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们不是邪教”-河南省方城家庭教会传道人田敏阁、苏德安的见证—张义南报道(图)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9日 来稿)
    
    
“我们不是邪教”-河南省方城家庭教会传道人田敏阁、苏德安的见证—张义南报道

    
    河南(对华援助协会2008年3月28日)
    对华援助协会公布由家庭教会史专家张义南针对河南省家庭教会两位领袖被指控为邪教罪名一案的纪实报道. 2007年12月20日,田敏阁和苏得安两位家庭教会领袖在甘肃省酒泉市传道,被中共警方以邪教罪名抓捕,2008年元月5日,公安人员用警车将他们押送河南方城县看守所.在国际压力下,元月28日,方城警方对他们取保候审,释放他们回家。
复兴火炬传递者田敏阁—张义南

    田敏阁,又名田金,生于1938年,河南方城县四里店乡韦陀村人。
    1977年,田金因病信耶稣,他的母亲是老信徒。方城教会原是英国“内地会”建立的,拐河、四里店后来改成了“自立会”,田金初信时,在各村的秘密聚会点听道。
    1980年元月,当地知名传道人张荣亮从西华劳改场刑满释放,回到家乡。田金与张荣亮、郑书谦、丁秀玲、韩荣钦等一起传道。四里店、拐河乡与鲁山县接壤,鲁山教会聚会处的长老王信才、张云鹏,有奋兴的恩赐,他们组织百县传道人聚会,鲁山教会大复兴。王信才和张云鹏在河边搭着帐棚,连续三天三夜,为成群结队的初信者施洗。
    田金、张荣亮、郑书谦等人不断去鲁山教会联结交通,将复兴的火传递到方城。田金的家是接待家庭,很多弟兄姊妹去他家聚会。
    1981年,南阳县红泥湾乡刘老庄的传道人刘振营,和几位姊妹到四里店参加同工交通聚会;南召云阳的传道人徐圣光也来聚会,田金和张信接待他们;让徐圣光先讲,徐圣光祷告约一个半小时,张信说:“他祷告的时间太长,我拦住他吧。”田金说:“不要管他。”徐圣光在祷告中背诵圣经。接着,刘振营弟兄讲道。后来,徐圣光组建“三班仆人”教派。
    主耶稣在拐河、四里店教会兴起一批中、青年传道人:郑书谦、田金、徐太恒、张信、闫保国、李留成、董直、张锁、卢清芝等。
    当地教会老同工有:张士选、娄基彬、高惠芳(高允玖之妹)等人。方城老传道人高允玖、刘爱荣、乔复东到四里店乡巡回布道。拐河南张庄的张山弟兄,到四里店乡讲他死里复活的见证。徐永泽、徐永灵、李奉献也来拐河、四里店讲道。
    韦陀大队的党支部书记韦清源忌恨田金,认为田金传教太火热,导致村里群众纷纷信耶稣,他无法赶散教会的弟兄姊妹。韦支书思想极左,到乡政府告状,要求政府逮捕田金。公安局和统战部干部来到田金的家,了解到田金所在的教会属于正统信仰,对田金警告一番就走了。韦支书就到县城继续控告田金。
    1982年春节,田金和一班子传道人在叶县的山区秘密聚会,他们都是公安局传唤抓捕的对像;春节期间,无法与家人团聚。
    田金到舞阳县和陈志德、海林登弟兄交通,他们通过韩弟兄,认识了周口的老传道人刘先生。
    1982年夏天,田金和张信弟兄去周口市家庭教会,举办了两个月的秘密学道班。鼓励青年弟兄姊妹奉献传道。他们又到舞阳、西平、唐河等地连接教会。认识了唐河的冯建国、申义平、申先锋等传道人。
    田金在教会管理奉献款和属灵书籍,当时,教会经济十分拮据,张荣亮将家里的牛卖掉当作路费,让丁秀玲去广州托运属灵书籍。在平顶山市北舞渡,有二手自行车市场,花三、五十元就能买一辆旧自行车,田金买了一批又一批的二手车,送给各县的农村传道人。他们骑车传福音,可以节省车费。唐河县的冯建国老弟兄骑的车子,就是田金送的。唐河县家庭教会奉献75公斤白面,田金用自行车驮到社旗马厂村,接待家庭。当时,张荣亮等一班子同工在此秘密居住。
    1983年夏天,公安局将领受李常受信息的家庭教会定为“呼喊派”,将不参加三自教会的传道人,也划为“呼喊派”。田金、张荣亮、丁秀玲并不认同李常受的神学观念,也不接受“恢复流”教会的信息。但是,公安局仍要通缉他们。
    乡政府干部勒令田金参加“宗教学习班”,若不参加三自教会,就转送看守所。田金心想,张荣亮为福音坐监,高允玖长老为主四次判刑,他们刚强壮胆,这次去学习班,进了监狱也光荣。他背着行李去乡政府,路上遇见韩荣钦姊妹,韩荣钦说:“同工都被抓走了,你不去看顾教会,群羊打散了,将来怎么向主耶稣交帐?”于是,田金就离开家,到各地的秘密聚会点,安慰劝勉弟兄姊妹们。
    方城县四里店乡派出所疯狂逼迫家庭教会,干警们将基督徒抓起来,逼他们跪在砖上,在烈日下暴晒,将传道人打得死去活来。血气方刚的所长扬言:“让四里店的基督徒全部写退教书!”结果他出车祸身亡。
    田金和张荣亮、丁秀玲、吴党胜逃到唐河北张湾村,在李奉献家里秘密聚会。库群太与叶县老传道人高当,在逃亡中还发生争论。高当气愤地说:“他就是我的爷,我也不和他在一起。”刘振营跪着祷告以后,悄悄问田金:“谁是张荣亮?”田金介绍张荣亮认识了刘振营。
    刘振营弟兄后来落入中共警方的监牢,惨遭毒打,连续禁食74天,被判刑四年,他以“天上人”身份到各地作见证。
    田金和张荣亮、郑书谦、陈海录等人一起,又逃到鲁山县偏辟的山村陈司沟,警察和民兵搜查基督徒的接待家庭,他们拎着破蓆,夜里住在山坡上。春节到了,田金悄悄回家,拎了一块猪肉,几两香油送到鲁山陈司沟,和同工们一起在山里过年,躲过中共警方的抓捕。
    1983年,田金在家乡韦陀村的责任田被没收,大队支书注销了他的户口。田金四年不敢在韦陀村露面。
    1986年,上海的著名传道人李天恩到河南周口传福音,田金等弟兄将他接到西平县楚山乡,开五天同工聚会。
    1987年,环境有些宽松,田金回家乡找村支书,要求给他分责任田和宅基地,大队换了新支书,新支书是位受过洗的基督徒。田金在村外盖了几间房子,当作接待家庭聚会点。
    1988年秋,香港复兴教会的包德宁牧师,到南阳社旗县马厂村讲道,田金和丁秀玲一起到郑州火车站迎接包牧师。他们花150元钱,雇一辆农用飞虎车,从郑州开往社旗县,包德宁牧师在车上不断用方言祷告,司机感到很奇怪,田金遮盖说:“这个老师在讲外语。”在此之前,田金在广州见了几次包牧师,交通家庭教会复兴的事工。
    田金陪同包德宁牧师在社旗、方城农村聚会,包牧师为他们按手祷告。在唐河县大河屯秘密聚会时,田金被圣灵充满。
    
