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写在黑色8月15日来临前--成都染房街商家急盼阳光拆迁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3日 来稿)
     2007年7月27日,对于四川省成都市染房街73户商家来说,无疑于一场地震,四川省、成都市各大媒体都刊登了一条内容相同的新闻称:染房街商家建筑系违章搭建,2007年8月15日前必须全部拆除!
    
     2007年7月27日,对于四川省成都市染房街73户商家来说,无疑于一场地震,四川省、成都市各大媒体都刊登了一条内容相同的新闻称:染房街商家建筑系违章搭建,2007年8月15日前必须全部拆除! (博讯 boxun.com)

    
冤 假新闻激起千层浪

    
     对于报纸上的报道,染房街的商家纷纷喊冤!而媒体所称的“违章建筑”,均是上世纪90年代初,各商家在改建房屋时,分别向当地居委会、街道办事处、房管局、规划局、国土局申报并批准的,部分商家三楼所谓的违章搭建,只是用石棉瓦隔热的隔热棚,当年也缴了建筑费用。锦江区国土局1992年对商家们的“成都市锦江区私人建造住宅申请表”上作出以下审查意见:原木结构XX平方米,楼下结构XX平方米,经改建为混合一楼一底,其中超修XX平方米,同意换原产权,批准增加楼层。三楼违章建筑已处理(指罚款),国家征用无条件拆除。既然国土局当年在改建的时候已处理并收取了费用,为什么现在才大肆宣扬还要求拆除?而新闻舆论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或阴谋?此事的来胧去脉,还将追溯到染房街的历史渊源。
赞 手工作坊变品牌市场

     说起染房街,在成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染房街地处成都市中心,紧靠天府广场,属于成都市最繁华的盐市口商业圈。被商家称作成都的心腹、黄金口岸。染坊街这条仅300米的窄窄街道,造就了无数的商业人才。
     而今的染房街商家,是靠几代老一辈的打拼才有了今天的辉煌。染房街的位置从唐朝开始就一直没变,明清时期,这里全部是传统的手工作坊,勤劳的染房街人祖辈在这里流下了辛勤的汗水,才有了现在的染房街商业圈。这里所有商家目前的住宅和商铺,都是靠祖辈打拼才留下的产业。
     解放后,这里依然是传统手工作坊的根基地。改革开放后,勤劳的染房街人开始从传统手工作坊转向,经营各种传统小商品、化妆品等、家居饰品,布艺等。由于这里商气浓厚,加上染房街人的善良和智慧,染房街顿时成为西南地区小商品市场的聚集地。染房街从此成为这里商家一个自豪的品牌。
     2006年,染房街73户商家集体注册了“染房街”商标,同年6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局长安青虎签发了“染房街”商标注册证,从此,染房街真正成为73户商家的共有品牌。
     染房街的商家不知道,染房街的迅猛发展、浓厚的商气早就在某些人的预谋中!2002年,染房街商家开始走上了保护祖辈产业道路……
    
惊 合法房产将被占

       2002年7月23日,染房街人的生活骤然转折。成都市房屋拆迁处下发拆迁公告,称该地马上要进行拆迁。大家一下子懵了,这房屋明明还是自己的,合法的房屋产权证还在自己手中,怎么就被卖了要拆迁?染房街人开始了调查走访。
      经查证后发现,成都市房屋拆迁管理处于2002年8月27日颁发了《房屋拆迁公告》,《公告》称:“成都市锦江区染房街东御街之间规划红线范围内的国有土地,已经由成都市国土资源管理局(2002)139号批准,由国家收回土地使用权,出让划拨给成都市中强实业有限公司用于城市建设……拆迁人必须依照房屋拆迁法规政策规定,对被拆迁人予以补偿或安置……2003年3月30日前搬迁完毕,否则,将依法予以强制执行。
      成都市盐市口至天府广场的黄金地段,当时有数十家企事业单位和400余家住户,各自拥有成都市房管局颁发的房屋产权证。2004年9月16日,在所有单位和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成都市国土局将该段近40亩土地以一纸《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擅自卖给开发商成都市中强实业有限公司。
     后来,在染房街商家强烈保护、多次询问并要求政府搭建平台进行商议的情况下,染房街才避免强拆的厄运。
     而相临的东御住户,却在2005年7月27日,被开发商和有关部门对该地部分房屋进行了强拆,被拆住户的家一夜之间变为废墟。
    
