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亚笛多星:凤凰抬皇轿 金羽藏党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博讯 boxun.com)

    
     ---------揭开中宣部特聘的红色教士外袍看一看:金色的凰嘴…
    
    在东方的文化里:凤凰很美。她是“一团金色的火球中起死回升”的美丽象征。正如这个金色升腾的;每时都会伸拉聚焦在观众面前的;凤凰台魂的商标。
    在铿锵抑扬的“凤求凰兮呀凰从凤…”交响曲主旋律下…凤凰台名嘴云集的金碧大堂里,又抖出一个外表相当绅士化的洋皮红心名嘴!他叫阮次山。
    当先生挺步着沉重的身躯,一屁股坐进松软的转椅后…会优雅地用一个恰扣节目时间45度转角,面对镜头…
    肥沃的国字脸即刻泛滥起“天下师爷”的神采油光。
    象以往那样:他会干咳三声,先净润下炎热的喉咙“啊…啊.哈…”
    说:…真是多难兴邦呀!…中国多难兴邦呀…
    这次汶川发生地震后…北京高层反应及时…全国上下…万众一心…高效及时救灾…充分显示崛起大国的国家实力和民族脊梁…。
    佩服!阮次山的嘴;可敌戈培尔。
    
    次山先生这番滔滔宏言,并不是酒后茶趣的随兴雅谈。而是旧中国上海滩上政治流氓惯用的“偷步;投谋;蛊惑人心;转移民目”的伎俩。
    正如5.12以后,这个貌似与北京毫无脐带干系的人全球华人台;这个堂而皇之地中立于反共的台湾、亲共香港与大陆之间的凤凰台,临危受命。为完成党赋于的“救舆论之火;帮中央赈政治灾难”的地下突击任务。脱掉过去巧妙设制的层层伪装。不惜成本代价,赤裸裸地:调名嘴;遣专家,加大力度,为灾难中的专制中国政府涂脂抹粉!
    
    阮先生的临阵紧急出场是具有一个风向标;一颗导向信号弹;一把政治舆论飞毛腿的左轮令枪功能;具有号手领军的作用。
    如同中国《东方红》大合唱舞台前方领唱的那个男高音。
    在中央新闻造假交响乐团-总指挥李长春指挥下:次山先生真是表现得很出色。
    他资历够老;美藉身份;会讲流利的美国英语;也会几种中国方言;知识不浅;能说会道;风度儒雅。这一点,当年那位瘦小狂妄的纳粹中央宣传部长戈培尔,真是比不上他。
    在他的领唱下:全国所有媒体头版;黄金时档都按统一的谱本。唱出了与2008.5.19至2008.5.21全国哀悼日里纷扬哀乐,极为对立的主题《多难兴邦》变奏曲
    这是中国文化的精华所在?还是龙留给传人的一缸染料?
    是古代思想科学巨匠亚士多德;苏格拉底;多难孔老二留下的墨迹?是今日中国哲学界研制的转基因的思想胚胎?
    查来看去…都不是!
    在过去三千年资讯总量、质量,根本不及今日互联网一个小时的流量数据。
    古代一个秀才的意淫邪说能成为今日电子时代的社会路标吗?
    古代中国,是有位线装书里爬出来的帝制文化蠕虫说过:《多难兴邦》那是为讨好淫威的君王说的!那是坑民媚君的孔老二陈腐拜君学说发酵出的一抹霉毒。
    很离谱:这小坛深弃在历史垃圾谷里的臭豆腐。居然在名人泰斗们的嘴里:成了“逢春的枯木”“出土的经文”“领袖牌香水”。
    很追时潮的:党派遣在国内外的高级文化特务们联手掺和进:精英叛离准则的加工颜料;麻药…
    顿时间让其在中国五月风扬悲哀的天空里,变成一颗颗从天而降的阿Q精神弹;一幕幕驱散愤怒怨恨的迷目醉心烟花。
    