    1989年11月,河北廊坊家庭教会的郑姊妹、徐姊妹在方城聚会。被圣灵大大充满,非常喜乐,她们迫切请求张荣亮派同工去廊坊传递复兴之火。方城教会差派田金、杨麦囤、周小改去河北廊坊开拓禾场, 田金一行到河北廊坊油田,找到方城籍的老乡曹成新夫妇,曹成新和张秀云负责家庭教会的治理工作,这里的弟兄姊妹热情接待他们,曹姊妹的丈夫王青林原是党支部书记,信主后被迫退党,他一直跟着田金,到各聚会点听道,他看别人被圣灵充满,自已却没有得着,他非常渴慕,心甚迫切。在万庄聚会时,王青林跪下恳切祷告:“主啊,祢让我为祢作工,可我没有能力,怎么办呢?……”“哗——”圣灵的能力降临他身上,他似乎失去自我,嘴像失控的发动机,不停旋转,禁不住说出别国的话来。以前信主,遇到一些困难挫折,还怀疑上帝的同在,从此,王青林不再有任何怀疑了。
    廊坊的教会燃起复兴的火,每场聚会都有神迹奇事伴随,教会人数猛增,很多人要求受洗,卞姨的丈夫管理油田的浴池,教会借用了一天,在那里举行施洗仪式。
    曹成新姊妹在聚会中被圣灵充满,她说方言,一位姊妹翻出方言:“让你到大庆传福音,你还不走?”圣灵催促他们去大庆传道。
    张秀云管理教会的财务,她对田金说:“每聚一次会,钱袋就塞满了,你们来了二十天,弟兄姊妹奉献这么多钱,我们一起去东北大庆吧,让那里的教会也领受圣灵充满。”田金、杨麦囤、周小改、曹成新都赞同。
    时值12月,东北正是隆冬季节,张秀云担心河南的弟兄承受不了东北的寒冷。张秀云拿出五百元钱,让田金一行去北京王府井商场买大衣,他们嫌王府井的衣服昂贵,就借油田职工的大衣皮帽,准备前往。
    
