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基督徒杨欣姊妹全家惨遭北京昌平警察迫害,其经营的饭店被警察打砸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30日 转载)
    原籍山东、现居住北京昌平的基督徒杨欣,本是演员,现为自身遭遇全力维权,因为她全家遭遇昌平公安个别恶警迫害,其经营的饭店被恶警白吃白喝,因女服务员去结帐而得罪警察,不但女服务员被殴打,杨欣本人还遭遇殴打,打人者包括昌平的一警察及其跟从者,警察妻子等。杨欣哥哥还被无限而蒙冤入狱,当时她丈夫在场也被打,情况很惨,饭店员工受伤(有一员工头部七针),饭店被迫停业转让,都有照片。
    
     如今,她跪求各界联名声援并转发。时间为2007年12月29日,北京2008年奥运会之年的前夕。她说,"现在的我真的是心力憔悴无力说话",北京难道就没有公正吗? (博讯 boxun.com)

    

基督徒杨欣向全社会公布真相并求助的公开信
    
    尊敬的各位富有正义感的朋友们:
    
    你们好。
    
    这篇文章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就把这件事的始末先写下来吧,跪求各位联名声援并转发。警察酗酒闹事喝酒不给钱砸烂酒店群殴店老板,狂称"我是警察弄死你们!"事后,反咬一口,被打残疾的受害人啷铛入狱,警察并称"私了可以,赔偿百万"。
    
    杨欣本人在博客文章就事件来龙去脉进行说明:
    
    本来这起事件对我和家人的伤害巨大,当事人多人受伤并伴有严重后遗症,酒店已被迫关门倒闭债务缠身,损失额高达几百万,至于给受害人及其家人造成的精神伤害和其它经济损失暂且不论。但我们一直隐忍没有公诸于众,是希望不给++++(首都公安)的脸上抹黑,也不想让几个害群之马的恶劣行为玷污了整个++++(警察)的光辉形象,所以我们一忍再忍、一让再让。
    
    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们善良的想象,树欲静而风不止!领头闹事的两位++(杨欣在博客中隐藏"警察"两字,转发及选摘者注:此处指恶毒警察,下同)不仅没有体会我们的良苦用心,反倒利用人们赋予的高尚权力做龌龊的事,公然抓捕了无辜受害人!真是恶人先告状!现在,事情既然发生到这种地步,我的家人、公司及媒体朋友们都认为我们不能再沉默,我们的忍让谦和被他们错误地认为小老百姓怕事软弱可欺。现将此事过程呈上,跪请各主管部门领导及媒体朋友们过目,还我们老百姓一个公道。
    
    我们是外地人,来北京做点小生意,一丝一毫都小心谨慎不敢大意,本着"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的原则想挣点辛苦钱。但这不幸的事偏偏临到我们。
    
    2007年4月30日星期一,我们一家都很开心,因为这是我们家饭店开业的第3天,这几天客人天天爆满,生意状况非常好。11:00多钟的时候,客人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员工们也都下了班,只留了两三个小服务员在值班。看上去一切都那么祥和平安。忙了一天,大家都很累,我就和哥哥杨悦、嫂子、姐姐、丈夫等坐下来准备吃点饭。我们很兴奋地商讨着第二天多进些货以便迎接将至的五一期间大批量的客人。正在这时,从楼上包间下来一群醉醺醺的客人,看得出他们已经喝得很多了,脚步踉跄、满嘴酒气(喝了大约3瓶白酒、几十瓶啤酒)。男男女女大约有20人左右,其中几位客人口里嚷着说:"喝几瓶就给什么钱?!",一位中年妇女(后来知道是++家属),气势汹汹地来到我们吃饭的桌前,抓起我的胳膊来大声喊道:"我们喝几瓶酒还要什么钱?!你们服务员竟然还来跟我们要钱!"姐姐一看,赶紧迎上前去说:"大姐,算了,还要什么钱呢?交个朋友吧,服务员不懂事,您别和她计较好吗?""不要钱也不行!你们让我没面子了!"正说着的工夫,楼上又下来几位男客人,这时吧台前已经围了十多个人,以男人居多。突然,一位高个子的男人(后来知道是警察之一)大喊一声:"就是她!",然后手指向一位身高不足1.55米的女服务员,"就是她要的钱!",他再次大喊了一句。这时周围那些客人们的情绪开始骚动,那位喊话的男人大概觉得不解气,突然又伸出手来一把掐着女服务员的后脖子,一下子把女孩从几米外的地方拽到吧台边,一位矮个子的男人还在后面推了一把,女孩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撞在吧台上。在这期间,我和姐姐一直都在劝解,其他人都站得远远的。因为从开店开始,我们就给员工们立下规矩"不论前台发生什么事,男员工一律躲开,即使客人把我打死了,你们也不许出手,只要报警即可"。
    