 气 证据背后是阴谋

      为了弄清事实,染房街商家和当时被纳入拆迁的东御街住户一起查找原由,他们先后查找到成都市中强实业有限公司获得该地开发的立项批复资料。
      成都中强实业有限公司于2001年4月2日在成都市工商局登记注册,工商登记注册两天后即2001年4月4日,就获得了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政府下发的《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对染房街至东御街间实施旧城改造项目立项的批复》。而通常关于旧城改造的立项批复要在申报数日至数月后,方可获得政府的正式批复。而且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中强公司获得了成都市发展计划委员会下发的《关于建设项目立项登记的通知》,进行旧城改造、建设商业用房、办公用房、商品住宅、地下室、配套设施及绿化工程。2001年3月28日,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下发的《出让土地意见书》,同意其在染房街至东御街间建设成都国际商城。土地使用由最初的旧城改造变成了商业用地,用地性质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两年后,2002年4月23日,中强公司取得了成都市规划管理局下发的《建设用地许可证》,建设”成都国际商场“,用地面积为26116.5平方米。《建设用地许可证》规定:从签发之日起一年内未按要求办理用地手续,本证自行失效。
      2002年7月2日和12月6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与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政府分别对染房街至东御街间拆迁有关事宜进行会议纪要,议事纪要分别由市区主要领导、规划、城建、国土、房管、公安等部门共同参与。但颇为令人疑惑的是,国发46号文规定:不能以议事、纪要和领导打招呼替代重大项目审批性文件。
      直到2003年1月24日,中强公司终于取得了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证书,资质等级为3级,可以承担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以下的开发建设项目,不得承担12层楼以上、跨度超过24米的建筑。有限期至2005年1月24日。
怒 审批原是弄虚作假

      然而,2004年3月25日,中强公司向成都市规划局提交了建设地面建筑高18层、地下建筑高3层、高69米、用地面积21920平方米的成都国际商城《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申请表。此时距2002年4月23日获得《建设用地许可证》快两年,按照《建设用地许可证》规定:从签发之日起一年未按要求办理用地手续,该证已经自行失效。
     2004年9月16日,成都市国土局将染房街至东御街间面积为23701.94平方米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以750元/平方米的低价转让给中强公司,转让总价15359175元。2006年9月8日,该片地价在成都市国土局举行的公开挂牌拍卖上卖到了2210万/亩。中强公司仅用了买不到一亩土地的价格,获得了10多亿价格的40亩市中区黄金地段商业用地。价格背后意味着什么,大家不得而知。
      按《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第四款《国务院关于加强国有土地资产管理的通知》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经营性土地的使用,必须是土地行政管理部门招标、拍卖或者挂牌的方式确定使用者,在报经市人民政府批准后出让土地使用权。经营性土地使用权采用协议方式出让,是明令禁止的土地违法行为。因此,该土地只能以招标、拍卖或者挂牌方式出让。
      成都市房屋拆迁外的《房屋拆迁公告》中称由成都市国土局(2002)139号批准的国家收回土地使用证的函,由该局下发给成都市房屋拆迁管理处《关于成都市中强实业有限公司办理房屋拆迁手续的函》,该函称:“成都中强实业有限公司拟在锦江区染房街东御街之间规划红线范围内进行拆迁改造工程,请予办理规划红线范围内有关房屋拆迁手续。”
      对此成都市国土资源局2005年2月25日的回复商家和被强拆住户称:“我局出具的《关于成都市中强实业有限公司办理房屋拆迁手续的函》是内部工作联系函。土地出让的合法文件应以最终的土地出让合同为准。”4月11日,成都市房管理局信访室却出具一个“情况说明”:“函中说明《关于成都市中强实业有限公司办理房屋拆迁手续的函》是内部工作联系函,具有同意拆迁的性质,特此说明。”
      为什么时隔一月后,国土局内部工作联系函变成了“以最终的土地出让合同为准”、“具有同意拆迁性质”的“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
      被纳入拆迁的东御街住户张玉贞和李枳光等人觉得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2005年4月下旬,张玉贞一纸诉状将成都市房管局告到了青羊区人民法院,认为成都市国土局下发的139号文只是内部工作联系函,不能作为发放拆迁许可证的前置要件,不具法律效力,不能根据此函对居民合法住所进行强制拆迁等等。
      然而,对于张玉贞在案件中提出的证据,法院没有采纳,案件败诉了。随后,张玉贞再次将成都市房管局上诉至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维持原判。
    
怕 东御街先被强拆

     就在大家一起查询证据,东御街住户张玉贞、李枳光还在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四处奔走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2005年7月27日凌晨5点,几百名警察和便衣,防暴警察,把所有住户控制在家里,一个都不准出去,开始对住户实行了强拆……强制拆迁中,张玉贞家被夷为平地,下岗职工耿海燕残疾的丈夫被扔在房外,房屋顷刻间变为废墟,染房街双下岗职工何永莉和丈夫给孩子留下的万余元学费也在强拆中不翼而飞……之后一群拆迁人员抬着粪便对抵抗拆迁的人家泼粪,有的人家里还被放蛇进去。
     腊月28日,除夕前两天,一些没拆迁的住户家再次被放蛇、放火,甚至半夜被人用石头砸……
     见此情景,相临的染坊街住户再次陷入恐惧中,他们不知道,东御街邻居们现在的遭遇是否是自己将来的遭遇?难道政府就是这样拆迁的吗?老百姓的房产真的说占就占说抢就抢?他们害怕了……
    
