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博讯2007年4月15日 来稿)
    
     ――“维权与法制”之一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
    
    * 高智晟与胡佳4月6日通话录音公布 *
    
     4月6日,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在互联网上公布了当天高智晟律师和他的一段四十多分钟通话录音。
     维权律师高智晟去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他当天晚上回到家中以后,外界一直无法打通他的电话,得知他和他家人的消息。
     高智晟和胡佳4月6日通话录音公布,外界第一次听到高智晟律师讲述他8月15日被绑架后近八个月来的经历以及他和家人目前处境。
     通话录音的公布在海内外引起多方面反响,也引起人们对中国目前司法和人权状况的进一步关注。
    
     高智晟律师在通话中说:“哎呀,我们现在全家好像就被捂在一个盖子里面,听说外界还有很多传闻,好像一夜之间该声讨的成了我们一家人了。。。说我出卖他人,我出卖什麽呢?没有一个人跟我打交道的过程是见不得人的,没有一个人因为我出卖而被抓捕。。。我们跟外部所有的电话都打不通,像这怎么弄啊,这长期下去等于现在就是置我们全家于死地啊。。。我现在对他们(妻子儿女)我揪心的难受就在这一块,如果说我因为讲了几句真话惹怒了中共,但是老婆孩子有什么罪呢?尤其像我这两个孩子,你说多可怜。。。(略)”
    
    * 高智晟律师简况 *
    
     高智晟律师原是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他曾经参与蔡卓华案、喻华蜂案、朱九虎案等维权案件。他于2005年三次发表给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5年11月,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一年。2006年2月,高智晟律师等维权人士发起接力绝食,抗议警方殴打维权人士郭飞雄,后来发展成范围更广的维权抗暴接力绝食,得到海内外一些人士响应。
    
    * 外界首次听到高智晟自述被绑架后经历 *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先被绑架,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和起诉。在4月6日与胡佳的通话中,高智晟律师口述了给胡佳的一封信,其中谈到去年8月15日他被绑架的经过及后来一些事情。
     高智晟说:“2006年8月15日中午12点,一声巨响之后,山东东营市姐姐的家里被暴力砸开,闯进来的暴徒不低于三十人,跳上床扑倒在我身上的暴徒有四人。
     一阵急猛的拳脚之后,我被几人用暴力压制跪在地上,眼睛被不透明的胶带缠了三层,嘴上被缠了五层,套上头套后,眼睛的位置上又被缠了十几层。我的手被背铐,被吊铐着带下了楼。那一天。。。(略)”
    
     高智晟自述他在被羁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其中被铐住双手的时间是六百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五百九十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五百九十多小时。。。11月29日,双方同意在技术层面上寻求妥协起,配合他们导演的摄像过程几十次,诸如声明自己‘自愿’认罪,‘自愿’写公开声明和重作笔录的过程。。。(略)”
    
    * 胡佳再次被软禁家中 *
    
     4月6日公布了与高智晟律师通话录音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4月10日又被警方软禁在家中。胡佳先生曾因参与援救陈光诚和高智晟及其它一些维权事件,2006年7月至2007年2月连续被软禁七个多月,解禁才一个多月。
     胡佳先生说,他这次被软禁,与他帮助高智晟和他的家人有关系。他说:“上周五因为高律师打了电话以后,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跟他直接联系上。首先我就想到了外国驻华使馆的官员。我尝试通知美国、英国和英德国三方,但是美国使馆没有联络上,英国使馆的露西和高律师幸运地通了十分钟电话,德国使馆的人权官员因为高律师的电话很快就失效了、切断了,他没有联系上。但是我跟他在电话里约了本周二,也就是4月10日,我去使馆找他。
     就这一句话,可能是国保,也可能是国安技术监听部门探听到了吧,4月10日早晨我一出来就被通州区国保支队的一个队长王海望(音)带着手下四个人把我拦阻在那里。
     他们后来也表明,是因为我要会见德国使馆官员的事情,而且他们也知道,我会见德国使馆官员的目的,是为了探讨怎么解脱高律师家现在这种困境。尤其是他的妻子儿女如何有一个能够安全的、不受恐惧的生活环境。
     高律师的这件事情公开以后,我们第二阶段营救开始,他们第二阶段反向行动也开始了,首先就是从限制我人身自由这方面启动的。”
    