    我的哥哥这时远远地站在大门边,一直没有近前来也没有说话。因为我们家毕竟干过二十多年的饭店,懂得当如何忍不能忍之事。哥哥常说"只要客人不动手打员工,就是骂死我都不会还口"。当那些男人们开始动手打女服务员时,哥哥没动,只是很礼貌地劝了一句:"您别动手。"万万没想到的是,说时迟那时快,哥哥的话音还没落地,七八个男人象一阵狂风一样呼地一下子冲到哥哥面前,劈头盖脸地就开始群殴哥哥!哥哥不肯还手,连忙举起胳膊来护着头说:"咱别动手好不好?有话好好说,咱别动手"。可这些人根本就不听,变本加厉,开始抄起店里的桌椅餐具,并用手头能抓到的任何东西击打我哥哥。刚才还踉踉跄跄的脚步一下子利落起来,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人,而且他们象久经沙场一样各有分工,一部分人来打哥哥,一部分人来打其他人不让前来营救。其中一人边打边喊:"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的!看我不弄死你们!"可怜的++++啊!可怜的++败类!难道国家训练你们是为了吃白食打老百姓吗?
    
    姐姐、嫂子等一看哥哥被打,赶紧冲上前去扒开人群,挡在哥哥身前,而哥哥一直都在用胳膊护着头没有还手,拳头象重锤一样落在了哥哥嫂子姐姐和我的身上,姐姐的头上、手上、衣服上也全沾上了鲜血。后来穿着血衣的姐姐在派出所了被审了整整一夜导致心脏病发作被送进了医院,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有机会换下那件因鲜血凝固而变得僵硬的衬衣。而我的嫂子第二天从派出所出来时,粉红色裤子上还残留着几个硕大的脚印!哥哥从此以后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经常会有强烈的濒死感,他曾不止一次地对家人说:"我总是半夜惊醒,然后感觉四肢的血都涌向心脏,不知道自己的胳膊和腿在哪儿,找不到自己的身体了。"有一次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飘在半空,过了很久才下来。而且从那以后,他的头经常发昏,一低头就脸色苍白,并且越来越严重,有一次半夜不得不打了120送医院急救。
    
    至于我,更是额头破裂满脸是血,因此我推掉了很多戏,但已经订好的杂志和演出合同都要履行,许多媒体朋友都追问我为什么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忍了半天,没有说,因为我听说,++如确认酗酒后打架,一定会被勒令脱掉++,我觉得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只要大家平安就好,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尽管饭店就此停业损失巨大,后关门倒闭。但对外我们都很少提这件事情。
    
    不过仍有记者看出些许端倪,爆出新闻——"演员杨欣脖颈手臂多处淤青 疑遭意外暴力(配图)"这都是后来的事,请让我接着讲当时的情况:混乱中我们大声地喊着哥哥"杨悦快跑!快跑啊!",哥哥愣了一下,然后奋力冲出包围,从前门突围出去跑走了。。。。。。我又赶紧回头找丈夫,因我们九点钟下班,当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员工们都走了,只留了几个小女孩值班,我怕她们吃亏挨打,就赶紧回头来找。这一看不要紧,没把我吓个半死!一个男人(据说是另一位++)从吧台边抄起一瓶装满了酒的啤酒瓶子,抡圆了卯足了劲朝着丈夫的后脑勺就砸了过去!看得出就是想把人往死里头打,而且大有"打死了也不怕"的架势。那一瓶子陪酒就结结实实地砸在丈夫的后脑勺上了!丈夫脚下一滑,当时就躺在了地上,更可气的是,旁边四五个男人趁机抡起那又大又沉的实木椅子朝躺在地上的丈夫狠狠地砸了下去!情急之下,我跪在地上求他们放过我们。没想到那人大喊:"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专门练柔道的,今天要弄死你们!"
    
    一直站在旁边的员工们一看我丈夫要被打死了,也不管什么禁令了,赶紧上前来拖人,他们却不依不饶,穷追猛打,甚至有几个人跑到后厨拿出了菜刀向我们挥舞。员工们不得不进行正当防卫,因为再不把我丈夫拖出来的话,很快就要被打死了!当时场面一片混乱,只看到鲜血、碎酒瓶子、破盘子破碗、缺胳膊少腿的桌椅等等,场面惨不忍睹!我和姐姐凄厉的喊声"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久久回荡在大厅上空……可怜我那体弱的丈夫,浑身伤痕累累青肿淤紫,脑震荡是必然的,可怕的是脑室也被打相通了,经常剧烈眩晕。两只手的筋都是麻木没有知觉的,而且从那以后,他经常肚子剧痛,脸色象纸一样白,并不停地拉肚子,一天排泄数次,面色非常难看。但饭店倒闭了(被打第二天饭店就停业了,哥哥被抓后第二天彻底关门了),赔了几百万,年近七旬的父母及全家人所有的血汗钱赔了个精光。哥哥嫂子没了工作;我因怕家里出事回不来,一直不敢外出接戏,也断了收入。一切的债务都担在丈夫一个人身上,但我们不敢让他去查病,怕一旦查出什么大病来,不但没钱支付昂贵的医疗费,也断了经济来源。但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哥哥被抓后,我们更加害怕,就托人问问对方是否到底想要什么,没想到对方狮子大开口:"私了可以,拿100万来!"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我们接着说当时的事儿: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些闹事者好不容易都出了门外,姐姐就用胳膊死死地环住大门把手,不让他们再进来。结果他们在外面门厅继续用砖头等砸花瓶、砸绿植、砸玻璃等,门口的大玻璃被他们用转头全部砸烂!第二天清早环卫工人过来清扫时,光碎玻璃茬就装满了整整十大袋子!
    
