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想:我看宁夏第一个敢讲自己故事的艾滋病患者(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8日 转载)
    

原文:
    
     他是不幸的,因为家庭贫困,靠每月三四次单采血浆、卖血维持3年的大学生活,10多年后被发现感染上了艾滋病;然而,他又是万幸的,在其自愿检测被查出HIV呈阳性后,便享受着国家“四免一关怀”政策,近一年时间,看病、吃药没花一分钱———
     患者简历:
     姓名:许万寿(化名)
     年龄:36岁
     祖籍:河南商丘
     学历:大专毕业于东北某大学
     单位:原宁夏某市机关工作人员现个体经营者
     最早出现症状:2004年7月20日可能感染时间:1992年(上大学期间)
     确诊:2005年5月12日自愿检测被确认为HIV感染者 2005年8月CD4检测确认为艾滋病患者
    
    

三年大学 48次卖血
    
     考上大学,对于一个河南农村的贫困家庭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但随之而来的是,父母为万寿的学费而发愁:这一年,妹妹已辍学,两个弟弟正分别上初中和小学。做为家中长子,万寿心头像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他暗下决心:上学期间一定要自食其力,不再用父母的一分钱。
    
    
     万寿家经济极其拮据,他想一边努力学习,一边抽空打零工挣钱。但是,对于一个只有课余时间、涉世不深的农村孩子来说,找个挣钱的工作实在太难。当时,卖血在河南某些地方的农村是司空见惯的赚钱方式,万寿决定也用这种方法赚钱。
    
    
     在校期间,万寿怕看到同学们不理解、嘲笑的眼光,每次去血站献血时他都尽力避开同学。当鲜红的血液从身体里抽出来,经过机器又从另一边把采完血浆的浅粉色血液再输回体内时,万寿也产生过“血抽光会死人”的隐隐不祥念头。但他不会想到,10多年后,他会因献血患上当时并没听说过的“艾滋病”。
    
    
     第一次献血虽然只拿到50元钱,但这点钱却解决了万寿生活上的大问题。万寿说,献血和吸毒一样会成瘾。每当没钱时,他总有去血站献血的冲动。万寿清楚地记得,3年大学生活,有时一个月他要“献”几次血浆,《献血证》上有他3年、48次献血记录。“献”血维持他完成了大学学业。
    
     、
    

花费20万病因仍不明
    
     大学毕业后,万寿被分配到宁夏某市机关工作,他从此结束了献血生涯。同时,他又肩负起孝敬父母、支持两个弟弟上学的重任。工作6年后、万寿办了停薪留职手续,和妹妹一起干起个体生意。不幸就发生在万寿一家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中。
    
    
     2004年7月,万寿的食道、胃经常莫名其妙地痛疼,并伴有头疼、发烧、严重腹泻等症状。起初,万寿及家人以为他得了重感冒,到医院打打针、吃点药就会好。在小诊所看了几天病情不但不见好转,反而有所加重。自此,万寿开始了近1年的“有病乱投医”的诊病历程。
    
    
     在妹妹的陪伴下,他在区内各大医院求医,又奔波于全国各大医院之间。医生一直按胃炎、食管炎对他进行治疗,仅胃镜就做了不下20次。一次,万寿因为血糖低住进吴忠市某医院,医生在为万寿检查完身体后,避开万寿对其妹妹说:“你哥得了绝症,可能活不过半年,想吃啥、就买点啥,回家吧。”看着身体消瘦、精神憔悴的万寿,妹妹哭肿了双眼,她怎么也不相信这一残酷的“判决”。她动员哥哥把做生意积攒下来的钱都取出来,到北京、上海等地大医院去看病。那时,身高1.77米的万寿,体重只有45公斤。
    
    
     在治病毫无进展的情况下,妹妹说:“咱回河南去看病吧,老家可以找熟人帮忙。”兄妹慕名来到全国百佳医院———河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取一次药就要1800元钱,看了三四次病,胃、食道竟不痛了,他干个体几年攒下的近20万元钱也花光了。但病情并没有明确定论。
    
    
    

怕关禁闭不敢就医
    
     万寿先后4次到河南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病。第4次他交了800元钱做一项综合化验。一名老医生递给万寿妹妹的化验单写道:请到河南省疾控中心检查。“啥病啊,要到疾控中心去?”万寿和妹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妹妹拉着万寿的手臂紧张地说:“你不能去,万一是得了什么重大疾病,被抓起来、关了禁闭该怎么办?”
    
