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产生过程有哪些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7年4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07年4月3日发布
     (博讯 boxun.com)

    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于2005年9月获得全球基金的批准,项目周期为五年,计划于2006年7月1日启动。本项目旨在通过开展针对高危人群的综合干预措施及促进非政府组织(以下简称NGO)参与,改变高危人群的高危行为,减少艾滋病相关的社会歧视,遏制艾滋病的传播。项目将覆盖重庆、辽宁、黑龙江、吉林、内蒙、宁夏和甘肃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8个大、中型城市(区)。项目的主要目标人群为性工作者,男男性接触者和流动人群。
    
    促进社会广泛参与是本项目的实施原则之一。其中特别重要的是促进NGO参与艾滋病防治活动,这既是本项目实施的主要策略,也是实现本项目目标的重要保障。为了加强非政府部门参与本项目活动的技术支持以及协调政府部门和非政府组织间的沟通和理解,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办(第五轮)拟成立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以下简称NGO咨询小组)。本项目将支付参与人员的差旅费及参加项目活动的劳务费。
    
    2006年9月13日,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办在北京召开“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研讨会”,正式成立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成员马铁成、王晓冬、代海强、许华、安然、李想、孟林、罗玫、欧迪龙、爱辉、崔麒、蔡凌萍(按姓氏笔划排序)和5名项目办成员,共21人参加了此次会议。会上通过自荐与小组成员投票相结合的方式,推选出咨询小组协调员欧迪龙先生和蔡凌萍女士,主要负责协助项目办召集、协调咨询小组会议及参与项目工作等。(参见“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是怎么产生的?一文)
    
    那么,成立这个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的过程有什么问题吗?是的,问题很多,下面一一列举。
    
    首先,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是一个监督和评估全球基金项目在一个国家执行情况的机构。但是,我们看到,第五轮中国艾滋病项目办邀请了7个单位推荐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评审小组成员,其中,包括CCM正式代表5名。这七个单位分别是:
    
    UNAIDS China(CCM成员,代表国际多边组织)
    
    FHI China
    
    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CCM成员,代表社会团体)
    
    沈阳爱之援助健康咨询服务中心(CCM成员,代表以社区为基础的组织)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爱之关怀(其负责人THOMAS是CCM成员,代表感染者)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CCM成员,定义为非政府部门一员)
    
    CCM成员参与项目的执行过程,参与提名第五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评审小组成员,本身就违背了执行层和监督层分离的原则;CCM成员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其中,沈阳爱之援助健康咨询服务中心来自第五轮中国艾滋病项目地区,作为CCM成员,同时作为潜在的项目受赠单位,参与项目执行的上层决策,其存在的利益冲突问题是复杂的。沈阳爱之援助没有宣布退出这次提名评审小组成员的工作,也没有向所代表的以社区为基础组织公开其参与这次提名工作的信息。
    
    同理,CCM艾滋病专题工作组是CCM的一个下设机构,协助CCM处理相关艾滋病的工作。但是,我们看到,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办经与国家协调委员会艾滋病工作小组组长单位(UNAIDS China)和副组长单位(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协商,做出邀请上述7个单位推荐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评审小组成员的工作。
    
    其次,我们来看看评审小组的成员构成。2007年8月9日,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办公室公布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评审小组成员为以下七人:
    
    戴志澄(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CCM成员,代表社会团体)
    
    何景琳(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CCM成员,代表国际多边组织)
    
    赵鹏飞(世界卫生组织,CCM成员,代表国际多边组织)
    
    程峰(美国家庭健康国际)
    
    张北川(朋友项目,代表沈阳爱之援助担任CCM成员的贾平为其法律顾问)
    
    Thomas Cai(爱之关怀,其负责人THOMAS是CCM成员,代表感染者)
    
    贾平(沈阳爱之援助健康咨询服务中心,CCM成员,代表以社区为基础的组织)
    
    其中,5人来自CCM成员单位或者以个人身份担任CCM成员。CCM成员们没有人公开宣布退出本次评审活动,其投票情况也未公开。评审小组成员随后评选出下列12名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成员:
    
    马铁成(沈阳爱之援助)
    
    王晓冬(成都关爱小组)
    
    代海强(企业联盟)
    
    许华(中华预防医学会卫生专业委员会)
    
    安然(陕西同康)
    
    李想(红树林)
    
    孟林(爱之方舟)
    
    罗玫(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
    
    欧迪龙(中国艾滋病资讯)
    
    爱辉(鞍山同志社区志愿者工作组)
    
