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揭开山西黑砖窑内幕第一人:最大阻力来自地方政府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8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记者潘志贤实习生周立顺/“有关领导已经批示了山西黑窑工案,你放心,你的孩子很快就会找回来的。”付振中拿着手机一直重复这句话。
    
    付振中是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也是揭开山西黑砖窑内幕第一人。从5月9日至今,他三赴山西,编发报道21期。
    
    付振中说,在山西暗访期间,辗转黑砖窑上百家,据估计,光河南籍被绑架或拐骗的少年就有近千人,然而现在才解救出十几名。很多已近精神崩溃的“寻子”家长不时给他打电话,询问最新警方解救进展。
    
    “我做了10年记者,见过各种惨烈的车祸、火灾现场,但从未见到这样的情景。记忆中最深的一次,是在山西万荣县一个黑砖窑。在这里做苦工的孩子,最小的8岁,最大的13岁。他们每走一步就像踩在我的心上,有一种揪心的痛!”付振中说。
    
    令付振中气愤的是一些地方执法部门的冷漠,甚至执法犯法。
    
    5月19日19∶30,河南电视台播出《罪恶的黑人之路》。第二天,电视台大门被数百名寻子家长围住,请求记者帮助他们找寻孩子。
    
    5月23日上午,付振中和在新闻中认出自己儿子张道虎的张迈团夫妇奔赴山西运城解救张道虎。到了定乎营窑场,张迈团夫妇哭天抢地,将一旁正干体力活的张道虎搂入怀中,泣不成声。
    
    这时,一个河北籍半傻少年跑到付振中身旁,哭着说,“我也想走,你们带我走吧!”付振中征询随同前来的当地警察的意见,结果对方回答,“不是你们的人不要管!”
    
    “我们的采访,最大的阻力是山西当地一些部门不配合,他们对这个事件缺少应有的爱心,表现得十分消极,有的还千方百计阻挠家长营救其他孩子。”
    
    付振中讲述了在山西永济市考栳镇尚信黑窑场解救平顶山少年朱广辉的经过,“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朱广辉从一个窑厂解救后,又被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倒卖到另一个黑窑厂,并且一个姓冯的劳动监察队员还把朱广辉被解救时补发的300元工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
    
    “在山西永济市郭平店解救河南封丘17岁少年吴树陈时,我们也遭遇了险情。”付振中给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这孩子是我们河南的,是被拐骗过来的,我们要把他们带回去。”付振中当时以协商的口吻说。
    
    “人是我花400块买的,带走就打。”窑主不容分说。
    
    当我们准备把孩子带上面包车时,窑主挥舞着拳头砸向我们,现场一度失去控制,幸亏110及时赶到。但是,民警劝架后,竟然也说孩子不能带走,应该留在窑场,付振中说,“当地执法者这种做法,实质就是执法犯法!”
    
    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曹生村一黑砖窑老板王斌斌,其父是村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王东己。“该黑砖窑占地约20亩,它的对面,就是曹生村支书王东己的院子。”付振中说,和他一起去寻子的老张的儿子张文龙,差点就死在这个黑砖窑。张文龙和另外3个黑工被迫在砖红的时候出砖,被滚烫的红砖严重烫伤,造成5级烧伤。但工头不但不把他送进医院,甚至买来的烧伤膏都是过期的。工头还鼓动孩子用土法治疗----—用黄土往伤口上抹。“这么做,如果继续感染,完全可能致命。”一位医生说。
    
    “有个河南三门峡的窑工,因为逃跑,被工头用砖头垫起小腿,用砖拍。现在他的腿已严重畸形,造成残疾。”付振中悲愤地说。
    
    山西黑砖窑事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衡庭汉16日被警方抓获,更多的真相也正浮出水面。在黑砖窑实际运行近两年的时间内,不仅当地村民集体失声,有关部门对它也一直保持“沉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表明,黑砖窑所在地的政府有关部门其实早就知晓黑砖窑的存在。
    
    频频送抵的执法通知书
    
    去年二三月间,河南淅川人衡庭汉经弟弟衡庭军介绍,认识了洪洞县人大代表、广胜寺乡曹生村党支部书记王东己和其子王斌斌,并且达成了承包砖场的口头协议。
    
    根据这个协议,王东己提供机器设备、场地和制砖的原材料黏土,衡庭汉负责组织工人生产,王东己以每万块砖360元的价格,向衡庭汉收购,然后自己出售。
    
    就在衡庭汉承包了王东己的砖窑后不久,洪洞县的一些政府部门就找上门了。
    
    在王斌斌家,记者得到了《广胜寺所制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洪矿管制2006第1号文)。该通知书认定该砖厂“未经采矿许可,擅自开采黏土加工砖瓦”,要求其“自2006年3月28日起停止违法行为”,并在“3月29日到广胜寺矿管所接受处理”。
    
