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是个律师,而且做了已经十三年的刑事辩护。我对律师法的感觉是,律师是中国法律群体的异类。律师法修改,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别把律师当异类。具体做法就是在修改的条文中规定如下内容: (博讯 boxun.com)

    
    不得殴打律师
    
    中国律师被殴打是一道刺目的风景,特别是承办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被殴打几乎是家常便饭。著名法学博士,北京律师滕彪先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
    
    他身为律师,许多时候仍不免遭到公安、法警、国保(秘密警察)、法庭等执法机构中的不肖分子违法对待,目的是要阻止他替权利受到侵犯的当事人申张正义。
    
    滕彪代表被关押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都是曝光度很高的案件,受到各种刁难阻碍。他说:“律师去山东办案十几次,每次都受到威胁、恐吓电话、骚扰、殴打、抢走相机,最严重的一次两名律师坐在车里被推翻90度,如果不是路桩挡住就翻沟里去了。”
    
    滕彪曾被法警诬指拍照,关了5小时,阻止他出庭,到开庭结束才释放。还有一次重要证人被绑架,他们要拦阻却被二三十人围堵推倒。他说,打人者都是地方政府雇用的流氓无业人员,报110警车来了故意放走那些人。他说:“具体办案的时候被打过,有的时候都习惯了。
    
    律师作为维权者,自己的人身权利都得不到保障,而且成了一种普遍现象,这不是很荒唐么?所以,律师法确实有必要加上这么一条。
    
    不得随便关押律师
    
    自由亚洲报道, 香港亚洲周刊曾评选14位维权律师(广义上的),滕彪细数已有7人被关过:“高智晟被判刑了,郭飞雄在监狱里,陈光诚被判4年3个月,郑恩宠刑满释放刚放出来,郭国汀被短期关押后强迫出国,朱久虎、李柏光都被抓过关过,14个人就有7个被关过。”
    
    这个比例居然占到50%,确实高的令人目瞪口呆。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关押他们的理由实在说不出口,很多人甚至根本没有理由。比如陈光诚的律师许志永博士在担任陈光诚辩护人出庭的时候,居然被诬蔑为小偷,在派出所关押到开完庭才获得自由。这哪里还有什么道理可言?因此,不得随便关押律师也应该写进律师法。
    
    不得无故不给律师年检注册
    
    我做了13年律师,一次没有被律师管理机关明文处罚过,但是我的律师证在自己手里的时间还没有在司法局抽屉里的时间多。最长的是2003年11月到2005年9月,居然长达2年的时间不给注册。今年4月份,我的注册又给暂缓了,这次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司法局对律师停业处罚要有明确理由,律师还可以申诉或者提起诉讼。这是律师法的规定,司法局收拾看不顺眼的律师就发明了暂缓注册这一招,由于不需要理由,还能停止你的执业让你无法进入救济程序以被大量采用。河南的李苏斌律师被河南省司法庭暂缓注册已经7年了,至今还不能执业,可见危害之大。所以,律师法一定要加上不准暂缓注册这个铁的规定,夺掉司法局谋害律师的软刀子。
    
    (待续)
    
    2007年7月4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 一篇关天网文,扳到一个腐败法官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 刘路:陈树庆案简要通报
  • 刘路谈力虹、陈树庆案(节选)/ 李晓蓓
  • 刘路因高智晟一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拘禁工作小组控告北京公安局
  • 刘路:最后的英雄——郭飞雄二三事(图)
  • 刘路:关于李劲松律师答刘路的三点意见
  • 刘路:郭起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 大律师刘路(李建强)将为崔英杰辩护(图)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刘路:给流浪街头的格格(图)
  • 刘路:由赵岩案判决所想到的-为赵岩泄密罪名被判不成立向莫少平律师祝贺
  • 致小乔、小戎的慰问函/刘路
  • 刘路: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读《江泽民文选》有感
  • 刘路:“党国一家”、“党即国家”的司法逻辑-评李元龙案一审判决书
  • 刘路:法殇___送别黄静[系列图片](图)
  • 黄琦: 刘路对苍天无声喊 赵长芹"爷俩都在哭"(图)
  • 刘路: 临沂公安,不要让我为你们害羞
  • 刘路:“网通公司”不要太嚣张了
  • 刘路:献给“六四”的成人礼-解决“六四”问题的法律思考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刘路:为赋新词强说愁—评刘晓波《物权法争论者背后的政治较量》
  • 刘路:再谈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把F认定为邪教组织
  • 刘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法轮功为邪教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
  •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刘路:在上海见证传唤小乔
  • 刘路: 解决台海危机的曙光
  • 从刘路沧州受辱看法律维权的困境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刘路袁红冰之争
  • 燕园故人:为袁红冰辩―评刘路“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 刘路:一个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刘路: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漫谈维权路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