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袁伟静在京临险呼救助 律师维护公民人身自由权(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9日 来稿)
    
    
袁伟静在京临险呼救助

    
    袁伟静在京临险呼救助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7,07)
    
    * 袁伟静:到京第三天,山东官方来人警临门下 *
    
     7月4日,我采访报道了山东狱中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翻墙逃过监控,携女到京寻求法律帮助的消息。
     袁伟静到达北京的第三天,在她的住处――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家楼下小区大门口,发现了山东的警车和警察,袁伟静认为目前她处于危险之中。
     7月6日晚上,袁伟静在胡佳家中接受我的采访,谈她傍晚所见:“突然我发现山东的人员来了,这些人我一下就认出,他们以前就在我家门口看着我,有乡政府的,像张盛和(音),还有一个女的我不认识,她也向我靠拢,再有我也发现乡政府司法方面的人员也朝这儿走。
     我觉得现在我很可能就要被抓走了,因为他们的人员陆续向这儿走来。我就快速躲到这个小院的栅栏门里边,然后告诉胡佳和金燕,他们就让我赶快回家,我就和小克斯(女儿)回到胡佳家里。”
    
     问:“这次你要到北京来做的事情做了吗?”
     答:“我只做了一部分。我担心只要出门就会被他们抓,这是百分之百的可能了。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在门外等待我了,就在这楼下。”
    
    * 陈光诚和陈光诚案简介*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山东临沂地区的暴力“计划生育”问题,例如使用暴力强制堕胎、结扎,殴打监禁当事人和他们的亲属。
     当年8月,陈光诚和他的太太袁伟静被软禁家中,陈光诚逃脱软禁来到北京,和律师朋友商讨维权。2005年9月6日,陈光诚被绑架回山东。
     2005年末,陈光诚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
     2006年3月,陈光诚被警方带走问话后失踪。6月19日晚上,为营救儿子到北京寻求法律帮助的陈光诚72岁的母亲和3岁的儿子,被从他们所住的滕彪律师的家楼下门前强行绑架回山东。
     2006年5月,陈光诚入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
     6月下旬,陈光诚被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后起诉。
     今年1月12日,陈光诚在重审开庭多位证人遭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被以上述罪名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 袁伟静被软禁快两年、 陈光诚狱中遭殴打*
    
     去年12月, 袁伟静被当地公安局以“陈光诚同案犯罪嫌疑人”监视居住,按照有关法律规定,最长不得超过六个月。
     今年5月28日满六个月的时候,警方给了袁伟静“解除监视居住”文件,但仍有每班三人日夜在出村路口把守。
     6月19日,陈光诚在狱中(临沂监狱)会见家人,自述遭到六、七个人殴打。
    家人看到陈光诚肋间和腿部有伤,后经律师会见证实。
    
    * 袁伟静冒险来京寻求法律帮助 *
    
     袁伟静表示,她来北京是为陈光诚和自己寻求法律帮助,这次出逃之前也想到她的丈夫、婆婆和儿子都曾经被从北京绑架回山东。她说:“我临出门时,也担心我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因为光诚在监狱里被殴打,我还需要冒些风险来为光诚想办法,能够使他早一天离开监狱。
     袁伟静到达北京后第一天,就与莫少平律师签署了‘授权委托书’。接受袁伟静委托的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莫少平律师说:“按说她应该能够自由的去任何地方。”
    
    * 胡佳:前两天虽被跟踪,办事相对顺利 *
    
     袁伟静到达北京以后的第一天晚上,在家中接待袁伟静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说:“今天伟静去见她自己的律师,另外和一直关注陈光诚案件的《华盛顿邮报》的朋友以及路透社的朋友一起沟通。我们今天出去,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八个便衣、两辆车一直跟踪着我们到莫律师的事务所,甚至他们跑到事务所的院子里。”
    
     在袁伟静到达北京的第三天晚上,也就是7月6日(星期五),胡佳先生说:“第二天的时候,虽然有人跟踪监视我们,但是还相对顺利,我们去见李劲松、李方平律师和江天勇律师,三位律师给了伟静许多建议。无论从司法层面、还是从呼吁,包括因为光诚是政治案件,政治层面的这些评估,包括李劲松律师还跟伟静签署了一份‘聘用合同书’。
    