    * 胡佳转述志愿者进入高家经过*
    
     胡佳先生告诉我,高智晟律师与他通话前后,有一些志愿者试图进入高智晟家了解情况,其中一位认识高智晟和他家人的志愿者进入了高家。并将手机拍摄的高律师和家人照片传出。
    
     胡佳说:“他是在高智晟律师和我打电话之前去的,真是误打误撞,他就进去了。而且他也见到了在楼道里的那些(监控的)人,一层和三层的。结果他在二层居然敲开了高律师的门。这位志愿者用他很旧的手机,拍了两张高律师的照片,通过E-mail 发给我(已送上互联网)。
     他是一个见证人,他的的确确看到了高智晟律师腿上的伤。两条腿,从裤脚那里翻到膝盖那里为止。他描述‘下边腿上看不到什么光滑的皮肤了,好多地方一看就是有伤’。他问高律师是怎么回事,高律师说,当时捆绑在铁椅子上留下的。”
    
    * 胡佳谈当今中国的司法腐败 *
    
     胡佳先生就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境遇谈目前中国司法状况。他说:“我觉得对老百姓伤害最大的事情就是司法腐败,形成了一种公权力私用,国家执法机关黑社会化,变成维护某一个人或者某个利益群体的暴力工具。
     现在全国各地这么多群体事件,这么多老百姓上访、维权。。。最大的诱发问题一方在哪里?一般来讲,就是司法部门采取了一些违法措施,造成老百姓不能够接受的事实,造成群体事件。上访维权事情在各地越来越多,恰恰是贪官酷吏们频繁的人权侵害造成的。”
    
     胡佳认为:“现在中国的司法环境,总体来讲,法律是不独立的,法律本身是没有尊严。所有的一切,是掌控在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中共中央的政法委、各级政府的政法委系统。他们完全可以在一个案件起始之初,就决定案件的结果,或者依照他们的好恶, 构陷一个案件,把某人投入监狱。。。这种事情在中国各地发生。
     你可以听到那些政法部门的人,众口一词的‘党天下’思维,往往会讲‘这是共产党的天下,由不得你们’怎么怎么样。
     这个国家由党说了算,而不是由法律说了算;这是一个人治的国家,而不是一个法制的国家;这是一个有宪法没宪政、有法律没法制的地方。
     这是一个重‘王权’、轻‘民权’的地方,现在的‘王权’是广义的,是共产党整个一个利益群体的利益。他们已经从以前的一个革命党,变成现在一个利益党。他们现在的目的完完全全是要尽可能占据这个国家民众创造的财富。
     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用所有民众的血汗钱来装备他们的统治力量,包括扩大警察、国家安全部门,用数百亿的资源来进口各种各样‘高精尖’的监视设备。
     现在中国政府也确认,维权运动是他们的头号对手。现在许多老百姓开始重视法律、学习法律,他们用法律为武器,像陈光诚这样相信法律,进行维权。
     中共的政法机关已经堕落到践踏自己法律才能维护自己统治的状态,法律尊严被践踏到这种状态,恰恰也是一个重生的契机。”
    
     问:“您为什么这么看?”
     答:“对老百姓来说,是个意识觉醒的过程,就是从‘人大于法’使这个国家处于一种真正的不稳定状态,让许多人意识到必须用法制来改变现在的人治环境。”
    
    * 张鉴康律师:“悔过书”“保证书”异曲同工 *
    
     曾经参与接力绝食的西安律师张鉴康先生正在外地出差,他听了高智晟律师与胡佳的通话录音之后说:“高智晟这是暌违八个月之久第一次公开向外面发出的声音。
     高智晟律师被抓以后,他的任何事情,我们外界一概不知。当时有很多传言出来,所谓‘绝交信’、‘悔过书’之类。他跟胡佳通话把真相揭露出来,就像他自己讲的,背后所发生的,那才是最真实的东西。”
     张鉴康律师转而谈到他自己目前的处境:“高智晟律师是在监狱里、家里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联系到我,我在监狱之外,按理说应该是自由的吧,拥有据说都应该有的言论自由权利、政见上表达的自由权利吧,可是当局对我的待遇是什么呢?多次威胁说‘你如果再发表文章,或者再接受境外记者采访,那麽你下一次再进来,就应该是监狱了’。
     我倒要问问,我在监狱之外,凭什么平白无故、不明不白就丧失了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利、政治权利?
     高智晟你说是被剥夺了所谓的政治权利了,我张鉴康没被剥夺啊,仍然也是这样,用监狱来威逼我、威胁我。
     我想,像我这种情况,如果进入了中共给这些自由民主人士所预设的监狱,那所受对待可能跟高律师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问:“为什么?”
     答:“因为我张鉴康律师知名度没有高律师那么大啊。一个知名度很大的人权战士你都敢这么干!”
    
