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黑砖窑案开审:为何不提虐待儿童罪?(图)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奴工丑闻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4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7月4日上午,山西“黑砖窑”案在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衡庭汉、王兵兵、赵延兵、衡明阳、刘东升5人被检察机关指控犯有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罪。该案上月底已由洪洞检方移交临汾市检察院公诉科进行审查公诉。法庭表示,“案情并不复杂,一天内就可以审完。”
    
    南方都市报报导,4日上午,山西“黑砖窑”案将在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被起诉的被告至少涉及10人以上,包括黑窑主王兵兵、黑包工头衡庭汉、打手赵延兵、衡明阳、赵丰弟等人。按照此前警方与检方抓捕和批捕上述人员的罪名,分别涉嫌非法拘禁、强迫职工劳动、故意伤害等三项罪名。
    
    其中衡庭汉、王兵兵、赵延兵、衡明阳、刘东升5人被检察机关指控犯有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罪。王兵兵是洪洞县曹生村三条沟砖窑窑主,衡庭汉是砖窑的包工头,赵延兵、衡明阳和刘东升3人则是砖窑的看守。根据起诉书描述,河南籍包工头衡庭汉和洪洞县曹生村三条沟砖窑窑主王兵兵“联手”始于2006年。当年2月,他们两人达成承包协议,并由前者负责砖窑的用工和生产。
    
    根据有关部门之前公布的情况,衡庭汉及其同伙先后从西安、郑州等地拐骗、胁迫32名农民工充当砖窑“奴工”。这些人年龄从14岁至58岁不等,分别来自全国12个省份,其中7人还属智障残疾人。
    
山西黑砖窑案开审:为何不提虐待儿童罪?

    
    在山西万荣县一黑窑场做苦工的孩子最小的8岁,最大的13岁。图中被解救出的孩子双腿被完全烤焦。现在还有几百个孩子不知下落。
    
    案发前,衡庭汉指使其子衡明阳等人担任看守,看管、强迫这些“奴工”每天工作10余个小时,多名工人在生产过程中被烧伤,身心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其中,来自甘肃的农民工“刘宝”因智力残疾、干活较慢,被看守以铁锹击中头部致死,其尸体被掩埋在砖窑后面的荒山中。
    
    据悉,31名“奴工”被解救后,其中7人自行逃散,剩余24人也很快被遣散。这一处理方式导致开庭前夕仍有部分受害人未能与司法机关取得联系。昨日,受害人申海军的律师刘建庄告诉记者,案卷材料中缺少部分受害人的联系方式和详细住址,他担心这些受害人有可能丧失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获得赔偿的机会。
    
    刘建庄的当事人申海军在砖窑工作期间被看守打断左腿,法医鉴定属于轻伤。此次申海军提出1.7万元的“前期赔偿”,其中包括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等。“后续赔偿将在伤残鉴定之后另行提出。”刘建庄说。
    
    另一名河南籍19岁少年张文龙提出了总额约为50万元的赔偿。今年3月初,他在郑州火车站被人贩子用迷药设局沦为“奴工”。4月26日,他在砖窑出砖过程中被尚未冷却的红砖严重烫伤。由于张文龙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尚未恢复,张的父亲代为出庭。
    
    在政府部门掀起打击黑砖窑活动的同时,有网民发动了旨在解救山西“奴工”的“蓝丝带行动”。这些网民陪同家属寻找沦为“奴工”后失去联系的亲人,同时以民间视角在网上发表围绕这一事件的观点。“打击开始后,窑主和包工头四处逃散,网友至少已将3名流落街头的“奴工”护送至当地民政部门。”一名活动参与者说。
    
     据悉,除衡庭汉等5人外,未来还将有被告人陆续出庭受审。记者得到的消息证实,目前只有赵延兵和在逃的陈志明涉嫌全部三项罪名。截至昨天,尚未有6月22日被公安部全国通缉的B级逃犯陈志明落网的消息。由王兵兵黑砖窑案引发的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曾引起全国的强烈关注,中央高层多次批示要求严查。
    
    临汾市中院刑庭的工作人员说,这个案子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从中央到省里,和市里都很重视这个案子,估计会在一天内审理完结。他没有透露该案是否当庭宣判。不少民众认为,如果仅以上述三项罪名进行审判和量刑,明显有违公平。
    
    官方公布的解救名单显示,年仅14岁的河南儿童陈成功也在被奴役之列,而检方对虐待儿童的罪名只字未提。令人遗憾的是,似乎拐骗人口的罪名也不在起诉范围之内。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砖窑民工被苦待无法取证:山西无人承责
  • 问责山西黑砖窑:人代致函于幼军促官员辞职
  • RFA:黑砖窑奴工寻求赔偿
  • 山西黑砖窑生态圈:罚款对窑主根本不起作用(图)
  • 于幼军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黑砖窑事件三大教训
  • 山西黑砖窑孩童回忆奴工血泪史
  • 于幼军在“黑砖窑” 新闻通气会上这样说
  • 身陷黑砖窑两年老婆改嫁小叔子
  • 所有关山西黑砖窑的文章和博客正在被秘密封禁
  • 黑砖窑案的终于有了处理结果:受罚最高级别官员是村支书 你满意吗
  • 调查证实“黑砖窑”事件官员倒卖童工 山西省长道歉(图)
  • 反思黑砖窑案:该检讨的是省长还是制度?
  • 黑砖窑3大问题:于幼军再作检查
  • 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深查“黑砖窑”背后的腐败和失职渎职
  • 打击黑砖窑-“运动式”执法背后的渎职
  • 揭露黑砖窑案记者收到死亡威胁:事情过去后找你算总帐
  • 黑砖窑事件岂能草草收场
  • 黑砖窑黑幕情况越滚越大 政府如何赢回自己尊严
  • 洪洞只是冰山一角——有证据显示大量黑砖窑童工未获解救
  • 施为鉴:揭穿洪洞警察解救黑砖窑奴工的可耻谎言
  • 刘小彪:从“黑砖窑”事件看中国新闻监管的困局
  •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 关于山西黑砖窑奴童案的思考/孙如风
  • “黑砖窑”事件 不可能因道歉而收场!/钢猫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 黑砖窑-黑政府-黑制度-黑社会/李鑫
  • 黑砖窑事件的反思/陶东风
  • 拿什么拯救黑砖窑事件的人性集体沉沦
  • “披露黑砖窑第一人”:我至少惹了几万人
  • 史无前例:超过了买卖奴隶——为“黑砖窑”定性
  •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揭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及受害者家属:务必小心!
  • 谈现代黑砖窑蓄奴与“洪洞县里无好人”/小草民
  • 林泉:他到底是不是胡涂蛋-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
  • 山西黑砖窑与“主流精英”
  • 政治体制改革迫在眉睫——由黑砖窑事件想起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