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揭秘山西黑砖窑:可怕的老乡骗老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9日 转载)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博讯 boxun.com)

    韩朝/“黑砖窑的问题起先是在当地警方的一次排查行动中发现的,我们参与报道的目的也只是想引起当地的民政、劳动部门的重视,能保护当地砖窑民工的权益。”作为最先报道山西临汾市洪洞县“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山西晚报》临汾站站长李廷桢,对于事态发展有些方面是没有想到的。
    
    5月的临汾市似乎一如以往的平静,但代号为“飞洪亮剑二号行动”的民保物品大清查悄然进行着。5月下旬,当地派出所排查时发现洪洞县的“黑砖窑”的民工没有身份登记,而且其中很多被打伤。
    
    “农民工们只要动作稍慢,就会遭到打手殴打,因此被解救时个个遍体鳞伤。……由于一年半没有洗澡理发刷牙,个个身上发出臭味,身上的泥垢能用刀子刮下来。”这是李廷桢当时采访时记录下来的“文字”,也是经常被媒体转载的一段。
    
    作为一名曾做过不少重大调查的老记者虽然能理性地解释这背后的原因,但民工们的遭遇还是震撼了他。但事态的进一步调查,远远超过当地警方和随宣教科一起去的李廷桢的想象。6月2日,调查发现痴呆民工同样遭受着非人的毒打。
    
    6月3日,又发现甘肃痴呆民工刘宝(化名)被打死这一令人发指的信息,而尸体被埋在砖厂附近荒废的墓地里,“被打死的原因只是因为刘宝(化名)动作慢,结果打手用铁锹猛击‘刘宝’头部。第二天死在屋中,而几名打手用塑料布将刘宝尸体裹住,埋在附近的荒山中。”说此话时,李廷桢更多的是无奈。
    
    因为案件不是简单的非法用工、拐卖的问题,而是牵扯到了命案。6月6日,打死刘宝的打手赵延兵在湖北被抓,而其称,自己也曾被包工头衡庭汉用气筒打破了头,但后来被发展成打手。在李廷桢的调查中,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很多黑砖场的包工头和打手以及被骗的民工都是自己家乡的人,可谓是老乡骗老乡,老乡拐老乡。”
    
    作为砖场的承包人衡庭汉也是河南省淅川县盛湾镇衡营村人,去年衡庭汉在山西洪洞县承包该“黑砖窑”以后,先后自行或派人诱骗、威逼32名农民工前来做工,砖窑有打手和狼狗看管,农民工每天工作时间达15至16个小时,其中部分民工就是其家乡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自曝家丑’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但随着警方将这个脓包给捅开后,我们所想的也是能够引起当地相关部门的重视。”李廷桢告诉记者。“其实,黑砖窑的事件在今年三月就曾被媒体披露过,山西此次事件是值得我们反思的。”但作为一个长期作调查的记者来说,理性是需要的,农民要建新房子,没有砖怎么行,国家要规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黑砖窑”引发的清查飓风,也再次拷问着现代化社会中文明发展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余人在逃:黑砖窑案地方官员不动如山
  • 大学生沦为黑砖窑奴工的亲身经历:只用一个词“惨不忍睹”
  • 黑砖窑事件新动向:《北京日报》抨击官员封堵互联网
  • 黑砖窑曝光:令大讲和谐社会的胡温十分难堪
  • 山西黑砖窑,Youtube视频
  • 全国总工会举行山西黑砖窑事件发布会
  • 揭开山西黑砖窑内幕第一人:最大阻力来自地方政府
  • 山西黑砖窑B级通缉犯衡庭汉十堰落网
  • 在黑砖窑被奴役33天 瘦掉60多斤
  • 聚焦山西黑砖窑:时隔7年他仍常被噩梦惊醒
  • 山西黑砖窑事件调查:受害人赔偿善后困难重重
  • 山西黑砖窑事件追踪报道:执法部门转手卖被解救的孩子
  • 中国公安部悬赏两万缉拿山西黑砖窑嫌犯衡庭汉(图)
  • 山西黑砖窑还在进行绑架儿童
  • “黑砖窑”案向胡温问责:中央即使不算漠视,至少也是忽视(图)
  • 血泪铺就山西黑砖窑:童工案背后是政府失职渎职!(图)
  • 山西黑砖窑主被拘捕,顺带4名打手
  • 丢失的孩子有几千人,山西警方拒救黑砖窑童工
  • 山西黑砖窑事件续:上千孩子或被骗卖做苦工(图)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揭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及受害者家属:务必小心!
  • 谈现代黑砖窑蓄奴与“洪洞县里无好人”/小草民
  • 林泉:他到底是不是胡涂蛋-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
  • 山西黑砖窑与“主流精英”
  • 政治体制改革迫在眉睫——由黑砖窑事件想起的
  • 常坤:愤怒的哭泣-知耻吧-山西黑砖窑-良心的无辜
  • 山西黑砖窑奴役、虐待工人事件:以国家名义捍卫文明底线
  • 山西的黑砖窑问题之我见
  • 旗帜鲜明地反对新华网对黑砖窑案的定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