    这份通知书的落款是洪洞县地质矿产局广胜寺矿管所,加盖了该所的公章,落款时间为2006年3月28日。
    
    “今年(2007年),砖窑交给广胜寺矿管所2000元罚款,但对方没有开任何收据,还说罚款数额是4000元,并一直到王斌斌家催缴。就在5月底砖窑被取缔后,矿管所的人还来催要。”黑砖窑案的一名知情者告诉本报记者,“以前只要每年砖窑开工,矿管所都要来罚款,之后就万事大吉了。”
    
    除矿管所外,其他政府部门也频频约访王斌斌。
    
    记者见到的一份编号为“洪环约广06023号文”的《约见通知》上写道:“王兵兵(为“王斌斌”之误,下同----记者注)砖厂:经检查,因环保事宜,王兵兵定于在4月19日上午9时接受广胜寺环境监察队的约见。”落款为洪洞县环境保护局,并加盖了公章,落款时间为2006年4月18日。
    
    “这次约见并没有罚款,但也没有对砖窑的生产造成任何影响。这些事实至少证明:即使在严格的产业监管缺位的情况下,砖窑开工时,洪洞县的地矿、环保部门也都来检查过。他们对砖窑的具体情况是了解的。”上述知情人称。
    
    1.1万元“办案经费”
    
    17日,记者还通过内部渠道获得了一张巴掌大的纸条,上写:“收到王兵兵壹万壹千元整。”落款为广胜寺派出所张安喜,落款时间为2007年5月31日。
    
    上述知情人告诉记者,这张收据所涉及的钱款,是黑砖窑被广胜寺派出所取缔后,派出所向王斌斌的妻子张梅索要的“办案经费”。
    
    “张梅总共给了广胜寺派出所3.3万元,但只有1.1万元有这样一个简陋的收据。”上述知情人说。王东己的二儿子王江江说,派出所当时称,这笔钱是用于被解救民工们的工钱、医疗及返乡旅费等开支。
    
    王斌斌的家人对记者表示,从案发至今,他们总共已经支出5.24万元,除给广胜寺派出所3.3万元之外,其余钱款主要用于支付被解救民工们的医疗费、工钱和返乡前的食宿。
    
    记者分别于16日和17日两次向广胜寺派出所进行核实。派出所值班室的工作人员证实,上述收据的署名人张安喜确为该派出所民警,但张安喜两次均不在,亦“无法联系”。
    
    17日中午12时,本报记者准备离开曹生村时,得到信息称广胜寺派出所人员来到王斌斌家中,追查是谁泄露了收据的内容。
    
    目前,山西省公安部门在全省专项行动中已解救出374名黑窑工,拘留涉案人员50人,其中包括洪洞县犯罪嫌疑人王斌斌等4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黑砖窑B级通缉犯衡庭汉十堰落网
  • 在黑砖窑被奴役33天 瘦掉60多斤
  • 聚焦山西黑砖窑:时隔7年他仍常被噩梦惊醒
  • 山西黑砖窑事件调查:受害人赔偿善后困难重重
  • 山西黑砖窑事件追踪报道:执法部门转手卖被解救的孩子
  • 中国公安部悬赏两万缉拿山西黑砖窑嫌犯衡庭汉(图)
  • 山西黑砖窑还在进行绑架儿童
  • “黑砖窑”案向胡温问责:中央即使不算漠视,至少也是忽视(图)
  • 血泪铺就山西黑砖窑:童工案背后是政府失职渎职!(图)
  • 山西黑砖窑主被拘捕,顺带4名打手
  • 丢失的孩子有几千人,山西警方拒救黑砖窑童工
  • 山西黑砖窑事件续:上千孩子或被骗卖做苦工(图)
  • 山西芮城“黑砖窑”农民工每天工作16小时分文不得
  • 政治体制改革迫在眉睫——由黑砖窑事件想起的
  • 常坤:愤怒的哭泣-知耻吧-山西黑砖窑-良心的无辜
  • 山西黑砖窑奴役、虐待工人事件:以国家名义捍卫文明底线
  • 山西的黑砖窑问题之我见
  • 旗帜鲜明地反对新华网对黑砖窑案的定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