    曹成新的小儿子闹着也要跟随去大庆,曹成新劝他:“妈妈不是去大庆玩的,你别跟着我。”小儿子祷告:“主啊,求祢让我妈妈多买一张票。”张秀云、周小改都愿意带他,五位同工带一个孩子去大庆,经过北京的亲戚家,三自教会的一位姐妹知道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就讥笑说:“你们老的老,小的小,会传什么福音?返回家吧,别让大庆公安局抓住你们。”
    1989年12月, 田金、杨麦囤一行人到了黑龙江大庆市,那里的教会不愿接待他们,两位小姊妹说方言,另一个姊妹翻出方言:“你们去转教会,一个一个地转,转完才能离开。”
    大庆的家庭教会当时有几个小教派, 教会里姊妹占比例很大,大家选潘保国作教会的治理者,大庆附近“恢复流”教会按手潘保国为同工,潘保国去黑龙江五常县参加同工培训,这里是倪柝声聚会处的背景,弟兄姊妹们虔诚爱主,强调姊妹们聚会蒙头,被其他教派视为“戴帽会”。田伯兴、李可印谈了擘饼、蒙头、按立的意义,系统讲论生命之道。潘保国对他们讲的完全领受,对聚会处传道人的口才既羡慕又钦佩,因自己不太会讲道。
    曹成新领杨麦囤、周小改去各处聚会点。张秀云带田金去潘保国弟兄家中,潘保国因张秀云向他传过福音而信主,两家还有邻居的友情,但是,张秀云与潘保国见面,却在教义上发生了争论,二人谈到深夜十二点,不欢而散,张秀云没有祷告就离开潘家。潘保国的妻子刘姊妹责备丈夫没有爱心,不该与张姐见面就吵架,把她气走,潘保国说:“她若真是神的使女,不会计较的。”
    曹成新一组也遭到冷遇,她负气想离开大庆,张秀云说:“潘保国在大庆治理十二间教会,能说通他,局面就打开了。”她们迫切求主帮助,张秀云和田金又去见潘保国,张秀云避开教义之争,只谈亲近的话题:“咱们以前是好邻居,在世上像一家人,走天路更不能分开,在福音上,我生你养你,我与河南的同工来一趟容易吗?你把小部分弟兄姊妹召集来,听田弟兄讲一堂道,如果你认为不对,可以不接待。”
    张秀云带田金在赵秀英老姊妹家交通聚会,田金与潘保国争论教义问题,各自都以圣经为依据辩论。
    田金说:“妇女聚会戴帽子是顺服教会权柄的标记,若心里不谦卑,头上蒙个被子也没有用,以弗所书一章14节上说,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戴帽子不能作为得救的凭据,圣灵才是得救的印记。”
    五常县的田伯兴弟兄前来与田金争辩,潘保国觉得他们讲的都有道理,难分谁对谁错。田金性格温和,云游四方传道,见多识广,生命成熟老练。田伯兴辩到激动处,竟大动肝火,血气方刚,怒斥田金来大庆抢占地盘,争夺禾场,田金则从容不迫,笑容可掬。
    潘保国心想,你田伯兴讲道恩赐那么好,竟在远方的弟兄面前发怒,说话刻薄伤人,还有基督徒的爱吗?田伯兴以道理证明自己正确,以行为见证自己失败。潘保国没有想到,教会还这么复杂;为教义争辩言词,面红耳赤,有何益处?于是表明态度:“你们五常县的、方城县的,我以后都不接待了。”
    张秀云、曹成新又来到潘保国家,潘弟兄冷面相对,也不招待饭食,张秀云和曹成新为了开展主的工作,心善脸皮厚,下厨房为潘家做饭。碍于情面,潘保国不便开口撵她们走,张秀云劝他带田金去各聚会点讲道。
    在大庆程凤庄二村张艳红姊妹家,潘保国勉强找十个人来聚会,田金领祷告和讲道,满有圣灵的能力,几位姊妹听了泪流满面,十分称赞,要求潘保国留住田金继续讲道。
    一天晚上,一对夫妇带着十九岁的哑巴女儿参加聚会,田金为她按手祷告,这个姑娘竟能喊:“爸爸、妈妈”,她对着妈妈笑了,妈妈望着女儿哭了,心情无比激动,感谢上帝的恩典浩大。
    张艳红姊妹建议大家把所知道的病号都带来聚会,病得医治的神迹奇事在大庆传开,聚会从十人、几十人增长到几百人。一位姓郭的姊妹瘫痪,丈夫背她上楼聚会,请田金为她祷告,郭姊妹当场站立起来,高兴地下楼上楼。大庆的气候异常寒冷,滴水成冰,积雪不化,可是聚会点上热气腾腾,传出一阵阵欢呼喝采声,三十多个病人蒙主医治。
    田金、张秀云在大庆市八百垧、红卫星、张铁匠等社区巡回讲道,许多弟兄姊妹被圣灵充满。
    郑万林弟兄被圣灵充满,兴奋得忘记上班,连续三天聚会不回家,他的妻子韩姊妹抱怨说:“你单位里多次派人来找,你也不去值班……”田金邀请韩姊妹参加聚会,韩姊妹也被圣灵充满,韩姊妹对丈夫说:“万林,你回家吧,今天晚上,我不走了,还留在这里聚会。”
    杨麦囤、周小改、曹成新在刘公亮、张先强牧养的几间教会传讲圣灵充满。
    原来,大庆的家庭教会是分散服事,互不联结交通,田金、杨麦囤把它们连成一片,选出治理、牧养教会的同工,根据各人的恩赐,按圣经的原则,安排潘保国、张先强负责教会治理工作,郑万林负责教导,刘公亮作圣工,施洗、领圣餐,张贞、罗姊妹、韩姊妹等人作执事,每月召集一次同工聚会。
    他们巡回了三十间教会,听众都被圣灵充满,被圣灵充满的弟兄姊妹都有了传福音的能力,逢人便讲,见人就传,大庆教会结果累累。
    1990年春节,大庆家庭教会差派郑万林等六人去方城县学道,田金安排他们住在崔国清姊妹家,崔姊妹热心接待服事大庆的同工。方城教会送给大庆教会许多属灵书籍,这样,两地的教会建立了密切的联结配搭关系。
    