    * 胡佳:第三天情况急转直下*
    
     昨天一天让我们感觉相对自由、乐观,但是今天的情况却出现急转直下。
     今天最重要的是两件事情。第一是没有见上美国使馆的人权官员,另外就是傍晚时袁伟静看到外边已经有山东政法部门的人到了我家楼下,还有女性工作人员,这跟以前状态一样,为绑架作准备的嘛。
     有一个高个儿脸挺黑的,伟静说去年7月10日在村口时,我们冲突中对我下手比较狠的一个,我有点儿印象。
     现在楼下至少有两辆车,人数不详。有一辆大概是黑色‘丰田皇冠3.0’,还有一辆白色‘三菱’面包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6月19日也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滕彪家楼下把老人和孩子绑架走的。
     刚才我又下楼去,当我走近那辆车的时候,驾驶室里坐的一个人看见我近来就慌忙下车,跑到车尾那边,我觉得他好像是为了躲我,或是不想让我看到他。但那高个儿的家伙坐在路边上,他的车带有临沂公安司法系统标准的恶习,就是把牌照摘掉的,看不到它的车牌。
     但那辆‘皇冠3.0’的车牌我回来的时候至少看到前面‘鲁Q’两个字,就是临沂的。‘皇冠3.0’是相当高级的车,所谓豪华车,所以我认为山东临沂可能有相当级别的官员过来了。
     当我和警察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就让嫂子赶紧上来。”
    
    * 袁伟静:陈光诚在狱中受到身体和精神折磨 *
    
     袁伟静到达北京第三天晚上,谈她这几天的心情:“我感觉我人身安全等各方面都存在很大危险性,我来到以后首先去找了莫律师,签了一个委托书,我希望如果再出现我被绑架回家或任何法律方面的问题,莫律师能给我一些法律方面的帮助,他也接受了我的委托,我很高兴。”
    
     问:“您到北京来,主要目的是什么?”
     答:“重点是因为现在光诚在监狱的这种非常糟糕的状况让我在家里一天也待不下去了。一个是光诚被打的情况,我害怕在监狱里,他身体随时会受到攻击。他眼睛看不见,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再有,他没有任何获得信息的渠道,因为盲文材料不让我们带进去,明眼人看的东西他又看不了,他想写东西,(盲人用)笔和写字板监狱方都不允许我们给他带,他现在的情况,我不知道用‘真空’或什么形容。他看不见,又没有事情做,没有获得任何信息来源渠道。这对他精神折磨太大。
     所以我想,冒很大风险我也应该来到北京,哪怕是让他能早一天出监狱。”
    
    * 袁伟静:为陈光诚申请‘监外执行’同时向上级申诉 *
    
     问:“前两天您想做的事情进行怎么样?”
     答:“还算顺利。第一天见莫律师,出来后见过两个记者(境外媒体)。第二天见了光诚的律师以及他律师团的成员律师,我是从法律的角度和律师商谈有关光诚案子应该如何推进的情况。光诚被打以后,律师也十分担心,感觉情况非常不好,比较紧迫。我们商量了一些作法,最紧迫是商量怎么让他能‘监外执行’,这是第一步。 现在律师已经把‘监外执行’申请准备好了。
     还有就是准备通过申诉,继续向上一级――最高法院、中纪委等。因为律师、我们家人,主要是陈光诚,仍然相信法律,他觉得中央这一级会主持公道,中纪委、国家领导人能知道事情的真相,然后再作出决定。所以他也希望律师能够帮助他同时从申诉方面反映这些问题。”
    
    * 袁伟静:今天危险性更大了 *
    
     问:“今天遇到的情况怎样?”
     答:“今天本来我想去见美国的人权官员,约好上午十点。我和胡佳下去以后,胡佳就被看着他的北京国保人员拦下了,不允许他去。说‘你在这儿争执多长时间也没用,结果还是去不了’。因为他们也知道,如果胡佳去不了,我就去不了,我在这儿随时有危险。昨天我已得到消息说山东那边已经知道我离开家来到北京,安排人出来找我了,所以我觉得今天危险性更大。我们就回来了。
     下午来了几个记者,美联社、英国、法国的记者。。。他们过来了解一下现在我和光诚的情况,以及我的诉求。
     记者走了以后,大约下午六点鈡左右,我和胡佳还有金燕,带着孩子想下去散散步,走到小区栅栏门口时候胡佳和金燕就被拦住,问去干什么,金燕说‘我们去散步’,他们还是不允许,胡佳就和他们发生了争执,甚至到最后打起来了,我就想拉开不让胡佳受伤,这时我突然发现山东的人员来了,因为这些人我一下就认出来了,以前在我家门口看着我的,金燕和胡佳就让我赶快回家。”
    
    * 袁伟静:凭什么冤判光诚,又要抓我?*
    
     问:“你现在怎么想?”
     答:“我只要出门百分之百会被抓。我感觉难受的一点是,我也没有犯任何罪,我只是光诚的妻子而已。他们已经把光诚陷害到这种程度,给他加了个罪名把他投入监牢。现在光诚在里面出现这么大的问题,那么危难的时候,我作为妻子当然十分着急,想来北京寻求帮助,但是就这一点点我作为妻子应该做的,山东这方面还是要把我抓回去,我很难受。
     凭什么这样想抓我就抓我,你们就这样冤判了,然后虐待我们,我还不能说话?”
    
