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含冤者雪上加霜:十七大前北京上访村探秘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6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Mathias Bölinger/10天之后,中国共产党要召开第17届代表大会。象以往一样,当这五年一届的代表大会召开时,北京都要进行一次人员大清理。今年遭殃的是上访村。三个星期以来,政府派人来拆除上访村的房屋。记者走访了上访村,从北京给德国之声发来现场报导。
    
    很多来北京上访的人都没有一个安身之处。他们睡在永定门火车站附近的绿地上或者立交桥的下面。他们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手里的上访信复印件了。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就是所谓的“上访村”了。这里的房子有一半被拆掉了。在废墟当中,一些上访者用木棍和塑料布搭起了临时住房。一位自称曹源明的中年人将西方记者请到他所谓的“房间”里。房间里仅摆了几张床。他塞给记者一张纸条,轻声说道:“这儿到处都是特务。我要上访,因为我哥被他们打死了。都写在这里了。这儿还有我的电话,完了通过电话联系。”
    
含冤者雪上加霜:十七大前北京上访村探秘

    
    这些人还很苦
    
    上访村里都是小平房,只有几条小街。而政府的信访局及最高人民法院就座落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来这里上访的人来自全中国各地。很多人报着能够洗刷自己冤屈的希望来到这里。而他们带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只能靠捡垃圾或者打零工维持生活。上访村里一张床每天的租金是五元钱。曹源明脱掉上衣,他的身上和胳膊上到处是被打的伤痕:“这是他们残害的。我们两家都是。别人家有钱就不判刑了。我哥没钱就被判刑。我哥还有伤害鉴定。他们都不管。我那材料是综合材料。他们马上要抓我。”
    
    西方记者对曹源明的暂短造访并没有逃过警察的眼睛。在上访村的入口处已经停着五辆警车。曹源明第二天告诉记者:“晚上搜捕了两次。地方上来人,还有北京警察。把我们往外拽,到马家楼子,然后哪来哪去,有的给你办学习班,不让出来了。”
    
    他手里拿着有关他哥哥的材料。他哥哥曾经在一家国营企业做工。但经理却无故扣发他的工资。为此他哥哥在省里跟那个经理打了几场官司,但都输掉了。无可奈何之下他决定来北京告御状。但5年下来一无所获。
    
    如果人们的冤屈在本地得不到申诉,他们最后的一招就是来北京上访。因为他们坚信中央政府会比地方政府公正。因此最近几年来京上访的人越来越多。而地方政府的官员担心上访的人会在中央给他们造成坏影响。曹源明给记者描述了地方政府让上访人员保持沉默所使用的方法:“在国家信访局,两会期间车排得老些了。哪儿来的?是他那个省的,就把你拽下来。你是吉林的吧,他是南方的,我的人你打,他的人我打,不认识呀。四、五十个人中踹他一个人还不踹死了么?打完呢,25分钟没能喘过气来。”
    
    他哥哥被当场打得不省人事。当警察赶到现场时,已经太迟了。在昏迷了3个星期之后,他哥哥撒手人寰。曹源明有一张他哥哥入殓时的照片:“去年就给我两千、三千五百块钱,不让我告了。打人的人还没有惩处,还没有来。两家都有协议吧,有协议给我钱我也认可了。没有协议,就给我两千五百块,三千块钱不让我告了。这是什么社会啊?这不是地方公安局跟北京公安局串通啊?”
    
    直到今天曹源明还没有得到有关他哥哥死因的法医鉴定。他没有对能够伸冤报多大希望。但他仍坚持在北京上访,希望信访局能够给个说法:“我们应该做反腐败的急先锋,应该上北京城,我们要告,把这个案子打清楚,说清楚,引起外界、内界人的同情。不能让这帮腐败分子猖獗到底。”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拆除上访村 房屋主人指责侵权
  • 组图:高法接待站北门中秋节的景象,上访村已被堵死(图)
  • 北京扫荡上访村多方搜捕 (图)
  • 北京上访村十七大前面临拆除
  • 北京发令拆除上访村 人权组织叫停
  • 北京上访村紀錄片
  • 山东省烟台市上访村民被关610基地/民生观察
  • 奥运前的“热身”:北京上访村遭扫荡
  • 快讯:奥运庆祝活动即将开始 整个上访村被封锁
  • 北京上访村再次大规模抓捕访民/民生观察
  • 刘飞跃:北京警方今晨对上访村采取大规模搜捕行动
  • 来自北京东庄上访村的图片报道/光远(图)
  • 北京上访村调查:逾半访民希望得到中央领导批文
  • 来自北京上访村的心声(图)
  • 上百冤民示威钓鱼台 北京上访村即将大驱除 (图)
  • 余杰: 方舟教会探访上访村
  • 香港長毛「現身」北京上访村/潘金泮
  • 北京警察封上访村防示威(图)
  • “上访村”遭强拆 数千人冻街头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郭永丰:冤情似海:北京上访村
  • 孙不二:今天我去了上访村,我流泪了
  • 《中国上访村》序/胡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