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常坤点评新疆师范大学文件《关于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7年4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常坤应对之一:常坤点评新疆师范大学文件《关于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
    
     常坤2007年4月21日星期六 (博讯 boxun.com)

    ——————————————————————————————————
    常坤应对之一:常坤点评新疆师范大学文件《关于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
    常坤应对之二:常坤帮助学生对抗新疆师范大学强权的一些故事(包括常坤额头上的三厘米疤痕是如何形成的?)
    常坤应对之三:新疆师范大学为什么强制无理注销“新疆师范大学博闻公益服务社”
    常坤应对之四:常坤2006年10月18日离开新疆前后,新疆师范大学扮演了什么角色?
    常坤应对之五:常坤为什么要起诉新疆师范大学?
    —————————————————————————————————
    这篇文章只是说明,常坤在与新疆师范大学就开除常坤学籍处分前后的一些沟通和说明。如果常坤因为新疆师范所说的原因被开除学籍,那么新疆师范大学至少要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被开除学籍,再加上打架致残、考试作弊、学生黑社会、造假的等,新疆师范大学至少二分之一的学生被开除了。但现在为什么独独对常坤如此认真呢?这是不公正不公平的,常坤对于新疆师范大学部分教职工对于其妖言惑众、扣帽子的行为强烈愤慨!
    
    在2006年世界艾滋病日的前一天,2006年11月30日新疆师范大学开除了一个立志“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的人”!http://blog.sina.com.cn/changkun
    2006年12月29日,常坤的父亲得到这个消息。
    2007年1月12日,常坤签署委托书委托律师新疆师范大学开除其学籍提起行政诉讼。
    2007年3月6日11时,新疆乌鲁木齐市沙区法院(0991-4533148)一女性给常坤打来电话,要求我通知委托律师前去领取开庭通知。
    2007年3月21日10时,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沙区法院3楼15号法庭,常坤起诉新疆师范大学开除其学籍一案开庭。
    
    一、 新疆师范大学《关于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
    
    新疆师范大学文件《关于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新师校字[2006]143号)
    常坤,男,汉族,21岁,安徽阜阳人,法经学院法学03-5班学生。
    该生未履行任何请假手续,于2006年10月18日擅自离校,至今已累计旷课达57学时。在此期间,学院多次通知其本人及家长办理请假手续或返校上课,但该生接到通知后拒不返校,也未履行任何请假手续。
    为严肃校纪,教育他人,依据《新疆师范大学学生违纪处分办法》第十五条第五款规定,经2006年11月27日校长办公会议第十六次会议研究,决定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三十日
    
    
    二、 常坤2006年10月18日深夜书写的《请假条》
    
    我在10月18日给学校写了请假条,并有舒文明于19日传真给我一个同学叫王妙珍,有她交给徐国松(法经学院书记),并可以确认,学校收到我的《请假条》。
     请假条
    尊敬的徐书记:
     您好!
     我因身体不适,受压过大,心脏痛苦,万般无奈,特请假。
     此因受会议邀请, 来北京休病。
     敬此!
     常坤
     2006年10月18日
    http://blog.sina.com.cn/u/53d8974a0100070p
    
    
    
    三、 新疆师范大学是怎么和我及家长联系的?
    
