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范子良:信訪局長有沒有權拘禁訪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6日 来稿)
    范子良更多文章请看范子良专栏
    信訪局長有沒有權拘禁訪民,就此事我咨詢了律師李和平先生,他說
     法律絕對沒有賦予一個信訪局長可以隨便拘禁公民的權力。湖州市退 (博讯 boxun.com)

    休工人吳銀江,為爭回他家祖傳被湖州市政府強占、強拆的私房,十
    多年來他一直在上訪,僅今年上訪北京就多達六次,每次不是被關進
    訪民們稱之為“閻羅殿”的浙江省駐京辦事處儀化賓館地下室,就是
    押回湖州關在湖州郊外東林鎮(6月11日)、或押送到市郊埭溪山里
    非法拘禁七天(8月13日、10月15日兩次),逼迫、強制按手印,
    (看押他的人兩衹大手摁住他的手指),用莫須有“扰亂單位秩序”
    罪名拘禁十天,罰款500元。
    
    即使釋放回到湖州家里後仍日夜24小時派人監視,限制人生自由,監
    聽電話當作嫌疑犯對待,使這位患有高血壓、氣管炎、心臟病的老年
    人,身心、健康受到極大傷害。
    
    裝模作樣的“聽證會”(附照片)也舉行過了,當局始終出爾反爾,不守信用,
    用推諉、搪塞、拖延、賴皮等手段,不解決他的居住艱難生活(老夫
    妻倆僅住23平方米的危房,每當台風季節必須撤離),十多年過去
    了,要拖到何年何月呢?
    
    吳銀江的控訴信中特別提到信訪局長凌云專橫霸道,這在呂耿松先生
    撰寫的《苦命女朱愛銀勞教始末》一文中,也提到“湖州市信訪局副
    局長馮憲……”,看來湖州市信訪局在湖州政壇上一貫專橫霸道的行
    為了。就是有這么一批橫行鄉里的惡棍,讓訪民們以致冤獄遍地,訪
    民如潮,使他們冤上加冤,雪上加霜,永無出頭之日,請問:上訪何
    罪之有?。
    
    看了吳銀江先生裝滿一袋的上訴材料,(他連50年代當地報紙有關
    “私有房屋改造工作”的報道都復印下來),真如呂耿松先生在:
    “《郭晏溱:背負兩個冤案,柱著拐棍告狀十年》文中,誇耀郭晏溱
    告狀十年使他成了”法律專家。“他對《憲法》、《國家賠償法》、
    《刑法》、《刑訴法》四部法律的主要條款竟能一字不漏地背出來,
    這是我親耳朵聽到的”。
    
    他們文化都不高,但法律水平均超過一般律師,更遠遠超過共產黨的
    執法者,這是被共產黨的目無法律逼出來的,我想如果今天共產黨的
    “公、检、法们”,有他們那怕一半水平,也就不會造成如此多的冤假
    錯案了,胡錦濤先生“構建和諧社會”也許有希望實現了。
    
    (2007年12月1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