    * 袁伟静:我不在家,家仍被看 *
    
     问:“您觉得一旦像您想的他们把您抓回去,您的处境会怎么样?”
     答:“这个我就难以猜测了,最好的也还是看着,因为现在我在这里,还有人看着我的家呢!”
    
     问:“现在家里只有老母亲在那儿住?”
     答:“对对,还有人看着我家呀!因为他们可能也知道很快会把我抓回去,所以他们还在那里坚守岗位。”
    
    * 袁伟静:签约谋生,不能安全出门上班*
    
     袁伟静希望自己有一份工作,安全地谋生,也得到了这样一份工作,但是她无法安全的出门上班。
     她说:“今天应该是我的上班时间,因为我已经在李劲松律师事务所签了一个聘用合同,我毕竟还要生活嘛!今天本来律师还让我上班,我说‘今天我还有一些事情,我先请假吧’。这样的话,我还是做不到去上班,他们会抓我的。我也很想去那个地方工作。”
    
    * 莫少平律师:三点看法*
    
     星期五晚上,袁伟静将现在的处境――山东方面警察、警车到来的情况告诉了她委托的莫少平律师,莫少平律师此刻正在广州准备郭飞雄案星期一开庭辩护。
    
    如对袁伟静刑事强制措施,不能成立――
    
     莫少平律师就袁伟静现在的处境谈了三点看法。
     他说:“我的看法,第一,山东的公安机关认为她涉嫌犯什么罪、对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个我认为它没有依据。因为刑事强制措施比如拘留、甚至报检察院批准逮捕,或者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是刑事诉讼程序里的强制措施,必须有涉嫌罪名,我认为,如果它是往这方面来归拢的话,‘我认为你涉嫌什么什么犯罪,采取刑事方面的强制措施’,我认为这肯定是不能成立的。
    
    如按上访“截访”,对有否法律依据存疑――
    
     第二,如果它认为她是到北京上访‘我就要截访,我不能让你到北京去上访,我得把你截回山东’,当然现在这是普遍的作法。那么这种作法有没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我是存疑的。从一个专业律师的角度讲,人家在当地解决不了问题,到北京上访,你有没有权力去‘截访’他?必须把这些到北京上访的人强制性送回原籍,法律依据在什么地方?我是存疑的。
    
    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是非法、违法的――
    
     第三点,我还是强调,作为一个现代民主法制社会的一个公民,他的人身自由如果被限制的话,必须有充分的法律方面的依据,没有这方面的依据,你限制任何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都是违法的。当然更不用说不是司法机关。。。我现在强调的是两方面――司法机关它要限制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都必须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按照严格的法律程序;如果不是司法机关人员,无论他有什么理由,限制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都是非法的。”
    
    * 李劲松律师:袁伟静来京完全合法 *
    
     陈光诚委托的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劲松律师得知袁伟静今天的处境,他说:“今天还是比较麻烦,我也很有必要说一下,第一个就是昨天下午,袁伟静和胡佳一起到我办公室来,我也把我的观点,包括思路都明确说了。第一,袁伟静作为一个公民,她到北京来完全是合法的。。。”
     李劲松律师的电话信号越来越不好,最终没有能够继续采访下去。
    
     * 李方平律师:持续“非法制”状况对政府不是好事 *
     一直参与陈光诚案的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李方平律师曾经在办案去临沂路上山东境内,被身份不明的人用铁棍打得头皮开裂,血流满面。李方平律师了解袁伟静现在的处境。
     他说:“我了解了。昨天我们还见了面嘛,商量如何为陈光诚申诉,包括如何为他申请‘保外就医’,‘监外执行’,我们为她提供了一些法律咨询。但是她今天又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总体感觉她目前应该享有完全的人身自由,而实际上她给我打电话讲山东临沂又来了一些人。”
    