    教会开始大复兴,半年之内,张先强弟兄所在的聚会点从40多人,发展到90多人,只好租公司的两间房子聚会。公司逼迫他们,收回房子,他们将90多人分五个聚会点,弟兄姊妹们到旷野树林去祷告。
    大庆教会在圣灵里更新,在牧养治理方面,走团队宣教之路,恩赐配搭,凝聚了力量。
    
    1990年9月20日,方城教会的几位核心同工被公安局抓进监狱。张荣亮、杨麦囤、丁秀玲、戴保田、韩荣钦等都关在监狱、劳教所。田金和郑书谦、乔中华、乔天军带领方城家庭教会,继续从事差传事工。
    1991年夏天,王才、田金、徐大丽去安徽利辛县传道,姚怀亮、郑献起和白弟兄负责接待。他们在聚会时,当地的公安人员闻讯去抓人,徐大丽急中生智,搀扶一位老姊妹逃出去。田金跑到竹园里,跳进池塘洑水到对岸。公安人员开警车前来追赶,撞住一位老汉,遭群众责骂,他们处理事故,耽搁了时间,田金钻进玉米地跑约三华里,进一位弟兄的家;逃出了利辛公安局的追捕罗网。
    田金、戴保田和刘香姊妹去陕西省安康传福音,认识了蒲城的赵德甫弟兄,赵的妻子夏姊妹是三自教会负责人,田金在铁路局家属院赵弟兄的家里吃饭,饭前由田金领祷告,夏姊妹很受感动,她觉得田金很敬虔属灵,是主的仆人,她就让田金在窑洞里聚会讲道。那天晚上,三位姊妹拉去一个瘫子,田金奉主的名为瘫子祷告,瘫子蒙主医治,能在聚会点跑动。夏姊妹从此离开三自教会,在家庭教会服事主。
    田金和雷小敏、何香姊妹到西安阎良飞机制造厂,一位患胆结石的姊妹请他们去祷告,第二天聚会,来一位19岁的哑吧,田金为他祷告,他能开口说话。田金和同工有神迹奇事伴随,他们开拓了兴镇、坡头镇、富县、延安等地的教会。
    
    1994年春节,田金和张荣亮接待包德宁牧师,他们一百多位同工,在方城杨楼乡铜斗村通宵敬拜赞美主,公安人员将他们包围。那天夜晚,一百多弟兄姊妹冒着小雪逃走,公安人员抓到包德宁、张荣亮、田金、郑新太。干警老郭瞪眼看田金,问:“咦—这么面熟啊!你是哪里人?”
    田金从容回答:“我是老田金,四里店哩。”老郭回想起来,讥嘲道:“你家盖的院子挺不错嘛!我们去几趟抓你。”田金笑笑说:“不怎么样啊,花四百块钱,盖五间房。”田金与干警搭话周旋,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政保股长老李搜查房间,只顾向包牧师等外国的传道人问话。高国付将同工郑书谦、魏民驮上屋梁,他们将屋顶捅一个洞,钻出去跑掉了。田金趁乱将摄相机藏到外面柴草堆里,李股长踢了田金一脚,问:“你干什么?”田金答:“我解手哩。”
    黎明时辰,高国付去厕所时,突然窜出去飞奔而跳,公安人员大喊:“跑了!跑了!”他们却力不从心,难以追上。
    