     张鉴康律师以这次到温州办案为例谈他的处境:“比如说,正当办案,我应该保有我的执业权利,起码的公民权利。但是,我现在在温州,为了温州这个案件,我写了申请,按他们的要求保证承诺,在办案期间,要有‘三不’――不与案外人接触,不接受采访,不发表文章。
     我当时出于什么考虑呢?想保有一个自由之身,不希望他们这样贴身紧跟,影响我的正常执业,所以我就写,这样就获准了。我的想法就是他们不跟我,结果最后还是跟了三个人去。。。这跟高智晟律师用他的‘悔过书’换五千块钱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 滕彪律师:酷刑虐待违法,执行人员犯罪 *
    
     在北京一所大学任教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近年来关注和参与了高智晟、陈光诚等相关维权事件。滕彪彪律师听了高智晟与胡佳的通话录音之后,从司法角度谈他对高智晟和他家人的经历及现状的一些看法。
    
     滕彪律师说:“首先,高智晟被抓了之后,在里边受到各种各样的酷刑和虐待,我觉得这很明显违背中国法律。相关的这些审讯人员他们应该构成了违法犯罪。高智晟为了让他的妻子有更安全的环境,作出了一些妥协,我觉得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现在看来等于把他和他全家都软禁起来,当局把他家当作一个监狱,对于他的妻子孩子来说,完全是不公正的对待,因为他们是无辜的。所以,我还是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关注高智晟目前的境况,高智晟家人也应该受到更多关注。对他们的这种非法软禁,我觉得应该尽快解除。”
    
    * 滕彪律师:从高智晟案看中国司法中的普遍问题*
    
    酷刑――
    
     滕彪律师认为,从高智晟案也可以看出目前中国司法过程中的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和当前的中国人权状况。他说:“高智晟案虽然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案件,国际关注比较多,他本人的一些作法也比较突出,但实际上对高智晟的处理过程也反映了中国司法制度比较普遍的情况。比如说酷刑、在全国各地都是比较普遍的。再比如说司法过程的不公正,对辩护律师的限制和打压,这在刑事案件中也是比较普遍的。
    
    威胁、折磨政治犯家属――
    
     对政治犯的家属进行骚扰、监视、跟踪,甚至软禁,这也是比较常用的一些作法。我觉得从高智晟案这个情况来看,也反映了中国人权状况还是非常糟糕的。
    
     另外一点就是当局企图用各种办法,包括威胁、利诱、对家人的折磨,来试图使高智晟改变思想和观念,我觉得这种作法也是徒劳的。从最近得到的一些信息来看,高智晟对于自由民主的理念没有任何改变,这种试图对人进行洗脑的作法,完全是无效的。在现在这个时代显得非常荒唐可笑。”
    
    * 维权律师滕彪先生受到压力 *
    
     问:“外界也了解到,最近一年您本人也承受了比较大的来自当局有关方面的压力。。。”
     答:“的确,从去年开始,这个压力就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大。我上个月代理的案件,被学校要求退出,学校说,如果继续代理这个案件就必须离开学校。还有2006年有四次出国开会或者访问,被学校和公安局阻拦。
     下周要在香港开个‘律师与人权研讨会’,我这边机票啊、各种手续都办好了,学校现在正在阻拦我,不让我去参加这个会议,并且明显对我进行威胁。我要求他们有一个公开的答复,但是恐怕他们也不会给。
     所以,目前来看,参与人权事务的这些律师和学者受到的压力有增无减。”
     滕彪律师表示,虽然如此,他不会放弃原则。他说:“不管怎么样,我们还会继续按照我们的原则来做事情。有时候可能会有一些灵活的作法,或者一些妥协的方式,但是基本原则是不可能放弃的。对于维权活动,也不可能完全放弃。”
    
    * 滕律师是否被高律师出卖?*
    
     问:“网上有人说,您和另一位法学博士被警方传讯,是因为高智晟律师的出卖,您本人是怎么看呢?”
     答:“这个恐怕不是。因为高智晟他自己也提到过,我们这些人和高智晟的交往都是公开的。国保对于高智晟的这些活动进行跟踪、监视,没有什么能够瞒住这些国保的。所以国保在刑事传唤的时候,也说了我们活动的一些细节,但是这个我想都是他们用监听、各种监视手段得到的。
     退一万步说,即使高智晟在酷刑之下,或者重大的精神压力之下,说出了一些我们之间的活动,我完全可以理解,因为是酷刑之下被迫无奈的一种选择。他说出来的这些东西也完全不涉及到违法犯罪,完全是在公民正常活动范围。”
    
