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光诚案后遗“案”?袁伟静继续维权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6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6,14) (博讯 boxun.com)

    
    * 袁伟静: 警方声称陈光诚还有案在侦查中 *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前几天向警方索要2005年9月被搜查抄走的物品。6月11日,警方归还了绝大部分,但仍扣留一些,声称还有别的案子没完。
     现在在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家中的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说:“他们告诉我,现在有一部分要扣押,说光诚的案子是以‘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案子结束,但是他们搜查东西的案子还在侦查过程中。
     他们来搜、强制带走光诚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要理由,最后他们说是‘非法向国外提供情报’。
    
    * 陈光诚案和袁伟静处境简介*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
     当年8月,他和太太袁伟静被软禁在家中。
     9月,他家中的座机电话被切断,物品被查抄。
     2006年6月,陈光诚被绑架,后来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
     今年1月12日,陈光诚在重审开庭多位证人遭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被以上述罪名“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去年11月28日,陈光诚案重审开庭后第二天,当时已经被软禁了一年多的袁伟静,被当地公安局以“陈光诚同案犯罪嫌疑人”监视居住。按照有关法律规定,最长时间不超过六个月。
     今年5月28日满六个月的时候,警方给了袁伟静“解除监视居住”的文件,但是直到现在,仍有每班三人日夜在她家附近监控她。
     6月12、13日袁伟静两次接受我的采访,谈这几天她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所作的各种努力,以及有关方面作出的反应。
    
    * 袁伟静:6月11日晚归还大部分抄走物品 *
    
     袁伟静说: “我是上周去沂南县公安局,要我2005年9月23日被搜查走的东西,他说这周会给我一个答案。
     周一(11日)上午(陈光诚的)四哥打来电话说,他们通过四哥那边非法拿走我(存在那里)的东西,电脑,传真机。。。都返还给四哥了。中午四哥给我都送回来了。
     到晚上七点二十分,沂南县公安局刑警队的,主要是当时(2005年)来搜查我们的,叫贺永的人,还有我们双堠镇派出所叫高峰的,他们俩抱着箱子来了,返还我们大部分物品,告诉我现在有一部分他要扣押,并且告诉我扣押的是什么东西。
     他说,光诚的案子是以‘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案结束。但是,他们搜查东西的这个案子还在侦查过程中,还没有结束。”
    
    * 袁伟静:《预言破译》?我没记得家里有这个东西 *
    
    问: “那是什么案子,讲了没有?”
    答: “他并没有讲是什么案子。现在我告诉你,他还扣留了什么东西你就知道了。他现在说是扣留了一个叫《预言破译》,一共七页,是关于法轮功的。这个东西,他说是在我家西屋,我和光诚卧室里桌子底下翻出来的。说老实话,我真没记得我家有这个东西。因为如果有这个东西的话,首先是我要看见,光诚不知道,我要读给他听,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一点印象。我就说‘这东西绝对不是我们家的’。他就说‘你看看,我当时翻都有记录呢’。我一看,我说‘这种东西,因为我在那种状况下不可能一一清点。”
    
    * 袁伟静:回忆搜查那一天 *
    
    问:“确切的搜查时间是。。。?”
    答:“2005年9月23日下午四点开始搜查,一直搜查到晚上十二点钟。”
    
    问: “搜查名目是什么?”
    答: “当时说,要把光诚传唤走,究竟什么理由不告诉我。我说,你不告诉我,我就把光诚那个屋子的门锁上了。他们所谓的‘领导’就发怒了,说我‘妨碍公务’,要把我一起传唤,我当时想不行,我走了孩子太小,我就先顾孩子吧。
    我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办法,把东平房的门没用钥匙就弄开,把光诚拖走,我根本没看见光诚怎么走的。传唤证也没给我,他只是说光诚到最后向他要,让光诚带走了。光诚出去后,听见了妈妈的声音,从口袋里扔给妈妈,但是没让妈妈拿到,让那个公安的又给拿去了。
     刘长杰当时给我解释说,触犯了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非法向国外提供情报’,说‘情节严重,十年以上’。
    
    问: “实际上那次传唤了多长时间?”
    答: “下午两点到第二天早上凌晨一点钟。”
    
    问: “后来那些东西。。。”
    答: “一直扣押在他们那里。”
    
     问:“再后来又有过搜查吗?”
     答:“没有。”
    