     妹妹和母亲在宾馆睡下后,万寿独自坐公交车到了河南省疾控中心门口,和疾控中心经警“闲聊”。“你来这儿干啥呢?”
     “检查病……”“你说,得了啥病会被关禁闭?”
    
     “那要看你得了啥病啦,如果得了艾滋病,国家不仅不会关禁闭,还要免费检查和治疗呢。”经警的一番话给了万寿一个惊喜,也打消了万寿心中的顾虑。
    
     回到宾馆,万寿给妹妹和母亲讲了国家政策,但是两人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回到宁夏,万寿进一步了解了国家对艾滋病病人的政策后,于2005年5月9日上午,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宁夏疾病控制中心进行检测。5月12日,万寿在马路上接到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电话:“你旁边有人吗?”“没有。”“你要有心理准备,检测结果出来了,你确实得了……”当知道自己得的是艾滋病时,虽说他事前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惊呆了。他瘫坐在马路道牙上,大脑中一片空白,万寿呆坐道牙上五六个钟头,总有一个念头闪烁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万寿不吃不喝,脑子里像过电影似的回忆往事,想弄清自己是怎么得上艾滋病的。他没有吸毒史、更没找过“小姐”和同性恋史。在查阅了大量艾滋病资料后,他锁定了大学期间卖血浆的经历。
    
    
    

人文关怀接受现实
    
     万寿想到过死,也曾想到过报复社会。在众人的关心和帮助下,他逐渐认识到,自己患上艾滋病,不是社会的错,也不是他个人的错,而是国家当时医疗卫生条件差、管理不规范,消毒环节出了错,是交叉感染造成的。很快,万寿打消了报复社会的念头。
    
    
     妻子是亲人中最后一个知道万寿患艾滋病消息的。当时,妻子震惊、惊恐的眼神在两周后才慢慢消失,但是,妻子最终接受了这个现实并理解了他。
    
     确诊后,按属地管理原则,万寿在当地人民医院传染科接受免费治疗。入院时,他的病情特别严重,头疼、发烧、疱疹。病情发作时,头疼得厉害、心情特别烦躁,万寿曾失控地谩骂过医护人员,事后他又非常后悔,给医院写道歉信,请求医务人员原谅。在医护人员和家人的精心护理照顾下,万寿的病情已趋于稳定。
    
    
     这一年多来,万寿曾3次发病,3次回老家河南商丘在一家县级医院享受免费治疗,使病情得到控制。一次,万寿从商丘坐K362次列车回宁夏,因为没钱,火车票只买到郑州。列车长张学明了解到他的情况后,为保护其他乘客的安全,经与自治区疾病控制中心核实,列车长主动为他提供了免费卧铺及一日三餐。列车到达银川时,银川火车站站长、疾控站站长到站台前来迎接,使万寿倍感亲切。列车长张学明还给万寿留下电话号码,叮嘱万寿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就找他。万寿虽没有再打扰过这位列车长,但列车长的爱心让万寿现在提起还流下热泪。
    
    
    