    * 滕彪博士:中国司法中使用酷刑的制度因素 *
    
     滕彪律师进一步分析了在中国司法过程中使用酷刑的制度因素。他说:‘酷刑现象在中国是非常严重也非常普遍的,实际上是一系列制度因素――比如说,公安的权力很少受到约束,一些实施酷刑的相关工作人员,一般不会因为酷刑受到处罚,而且酷刑得到的‘证据’在法庭上也不会被拒绝,另外这些案件的一些办案人员迫于压力,为了得到口供,也经常采用酷刑。
     这几年报道的一些冤案,包括死刑的冤案,也反映出来,很多很多冤案都是和刑讯逼供、和酷刑有关的。这些不但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和最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而且也违背中国已经加入的《反酷刑公约》。
     我已经注意到中国政府会定期向联合国有关部门提交中国执行这个《反酷刑公约》的一些报告,但实际上这些报告完全都是空洞无物的。掩盖了很多真实现象。”
    
    * 滕彪博士:奥运之前,不要错上加错 *
    
     滕彪律师希望当局有关方面在奥运会召开之前,采取更明智的作法。滕彪先生说:“希望有关部门不要错上加错,对高智晟进行更严密的监视,包括对他家人进行骚扰和监视。
     另外,一些继续关注高智晟状况的人,比如胡佳,也因为披露这些情况被软禁。我希望这些情况能够引起政府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否则,在奥运会召开之前,这些情况我觉得会给中国政府抹黑,他们应该采取更明智的作法。”
    
    * 港支联主席司徒华先生:中共迫害维权人士 *
    
     高智晟律师与胡佳4月6日通话录音公布后,香港民主人士关注高智晟律师、关注中国大陆维权人士的处境和中国目前的司法现状。
     港支联(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司徒华先生接受我的采访,谈他听这段通话录音后的感受。他说:“看来是中共实行的法西斯白色恐怖的统治。它对一些维权人士的迫害越来越严重。
     有人说,现在中国的政治是放松一点,这(判断)是不正确的。你看它对这些维权人士的迫害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对一些帮助法轮功的人,迫害得更厉害。不但迫害高智晟本人,而且对他家人、妻子跟孩子也进行迫害,用这些来威胁他。这是很卑劣手段。”
    
    * 司徒华先生:胡温说一套,做一套 *
    
     问:“您觉得在高智晟案处理得过程中,有哪些不合法、不恰当?”
     答:“所有都不恰当嘛。我们可以看到,那个司法制度,完全是一种统治手段。现在胡锦涛和温家宝常常说‘依法治国’,你看看他依的是什么法呢?完全没有法制的精神哪!
     所以,看来他说的一套,做的一套。对这些情况,我们是不奇怪的。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是这样被监视,断绝跟外面的沟通。
     比如说,天安门死难者的亲属,长期以来也是这样,连祭奠自己的亲人也不允许。不但是没有人权,连人性也没有。我觉得做这些事情的人,更加暴露他们的本质。这个专政独裁对不同意见的人士迫害,这样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我希望在海外的人要声援高智晟。国际上的声音是会有一定影响的,最低限度就是不让这个情况再坏下去。”
    
     问:“目前中国的法制状况,对于争取民主的香港人来说是什么样的印象和影响?”
     答:“香港因为比较接近中国大陆,对这些情况一直以来都了解的。大家都对中国的法制完全没有信心。香港要注意的就是不让他们这样的作法伸展到香港来。香港要为自己的法制奋斗,要巩固这个制度。”
    
    * 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各级官员应对非法暴力负责*
    
     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党主席、港支联秘书长何俊仁律师说:“我听到高律师对胡佳讲出他的遭遇,我感到非常的气愤、震惊。他是受到这样非法的暴力对待,被一些不知姓名的人非法带走,对他恐吓、威胁、毒打,对他身体、心理构成很大伤害。对他的家人也不停地威胁。他被秘密审讯、判刑,虽然是缓刑,但是他到现在还是没有个人自由。
     最新我知道他的律师执业权利也给非法剥夺了。这个事情我真不敢相信是在今天所谓‘要依法治国’的国家里出现。
     我觉得,不但是那些可能要直接负责的地方官员跟黑帮当然是要负上自己的责任,我觉得就是在北京的最高领导人,如果知道这个事情,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追究,而且保证不会再在中国发生,那么,我觉得中国领导人也应该对事情负责任。
    