     问:“当时搜查,家里人有没有看着他们知道拿了什么东西?”
     答:“当时把光诚带走,光诚的母亲害怕了,她一直哭,我抱着孩子,这屋那屋。。。只有一个出示证件的人,就是贺永。我说‘你们一下子进来四、五十个警察’, 我跟他们要证件。他们说‘有两个亮证的就可以’。我说‘你再找一个证件出来’。另外一个人拿另外一个警察的证件亮给我了,根本不是他本人的。他拿着张洪升的,这个人根本不是张洪升。但那天张洪升这人确实也在。
    两点钟带走了光诚,然后就控制了我们家。
    警察占据了我们三间房子。四点钟开始出示搜查证,搜东西。东平房先搜,我就抱孩子在东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妈妈那屋,几个人在西边这屋。他们偷拿了一些东西,包括名片什么的,都拿走了。
    具体他们后来跟我说这个《预言破译》,我真不知道,真没有一点印象。
    他们下午两点钟来把光诚带走,一直到搜完东西,已经十二点多了。
    我当时孩子才两个月,一直折腾了一下午,孩子实在受不了。清点的时候我就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也没查那么细,他们几乎是在最后一页作的笔录里说是在我家西屋的桌子纸底下翻出来(《预言破译》)的。”
    
    * 警方告知这次未归还仍扣押物品 *
    
     问:“这次扣押没归还的还有什么东西?”
     答:“还扣押了当时胡佳发给蒋彦永的,关于‘六四’事情的七页的纸,是我当时从网上打印下来的。我当时也告诉胡佳,胡佳说‘这跟你没有关系,和蒋彦永都没有关系,他也没有因为这篇文章而遇到什么’。
    还扣押了三篇文章,也是我打印的,就是《大纪元》上发表的文章。一是‘内斗黑幕,胡锦涛江泽民恩怨难了’,一共三页;还有专访徐文立的;还有说到自由研究基金会总裁的。。。,有五页的、三页的、六页的,这网上的东西谁都可以看,又不是我们提供的情报,你给我们加不上罪名。”
    
    * 袁伟静:还有什么案子?有没有时限?*
    
    袁伟静说:“扣押这些东西,就是还想给我找毛病,还想给光诚再找毛病。
    他们说‘需要扣留的、是需要继续侦查的、与前面一个案子还继续有关系的,我们仍然留着’”。
    
    问: “前一个案子的名目到昨天为止有没有讲清楚?”
    答: “没清楚。我当时就说‘你这个案子没有侦查完?到底还有没有时间限制?你侦查几年了?从几号搜我们的东西?这是有期限的!’他到最后不说话了。”
    
    * 袁伟静:归还的日记本里有两页被撕去 *
    
    袁伟静说:“这次来返还东西,里面有我的日记本,我检查的时候确实有两页撕页。不知道这两页给我撕的是什么,但是我明显能看见这两页最底下,留了一点点,上面还有字。
    我说‘你们有撕页,如果你当时搜我东西的时候我里边就有撕页,你应该记明。你没有记明,现在有撕页,你就应该给我说明白为什么撕了我这东西。
     现在你孩子老婆都在家等着你呢,(夜里)十一点了,我在这地方再纠缠你,让你给我找出那一页东西也没多大意义啦,我签上字吧,你可以走了。’”
    
    * 袁伟静:感谢能及时工作,报案因仍受威胁 *
    
    问: “他们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整个归还的过程是晚上七点钟到十一点钟?”
    答: “他上周不是说下周给我答案吗?还不错,昨天是周一,最起码他给我这些东西,就给我答案了呀,我还是应该比较感谢他们,最起码很及时地工作了。
    最后走的时候,我说‘贺永,你作为这个案子的主要侦查员。你是沂南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的。现在你也知道,我的‘监视居住’已经解除了,我现在指给你们看,我们村子我能够明显看见的就有三个人,仍然威胁我的人身安全。我现在向你正式报案’。他说,‘我现在只是来办事的。’ 我说‘你现在因为仍然在我这边工作,所以还算你的工作时间。你应该保护我的人身安全。你要是实在为难的话,要不你给你的上级反映吧。’他说‘明天我会去给我的领导反映。’”
    
     问:“监视您的是哪儿来的人?”
     答:“有一个是乡政府的,另两个是社会上雇来的。每班三个人,我知道的有两个班,因为我出门话,只有三条路可走,他们就分别在三个路口,所以我朝哪儿走他们都知道。
    很多关心我的老百姓就说,他们现在留三个人就是给我创造机会的,上面的人很想整我,是抓我毛病的吧。”
    