    田金被关到方城县拘留所。四里店的老常与田金同监号,号长收听短波收音机,美国之音报道包德宁、张荣亮被抓事件,犯人们觉得张荣亮、田金是了不起的人物,让穷乡辟壤的方城在国际上出了名,老常托干警的关系,送给他们每人一碗饺子。
    公安局找田金十年,这次老账新账一起算。田金专心传道,他传讲的信息主要是:教会要走十字架道路。信主灵魂得救,将地上的户口簿迁移到天堂,妻子要爱丈夫,媳妇要孝敬公婆,基督徒要经历水洗、灵洗、血洗、道洗,圣灵充满,要不停地传福音结果子。
    公安局也查不出他信仰上有什么问题。一个多月后,周敬凡、赵华亭领泌阳、舞阳的弟兄姊妹去方城,到拘留所看望田金,为田金祷告,求主释放田弟兄。田金在监号里说:“这一卷卫生纸用不完,就出去了”。犯人们都不相信。 田金突然患重病,医生诊断说:这是菌普性败血症,非常危险。公安局担心田金死在拘留所,造成不良影响,马上释放了田金,以免承担责任。田金住了几天医院,主耶稣医治了他。
    方城教会请台湾教会的陈公亮牧师进行门徒培训。陈公亮挑选十位方城的青年传道人作门徒,宣讲向世界宣教的异像。田金等七长老旁听陈牧师的讲道。
    1994年五一节,大庆教会举办万人大聚会,台湾的柯希能牧师讲道十分钟,他的同工讲道半小时。田金陪同柯牧师,从上午九点到中午十二点,公安人员观察了一整天,那天,大庆的路口堵车两个小时,交通警察指挥疏散,张荣亮、曹文海、丁秀玲也来参加聚会。四年前,田金来大庆传递复兴之火,如今已燃烧到大庆周围各县,团队差会已经形成。
    1994年7月26日,方城县家庭教会差传母会选举七执事,田金当选为七位主要负责同工之一。管理十三个团队的差传事工。
    2002年春天,田金一行到大庆市举行复兴聚会,东方歌舞团的远征姊妹和基督徒歌手,前来大庆市表演节目,唱歌赞美主,远志明弟兄拍摄电视片《十字架》,采访大庆教会的美好见证。
    大庆教会的同工之间出现分歧意见,田金和他们一起祷告,劝勉他们彼此饶恕、和睦同心,继续兴旺福音。
    
    河南方城福音使者苏得安—张义南
    苏得安,方城县杨集乡人,1978年初中毕业,其父原是烧香拜偶像之人,他重病缠身,求道教的神医治无效,却听见一个声音:“你换一个地方。”村上基督徒向他传福音,苏得安用架子车拉父亲去聚会,上帝的仆人为他祷告之后,他蒙主医治,弟兄姊妹鼓励他为主作见证。1979年苏得安听了几次讲道,没有真心悔改,他对慕道友说:“你们先信,我再观望一段时间。”
    1981年底,苏得安开始热心聚会,渴慕福音真理,重生得救。1982年,苏得安听上帝的仆人讲道:“你若听主的话语,主会向你显现。”他就在晚上专心祷告:“主啊,我相信祢爱我,求祢显现……”他耳边听到声音:“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份”当时他对圣经知之较少,从此,他系统读经,在提摩太后书四章发现这节经文,他更加火热,产生传道的使命感,在教会里虽然不会讲道,但他乐意给不识字的老姊妹念圣经。过了几个月,他去一个村庄聚会,在路上又听到主的声音:“你配得吃我的肉。”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到了聚会点,那天是领圣餐擘饼聚会。上帝的仆人讲擘饼的意义,凡是吃主的肉,喝主的血的人,就有基督的生命在他里面,他就是蒙福的人。
    “主啊,祢是又真又活的神,祢太爱我了”。苏得安这样流泪祷告。他对主的认识加深,在杨集乡农村教会里服事。
    1986年,苏德安与戴文清弟兄,权爱玲姊妹一起去湖南龙汇县传福音。
    1988年8月,美国宣教士包德宁牧师在王官庄张景芳家聚会,苏得安和杨集乡同工参加,包德宁讲激励会众渴慕圣灵充满,得着能力,走出去向世界宣教。第二天,苏得安跪在屋角祷告,迫切求主的灵充满,凭信心宣告,今天一定会充满。包牧师讲道以后,从讲台下来,为众人一一按手;苏得安举手不住地祷告,包牧师的手还末按到他身上,圣灵能力已进入他里面。他像触电一样,浑身颤抖,舌头变僵,他听到自己说的好像广东话,越说越流利,方言灵语吐玉泻珠一般,他觉得自己的脸放光,举着的手放不下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苏得安心花怒放,欣喜若狂。
    杨集的蒋小红,、毛巧、程弟兄等也被圣灵充满。苏得安在深夜骑自行车回家,路途中,他想到包牧师讲的,圣灵如鸽子降下,圣灵的鸽子千万不要飞走啊,他马上下车,跪路边祷告,又说了一阵方言,接着蹬上自行车赶路,跑一段又停下来,再跪地上祷告,如此三次停车,跪地祷告。
    苏得安到舞阳县聚会,台湾的陈公亮牧师给他抹橄榄油,按手祝福祷告:“你要向前跨步,智慧知识的言语会从你口里发出……”苏得安激动地热泪涌流,他想:“上帝这样抬举我,一定出去传福音。”
    