    * 何俊仁律师:暴力威胁下签署文书无效*
    
     我对高律师的勇气、意志、崇高的人格非常尊敬。
     如果他给打压、在暴力威胁之下被迫签了什么‘同意书’、‘妥协书’、那完全不是什么自愿的。受到这样长期的精神、肉体的暴力对待,在不自愿的情况下,签了一些东西,在文明法制的地方,那些完全无效的。
     如果他是真正的妥协,他今天就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我对他的状况还是非常关注。总的来说,我觉得他应该得到公平的对待。他被非法、无理剥夺的权利应当恢复。
    
    * 何俊仁律师:要求惩处施暴者,还高律师应有权利 *
    
     我觉得海外跟我们现在很多有言论自由的人应该一同表达我们不但是对这些事情的关注,而且表达我们最强烈的抗议和我们的诉求,就北京当局责无旁贷的一定要处理对高律师非法使用暴力的人士,很多海外尊重人权法制的国家的政府,也应该正视这件事情,为高律师说一些公道话,为他争取应有的权利。”
    
    * 何俊仁律师:关注更多受迫害的维权人士 *
    
     听到胡佳再次被软禁的消息,何俊仁律师表示:“这样对待胡佳和现在还是继续软禁高律师。我觉得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完全是非法的行为。
     何俊仁律师还提请关注中国大陆更多因为参与维权而进一步被当局有关方面侵权的人士。他说:“这些事情不但是发生在高律师的身上,郭飞雄先生也是受到这样的对待。前两天(4月8日),维权律师杨在新也是在他住的地方,被类似黑帮的人殴打,使他严重受伤。还有陈光诚的律师李方平,也是同样被一些像黑帮的人严重伤害他的身体。如果是这样不断发生在维权人士、维权律师跟政治异见人士的身上,那么,我觉得那不是一件孤立的事情。这样的话,对我们国家的声誉、对我们国家文明是最大的侮辱。
     我觉得胡温作为最高的领导人是有责任马上要正视这个事情。马上严肃的去处理。要保证不会再发生在国民身上。
    
    * 何俊仁:迫害异见人士侮辱奥运精神 *
    
     我们国家明年要办奥运。奥运是象征国际和平、合作和体育精神。那么用这样的方法来处理不同政见人士,那是对奥运的和平精神最大的侮辱。”
    
     何俊仁律师认为:“总的来说,国家要走向文明、开放、法制、人权跟民主的道路。是一个历史发展大趋势,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止的。现在我觉得我们国家的发展是要走向建设一个稳定的、能够维护人民基本权利的制度。
     现在我看这个法律是没有稳固的基础,也受不到执法机构的尊重。可能有些地方比较好一点,可是有些地方根本是无法可依,或是有法也不依。尤其是政府觉得是发出不同声音、不同政见、有些人是挑战地方政府政策的人士,可能完全受不到法律的保护。我觉得那是显示了我们国家的法律制度根本没有好好建立起来。更不用说这些法律是不是反映国民的根本的利益。
     我们更看不到下一步有宪政、人权跟法制可以建立起来,民主更是遥遥无期。”
    
     问:“您认为目前香港在民主与法制环境方面情况怎么样?对大陆有些什么影响?”
     答:“我觉得香港当然是有我们面对的一些危险,但是总的来说,我们的环境比较好的多,起码有发言的自由。香港还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国际都市,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要尽到最大的努力,推动香港的民主和保障我们的公民社会。
     我们要全力以赴才可以保障我们自由、法制的公共空间不会收缩,所以我们不能停下来。
     也希望我们努力、抗争的一些经验,对大陆提供一些启示。”
    
    * 何俊仁律师:维权――依法――民主――文明 *
    
     何俊仁律师强调说:“我觉得现在这个维权的运动就是要争取官员、政府尊重自己制定的法律,那是整个国家走向民主、文明的最开始、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所以,我是觉得我们应该共同努力。
     在明年奥运之前,如果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会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如果形象这样差下去的话,那么,反对的声音一定越来越强。中国政府要正视这个事情。”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 高智晟宣判后回到家中 营救高律师(之十)/ RFA张敏
  •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 盲人陈光诚的眼睛 / RFA张敏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四)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