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常州“拆迁户”深夜遇袭自卫杀死“拆迁”歹徒遭拘押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9日 转载)
     日本国际交友中心网消息(文章提交者:玉风临树)现在潘雪昌,还可能要判重刑,请朋友们帮忙啊!事情绝对真实,是其老二亲口讲述,9月初,老大、老二被放了回来,他们真的很无助。要照片的可以发我(文章提交者:玉风临树)的邮箱:[email protected]
      
       与“苏州马雪明案”相隔不到半年,又一场因拆迁引发的“人祸”突然降临同为江苏省的龙城常州市。事件追溯到2007年8月14日晚23时20分左右,常州市钟楼区北港街道金家村委坝尖村,当地“拆迁公司”在不能与拆迁户达成拆迁协议的情况下,召集十数人采用先剪断电线的手段,摸黑侵入住户潘雪昌家。因为猝不及防,潘雪昌本人及一个弟兄瞬间被打翻在地,负痛爬起后手拿锄头奋起反抗,在一团漆黑的深夜从屋里打到了屋外,结果凶徒一死两伤。当地北港派出所在接警后才闻讯赶到,不问青红皂白随即拘禁了兄弟四人,第二天又将其子女拘禁,其他涉案人员除死伤者送往医院外一概未作任何处理。第二日早晨,北港派出所门口围满了自发赶来的群众,大家纷纷质疑为何受害人要被控制而施害者却依然逍遥法外?对兄弟四人的遭遇更是摇头叹息。与此同时,涉案的拆迁人员还在高声为自己作着辩解,在遭到群众的指责后差点又打起来,最后出动荷枪实弹的武警才得以顺利将四兄弟带离派出所。 (博讯 boxun.com)

      
      钟楼区北港街道,原隶属于常州市郊区,属乡一级行政单位。撤掉郊区后划归钟楼区并改为北港街道,并在原北港乡范围内建起了省级的钟楼开发区。从03年7月份就开始了劳民伤财的拆迁重建,从此矛盾纷争纷至沓来,原本宁静平和的小镇也开始变得乱象丛生。(详见http: //i.mop.com/chaiqiancz/blog/2007/06/19/4384145.html)钟楼区的拆迁,还没出生就注定是个“怪胎”,是典型的“三无”产品——无公告无许可证无补偿资金。所谓的拆迁协议也是个存在着重大设计缺陷的“草头欠帐协议”。由于被拆迁户大都不能按时领到安置房,导致大量失地农民居无定所,也导致了后来拆迁工作进展缓慢。从06年开始,由开发区拆迁办公室主导的拆迁工作就几乎停滞不前了,但开发区是要靠“寅吃卯粮”过日子的呀,如果后面无地可卖的话那么前期的拆迁过渡费的发放都会成问题。但很快,开发区又有了新办法,引入了挂靠在开发区拆迁办公室之下的鑫鹏拆迁公司,这也为后面的杀戮埋下了祸根。
      
      鑫鹏拆迁公司,据说是个连法人代表都无法查证的拆迁公司。也正是这样的公司,在开发区的大地上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其人员组成多为社会闲散人员、劳教释放人员、游手好闲的混混等。说穿了,就是一个初具雏形的有组织的黑社会团伙。对于广大一本正经过日子的普通百姓来说,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人是看不上眼或者说是敬而远之的。但自从这些流氓地痞开始打着“拆迁”这个冠冕堂皇的幌子,披上“新农村建设” 这个合法外衣之后,原本处于灰色地带的他们一下子如同功成名就般神气活现起来,对拆迁百姓呼来喝去,动辄拳脚相加,老百姓有苦难言,惹不起又躲不掉,看见他们是既恨又怕。于是可笑又可怕的一幕出现了:一群猫被几只老鼠围得团团转,就因为老鼠有老虎在背后撑腰。骂你是轻的,打你更不需要理由,你只有乖乖地就范,乖乖地滚蛋,乖乖地交出自己的房子。由于拆迁纠纷不断,辖区北港派出所治安压力陡增,伴随着出警次数的增加,治安形势却反呈失控之势。在越演越烈的拆迁矛盾面前,原本肩负一方平安的民警们却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中许多人早已经因为见怪不怪而变得麻木不仁。只要不出人命,他们便以为可高枕无忧了。也正由于这种放任不管的态度,为悲剧的发生埋下了伏笔。矛盾就这样累积着,大家都坐在火药桶上,但总有一天会爆发……(关于他们是怎么进行拆迁的,丑行举不胜举,这里有篇小文作了生动的描述,详见http://bbs.loone.cn/archiver/?tid-56299.html)
      
