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黄良天旧作一篇读之让人唏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4日 转载)
宋学新庄不明白———关于两个村办企业10天中的两次改制和4年中的5次开庭

    ( 发布日期:2004-07-14 作者:黄良天 稿件来源:农民日报 )
     (博讯 boxun.com)

      宋学新庄,河北省唐山市北郊一个2000多人口的行政村。
      2004年7月5日,星期一。天刚亮,两部“大公共”和一部“中巴”开进了这个有点凌乱
    的北方村庄。“走啦———”村民们开始涌进车厢,不一会儿,车满了。“剩下的,回吧,”
    一位老者探出车窗挥了挥手,“你们在家等着好消息。”
      不到6点钟,宋学新庄100多名百姓就静静地等候在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铁门前了。
      两个小时后,阳光变得有点灼热,有人打开了铁门,村民开始往里涌。
      “往后退!”门口的“制服”拦住了他们,“8点半上班,9点钟才开庭,你们往后退!”
      “哇,来了这么多农民。”“制服”对身旁一位干部模样的人耳语道,“听说,来旁听的农民一人发40元津贴呢。”
      “胡说!”一位农妇嚷起来,“你以为我们像你们干部哪!”
      “制服”吐了吐舌头,躲进了值班室。村民们退到了远处的树阴下,又开始等待,等待关于他们村石膏粉厂改制官司的第5次开庭。
      这个官司,他们打了4年,此前已经开了4次庭,其中1次没赢,3次都输了,输得不明不白。
      XXX起因:村办两厂10天中的两次改制
      宋学新庄村的石膏厂名义上有两个:唐山市兴华石膏粉厂和唐山市兴华新型石膏建材厂。两者分别于1993年和1996年投资79万元和672万元在1987年创办的村石膏粉厂的基础上扩建和新建,共圈占村集体耕地38亩。创办至今,企业的工商登记一直为宋学新庄村所属集体企业,企业法人也一直是原宋学新庄村村委会主任杨志富。
    据大部分村民和一份由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具名的材料反映,自1993年至今,两厂财务从未向村民和村两委公开过,也未向村里上缴过利润或管理费什么。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李信老人说:“有时被两委和村民逼急了,
    村委会主任兼厂长杨志富也会在村里的喇叭里喊几嗓,说两厂运行正常,正在赢利云云,至于具体情况,他从来不说。”
      村民说:“你就是把那38亩地种10年高粱,也得给村里交点承包费吧?”
      杨志富也挺冤枉:“1996年以来,我给了村里30万。”
      村民说:“有,你就公开账目呀,你给我们一个明白,我们就给你个清白。”
      村两厂和两委没有理会。大约从1997年起,村民们开始了由乡到区到市到省到中央的上访。直到有一天,一位乡干部悄悄劝住了有些执拗的上访村民:“你们还折腾啥呢,所有的材料都转回乡里来了,都堆在墙角,半人高了,没人理哩。”
      2000年4月,村民叶长友因“查清并公开两厂账目”的竞选口号,大票数当选村委会主任。时年9月15日,新当选的村委会花了4万元,将两厂的部分会计资料送到了唐山市司法审计鉴定中心。11月18日,审计结果出来,发现了大量财务问题。
      与此同时,村委会根据乡里的统一部署,于6、7、12月先后三次召开村民代表会,讨论两厂改制。村民代表提议说,先对两厂进行清产核资,然后向社会公开拍卖。12月17日,村两委向全村29名村民代表公布了时任党支书和村主任至今还表示“看不懂”的审计结论,代
    表们群情激愤,会议不欢而散。
      但村民们没有想到,这次会议9天后,叶长友就代表唐山市路北区果园乡宋学新庄村委会与唐山市付家屯信用社签订了《出让合同书》,以两厂“所有债权债务由乙方承担”的条件,将两厂“整体出让”给了乙方唐山市付家屯信用社。10天后,唐山市付家屯信用社又改以甲方身份与本来就是两厂厂长、法人代表的杨志富签订了《出让合同书》,以同样的条件,将两厂“整体出让”给了乙方杨志富。事后经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二企业经二次出让后,均未对企业性质、企业名称、注册资金等进行变更或注销”,两次甲乙双方的整体出让,均“无交接清单”。
      消息不久传开,宋学新庄愤怒了。村民们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于2001年5月,依法罢免了刚刚当选一年的第五届村民委员会全体成员。
      3年后,记者在一条乡村公路旁的树阴下,找到了人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原村主任叶长友。陪同的村支书介绍说,叶被罢免后,乡里马上就安排他做乡村公路的护路员,还允许他对一些外地车辆罚点款贴补家用。
      面对记者的采访,叶长友并没有说出当年出让村里石膏厂的真正原因。
      在如今已是私营企业的兴华新型石膏建材厂宽敞明亮的会客室,记者采访了法人代表杨志富。
      “建厂至今,你一直是这儿的法人代表?”