    在2006年世界艾滋病日的前一天,新疆师范大学开除了一个立志“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的人”。
    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书记许国松老师,通过电话与常坤的父亲进行多次沟通。前前后后的思路是:
    —→2006年10月18日凌晨,告知常坤父亲,如果常坤和其联系,必须立即向学校汇报
    —→好言相劝常坤的父亲劝常坤回到学校(这个时候其父亲联系不到常坤)
    —→要求常坤的父亲必须通知常坤立刻返回新疆师范大学
    —→新疆师范大学部分教师,包括常坤所在的法经学院2003级法学5班班主任毛亮,在校园公开污名化妖魔化常坤,要求班里同学和常坤断绝联系,小心引火烧生,说常坤“咎由自取”“里通卖国”等妖言;
    —→威胁常坤的父亲必须使用一切方法把常坤弄回新疆,否则后果严重。我父亲非常伤心学校的做法,对学校说出,“你们爱怎么办怎么办,啥破学校,这样对待自己学生!”
    —→2006年10月31日我写了一封《常坤10月18日离校后给学校领导的一封信》主动于学校取得谅解,但是学校认为我害怕,反而更加厉声言语;
    —→通知常坤的父亲,如果常坤在2006年11月15日前不返校,将开除学籍,此时常坤已经和其父亲保持联系;常坤的家庭受到骚扰;
    —→2006年11月30日,新疆师范大学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值得注意的是直到2006年12月18日,新疆师范大学才将《关于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在校内予以公布。
    —→在开除决定下(11月30日)来到公布的(12月18日)之间的19天内,新疆师范大学在和常坤的父亲联系,期间常坤也主动和学校联系过,新疆师范大学竟然没有告知常坤已经被学校开除学籍,而是急尽能事“劝”常坤回到新疆。
    —→2006年12月29日,常坤父亲收到一封署名“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的挂号信(挂0637乌鲁木齐830013),是让我父亲转交给我的。里面有三份文件:《新疆师范大学学生违纪处分条例(修订)》《关于给予常坤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及要求“收到此信之后,请您及时回信”的信函。根据信封上的邮戳,这封信是2006年12月23日18点由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寄发的。12月28日17点到达安徽省临泉县。
    —→2006年12月31日,常坤给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书记和保卫处打电话,竟然备受揶揄“今天我打了几个电话,他们还没有放过我,而我还却依然在处处为他们着想,他们竟然以知道我在什么地方作什么事情而向我炫耀,他们竟然为我能给他们打电话希望他们不要强为人所难而沾沾自喜,他们根本就不顾事态的持续关注和扩大将引起什么后果,一群笨蛋!他们为什么这么的迫切的通过各种途径逼迫我回到新疆呢?我承诺过我想留在新疆,我爱那片土地,但是现在她让我恐惧让我窒息!《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四封信—— 志愿者是能收买的吗?志愿精神万岁!》”
    —→2007年,随着我与新疆民政厅民间管理执法局等部门关系的调和,我也以宽广的姿态与学校积极协商,很多老师和同学对我表示支持,发来无数短信。
    —→但是,学校的部分想立功的人,要求常坤必须返回学校签字,办理手续。我曾经一度心灰意冷,不想就此事再做说明,给学校解释说,希望我父亲代我去新疆办理相关事宜,但是新疆师范大学抓住不放,必须要求我回新疆,任何人不能代劳,包括我的父亲。
    —→当然,现在学校方面已经换口,说我可以委托任何人,甚至可以给我开一个所谓的“学习证明材料”;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四封信
    —— 志愿者是能收买的吗?志愿精神万岁!
    岁末感怀:强硬是一种资本!狗急跳墙鱼死网破!这些绝对是我最想说的话,这些绝对是我意犹未尽的话,这些绝对是我还没有说透说明白的话!这是我2006年最后说的话,告慰包括我在内的受委屈的志愿者们,告慰包括我在内还没有被击垮还在顽强的努力的志愿者们,告慰那些通过不同途径和方式支持我们的人们!志愿精神万岁!
    
    亲爱的大学生朋友们:
    您们好!
    马上就要新的一年了。我实在是想把一些问题就停止在2006年,不要再带到2007年了,就此打住,有一个伤害最小的结局多好啊!我实在是憋了很久才想下笔写这个问题,在2006年的最后一个晚上,我喝了点白酒,我很痛苦,再加上近期来各种事情,身心俱疲,我想要不是那崇尚的理想和那至高的志愿者精神在激励着我,我想我就倒下去了。
     今天我打了几个电话,他们还没有放过我,而我还却依然在处处为他们着想,他们竟然以知道我在什么地方作什么事情而向我炫耀,他们竟然为我能给他们打电话希望他们不要强为人所难而沾沾自喜,他们根本就不顾事态的持续关注和扩大将引起什么后果,一群笨蛋!他们为什么这么的迫切的通过各种途径逼迫我回到新疆呢?我承诺过我想留在新疆,我爱那片土地,但是现在她让我恐惧让我窒息!
    一个小小的技术性问题,不仅让我,还让我们的志愿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正如我在我写的一首小诗《告戒》中所说“本想,我成为矛盾的集合,他们平稳的度过。”但是至今都没有,尽管他们“而今,他们无奈的选择放弃,他们最中意的志愿者生活”。
    而这些代价,开始,我始终在自我怀疑在自我否定,我一再得忍让,希望问题得到妥善的解决,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的党委书记零晨一点找我谈话,我积极地配合,但是这一天下午,我被公安局的带去问话长达七个多小时,在谈话的最后他们恐吓我;在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被取缔的前一天,他又找我谈话,我还是积极的配合,并且承诺以后积极的多和学校沟通,但是这次的第二天我就仓皇的离开了这个我本想为之付出终生的土地;每次谈话之后,都是对我一次沉重的打击!
    我们的志愿者同样遭受着各种威逼利诱骚扰!做人的良心何在?我们伟大的祖国花费巨资培养的大学生,难道就是拜倒在金钱的诱惑之下吗?难道就可以任谎言肆意妄为吗?难道就可以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公仆”们任意摆布的棋子吗?亲爱的大学生们,我们无私的奉献我们顾及我们伟大祖国和民族的健康,艾滋病的肆虐让我们痛心疾首,我们是艾滋病的敌人,我们和他勇敢的战斗,但是,寒了我们一代人的心啊,艾滋病竟然有这么多的同盟军,这么多的战友,艾滋病究竟给这些同盟军这些战友带来了什么呢?
    那群站在爱国爱民的方片地方上却逼人太甚,我们热爱我们伟大的祖国,我们热爱我们伟大的民族,我们在为我们祖国和民族的健康而努力着,我们希望,人类的健康能够得到保障,人类自生能够健康的生存,对于任何有希望生存下来的生命,我们决不能漠视他们的存在!
    一群卑鄙无耻的人,在为了自己的仕途在为了自己的享乐,却在陷害着利用着一群在为自己理想(也是他们理想中的一部分)而奋斗的无私志愿者!
    我们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矛盾和事态的扩大,我们一再得忍让,我们只是在做我们关心人类健康的事情,可却有那么一群人笨蛋,却为了自己的一私利益而置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而不顾,为了满足一己私欲,他们究竟在干什么?难道挑拨是非制造不稳定毁坏我们对政府的信念就是他们的专长和工作吗?
    志愿精神万岁,我们沉浸在我们畅快淋漓的理想中,为了我们心中的理想而去坚守,为我们的付出和回报而去引领前方。这是伟大的动力,这是成就安定平稳社会的基石。基于公众的利益,我求你们,那些妄图制造麻烦得人,请高台贵手!
    他们还挣扎在前面,我已不忍,那就让痛苦集于我一身吧,志愿者们将因此而成长,他们将为自己的遭遇收获丰硕的果实,他们将为自己的坚守获得美满的人生!我只希望能够看到这封信的那个“炫耀”和“沾沾自喜”的人,能够意识到你的宽容将是基于对世界的爱,更是对于你的爱!
    志愿者是不能被收买的,被收买了那是叛徒,是违背志愿者精神的人,那称不上志愿者。算得上志愿者的人首先就是对得起良知和基本社会正义的人!
    更多的话我已不能述说,更详细地内容我也不便多透露,我也不知道。我不希望看到已经遭受伤害的志愿者们再经受伤害!
    请记住,留在那里的志愿者,你不会被人所忘记,离开的志愿者,你也不会被人所忘记,理想世界是需要我们的行动而取得的!艾滋病虽然依然在肆虐,但是我们也依然在行动,因为我们的行动而起到效果!
    请那些人记住,我在求你们,我不想制造麻烦,也请你们理解我,但是如果你们一再强人所难,我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有很多,即使我不在了,也会引出很多很多的问题!我希望在2006年能有个结局,别逼我,麻烦得制造者们,志愿者是需要引导的,这是精神的作用!
    敬请更多的志愿者们不要做一个纯粹的志愿者!
    敬请大学生志愿者们在做志愿者工作中以专业知识和理想为重!
    敬请大学生社团的活动有一个稳健的目标和理论支持下的参与志愿者!
    敬请在艾滋病活动中注重参与而不是简单的说教,注重环境的支持而不是个体的对待!
    新年快乐!
    常坤
    [email protected]
    2006年12月31日
    