叹 上访路漫漫维权难

      眼看东御街邻居张玉贞、李枳光等人合法的房产证还在自己手中,房屋却被强拆了,在没有一分钱安置补偿的情况下,大家都感到了维权的困难。染房街的商家们也感到了无奈。他们不知道系列不正常因素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2006年4月,张玉贞、李枳光等人提起第二个诉讼,以成都市规划局下发的133号、139号规划许可证不合法为由,将成都市规划局告上金牛区人民法院,并由另一名被拆迁户、懂法律的黄晓蓉担任代理人。奇怪的是,金牛区法院连续多次接见了代理人是黄晓蓉,就拒绝开庭,并要求更换代理人,否则就不予开庭。
      一年多来,张玉贞分别到成都市国土局、成都市房管局、四川省国土资源厅、锦江区人民政府、国务院、中纪委、最高人民法院进行上访。在北京上访期间,张玉贞等人被锦江区政府有关人员以“回成都后搭建一个平台给予解决”劝回了成都。然而,时至今日,张玉贞、李枳光和其他住户都没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就在张玉贞、李枳光等人还在为自己已经被强拆的房屋四处走访讨公道的时候,染房街的商家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惧 狼来之前先捣乱

     从2007年6月中旬开始,染房街商家再次陷入背腹受敌的两难境地。
     从2001年中强实业以不足1500万元的价格秘密取得东御街至染房街近40亩土地(该地实质价格达10亿人民币)后,当地工商所就以各种理由冻结了给商家办理工商营业执照,这一冻结就是整整5年!5年中,有些以老人登记注册的商家中,老人已经去世了,工商所依然不办理手续,但商家的营业税照样缴纳。而有些商家属于集体执照,改制后工商所依然不办理营业执照。
     尽管中强实业提前5年取得了该黄金地段的开发权,却因染房街商家一直没有拆迁,张玉贞等拆迁户手中掌握着合法的房产,加上张玉中等人不段走访、上访,这给中强实业和有关部门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为了尽快取得该地段的合法权,有关部门开始新一轮的非常手段。
     首先,锦江区政府专门就此拆迁成立了一个“项目推进办”,采取“综合整治”,以推进对染房街早日拆迁的进程。
     2007年6月中旬,染房街的商家开始接二连三地得到质检、税务、工商、城管、拆迁办的关照。这些执法机构今天查质量,明天查执照,后天查税务……并对商家的商品、执照等进行百般刁难。从那一天起,商家们开始一个一个接受各个执法机构到传唤,罚款等等。对于根本不存在的所谓“问题”,执法人员全是一个口径:“本来要罚款10万——20万元的,如果你家尽快搬迁,就免除罚款!”
     尽管执法部门百般刁难,染房街商家却礼貌配合,这另前来找茬的执法部门十分头疼。
     2007年7月中旬,正在营业的染房街商家再次陷入危机中:当地城管居然要求丈量商家们的商铺面积,对此,商家们拒绝了。第二天,商家们发现,成都市公安防暴大队汇同城管、便衣一起执法,这一次,他们丈量了商家面积。这一行为,导致当时正在购买东西的买主一阵恐慌,相当数量的买主被吓跑。而后,有关部门在染坊街安装了数个监控录像对染坊街商家进行监视。
     对于有关部门要求拆迁,染房街商家一直没有反对,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与开发商在拆迁之前协商一个合理且令双方接受的解决方案,而政府有关执法部门的做法,严重地伤害了染房街商家的心。
     眼看在各种恐吓手段下的染房街人依然如平常一样经营自己的生意,有些人坐不住了。2007年7月26日,有关居然请来各大媒体,并称染房街的许多商家的房屋系违章建筑,必须在今年8月15日前进行强制拆除!7月27日,成都市各大媒体的新闻均把该“新闻”作为看点进行报道。
     对于政府有关部门的做法,染房街的商家欲哭无泪,他们知道政府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大家尽快拆迁,但究竟如何拆迁,总该拿出有一个拆迁办法或方案啊!
    
