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省博白县“计生风暴”--“和谐”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2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博讯 boxun.com)

    韩咏红/中国广西省博白县今年5月发生震惊外界的“计生风暴”,乡镇政府为了强硬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对“超生”的乡民采取了索取高额“社会抚养费”,以及进行类似“抄家”的强制征收乡民家产的手法。
    
    当民愤酿成骚乱,地方政府“抄家”的新闻传到中国境外时,当地计生官员手法的粗暴立刻为万夫所指。但从另一方面说,这也是一个累积多年的问题的总爆发。在人口多达13亿的中国,生育多少个孩子还是不是家长的权力?应该限制在多少个?政府意识和民间传统观念的冲突可能解决吗?
    
    博白地区的甘姓商贩告诉我一段往事:
    
    他有两个儿子,因他长年在外谋生不在家,夫妇俩当时也没交罚款(即社会抚养费),也不结扎。五六年前,两个儿子发高烧送医院,计生工作人员不让医院给孩子治病,要挟甘先生线支付2000人民币(400新元)社会抚养费。甘师傅不依,当晚计生站又找来七八个汉子到甘家要抓甘太太去结扎。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甘先生当天也找来七八个青少年,并对上门抓人的汉子说:“我这里有七八个少年,你们过得了这些少年,我就交你2000元罚款,过不了我这2000元就请这些少年喝酒去。”
    
    甘先生说,对峙的结果,来抓人的汉子退让了。但他事后听了劝说,社会抚养费还是多少付一点的好。于是甘先生交了600元了事,孩子也让治了。但他还是不肯结扎,只让妻子上环,并不完全绝育。
    
    在中国的农村,尤其在广西博白这样个民风剽悍闻名的地方,民众与官员为了能生多少个孩子的矛盾而彼此武力相见,其实并不少见。
    
    在80年代中国开始推行计划生育政策时,在农村推行计划生育时,武力本来就是基本手段之一,认清一两个钉子户,对他们施以游街、拆房子、牵牛的处罚,负责计生的基层官员为了完成指标,有时顾不得手段的残暴。而甘先生上面那个小故事看来,即使到了今天,拳头依然有相当大的话语权。 
    
    从这个角度看,5月中广西的“计生风暴”,属于当地民众与官方武力相向的扩大与升级,当然是最激烈的一次升级。
    
    这次官方意识与民意的大冲突,并非没有先兆。在今年初中国公布国家人口战略报告以后,全国各省市都同时加强了对超生问题的管制,与此同时,一些超生问题严重的地方也开始被曝光,如博白县即曾被媒体点名为“计生死角”。
    
    今年3月2日,广西自治区人口计生委即召开“转变干部作风、加强机关行政效能建设活动动员大会”,也预示了风暴的信息。
    
    那有160万人口的博白县超生问题有多严重呢?
    
    我在博白县各乡镇采访,如果不是因为5月中“计生风暴”的阴影仍在,外人可能能感觉不到中国政府对人民生养孩子的数目有严格限制,仿佛国家的“一胎化”政策并不存在。接触的当地人没一家是一个孩子的,一般是三个孩子,而且不少人是前面已有了儿子,还要再生。
    
    问问当地乡民,他们都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说:“我们农村人是这样的。”
    
    玉林市的出租司机贾师傅向记者介绍说:“博白的人要的是好几个孩子,不像我们有一个儿子就满足了。”
    
    中国人自古即有“多子多福”的观念 不只要有儿子传宗接代,更有子女众多以显示“人丁兴旺”。传统因素遇上剽悍民风,加上地方政府长期的松懈以及粗糙的行政手段,让博白成了计生死角。不少外国媒体也尖锐地批评说,当地计生工作之所以长期松懈,不排除地方官员将社会抚养费当作敛财的工具,因此平时纵容老百姓生育,以后随时以此要挟,敲诈超生户。
    
    当上级的压力来到时,官员们又在一两个月内急躁地采用突击式手段执行计生计划,让矛盾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到最高点,酿成一系列骚动。记者采访所见,风暴发生后,原本的计生目标又不了了之。生儿育女原本就是一个私人问题,如果民意强烈抗拒,计生是否有所谓文明、非强制性的手段来推行?这问题好象难有让所有人满意答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