    告 诫
    我们是否都曾如此思考生命的可贵?
    我们是否能曾如此思考价值的存在?
    我们又为何而行走在这忙碌的世界?
    如果我们不能坚守?
    那么,学会放弃吧!
    世间,我本不忍说话
    他们依然在承受磨难,
    我是胆怯的,
    我无力面对恐怖
    他们也是胆怯的
    他们却无力面对自己生存的压迫
    本想,
    我成为矛盾的集合
    他们平稳的度过
    而今
    他们无奈的选择放弃
    他们最中意的志愿者生活
    朝阳阿?(新疆农业大学艾滋病健康主题社团“朝阳社”,其创建社长留级,社团被停止活动,没有书面说明)
    博爱阿?(新疆昌吉职业技术学院艾滋病健康主题社团“博爱社”,其创建社长无法联系,社团被停止活动,没有书面说明)
    你可知道
    博闻公益服务(常坤2004年3月26日于新疆师范大学创建“博闻公益服务社”,12月份被注销,由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分团委出具《注销决定书》)
    已经
    重生
    天山上的雪莲花儿
    生命要学会放弃,包括死亡
    常坤
    [email protected]
    2006年12月18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常坤:辛苦的感染者李喜阁,半夜网吧为艾滋病患者(图)
  • 李喜阁委托常坤写公开信感谢贾平要求其电话投票
  • 在CCM 非政府组织代表选举之前的意见/常坤
  • 常坤的声明:这篇文章不是我写的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三封信
  • 常坤就 21日《颖州晚报》和 22日《新安晚报》的报道简要澄清
  • 刘毅:用行动来声援雪莲花以及常坤兄弟
  • 呼吁声援致力于艾滋战线的卫士--常坤
  • 常坤近期文章一览
  • 《新疆法制报》对雪莲花常坤的报道:热心公益事业的大学生
  • 常坤 :新疆一省六个月增加了近3,000人HIV感染者
  • 常坤:我之亲历“农民工、铁路与艾滋病”
  • "小姐"不用安全套的原因-让人瞠目结舌!/常坤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四封信
  • 断断续续的自我独白—与自己的对话/常坤
  • 咱老百姓不要被冠冕堂皇的话吓混了眼!/常坤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一封信
  • 常坤:大学生眼中非政府组织 [1]在全球基金 [2]中的参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