    苏德安原来与侯玉忠一起同工,方城杨集乡的秦圣山对侯玉忠说:“四川的福音禾场面积太大,我借你们的苏弟兄和我同工。”
    1992年,苏得安与秦圣山去重庆云阳县传道,云阳大山巍峨,绵延起伏,他们爬山七个多小时,来到一个山村讲道,苏得安初来乍到,不服云阳的水土,上吐下泻,他祷告求主医治,一位娘娘邀请他:“主感动你回来,你为一个跌倒的弟兄去祷告吧,他原来信过主,后来软弱不信,受了重伤。”
    苏得安随当地同工去看望这人,这人在山上打石头,攒一根铁钎子让人锤打,他的手滑,铁钎子穿进他的腿部肌肉。苏得安看他面色蜡黄,腿肿得如发面,半躺在椅子上呻吟,就安慰他:“我们相距千山万水,是主的爱将我带领到你家,看望你,为你祷告,教会里有一首歌唱得好,‘主爱希奇、真希奇,把大爱藏在患难里。’弟兄啊,起来为主发热心吧。”这人说,主若还爱他,就还信。苏得安为他祷告三次,主显奇妙神迹,他的腿慢慢消肿,临别时他站起来亲自送苏得安一行,苏得安握着他的手说:“弟兄,下次我再来时,希望看到你在教会里服事主。”苏得安切身感到,走出来传福音时,才有神迹奇事伴随。
    苏德安在四川,看见那里的弟兄姊妹非常渴慕真理,就把传道的负担放在四川。
    四川省山区到处是庙和偶像,那里的民众迷信民间宗教。他们拜树、石头、雕塑的各种偶像。四川人吃苦耐劳,他们在山路上担挑肩扛,妇女们赤脚下田干活,劳动强度超过河南的农民。苏德安和同工们,帮助那里的弟兄姊妹种稻子和麦子,担大粪、背粮、刨地,什么活都干。
    
    温州的传道人在四川自贡、内江教会中做牧养工作。刘二本弟兄受过高等教育,退休后专心传道,苏得安与他们联结交通,刘二本说,现在不敢传福音了,教会里信徒多,传道人少,聚会点建立的多,缺少治理的人,牧养不了。秦圣山、苏得安在刘二本的陪同下,在当地教会布道,领唱《新歌荟萃》(迦南诗选曾用名)“能力,能力,圣灵的能力……”弟兄姊妹们自动拍掌赞美主,掀起复兴的热潮。
    重庆巴县的穆娘娘热心传道,她和另外两位老姊妹在巴南、南川传福音,为病人祷告,半个月建立了七个聚会点,穆娘娘邀苏得安去她牧养的教会讲道。巴县有一位富有的老太太,住了一栋楼,她和几位老姊妹热心传福音。苏得安看到这里的庄稼真是熟了,只要开镰收割,必带禾捆欢喜归来。
    苏得安巡游到潼南县,在接待家庭与温州、四川的同工相会,他们一起唱诗赞美主,歌声引来一群外邦人惊奇:“这家的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啊?”苏得安站在门口向群众讲福音,一位患白血病的医院主治医师和妻子驻足听讲,苏得安得知此情,对主治医师说:“你若真心接受福音,主会医治你,你跪下,我为你祷告。”夫妻二人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有跪过,有些不好意思。苏得安扑通跪在地上说:“向永生的上帝跪下,不小我们的身份啊。”那医师也跪下了,苏得安按手在这对夫妻头上:“奉主耶稣的名,圣灵进入他们的里面!主啊,求祢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九个人跪下接受福音,认信耶稣是主。苏得安回顾以往在方城县家乡礼拜,教会人数维持原状,看不到什么果效;到重庆后,一晚上结了九个果子,精神大为振奋。
    苏得安在潼南县开了三天培训会,临走那天晚上,一些弟兄姊妹来送行,带来橘子,二十多个慕道友要求按手祷告,决志信耶稣。
    
