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在京新疆穆斯林IDU人群(静脉注射毒品者)面临的治疗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6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远方
    
    
    
    北京生活着这样一群来自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人,他们之中多数人的生活属于北京城市边缘人群里最边缘化的那一类。他们之中接近40%--50%的人属于药物滥用者,在这40%到50%的药物滥用者中,相当一部分人早已经感染上艾滋病,由于缺乏最基本的治疗,他们的健康状况已到了非常糟糕的地步。就最基本的治疗而言,穆斯林IDU人群主要面临的问题和困难是:
    
    
    
    一、 IDU跨不进北京美沙酮维持治疗的门槛
    
    在对维族穆斯林IDU的走访中,我们发现多数药物滥用者都有服用美沙酮维持治疗的强烈需求,当我们每一次去到他们社群的时候,他们都会迫不及待的提出他们能不能服用上美沙酮,从他们的眼神里流露出对服用美沙酮的迫切需求。然而当我们向他们讲明所有服用美沙酮所需要的手续和条件时,我们因为不能给予他们实质上的帮助而倍感痛苦,他们因为从我们这得不到帮助而是那样的无奈。因为他们许多人连自己的身份证明都没有,更别提办理暂住证的事了,北京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人生的漂泊之地。其实,对于其他所有在国内流动的IDU来说,都存在着异地服用美沙酮维持治疗的困难和问题。据悉,国内其他一些大中型城市的新疆维族穆斯林的IDU人群也存在这同样的问题。据悉,北京现有登记在册的IDU人数接近2万名,但是,实际服用美沙酮维持治疗的人数却不足1000人,这除了身份、岁数、户口等限制条件以外,不合理的收费也影响到治疗者的加入。从广泛减少毒品伤害的角度讲,美沙酮维持治疗的许多主观和客观限制条件已经到了该反思和更人性化改进的时候了。
    
    
    
    二、 HIV感染者缺乏最基本的检测、治疗和相关服务的跟进。
    
     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业内人士和稍微对艾滋病检测知识了解一点的人都知道,做艾滋病检测的原则是自愿、免费、保密。也许,做相应检测机构的专业人士,在多数情况下是遵行这一原则的,但是对于新疆在北京的维族人来说,就不一定遵行这一原则了。
    
    不久前,北京某疾控中心到北京一新疆人主要聚居地区,为这一地区的维族人做HIV大面积筛查,就没有严格的遵行检测前咨询和检测后咨询,在整个筛查过程中,不过是简简单单的给维族人做了一些解释,就在我们对维族人了解这样情况时,参与筛查的维族人也讲不清是怎么回事。我们就纳闷了,那么这些维族人怎么愿意检测呢?原来这家疾控中心是给每位参加检测的维族人100元人民币。如果对于愿意到疾控中心检测HIV抗体的人都提供这一标准的采血费,我想中国的艾滋病感染数据会比较准确的就收集到。事实上自愿到疾控中心检测的人,疾控中心是不提供费用支持的。唯独就给维族人提供这样的费用,说明采集维族人的血样是出于做某些方面研究。做研究也好啊!但是该遵行的检测原则还得遵行。另外对于那些已经感染上艾滋病的维族人来说,是否还应该提供检测后和治疗服务的系列跟进。
    
    对新疆在京的维族人筛查检测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据刚从北京某戒毒所出来的维族人讲,在戒毒所对他们的HIV抗体检测,都带有强制和欺骗色彩的手段在里面。而且检测出是HIV病毒携带者的话,是不提供任何治疗药物的,即使平时基本的伤风感冒也没有治疗和药物提供可言。早发现早治疗,使那些受艾滋病困扰的人和家庭得到一定的人文和医疗关怀,让更多的感染者愿意治疗,从源头上有效遏制艾滋病的蔓延,才是检测的真正目的所在。那么,在此我们不禁会问历次对维族人所做的HIV抗体检测的目的和意义何在?
    
    由于信仰、语言、生活习性等因素的影响,新疆维族和穆斯林人喜欢群居在一起,如果不尽快改善他们的基本治疗,我们免不了为整个群体和社会公众的健康问题捏着一把冷汗。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某上海血友病、艾滋病人手术治疗的紧急呼吁信
  • 湖南一艾滋病人生下健康宝宝
  • 江苏铜山6名患者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
  • 高耀洁 : 不欢迎治疗艾滋病的神医来找我
  • 中国艾滋病感染率升高,近八成是青年
  • RFA:血友艾滋病人上访卫生部
  • 20余名血友病艾滋病毒感染者正在卫生部上访,请关注!
  • 陕西谈论艾滋病疫情是不是有风险?
  • 李想:我看宁夏第一个敢讲自己故事的艾滋病患者(图)
  • "全国输血和使用血液制品感染艾滋病受害者委员会"第五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
  • 为了忘却的纪念-艾滋病工作者专题人物征集
  •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筹建宣言
  • 外来人口中艾滋病感染者治疗和关怀相关问题研讨会
  • 从艾滋病高发区调查归来后的思考--“艾”情紧急!(图)
  • 点燃希望的烛火—北京2007艾滋病烛光纪念邀请函
  • 河南:公安包庇欺骗艾滋病人的骗徒
  • 艾滋病防治项目欢迎合作与交流
  • 比尔·盖茨在北京会见艾滋病领域的草根组织代表(图)
  • 关于中国全球基金第六轮艾滋病项目更换主要执行机构的说明与声明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都是艾滋病惹的祸/过关
  • 从商丘350名艾滋病患者上访所想到的
  •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反对特赦艾滋病犯!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四封信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一封信
  • 一名艾滋病感染者的告白
  •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