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个三峡还不够,中国再筹建4座长江上游“准三峡”(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6日 转载)
    
    来源:香港文汇报
     刘凝哲/中国最大的水电工程─三峡工程计划于2009年完工。负责三峡工程建设与运营的中国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高层官员日前向本报表示,三峡工程效益超过预期,依照当前运营情况保守估算,只需再运行10年即可收回全部投资。
    
    与此同时,中国正着手在长江上游(即金沙江下游)建造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4座大型水电站,总发电量将是三峡电站的两倍,其中溪洛渡电站已于上月实现截流。
    
一个三峡还不够,中国再筹建4座长江上游“准三峡”

    
    中国正着手在长江上游(即金沙江下游)建造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4座大型水电站,总发电量将是三峡电站两倍,其中溪洛渡电站已于上月实现截流。(资料图片)
    
    三峡工程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自建设初期就受到各界关注。近期来,一些海外媒体大篇幅刊登关于三峡的不实报道,引起中国各界的强烈反弹,令参与建造三峡工程的两院院士潘家铮疾呼,“海外媒体不要妖魔化三峡”。
    
    国家零投入总发电量翻倍
    
    为此,国务院三峡办、新闻办日前组织中外媒体赴三峡采访,将真实的三峡呈现于公众面前,并借此向外界显示,中国将继续复制“三峡工程”到更多的地方。
    
    据三峡总公司总经理助理李伍峰介绍,当前三峡总公司已计划在长江上游再建4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将是三峡工程的两倍。“这四座水电站全部由三峡总公司投资建设,国家没投入一分钱”,李伍峰说,三峡工程尚未竣工但已实现了巨大经济效益,“只要长江有水,三峡就能发电赚钱”。
    
    已于上月7日成功截流的中国第二大水电站溪洛渡电站,就位于四川雷波县和云南永善县境内金沙江干流上,电站总装机容量为1,260万千瓦,坝高278米,防洪库容46.5亿立方米。金沙江下游水电梯级开发最下游的向家坝水电站设计装机容量600万千瓦,计划2012年首批机组发电、2015年工程竣工,工程动态投资估算约180亿元。
    
    此外,三峡总公司决定将乌东德水电站与白鹤滩水电站作为一组电源同时开发,08年完成可研,进入前期准备,可望2010年开工,当前正抓紧勘测设计工作。
    
    环保移民通过专家论证
    
    三峡总公司副总工程师张曙光表示,当前,三峡水电站已有19台机组投入运行,发电量达1,340万千瓦,堪称世界发电能力最强的水电站。当全部32台机组同时运行时,发电能力将达2,250万千瓦。
    
    国务院三峡办水库司副司长周维也表示,当前外界关注的环保、移民、地质灾害等问题,均经过专家论证探讨,“当前看工程的发展比预期更好”。
    
    虽然三峡工程已实现巨额利润,但国务院三峡办水库司司长柳地认为,防洪才是三峡工程最核心的目标,三峡大坝已做好防御千年一遇洪水的准备。三峡总公司官员亦认为,三峡工程应为民谋利,相信应在移民、环保等方面加大投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峡工程--世界最大烂尾工程
  • 国务院:三峡水库未“明显”诱发地震(图)
  • 工程院士潘家铮批西方记者妖魔化三峡工程 (图)
  • 三峡移民十年仍未完成 重庆将再迁移230万人 (图)
  • 三峡移民十年仍未完成 重庆将再迁移230万人 (图)
  • 三峡移民十年仍未完成 重庆将再迁移230万人 (图)
  • 三峡移民十年仍未完成 重庆将再迁移230万人 (图)
  • 中国为三峡工程不安:亡羊补牢
  • 三峡地区发生岩崩1死1伤2失踪 (图)
  • 三峡大坝变成了“无底洞”(图)
  • 15日15时,三峡清库最后一爆成功 (图)
  • 三峡清库将最后一爆 千年古城3.5内秒消失 (图)
  • 华尔街日报:三峡贫民面临二度迫迁
  • 李鹏的三峡世纪工程危害千秋万代
  • 每日镜报:三峡世纪工程危害千秋万代
  • 德国之声:三峡大坝将带来环境灾难
  • 中国三峡库区滑坡导致五十米巨浪
  • 三峡大坝现隐忧,官方一改立场,坦承形势严峻
  • 高官学者云集武汉:三峡生态问题,总理非常着急
  •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三峡大坝成旅游热点,各方蜂拥抢食,反垄断纷争(图)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长江发生百年不遇的枯水 是三峡大坝“拦”出来?
  • 三峡告别之旅引出的思考与忧虑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峡/赵世龙
  •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 疯子和傻子:重庆人感谢三峡天然大空调
  • 张汉费:三峡工程的危害
  • 马平:三峡将永远记住你为它做过的一切
  • 李锐为《三峡忧思录》一书写的序言
  •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罪在千秋
  • 三峡之谜:为何领导人不出席庆祝典礼?/林保华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 季无牙:三峡大坝,面子后面是什么?
  •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 戴晴:长江和长江上的三峡工程
  •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 王维洛:俄国防空导弹能保卫三峡大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