    苏得安和秦圣山到重庆巴县、江津县,后来成立四川团队,福音工作发展到37个县市,延至贵州、云南。周口的石巧、杨环二姊妹与苏得安、秦圣山同工,赴四川传福音。
    在四川重庆的家庭教会中,阆中市和云阳县的传道人受逼迫最大,阆中教会170多位同工有97%的人被囚过,有的罚款,有的劳教,受过派出所的各种刑罚,可是,阆中、云阳的教会最复兴。
    苏得安在阆中开展门徒训练,宣讲基督徒受苦的意义,凡在基督里敬虔度日,都要受逼迫,主耶稣在世上受逼迫,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要背十字架,跟着主的脚踪行。培训之后,阆中同工的信仰奠定了美好根基。
    阆中的工厂老板王时华奉献钱买了三室一厅房子,让河南传道人居住,在当地开拓教会。27岁的王远弟兄从事修理电器工作,因传福音被公安人员拘留过三次,他在派出所跳墙逃走。
    勾淑华姊妹因传道被公安局判劳教二年,在资中女子劳教所服役;苏德安和其他弟兄姊妹们去看望她,勾淑华说:“我在这里很享受,当我灰心时,神赐给我异像。我在夜间看见红色十字架在空中飞舞,爱丈夫和儿女超过爱神的,不配做主的门徒。”她的丈夫以前对主半信半疑,当她的妻子进了劳教所,他也正式归入耶稣基督。
    阆中传道人李明判过三年劳教,潘锐关也判三年劳教,在绵阳劳教所服役。潘锐关原是工人,后来辞职全时间传福音。阆中市公安局非常严厉地逼迫家庭教会,戴弟兄在金亚镇聚会,被公安人员追赶,警察开枪打中了他的腿。
    阆中教会负责人李明全家信主,女儿加入差传团队,全家人都被抓捕过。他们锁上家门,避开当地公安的骚扰,到外地传福音。胡弟兄原来是兽医,也加入传道团队。
    云阳县的李兆安、李明父子二人,同工传道,他们全家奉献传福音。李明准备结婚时,公安人员去抄家,将他家里的肉带走。李兆安、李明仍奔波各地传道。
    澳大利亚教会的牧师去阆中讲道,一百多弟兄姊妹尽情敬拜赞美,有的哭有的笑。
    阆中市建有六、七百间教会,后来,一百多间教会倒塌,还剩五百多间教会。
    江津县历年没有逼迫,家庭教会有二万七千信徒,七百八十七个聚会点。李忠文弟兄是教会负责人。全时间同工有李平、武治平、彭小军、黄朝金,李忠文的妻子在洛黄镇做生意,供应丈夫传道。
    苏得安和同工们在永川县开拓四百多间教会。有一位大队支书,极力逼迫教会。他喝醉酒摔死在悬崖边。
    1996年,四川家庭教会获得更大突破,春节期间开展福音月活动,弟兄姊妹在阆中大街小巷,公开传福音,他们吹着锁呐,打着连箫。他们用快板书表演福音的节目。
    1997年,四川女子劳教所,又关了阆中家庭教会的三位姊妹。
    方城母会差往四川的团队,牧养大约一千四百间教会。四川当地的全时间传道人二百多人,牧养三十多个县、市教会的弟兄姊妹。
    