    崔麒(马里斯托普)
    
    蔡凌萍(独立人士)
    
    第三,获选担任“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的成员存在严重的区域分布不均衡的问题。首先,12名代表中只有2人来自第五轮中国艾滋病项目地区,而且2人全部来自辽宁省的MSM社群组织。
    
    第四,报名担任“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成员的人们没有一个公开参选、寻求广泛社群组织和目标群体支持的过程,没有一个公开质询的过程。
    
    第五,评审“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成员的工作是自上而下的,而不是自下而上的。7个组织受邀参与提名“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评审小组成员,然后评审小组成员挑选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成员,整个过程只有个别参与提名评审小组成员的组织公开征求社群的意见,并公开自己的提名信息,而其他方面基本是不公开的。
    
    第六,提名“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评审小组成员的方式是不合理的。在一个受到政府和相关组织控制的环境下,个别做事比较公开的组织加入提名工作,无非是做个样子。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当时对推荐评审小组成员、并最终由评审小组成员选出“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成员”的方式提出公开批评,认为:“目前的挑选评审小组成员的方法简直是在开民主评议的玩笑。强烈建议考虑重新安排挑选评审组和挑选ngo咨询小组的方式。建议ngo咨询小组成员报名名单首先需要公布出来,接受广大社群组织的公开评议,有问题的就需要自己退出或项目办要求退出。评审小组的建立,目前的提名方式,多数票没有意义,因为任何2-3个组织一勾结,就几乎完全控制评审小组的构成,从而最终影响到ngo咨询小组的构成。”
    
    第七,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及其成员的工作,长期以来缺乏向各自代表的非政府组织及其目标群体公布。
    
    第八,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的工作成果需要进行解释。。
    
    2006年12月底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通过黑龙江和甘肃的非政府组织能力建设培训班对外招标非政府组织小额资金项目,其后共收到来自七个项目省非政府组织的58份项目申请书。
    
    2007年1月21日国家项目办组织了15位专家组成评选委员会在北京召开了评审会议,评委会按照评审原则、要求、程序和标准,分地域对项目申请书进行了评审。最终,有35个项目申请书获得支持,总金额671672.5元。
    
    我们发现,
    
    黑龙江省获得7个项目支持,获得资助金额小计150,697.50元,其中哈尔滨市旗帜同盟工作组参与2个项目,其它分别为1个。
    
    吉林省获得5个项目支持,获得资助金额小计99,180.00元,所有组织分别参与1个项目。
    
    辽宁省获得9个项目支持,获得资助金额小计173,650.00元,其中沈阳爱之援助参与4个项目,鞍山同志社区志愿者工作组、鞍山好兄弟工作组、鞍山彩虹工作组、大连酷儿一家工作坊和辽宁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分别参与2个项目,其它分别为1个。
    
    宁夏回族自治区获得3个项目支持,获得资助金额小计60,000.00元,所有组织分别参与1个项目。
    
    甘肃省获得3个项目支持,获得资助金额小计51,265.00元,所有组织分别参与1个项目。
    
    内蒙古自治区获得4个项目支持,获得资助金额小计69,900.00元,所有组织分别参与1个项目。
    
    重庆市获得4个项目支持,获得资助金额小计671,672.50元,重庆蓝天工作组参与2个项目,其它分别为1个。
    
    第九,中国全球基金第五轮项目办没有公布本次非政府组织小额资金项目(第一轮)评审的评选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和背景、评委挑选的方式、评审标准及其依据、评选方式、评选过程中其他需要公布的信息。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6年中国艾滋病法律人权报告--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经验
  • 爱知行研究所项目招标简要通知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立即恢复高耀洁医生自由的紧急呼吁
  • 万延海回到办公室,爱知行研究所发表声明
  • 快讯:万延海正在回爱知行研究所的路上
  • 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事件的声明
  • 爱知行研究所股东会就万延海失踪的声明(图)
  • 因输血感染传染性疾病相关问题初步调查报告[1]/爱知行
  • 李喜阁再次被监视/爱知行(图)
  • 写在武汉会议之前(第一部分)/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起诉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不作为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声明:请立即还胡佳先生自由!
  • 征集签名:给卫生部和国务院的紧急呼吁书/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 我们欢迎释放李喜阁等人的行动/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 中国CCM选举评估报告(爱知行中文翻译)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等:关于调查程序透明与公开证据的立场陈述
  • 万延海: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声明(第二、三篇)
  • 万延海: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声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给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一份公开信(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