      住户潘雪昌,在当地坚守自己的小楼已经快四年了,也是金家村委坝尖村剩下的唯一住户。在主人家的二层小楼上,一面红旗在风中高高飘扬,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什么。四面皆栅栏,房子已经被围在了中间,只在栅栏的中间留了一个缺口以供进出。四年来,与拆迁公司的一次次针锋相对、离群索居的艰难与困苦,使得他们饱尝个中辛酸与苦楚。潘雪昌的其他兄弟三人在开发区的前期拆迁大潮中都已迁出,正因为三兄弟吃过暗箱操作的亏,所以轮到潘雪昌拆迁时他们谁也不信了,只是准备着合力看好自己兄弟的房子。兄弟四人中,有两个还是拐子,其中一个刚从医院回来,是公伤。事发当天,拆迁公司的十几个人已经在他们家待了一下午,谈又谈不拢,赶又赶不走,仗着人多,一伙强盗比主人还要凶。110已经打过五次了,民警只来了两次,但什么用也没有,既不制止也不驱赶,默许在无形中更是纵容滋长了这伙强盗的骄横情绪,他们也变得更加无法无天了。傍晚时分这伙瘟神好不容易散去了,但到了晚上九点钟的时候拆迁公司又来了八个人,这时候双方发生了激烈的言语冲突,拆迁公司的因为没占着便宜转身悻悻离去。23时20分左右,随着门外一声“动手”的喝令,顿时屋内变得漆黑一团——原来电线被剪断了,只见十几个人恶狠狠地冲进来了。这时,家里其他人都已经睡着了,只有潘雪昌本人二弟兄还在屋内未睡,毫无防备的他们瞬间被打翻在地,忍痛爬起后随手拿起家里的锄头与歹徒展开了殊死搏斗,睡梦中惊醒的家人也随即展开了自救,混乱中潘雪昌的侄子被砍伤。等到北港派出所赶到后,现场已是血光一片,在这场飞来横祸中,潘雪昌侄儿手臂的刀伤深可见骨,其余人皆负轻伤。事已至此,案情已是一目了然,但随后派出所的处理才叫匪夷所思,持刀歹徒除伤者送医院外其余尽皆放跑,潘雪昌四兄弟及家人反而遭到控制。在随后的数天里,奇怪的事情继续发生着,当地执法机关在没有出具任何通知书的情况下将四兄弟软禁,直到今天家人都不知道四兄弟被关在哪里?不顾受害人有伤在身,潘雪昌的侄儿遭北港派出所非法拘禁2天3夜,直到承认刀伤是自己人所为才被准许释放。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拆迁人员事后遭简短问讯后很快又被全部释放,在北港的大街上又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
      
      悲剧就此定格,但由此触发的思考却远不会停止。若此事只是一桩单纯的强盗打劫杀人案,潘家兄弟定会被冠以“不畏强暴”“奋起反抗”的字眼在当地媒体广泛宣扬,但只要一牵涉到“拆迁”,即使强盗上门行凶也变成了“公干”,当地政府的党性,拆迁人员的人性在巨大的利益链条面前统统变形扭曲,以至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试问:长此以往,民何以堪??谁又能保证悲剧不会重演???拆迁公司为了拆人房屋,泄私愤,纠结打手半夜持械强闯民宅,这与穷凶极恶的强盗土匪又有何不同?主人奋起自卫反抗,击毙歹徒又有何不妥(摸黑混战,歹徒也有可能为自己人所伤)?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坏人无罪好人却遭拘押,这真是亲痛仇快的事情啊!在本地媒体的报道上,以一句“伤害致死案”草草定性这可真是荒谬讽刺到了极点,试问:到底是谁伤害了谁?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天理公道何存???因为死了人,施害者摇身一变成了受害者,这是什么荒谬逻辑下的认定标准?在当今的法治社会,若任凭这样的事情发生存在,那么政府的公信力何在?法律的威严何存??又何以平民愤???时至今日,受害者四兄弟仍然身陷囹圄,真正的罪犯依然逍遥法外,事件的真相仍然被重重迷雾所遮盖。
      