盼 阳光拆迁何时到来

     今年两会期间,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牢记执政为民的宗旨,坚持一切为了人民。并要求执政领导要牢记人民公仆的职责。要求做好法律服务和法律援助工作,为困难群众打官司提供有效帮助。落实司法体制改革各项措施,进一步规范执法行为,促进司法公正,维护司法权威,实现严格、公正、文明执法。”两会始终贯穿着坚持科学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的主线。
     且不说中强实业用不到一亩地的价格(1500万元)取得近40亩土地(达10亿人民币)的黄金地段开发使用权,其背后蕴藏着什么惊天秘密;也不说政府各有关部门在中间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在全国上下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东御街强拆事件、染房街如今遭遇都是违背和谐的!这种行为是对老百姓私有财产的公然掠夺!
     对此,染房街商家表示强烈抗议,他们要求上级主观领导认真清查在染房街的违法行为,强烈要求成都市政府领导出面干预锦江区政府所谓“项目推进办”的种种侵权相位,还老百姓一个公道,并特提出以下要求:
     一、立即停止对染房街商户采取的所谓“综合整治”,让业主商家有一个平稳过渡的时间来处理剩余货源;
     二、拆迁问题是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双方通过谈判达到共识的民事双方主体,请政府退出差遣领域,不要采取行政干预。因为许多政府介入的拆迁都存在“政府权利部门化”、“部门权利利益化”、“部门利益法制化”的弊端,这是老百姓深恶痛疾的!
     三、在“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下,认真协调解决染房街待拆问题,政府的公信力,必须按照社会“公平”原则来处理,使社会更稳定、和谐;
     四、作为染房街业主非常明确城市发展的重要性,对城市建设和发展表示理解和支持,但由于染房街特有的商业环境是大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因素,染房街业主和住户要求政府在城市改造和发展中保护大家的权利不受侵犯。对此,他们强烈请求上级政府立即出面干预锦江区“国际商城”“项目推进办”的行为,制止他们利用手中职权以“综合整治”的名义对染房街业主住户进行非正常执法!
     对于染房街73户商家的命运,我们将继续关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津上千拆迁户连续静坐:不行再找中央领导 (图)
  • 刘飞跃:近千名天津塘沽拆迁户烈日下静坐示威(图)
  • 福建莆田后塘暴力拆迁隐藏什么?
  • 刘飞跃:青岛自焚拆迁户二审改判释放 感谢各界关注
  • 上海拆迁户丁慧莉遭行政拘留后的控拆书(图)
  • 浙江拆迁户求助维权人士遭遇警察
  • 莆田后塘血腥暴力拆迁后面隐藏什么
  • 湖北跳楼身亡拆迁户最新消息/刘飞跃(图)
  • 竹海村妇勇香娟喝农药抗议恐怖拆迁
  • 青岛市最牛最腐败的政府行为-错埠岭强制拆迁
  • 青岛市强制拆迁-村民要求政府答复,没有任何结果
  • 杭州拆迁户北京上访遭毒打 被押回家又遭追捕
  • 武汉暴力拆迁:恐吓,甚至开枪伤人
  • 北京800多人的打工子弟学校被拆迁(图)
  • 刘飞跃:武汉新荣村暴力拆迁 住户遭枪击(图)
  • 以政府行为进行大肆的土地掠夺-错埠岭强制拆迁(组图)(图)
  • 山东临朐拆迁下“最后通谍” 村民继续外逃躲避
  • 07年7月18日青岛市北区政府违法霸占村民财产!-错埠岭强制拆迁(图)
  • 暴力拆迁政府赶前头 欧氏开发商隐身幕后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张铭山:从临朐“老爷”拆迁看“弱势群体”的无奈
  • 武汉政府拆迁民怨沸腾/坐困愁城(图)
  • 老子论拆迁和计划生育/王鑫海
  • 林泉:疯狂的拆迁
  • 武汉市关于花楼街被强迫拆迁有法不依的事实
  • 征地拆迁是抢劫---土地问题实质/苦斗
  • 武汉拟让警察负责拆迁执法引争议:和谐执法?
  • 关于马雪明杀死拆迁公司经理事件国内网友议论
  • 花楼街拆迁户质问武汉当局:不就地还建目的何在?
  • 刘晓波: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 三年反拆迁的斗争:中国最牛钉子户功成名就
  • 2003~2007:政府热衷拆迁与中国“市民社会”变局
  • 把“拆迁”钉入历史的耻辱柱
  • “三足鼎力”的新时代:拆迁纠纷凸显维权观念觉醒
  • 重庆市长就钉子户表态:拆迁不涉及开发商利益
  • 拆迁问题困扰世界 各国如何面对“钉子户”(图)
  • 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及国家有关职能部门的一封信/上海杨浦区拆迁户
  • 征地拆迁,美国人怎么做?
  • 梁铁中:城市拆迁与弱势群体权益保护问题研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