈述
  • 万延海: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声明(第二、三篇)
  • 万延海: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声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给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一份公开信(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