      一个省,在半年不到的时间接连发生两起拆迁命案,不由得让人相信这不是个案,而是常州,江苏乃至全中国拆迁乱象的一个缩影。“拆迁”这个幽灵正在中国大地的上空游荡着,它的成功解决与否决定着当今中国的走向,是走向和谐?还是走向动乱??请用yahoo 或 google等搜寻:日本国际交友中心
      
      
      附本地报道原文如下:
      
      
      钟楼区发生一起伤害致死案
      
      时间:2007-08-15 【来源:中国常州网】
       中国常州网讯 8月14日晚11:20,市公安局110接报,钟楼区北港街道金家村委有人打架斗殴,北港派出所值班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处警。据初步调查,案件起因是8月14日晚,市鑫鹏拆迁公司工人颜志兵、蒋国平、谈刚等与北港街道金家村委坝尖村住户潘雪昌及其兄弟三人发生矛盾,双方由口角引发揪打。争执中,潘雪昌等兄弟4人分别持刀、锄头对颜志兵等3人追打。值班民警先期将4名涉案人员控制住,同时将3名伤者送往医院救治,其中颜志兵因腹部重伤抢救无效于15日凌晨1:00死亡。谈刚头部被砍伤,缝合10针, 蒋国平手臂受伤,均无生命危险。 现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编缉:夏小雨) http://plus.cz001.com.cn/view.php?aid=61032)
     _(博讯记者:无悔)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长征出发地征地拆迁 官民各执一词媒体哑了?
  • 维权代表被逾期拘押或转捕 青岛拆迁户告官前赴后继
  • 北京当局监控拆迁户刘凤池追悼会
  • 北京拆迁户刘凤池去世 维权人士前往悼念(图)
  • 武汉花楼街拆迁 七旬老妇被打伤
  • 河北省泊头市长带头野蛮拆迁,十岁孩子也遭殴打
  • 组图:杭州拆迁户叶金娣失去家园 病倒住院(图)
  • 刘飞跃:成都市双流县暴力拆迁 刀刺租客大腿(图)
  • 武汉花楼街拆迁再起:70多岁婆婆曾被拘15天
  • 武汉花楼强行拆迁进展:警察下午6时撤走
  • 大批警察压镇,武汉花楼开始强行拆迁(图)
  • 奥运观察:英国广播公司专访奥运拆迁户叶国强(图)
  • 震撼!青岛政府黑社会暴力拆迁打人录像曝光
  • 湖北拆迁户张世英跳楼身亡(图片)(图)
  • 自导、自演的拆迁闹剧--再议“花楼街拆迁”
  • 写在黑色8月15日来临前--成都染房街商家急盼阳光拆迁
  • 天津上千拆迁户连续静坐:不行再找中央领导 (图)
  • 刘飞跃:近千名天津塘沽拆迁户烈日下静坐示威(图)
  • 福建莆田后塘暴力拆迁隐藏什么?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张铭山:从临朐“老爷”拆迁看“弱势群体”的无奈
  • 武汉政府拆迁民怨沸腾/坐困愁城(图)
  • 老子论拆迁和计划生育/王鑫海
  • 林泉:疯狂的拆迁
  • 武汉市关于花楼街被强迫拆迁有法不依的事实
  • 征地拆迁是抢劫---土地问题实质/苦斗
  • 武汉拟让警察负责拆迁执法引争议:和谐执法?
  • 关于马雪明杀死拆迁公司经理事件国内网友议论
  • 花楼街拆迁户质问武汉当局:不就地还建目的何在?
  • 刘晓波: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 三年反拆迁的斗争:中国最牛钉子户功成名就
  • 2003~2007:政府热衷拆迁与中国“市民社会”变局
  • 把“拆迁”钉入历史的耻辱柱
  • “三足鼎力”的新时代:拆迁纠纷凸显维权观念觉醒
  • 重庆市长就钉子户表态:拆迁不涉及开发商利益
  • 拆迁问题困扰世界 各国如何面对“钉子户”(图)
  • 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及国家有关职能部门的一封信/上海杨浦区拆迁户
  • 征地拆迁,美国人怎么做?
  • 梁铁中:城市拆迁与弱势群体权益保护问题研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