     问:“您觉得她现在是不是安全的呢?”
     答:“我觉得是比较危险的,因为她的行动自由有可能还会受到非法限制。
     虽然在法律上来讲,她作为公民有合法的行动自由,可以到任何地方去旅行,或者为陈光诚去呼吁,包括为他申诉,申请监外执行,这些是每个公民不可置疑的权利。
     但是,在整个陈光诚案件中,我们看到许许多多‘非法制’的因素,所以我非常担忧袁伟静还会遭到这种‘非法制’的对待,我们不希望看到袁伟静又回到那种‘非法制’的状况中去。
     作为陈光诚案的参与律师之一,我们对袁伟静的境况表示非常关注和担忧。
     下一步我们还是根据现行法律提出陈光诚的‘监外执行’和申诉的法律要求,希望相关方面能够更慎重的考虑到陈光诚的状况,假如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对陈光诚本人及其家庭,甚至可以说对政府来讲都不是一件好事。”
    
    * 滕彪律师:对袁伟静软禁非法,构成“非法拘禁罪”*
    
     一直关注着陈光诚案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也是陈光诚的母亲和陈光诚的儿子在北京被绑架的见证人,他出差在外即将赶回北京。得知袁伟静现在的处境,滕彪律师作出反应,他说:“我就让她现在在胡佳家里别出门,让她把门都锁好,我估计山东来的那些人如果没有上级指示的话,不一定敢闯到胡佳家里去抢人。
     再一个,我们就和其他律师商量,下一步应该采取什么措施、策略来保护袁伟静。
     然后我也通知了一些关注陈光诚案件的媒体,我估计他们一有机会就像上次绑架陈光诚他妈妈一样,只要他们在胡佳家附近,有机会就会把袁伟静给绑架回去。因为袁伟静在外边对山东的这些人很不利,所以他们会想办法把袁伟静给抢回去。”
    
     问:“从法律上您怎么评论他们目前的这些行为?”
     答:“这个是太严重了。袁伟静从2005年的8月中、下旬开始,就几乎一直处在被软禁的状态,到现在已经接近两年。中间有半年时间,从2006年12月到今年5月份,他们开了一个‘监视居住’文书。除这半年时间之外,其它对袁伟静的软禁都是非法的,都属于违反了刑法上的一些规定,构成了‘非法拘禁罪’。现在他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如果来北京把她抢走,这也是完全非法的,构成一种犯罪行为。”
    * 滕彪博士:公民权利处在非常脆弱、危险状态 *
    
     滕彪博士说:“ 这种情况实际上也反映了公民的权利处在一种非常脆弱、非常危险的状态。
     本来,陈光诚案件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冤案,袁伟静和她的家人现在都要再次受到这些非法行为的影响,我们还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他们的处境。”
    
    * 袁伟静:希望各方面来帮我!*
    
     我问袁伟静:“在这种情况下,您考虑争取在北京多停留些时间吗?”
     答:“我会努力争取吧,但是我也不知道如果他们待急了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是不是会有破门而入来抓我这种可能。”
    
     问:“在这种情况下,您有什么对更多人要讲的话?”
     答:“一个是,我今天没能够见美国的人权官员,这就是一个问题,因为这两天我去见律师、胡佳陪我去见媒体方面,他们都没有很硬的来阻拦,但为什么我去见人权官员就不允许呢?这足以说明我们的权利遭到多大侵害了,他们怕的就是这个。
     再一个就是,如果我真的被抓回去的话,我再被看起来,按照法律,我是自由人,我这样整天生活在那种。。。如果抓回去,最好的可能也是跟踪我吧,这样对我的精神压力也是很大的。本来我丈夫在监狱里,我带着孩子已经很难了。
     我仍然希望各方面、国际社会啊,能够尽最大的努力来帮我!”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袁伟静逃过监控到京寻求法律帮助/RFA张敏(图)
  • 律师、作家呼吁关注郭飞雄案与酷刑逼供/RFA张敏
  • 陈光诚狱中被打、家人遭恐吓之后 / RFA张敏
  •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郭飞雄的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 家人受到各种压力/RFA张敏
  • 狱中陈光诚正挨饿 九十一次要求写申诉书未成/RFA张敏
  • 郭飞雄的律师难阅卷 海内外关注郭案开庭/RFA张敏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 女儿、外孙女谈李鋭再说家事/RFA张敏
  • 李南央期待父亲将“白手套”扔在脸上/RFA张敏
  • 狱方拒收合法送书 不安排家人见陈光诚代写申诉/RFA张敏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RFA张敏
  •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呼吁继续关注暴力“计生”问题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