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计生风暴揭秘:镇书记率“强征队”抄户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31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博讯 boxun.com)

    韩咏红/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辖下博白县自本月中以来,连续有十多个乡镇爆发群众骚乱。乡镇政府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使用突然索取大笔“社会抚养费”与“抄家”的手段,最终酿成了一场让外界震惊的“计生风暴”。
    
    本报记者前往爆发骚乱的水鸣、旺茂、顿谷、沙陂、那卜等乡镇与农村,了解乡民在骚乱前后的经历,乡镇政府执行计生政策的手法,以及博白乡民与国家计生政策的长期对立与尖锐矛盾。
    
    陈剑夫妇没想到,所谓的“依法”的意思,是镇书记冯哲带着90多人的强制执行队闯入他们家,来者头戴钢帽,手执电鞭、铁锤,十分钟内收不到钱就开始动手。下手前,他们将陈剑强行带走,由刘妹目睹暴力在自家演出。被“征收”的财物,全无点算。待屋子被搬砸一空后,陈剑被放回家。
    
    站在空荡荡的家具店里,刘妹的表情生气又冷竣。
    
    “不要说了,说了就生气。”刘妹铁着脸,一言不发将记者领进她家三层楼的店屋。那里像个装修到一半、装修工人突然落荒而逃的房子,大门和横门都被剥了,剩下空荡荡的门口。水泥地上几乎一件家具不剩,只见几幅缺了床单的破床垫,屋里没一张桌子凳子,连细软也不见踪影,墙边一副打折的桌子展示被强暴的印记。
    
    陈剑夫妇有两个儿子。根据国家计划生育工作规定,农村人家首胎得子,就不准再生。但是陈剑夫妇心里也嘀咕,为什么其他人家四五个孩子却没有被“强制执行”?
    
    刘美忿忿地说出她想象得到的唯一理由:“因为我们是外乡人。”
    
    这对夫妇灾难的第一个信号出现在5月13日。中午,夫妇俩收到镇政府的通知,限他们当日交清2万4195元人民币(4833新元),作为超生孩子的社会抚养费。否则将“依法”对其家产进行强制执行,而且还要追缴滞纳金与执行费。
    
    夫妇没想到,所谓的“依法”的意思,是镇书记冯哲带着90多人的强制执行队闯入他们家,来者头戴钢帽,手执电鞭、铁锤,十分钟内收不到钱就开始动手。下手前,他们将陈剑强行带走,由刘妹目睹暴力在自家演出。被“征收”的财物,全无点算。待屋子被搬砸一空后,陈剑被放回家。
    
    走进三楼的厨房,刘妹火气又上来了:“你看这个锅!哪有这样的?哪有这样的?!”那口被农民视为生计象征的大锅,被砸出一个个小洞。
    
    陈家是沙陂镇第一个被“抄”户,却不是博白县唯一一户。事实上,自5月中甚至更早前,“强制征收”事件就接连发生在当地多个乡镇,几乎每个村镇都有一两家遭罪的“代表”。
    
    过程也大同小异,镇政府今天发付费通知,强制征收队隔日驾到。社会抚养费的收费看来毫无标准,有几千、几万,也有人看到36万的。目标对象往往是经济较好的几户----开家具店的、电器店的、副食店的,而经济好却势单力薄的外乡人更首当其冲。
    
    强制征收队有统一服装,抄家时也有基本动作:拆大门、搬米缸、砸锅----都是农家大忌。
    
    “比土匪还土匪!”博白县城的朱女士激动地形容。
    
    “抄家”持续进行,罚单漫天散布,到5月17日,民愤演变成骚乱。
    
    先从顿谷开始,接着水鸣、旺茂、永安乡,以及更偏远的沙陂、那卜,英桥、大垌,有的镇政府楼被纵火,家具被乡民抢砸一空;在另一些地方,镇政府楼的玻璃与门窗被砸坏。
    
    “乡镇一个个造反了。”乡民这么对记者说。5月22日,从玉林市和广西自治区首府南宁调集的武警将博白属下38个乡镇防卫起来,顿谷镇主要街上做生意的一名王姓店主告诉记者,武警布满整条街,警告所有人不准造反。
    