      “是的。”
      “当时这个厂归村集体所有时,村里为什么1分钱也不要就把它出让给了信用社?”
      “资不抵债了。”
      “当时企业欠银行多少贷款?”
      “700多万吧。”
      “都是欠付家屯信用社的?”
      “不,还欠农行、商业银行和付家屯管理区经联社的。”
      “当时两厂的固定资产是多少?”
      “这个我不清楚。”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从信用社那里接受这资不抵债的厂子呢?”
      “信用社动员了好几天,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好拒绝,是吧?”
      当时那位当了乙方又当甲方的信用社法人代表叫何凤,也是宋学新庄人。我们找到他时,他刚从外面喝酒回来。听了记者来意,他连连摆手:“对不起,我已经调走了。石膏厂的事,你们得问现在的付家屯信用社法人代表去,我说不清楚。”
      看来,对于当初两个石膏厂的改制动机,三个当事的法人代表,也和宋学新庄的绝大多数村民一样,不明白了。
      XXX维权:宋学新庄村民3年中的4次败诉
     2001年5月28日,刚刚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
    罢免了村委会的宋学新庄739户村民选举唐伯明、池占利和陈力三人为代表人,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9条和《合同法》第52条,向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诉状,请求
    依法确认被告宋学新庄村委会未经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就和付家屯信用社签订的两厂《出让合同书》无效。
      7月15日,该院的裁定给了唐伯明等村民当头棒喝:“本院认为,宋学新庄村民委员会是宋学新庄村民的自治组织,起诉人739名村民与被告村民委员会不具有平等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因此,“本院不予受理”。
      8月13日,唐伯明等739名村民因不服一审裁定,上诉至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9月6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
      10月27日,唐伯明等739名村民提出申诉。
      11月19日,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法院驳回申诉。
      “民可以告官,怎么村民就不能告村委会?”唐伯明等大部分村民怎么也弄不明白。
      就在他们几近山穷水尽的时候,2001年3月2日,上级有关部门来到了宋学新庄召集村民大会,依法补选该村缺位近一年的村民委员会,唐伯明、池占利和陈力在村民的欢呼声中,分别走马上任村委会主任和委员。上任伊始,他们召开了村民大会,就如何解决“付家屯信用社石膏厂”问题进行全村公决。
      82%村民投票赞成村委会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石膏厂问题。
      8月5日,宋学新庄村民委员会根据村民大会决议,向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诉状,请求法院确认原告原宋学新庄村委会与被告付家屯信用社签订的两个石膏厂的出让合同无效,并判令被告返还两厂。事实和理由是:该合同的签订,原告的原法定代表人没有经过村民代表大会、更没有通过全体村民大会讨论通过,违反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9条规定。
      按说,这官司打得有点不明不白:原告作为合同的甲方,要求法院确认甲方违法从而确认合同无效。甲方自己生病,却让法院判令乙方开刀,这在中外诉讼史上,恐怕也是不可多得的案例。
      但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本案,并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公开审理。合同乙方付家屯信用社作为被告,其法定代表人及其委托人不但到庭参加诉讼,而且当庭出示了大量证据,证明原告没有违法:“原告称合同的签订没有经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与事实不符,事实是原告对此已研究讨论了几个月,期间也多次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原告在法庭上举证说原告违法
    了,被告则举证辩称原告没有违法,这样的庭审,确实多少有点滑稽。
