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身陷黑砖窑两年老婆改嫁小叔子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3日 转载)
    
     来源:重庆商报
     (博讯 boxun.com)

    17日,山西洪洞县,黑砖窑老板王兵兵被抓,他的奶奶走在空无一人的黑砖窑里
    
    外出打工的云阳男子在郑州走失后被骗到山西黑砖窑,2年杳无音信,家人都以为他死了。妻子便改嫁给小叔子。2年后,该男子逃出黑砖窑。据悉,黑砖窑在山西当地存在了十来年,黄上贵(化名)算是最早的黑砖窑受害者之一。昨日,在上海某建筑工地打工的黄上贵的亲属已委托锦杨律师事务所律师准备向山西方面索赔,讨要2年的工资。
    
    一去黑砖窑 两年无音信
    
    “黑砖窑在山西当地存在了10余年,我表哥算是最早的黑砖窑受害者之一。”前天,云阳县路阳镇黄上贵的表弟肖先生告诉记者,1995年黄上贵与同村村民杨某等一起去内蒙古打工,到了郑州火车站后,由于人很多,黄被挤掉了火车,随后被骗进山西黑砖窑。昨日,在上海某工地打工的黄上贵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由于自己不识字,也没有出过远门,加上当时身上的盘缠花得所剩无几,又冷又饿的他便躺在火车站一角嚎啕大哭。没隔多久,几个壮汉走了过来,对他说可以帮他找一份工作,每月可以挣千把元工资。
    
    毫无防备的黄上贵简单问了几句,就答应了。随后,几个“壮汉”连扯带拉地把他弄到了一辆面包车上。黄上贵说,后来他晕晕乎乎地被拉到了一个山西砖窑。由于自己不识字,加上到山西以后,在监工的控制下,完全与外界隔绝,至今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哪家砖窑。
    
    黄上贵走失以后,同路的杨某等人到处寻找,但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随后,他们将黄上贵失踪的消息告诉了黄的家属。黄家便委托在深圳、广州、北京、内蒙等地打工的老乡帮忙寻找,但2年来一直没有半点音信。
    
    以为丈夫死了 改嫁小叔子
    
    黄的家人和当地村民都以为他死了。妻子则带着最大不到10岁的两个小孩艰难地生活着。当地村民看到她上有老下有小,负担很重,都劝她改嫁。黄氏家族中有人提议,黄上贵的兄弟还没有结婚,为了照顾一家老小,由他来“填房”。双方都同意,1996年底二人结婚了,并生了一个男孩。
    
    前夫归来 村妇再离婚
    
    但让黄家人不敢相信的是,1997年初,正在路阳镇赶场的黄小平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失踪多年的堂哥黄上贵。黄小平说,当时他看到黄上贵蓬头垢面,根本没有认出来。说话也语无伦次,变得像个傻子。黄小平在街上一边热情地给他买了点东西吃,一边给黄家捎信。
    
    曾经恩爱的丈夫突然出现在眼前,让妻子既尴尬,又惊喜,尤其看他变得像个傻子时,妻子更是心疼不已。随后,她与小叔子离了婚并和黄上贵恢复夫妻关系。
    
    黑砖窑最早受害者请律师
    
    “黑砖窑改变的不单是一个人的性格,让黄上贵变傻了,更给两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伤害。”黄小平说,黄上贵的弟弟有文化,为人也不错,但自从与嫂嫂离婚后,就与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生活在一起,他的婚姻也因此受到打击,打这以后至今没有人愿意嫁给他。而黄妻也因为这段不堪回首的日子,让她将自己的骨肉割裂成了两个爸爸。这对孩子的成长无疑会带来一些影响。
    
    昨天,和妻子一起在上海某建筑工地打工的黄上贵得知黑砖窑事件已经引起中央领导的极大重视后,他讲述了黑砖窑给他带来的巨大伤害。他说,那里简直不是人生活的地方,每天就是几个发霉的馒头和白开水,从早到晚都有打手严密监控他们,只要动作搞慢了,就会遭到毒打,两年来没有领到分文工资。他是趁一个下雨的夜晚悄悄溜出来的,然后一路上乞讨回到老家的。昨日,黄上贵在重庆工作的表弟肖先生已委托重庆锦杨律师事务所向山西方面索赔,至少讨要2年的工资。该所律师倪世钧称,愿意免费代理此案,但相对麻烦的是取证比较困难。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所有关山西黑砖窑的文章和博客正在被秘密封禁
  • 黑砖窑案的终于有了处理结果:受罚最高级别官员是村支书 你满意吗
  • 调查证实“黑砖窑”事件官员倒卖童工 山西省长道歉(图)
  • 反思黑砖窑案:该检讨的是省长还是制度?
  • 黑砖窑3大问题:于幼军再作检查
  • 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深查“黑砖窑”背后的腐败和失职渎职
  • 打击黑砖窑-“运动式”执法背后的渎职
  • 揭露黑砖窑案记者收到死亡威胁:事情过去后找你算总帐
  • 黑砖窑事件岂能草草收场
  • 黑砖窑黑幕情况越滚越大 政府如何赢回自己尊严
  • 洪洞只是冰山一角——有证据显示大量黑砖窑童工未获解救
  • 解龙将军:山西奴工制度已经蔓延到山东黑砖窑
  • 温家宝亲自过问黑砖窑:山西省长于幼军作检查
  • 山西黑砖窑工头多来自河南 相当残暴
  • 山西黑砖窑案:二十名芝麻官受查
  • 国际社会聚焦中国黑砖窑:经济奇迹遮盖的黑暗角落
  • 人大代表与山西黑砖窑较量9年 曾上书总理
  • 黑砖窑事件:是继续问责还是禁止报道?/RFA
  • 北京律师上书全国人大要求修改《刑法》,以惩罚黑砖窑主强迫民工劳动的恶劣行为
  • 黑砖窑事件的反思/陶东风
  • 拿什么拯救黑砖窑事件的人性集体沉沦
  • “披露黑砖窑第一人”:我至少惹了几万人
  • 史无前例:超过了买卖奴隶——为“黑砖窑”定性
  •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揭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及受害者家属:务必小心!
  • 谈现代黑砖窑蓄奴与“洪洞县里无好人”/小草民
  • 林泉:他到底是不是胡涂蛋-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
  • 山西黑砖窑与“主流精英”
  • 政治体制改革迫在眉睫——由黑砖窑事件想起的
  • 常坤:愤怒的哭泣-知耻吧-山西黑砖窑-良心的无辜
  • 山西黑砖窑奴役、虐待工人事件:以国家名义捍卫文明底线
  • 山西的黑砖窑问题之我见
  • 旗帜鲜明地反对新华网对黑砖窑案的定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