    5月28日,骚乱过后的博白乡镇,在记者眼中是一种风暴后的安静。
    
    骚乱事件惊动了中央与省政府,国务院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派遣副主任级官员前往调查,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郭声琨也进驻博白调查。玉林市政府对外发言称,骚乱中有不法分子唆使、煽动群众,同时承认一些基层干部“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并称将对工作中涉及违纪违法的进行严肃处理,事件已得到“妥善处置”。
    
    走进三楼的厨房,刘妹火气又上来了:“你看这个锅!哪有这样的?哪有这样的?!”那口被农民视为生计象征的大锅,被砸出一个个小洞。
    
    陈家是沙陂镇第一个被“抄”户,却不是博白县唯一一户。事实上,自5月中甚至更早前,“强制征收”事件就接连发生在当地多个乡镇,几乎每个村镇都有一两家遭罪的“代表”。
    
    过程也大同小异,镇政府今天发付费通知,强制征收队隔日驾到。社会抚养费的收费看来毫无标准,有几千、几万,也有人看到36万的。目标对象往往是经济较好的几户----开家具店的、电器店的、副食店的,而经济好却势单力薄的外乡人更首当其冲。
    
    强制征收队有统一服装,抄家时也有基本动作:拆大门、搬米缸、砸锅----都是农家大忌。
    
    “比土匪还土匪!”博白县城的朱女士激动地形容。
    
    “抄家”持续进行,罚单漫天散布,到5月17日,民愤演变成骚乱。
    
    先从顿谷开始,接着水鸣、旺茂、永安乡,以及更偏远的沙陂、那卜,英桥、大垌,有的镇政府楼被纵火,家具被乡民抢砸一空;在另一些地方,镇政府楼的玻璃与门窗被砸坏。
    
    “乡镇一个个造反了。”乡民这么对记者说。5月22日,从玉林市和广西自治区首府南宁调集的武警将博白属下38个乡镇防卫起来,顿谷镇主要街上做生意的一名王姓店主告诉记者,武警布满整条街,警告所有人不准造反。
    
    5月28日,骚乱过后的博白乡镇,在记者眼中是一种风暴后的安静。
    
    骚乱事件惊动了中央与省政府,国务院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派遣副主任级官员前往调查,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郭声琨也进驻博白调查。玉林市政府对外发言称,骚乱中有不法分子唆使、煽动群众,同时承认一些基层干部“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并称将对工作中涉及违纪违法的进行严肃处理,事件已得到“妥善处置”。
    
    中国官方新华社昨天证实广西容县杨梅、灵山两镇政府分别受到村民围堵,杨梅镇计生服务所和灵山镇政府办公楼部分设施遭到破坏与焚烧,但人数只有数百人,而不是《太阳报》所称的3000多人。
    
    新华社引述容县政府办消息说,前日中午,数百名群众在杨梅镇计生服务所门口聚集,声称政府计生政策有变,超生一胎只罚款人民币1000元(约200新元),要求政府将此前多征收的部分社会抚养费予以返还,并冲进计生服务所打砸、焚烧办公设施及车辆。警方迅速抵达现场维持秩序。另据了解,当天中午容县灵山镇政府门口也发生了类似的群众围堵事件,数百名群众冲进政府并打烂了部分门窗玻璃。
    
    容县政府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说,这两起事件分别在前日下午5时20分和6时40分左右得到有效控制。
    
    据警方初步掌握的情况,到政府门口聚集的一些群众受到了极少数不明身份人员的串联和挑唆,群众反映这些人都是外地口音。
    
    5月17日至20日,距离容县不远的博白县多个乡镇因计生问题接连发生一系列群体事件,目前事态刚刚平息。容县政府办提供的信息显示,这些涉嫌串联的外地人依据一份“政府文件”称,政府超生罚款的收取标准一般只有几千元,但现在征收社会抚养费“没有依据”而且动辄上万元,“政府多收了老百姓的钱,应该退还。”
    
    报道称,玉林市政府此前已公开澄清,这份文件是伪造的,同时政府计生部门征收社会抚养费有法律法规方面的依据。前晚,玉林市和容县有关方面已召开专门会议,提出要认真了解群众诉求,切实化解矛盾,努力维护社会稳定。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西计生骚乱又起:围堵政府、焚烧汽车(图)
  • 广西计生风暴不息;三镇4000农民再骚乱
  • 广西计生风暴:生育站站长家遭围攻火烧
  • 广西计生骚乱:居民对骚乱平息说法嗤之以鼻
  • 刘晓波: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