      但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却让唐伯明等村民大跌眼镜:原告与被告签订的两厂出让合同具备了合同成立的合法要件,应依法认定其合法有效。《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9条的规定,并不足以认定出让合同无效,是否经过村民会议讨论通过,不是该出让合同的必备要件。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判决驳回。
      这是唐伯明等宋学新庄村民在3年官司生涯中的第3次开庭,第4次败诉。
      XXX等待:宋学新庄不明白还要多久的等待2
     004年7月5日上午大约8点40分左右,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让100多名宋学新庄村民进入了还在布置中的法庭。
      “这次我们要赢的。”村民们显得很有信心。
      因为此前的去年7月1日,不服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的宋学新庄村委会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省高院于当年10月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后认为: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9条、第21条和《河北省农村集体资产管理条例》第9条规定,宋学新庄村委会将两厂出让给付家屯信用社,须经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讨论通过。否则,出让合同应依
    法确认无效。原判认定“是否经过村民会议讨论通过,不是该出让合同的必备要件”,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裁定撤消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发回重审。这次开庭,就是唐山中院根据省高院的裁定,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公开重审的。
      上午九时,庭审开始。在庭审的所有法定程序中,原被告双方并没有新的陈述,也没有提供新的证据。只有根据省高院裁定增加的本案第三人杨志富,向法庭提交了一份他在这3年中对企业的几百万元的投资清单:“如果法庭判定合同无效,我们要求甲方赔偿损失。”
      “应该由过错方赔偿。”一直辩称原告无过错的被告代理人说。
      第三人还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果园乡人民政府给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的一封信,信的大意是希望中院领导在审理时一定要慎重。
      审判长问:“你将这封信作为证据提交本庭想说明什么?”
      第三人:“想证明石膏厂的整个改制过程乡里领导都清楚。”
      大约中午吃饭时分,审判长问原被告、第三人三方代理人:“你们回去以后,将你们的代理词整理一下交本庭,5天够吗?”
      原告代理人说:“10天吧。”
      审判长:“好,那就10天吧,现在闭庭。”
      村民们站了起来,但很久没有离去:
     “就这么完啦?”
     “怎么今天不判呢?”
     “咳,等着吧!”
     “还要等多久呢?都4年了呀。”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百姓》前主编黄良天现身南宁(图)
  • 辛菲:黄良天的胸怀
  • 悲凉:黄良天被撤职前4个月与杨宪宏的对话
  • 五千读者退订《百姓》 黄良天对此痛心不已
  • 记者无国界关于黄良天事件的声明
  • 记者无疆界文森特·勃罗素声援黄良天
  • 黄良天交班 《百姓》人“不为瓦全”
  • 黄良天被免职前最后一期《百姓》封面(图)
  • 《百姓》总编黄良天:我坚持了我自己的信念
  • RFA:《百姓》杂志主编黄良天被调离
  • 快讯:百姓杂志主编黄良天今天被免职
  • 黄良天:《百姓》将继续关注土地问题
  • 《百姓》杂志网站重新开通 黄良天不改初衷
  • 自由亚洲与《百姓》主编黄良天的对话
  • 女诗人博客里的《百姓》杂志前主编黄良天
  • 放良心一条生路:写在《百姓》杂志及主编黄良天遭整肃之际(图)
  • 无意识的猫:我的叔叔黄良天
  • 北京的秋天;黄良天何许人也?
  • 黄良天和李銀河
  • 怀念黄良天的《百姓》
  •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贺伟华
  • 刘飞跃:写给再遭整肃的《百姓》杂志及黄良天主编
  • 荒唐承诺/黄良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