后记
     经过接触,记者感到,万寿是一位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他虽然经历了不幸打击,但通过调整心态已平和乐观。他希望能勇敢地站出来,为宁夏艾滋病群体呐喊,让社会切实了解艾滋病的传播途径(血液传播、母婴传播、性传播),让世人不再歧视艾滋病病人,让他们能在阳光下正常生活;他提醒艾滋病病人,只有勇敢地站出来,才能真正享受到政府“四免一关怀”政策。他还准备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以《真实的谎言》为题创作一个艾滋病患者的电视剧本,希望用脑力劳动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万寿特别要感谢的是,在得知自己患了艾滋病心里极度空虚的时候,青铜峡市卫生局蒯文和局长、市防疫站防疫科姚占伏等同志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自治区卫生厅领导、自治区疾控中心党委副书记、纪检委书记邓长宁、夏清副主任、徐学锋科长嘘寒问暖,均成为其顽强生活下去的精神力量。
    
    (记者 李瑞红)
    
    
    
    ---------------
    

李想评论:
    
    此文原标题是《宁夏第一个敢讲自己故事的艾滋病患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别扭,看完后觉得,也不是自己讲的故事,而是记者写的,至于记者是采访了他,还是来料加工,我就无从猜测了。
    
    
    
    只是有一段描写我觉得很蹊跷:一次,万寿从商丘坐K362次列车回宁夏,因为没钱,火车票只买到郑州。列车长张学明了解到他的情况后,为保护其他乘客的安全,经与自治区疾病控制中心核实,列车长主动为他提供了免费卧铺及一日三餐。列车到达银川时,银川火车站站长、疾控站站长到站台前来迎接。见上文划线处。
    
    
    
    蹊跷有四,一是列车长怎么知道他车票买到郑州,但是想回宁夏?列车长即使爱心无限,也不能法力无边。想来应该是过了郑州后查票发现的。估计记者是不想说“逃票”两个字,因此才来这么一个逶迤的笔法。
    
    
    
    二是列车长怎么知道他是感染者的?咱们分析了,列车长肯定没那么大法力,既然发现逃票,肯定加以盘问,万寿不得已和盘端出。列车长再“与自治区疾病控制中心核实”,才知道眼前此人真的就是艾滋病人。记者同志,是这么回事吧?
    
    
    
    三是列车长主动提供免费卧铺和一日三餐的说法。再分析列车长提供这些的动机就好像没意思了,先搁下不提,单说记者写的这条:“为保护其他乘客的安全”,这显然是为了增加列车长光环而加上一揽子“为了”的常规写法,不过这真是胡说八道!保护其他乘客安全,言下之意就是和艾滋病人同坐火车不安全?坐了卧铺,那卧铺车厢的其他乘客就安全了?这么说来卧铺车厢的其他三位乘客就应该因为这样的原因给换地方了?记者同志,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下次如果一定要说是为了保护乘客的安全,那也应该是为了保护万寿的安全,艾滋病人不会危及其他乘客的安全,倒是艾滋病人免疫力低,更容易感染其他乘客携带的感冒病毒、结核病毒等等。这条不算是蹊跷了,这种情况太普遍了,只是我心里有些别扭。
    
    
    
    四是“银川火车站站长、疾控站站长”在车站迎接,这肯定不是什么欢迎仪式,那么联系到一个人坐四个人的卧铺和一日三餐,感觉像是囚犯交接的感觉。到底这是爱心的做法,还是通常的做法?抑或是列车长害怕不能“保护其他乘客安全”、为了监控此人在火车乃至火车站内安全消失?也许我以小人之心揣测君子之腹了,不过还真是,感觉有些蹊跷。
    
    
    
    另外,开篇的“不幸”和“万幸”之说,也有些勉强吧?一般咱们都说,某人不幸被流箭射中头部,万幸的是,治疗之后就没事了。很少说,万幸的是,医生说,我免费给你拔出来吧。
    
    
    很想知道他的爱人和孩子的情况怎么样,当然也是我的猜测,36岁了,应该有家室了吧,本文只字未提,怎么采访的时候就没问其他的“精神力量”哪?最后一段鸣谢式的话,我就不说什么评论了。大家感觉冷的时候,自己多穿一件衣服吧。
    
    
李想


李想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想:不因你们而来 也绝不因你们而走
  • 李想:红树林招聘启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