    之后,我们一直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年近70的父母。直到11月24日,我回烟台结婚的头天下午,爸妈突然告诉我,哥哥被通缉,追问我原因。当时妈妈的脸涨得通红,路都不敢走。我们都吓坏了.爸爸妈妈的身体状况相当不好,尤其是妈妈,为我们操劳了一辈子,落下了一身重病,她实在无法再承受这样的打击了。据说,轻伤一般没有被通缉的,这说明对方有强硬的关系。后来被抓时又说是以防碍公务罪被刑事拘留。我们非常震惊,情急之下,我问了一些媒体的朋友,他们都觉得义愤填膺,建议我立刻曝光这件没有天理的事情。但我思前想后,心又软了下来,心想,只要他们不抓人,我们就不说什么,因为这件事对++的形象损伤太大了。我们全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当时在混乱的现场,我的嫂子就跟我说:"杨欣,快跪下,为那些++祷告!"我们就双双跪下,为他们祷告。
    
    后来,我出门安慰那位操菜刀的++,他把我一脚踹到地上,叫嚷着说:"你他妈的×,我弄死你!"之类的话。《圣经》上教导我们说:"当爱你的仇敌,并为他祷告,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但,没想到他们变本加厉,利用手中的职权,把我残疾的哥哥(哥哥曾因两次车祸大腿粉碎性骨折两次,并持有残疾人证书)送进监狱,还把我患有严重肝病的丈夫强制关押并反拷多时。
    
    突然被抓捕
    
    那是在2007年12月13日晚,哥哥杨悦和我的丈夫去塘沽出差的时候,被边防警在网上查出是通缉犯,并以袭警罪为罪名被北京昌平区的回龙观刑警队带回北京。押送他们的时候,他们对我的爱人和哥哥态度非常凶狠。不仅用手铐铐着哥哥,而且还反铐着更加无辜的受害者-我的丈夫,在他所住的五星级酒店大堂里戴着手铐拖来拖去,完全没有人权。当李毅责问他们为什么铐他时,他们嘴里骂着:"没有理由,就铐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事儿逼呀",他们大嚷着:"你和通缉犯在一起,就是犯罪嫌疑人!"说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和通缉犯在一起的就是犯罪嫌疑人吗?"难道真把老百姓当傻子看吗?
    
    后来,他们把哥哥、丈夫二人带回审问直到天黑,才把丈夫放出来。而哥哥被直接送到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我们现在非常担心哥哥的人身安全,因为听说在看守所里面会遭到人身暴力。不是我们瞎猜,因为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在公安局还会遭受如此不公的待遇,他一个含冤蒙屈的"准犯人"在看守所里会遭到怎样的迫害呢?更何况闹事的++和看守所很熟,我们真的很怕。即使他不让警察迫害我们,暗中指使狱头或其它犯罪嫌疑人殴打哥哥都是极有可能的呀!到现在来说,肇事方还在逍遥法外,并企图跟我们索要钱财。明明我们被打了,饭店也被迫停业,损失巨大,而且++有明文规定,++在非双休日喝酒,就应免职。但酗酒行凶++及其家属不仅没有得到相应的惩治,反倒反咬一口,让无辜的被打受害者锒铛入狱。实在是令人寒心。写这些绝非炒作,我可以这么说吧,即使我不干演员了,也要将这场维权进行到底。因为我们相信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些仗势欺人的"黑社会++++"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我们这些弱势群体的老百姓,也应该受到国家法律和相应机关的的保护。虽然对方在四处喧嚷和谁谁谁关系好,和谁谁谁熟,但我们相信司法是公正的,相信政府会还我们一个公道。现在,昌平警方及纪委已经在对此事做深入积极的调查,其中一个持刀的++名叫张海洋,据说是同事都头痛的"三大恶人"之一。
    
    我们全家都是奉公守法的老百姓,从没想到会摊上这么莫须有的罪名。我们的本意不希望严惩对方,只希望他们能悔改并不再逼迫我们。但从这件事情的发展来看,他们现在并不觉得自己酗酒闹事有错,还在拼命想利用各种关系网来混淆事实黑白,逃脱罪责,忍无可忍,我们只得求助于各界朋友帮忙联名声援上诉,让病重的哥哥早日回家得到有效治疗。跪地叩谢各界真诚帮助我们的所有朋友们^_^ 杨欣敬上
    
    文章引用自: 演员杨欣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bedf501007zzl.html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