    * 袁伟静:要求恢复座机电话正常上网,尚未成 *
    
    在向有关方面索要被抄走物品的同时,袁伟静还要求恢复她家的座机电话通讯和正常上网。
    袁伟静说:“从2005年9月8日掐断。我们就用别人的电话报修,然后他们就过来接上。但是那边(监)听着电话,一个电话不让我们打完,就给掐断。他们一开始来,说风刮断了电话线。说了两、三次以后实在不能这样说了,就干脆掐断。
    手机是2005年9月12日凌晨掐断,装上‘手机屏蔽仪’,也不能用了。一直到2006年7月或者是8月才开的。”
    
    问: “网络又是什么时候停的?”
    答: “网络就是随着电话断的。”
    
    袁伟静讲她这两天要求恢复座机电话的经过。她说“我是6月11日下午四点多去了双堠镇的‘中国网通’,我说,请你给我恢复我的电话。他查了号码以后,让我拿身份证复印件,然后让我补交电话费。当时是他们给我掐了电话,后来我出不去(被软禁)了。这次他们又让我交滞纳金,工作人员告诉我,是乡政府让他们掐的。我说‘业务上你属于中国网通管,乡政府没有权利让你掐我个人电话’。他说,让他的领导回来以后给我答复。
    领导昨天给打电话,让我过去。我今天过去,他们领导让我补交三百多块钱电话费,说是2005年8月份,9月份和10月份的,以及‘滞纳金’六百多块,加起来九百多块,说如果交上,就给我通,不交上就不给我通。
    我说‘这不是我不交,是你们给我掐断的。他现在不承认掐断了我们的电话。我已经咨询了‘中国网通’,问‘有没有法律规定说,乡政府要求地方的中国网通掐断个人电话,就可以掐断’?
    ‘中国网通’给我的答复是‘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如果真需要的话,必须跟客户商量。我说‘你们的下属部门并没有跟我商量,就掐断我这么长时间电话,实施了。我说,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到后来他就躲了,找不找着他了。
    我从九点三十五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零三分。没办法,我就给局长打电话,他的答复是,你别在这儿等了,我挺忙的。”
    
    * 袁伟静:要求马上开通电话上网,否则赔偿近两年损失*
    
     今天(13日)下午‘沂南网通分公司’给我打电话,他也承认,说我在2005年9月份反复报修过电话,他们也来修过,但是到后来,修了以后一两天,我们的电话反复断。
    我说,‘你这样就好,因为你有我们报修的记录。到最后我们再报修,你们就不通了,彻底给我们掐断,不是我们不交电话费,损失是你们造成的。现在我也明知道是双堠镇政府要求‘双堠中国网通’掐断我们电话,但是我不去找乡政府。是谁让你掐的?如果造成了损失,你们去找乡政府。
    但是,是你们‘中国网通’直接给我掐了电话,给我造成了损失。
    我现在就最简单的要求――你给我通上就行了,我不要求你赔偿。但是如果你就这样不给我通的话,我绝对要求你们赔偿我近两年来的所有损失。’他说,那他再上报吧,以后再给我答复。”
    
    * 袁伟静:掌权者还是侵权者?维护通讯、通邮权利和自由*
    
     袁伟静重申:“这样随意侵犯我的通讯自由,联络自由,我要告你们的,你们要赔偿我的。你们不要觉得你们是掌权者,实际上你们是侵权者。”
     她说:“当时我还有一些信件,朋友寄给我孩子的奶粉和一些礼物没收到。”
    
    问: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答: “2005年的10月份以后。当时有朋友来看我们,我们挨(监控者和不明身份者的)打了,我受他们一次次惊吓,奶水断了,朋友就特担心孩子的健康,给孩子买了些奶粉。还有些小玩具什么的,还有鼓励我们的,寄来像‘中国结’啊这些东西,但是我们都没有收到。
    他们(当局有关方面)都通过各种途径,找别的人给我们签字领走了。
    现在我就开始追问,是谁给我签字领走的,让他们给我送回来。”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郭飞雄的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 家人受到各种压力/RFA张敏
  • 狱中陈光诚正挨饿 九十一次要求写申诉书未成/RFA张敏
  • 郭飞雄的律师难阅卷 海内外关注郭案开庭/RFA张敏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 女儿、外孙女谈李鋭再说家事/RFA张敏
  • 李南央期待父亲将“白手套”扔在脸上/RFA张敏
  • 狱方拒收合法送书 不安排家人见陈光诚代写申诉/RFA张敏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RFA张敏
  •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呼吁继续关注暴力“计生”问题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 RFA张敏:新春特访:亲人相隔时 娓娓诉心声
  • 高耀洁被迫签字委托他人领奖/RFA张敏
  •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