    苏德安在四川聚会被警察包围几次,差几秒钟险些被抓;他在四川家庭教会讲属灵争战,他认识到,灵界和物质界有重叠的地方。他分析教会同工之间不合睦,发生争执是魔鬼在作怪。四川重庆的庙宇很多,在阆中市水关镇有一个大佛寺,传道人集体禁食祷告,约一个月时间,当地政府把这座佛寺关闭。王家沟的佛寺也不允许当作游览景点。
    谭弟兄原是当地的地痞流氓,他信主后,热心教会工作;经过属灵争战培训,谭弟兄和三位老姊妹一起上山祷告:“主啊,我们要拆毁这座庙,若是祢的心意求祢赐下一个凭据,让山上的树无风摇三摇。”祷告之后,他们四人看见山上的大树无风而摇动三下,谭弟兄又指着一棵树向主祷告说:“主啊,感谢祢听我的祷告,求祢再赐一个凭据,若拆庙是祢的旨意,求祢使这棵树也点三下头。”那棵树果然摇动三下。谭弟兄在夜里拆除四座当地非法建筑的小庙。
    秦圣山在江津巴县做门徒培训,来自四十多个乡镇的弟兄姊妹参加学习。四川家庭教会利用基督徒的葬礼传福音,用民间乐器赞美神。
    方城团队四川差会前往贵州安顺市农村,在穿青族传福音。穿青族生活在贵州织金县、纳雍县。苏德安和任民献带着短波收音机、福音单张、和张郁岚著的属灵书籍《认识真神》。苏德安到农民家中,送给他们收音机和福音电台节目表;为他们祷告,留下一百多张福音单张让他们发放。他们到双保县山区,在苗族和穿青族杂居的地方传道。
    2000年元月,苏德安和秦圣山将四川团队的治理工作,交给重庆云阳县传道人负责。苏德安和秦圣山回河南家乡教会工作。
    方城杨集全奉献的同工二十多位,知名的传道人有:刘爱荣、王云道、苏得安、戴宝田、杨凤玲、杨麦囤、韩荣钦、秦圣山、程梅英、戴元桂、程桂英、权爱玲、卢玲英、王广兴、戴文清等人。
    刘爱荣原是唐河耶稣家庭女家长,“文革”中多次受批斗。王云道在集市贸易上公开传道,被判三年徒刑。戴保田因福音工作多次被抓,坐过三年牢。杨凤玲姊妹在湖南传福音,被判三年劳教。戴文清弟兄曾为方城的小敏姊妹唱迦南诗歌记谱。杨集乡家庭教会有传福音不怕坐监的优良传统。
    苏得安认为,方城杨集乡教会现在不如阆中农村教会复兴。河南教会复兴的水流已流向四川。方城教会广泛与海外的牧师们联结,各种讲道都听过,华人著名牧师、白种人牧师、黑种人牧师都来过。传道人成了福音江湖,在家摆老资格。传道人上台讲几句,听道者就知道他们什么水平。方城本县教会保持现状,慢慢宗教化了,教会真正的出路是向外开拓禾场。
    
    苏德安和田金到黑龙江大庆、黑河、甘河聚会讲道。他们巡游内蒙吉林、甘肃、河北、江苏、浙江、陕西、山东辽宁等地,从事先知讲道,赶鬼医病,坚固教会等事工。
    2007年12月20日,苏得安在甘肃省酒泉市传道,被中共警方抓捕,2008年元月5日,公安人员用警车将他们押送河南方城县看守所。
    
    (对华援助协会联系人:傅希秋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商丘70位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新疆新源县拘留3位未成年人信徒
  • 河南省商丘70位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家庭教会联合会董姗姗和许圆圆姐妹于21日释放
  • 被山东临沂判劳动教养家庭教会领袖名单
  • 家庭教会联合会内蒙分会会长汪大卫和40位教会同工被抓(图)
  • 家庭教会联合会女同工在河南漯河火车站被抓捕
  • 21位各地家庭教会领袖同时被山东临沂劳动教养
  • 要奥运更要爱与公义-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给国际社会的一封信(图)
  • 乌鲁木齐市一家庭教会的三名负责人被捕
  • 乌鲁木齐家庭教会被公安抓走三人 面临强拆
  • 中国家庭教会成员祝贺傅希秋获"约翰•利兰宗教自由奖"
  •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家庭教会遭受政府迫害的2007年度报告
  • 对华援助协会公布 中国境内基督教家庭教会遭受政府迫害的2007年度报告(图)
  • 河南省方城家庭教会传道人田敏阁、苏德安取保候审获释(图)
  • 昆明一家庭教会因物品被没收圣经被警察焚烧要求复议遭殴打
  • 3位被判处劳教1年的女性家庭教会领袖提前获释
  • 4位被判处劳教1年半的家庭教会领袖提前获释(图)
  •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给胡锦涛主席发表第二封公开信(图)
  • 湖北建始县法院就家庭教会领袖秦宏军被公安人员拘留殴打诉讼案行政判决书(图)
  • 来稿: 祷告词违法 河南家庭教会领袖张义南判两年劳教(图)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强调做好宗教工作”是什么意思?-一位家庭教会知识分子领袖对胡锦涛讲话的回应/迦勒
  • 李国涛:见证宗教迫害:家庭教会传道人周恒案透视
  • 家庭教会部道人刘风纲看望袁伟静
  • 家庭教会部分成员就耿和遭殴打事件的声明
  •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 王光泽: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布什总统与中国家庭教会成员会面解读
  • 王光泽: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布什总统与中国家庭教会成员会面解读
  • 范亚峰:家庭教会的兴起和生存困境
  • 郭飞熊:家庭教会为什么在中国处境艰难
  • 言信:从“民运”、法轮功到家庭教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