    上世纪中叶出生的次山先生,从小到大所处的政治、教育、社会系统环境,绝非苦难多难太多专制人难的中国大陆炼狱场所。他从末亲尝过50.51大屠杀…;53.54.55.对社会私产权大盗抢…;58.59.60的大饥荒;文革大恐怖;76唐山大地震…炼狱般的煎熬。
    所以可以理解:他对大陆人民暨60年代前:1900至1970出世的那几代苦难的亿万人民切入骨髓的漫长痛疼是无法用“一藤之断”“拦腰之割”的真实神经感官去理解的。
    他是用自由世界给他的眼镜;书本;金钱…在温馨的民主花园里…呷着浓郁的咖啡…从西方纪录中国历史的教科书中读到《多难兴邦》的中国。
    他的主子是中共。中共真正的思想宣传教父是戈培尔。
    对纳粹而言:对纳粹的思想总教头而言:戈培尔一手参与了对欧洲600万犹太人是永恒的罪行。
    如果历史不发生种族大屠杀…戈培尔充其量同阮次山一样最多在一所大学:对学生演讲…为专业工作。
    戈培尔可为主义;为德国;为自己的罪恶与失败,带领全家妻儿一起共起黄泉。
    次山先生会为主义赴汤蹈火吗?为中宣部的秘密守则肝脑涂地吗?
    不!不!不!您根本不是一个义士;且一点也没有象林昭;李大钊;黄花岗义士那种骨骼!只是为功利的名!为世俗贪恋的一点钱!
    次山先生不可能,也没有经历戈培尔所处时代的世界震荡。
    所以,以他的秉性;本质;状态而看:他又略能于戈培尔。
    次山所处的时空位置传播功能,远远超过并强于1933至1944戈培尔所处的极权大宣传大领唱的水平。因为:时代没有给纳粹带来今天的多维数字传播技术。
    戈培尔是有一句名言:“谎言讲一千遍就是真理。”
    由名言强调并发明:一个广播胜过百万兵;一份社论胜过一万吨黄色炸药。
    戈培尔一个月的上窜下跳昼夜叫嚣,最终只能影响一千万德国人的;中波无线电广播,不及次山先生,在凤凰台上十分钟的讲话,凤凰的一瞬间,可用卫星数字电波将次山号的资讯横扫亿万华人的眼球。
    戈培尔早己尘埃化泥。如果他的后代看到这种对比:也会五体投地。并会说:“戈氏名言如今只能当批判谎言的工具使用!”
    我看来多余!戈氏名言早己落伍!什么谎言讲一千遍,就是真理!
    在今天的中国!谎言不必用电台对着百姓耳朵讲一千遍!今日拥有全球最大国家传播网的红色中国手上的功能武器,真是五花八门:卫星电视;有线电视;数字和模拟电视;成万数千的党式报刊;数百个电台;党管民用无线无线通讯网。
    不照仿戈氏讲千句。只需次山讲一句。足矣!
    一句谎话;屁话!径上述国家机器的一个ENTER键便,可万倍于盖过戈培尔时代的一千遍之总效能。
    次山先生那能不敌臭名昭著的弋培尔!
    青出蓝胜于蓝;一代新秀胜前师。
    历史真实警世地告诉我们:戈培尔虽然早己死亡了!他的第一大弟子前东方阵营的苏联魂,己阵亡在西方的围剿中!
    但他的第三位也是最后一位大弟子红色中国宣传部依旧八面威风,无所不为。牢牢地执掌人民与灵魂的国家产权,成功操控国民的灵魂。
    
    民主价值充许有人为次山护航。
    如有人讲:喔!“次山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国产货…只是专制墙内的红种子,后来播植在洋国的花园里…出口转内销的好干部”。
    那么!他真的比戈培尔更隐蔽更神秘了。就更不应该“知难赞难;知痛说痒”了!更不应该背叛苦难中国。
    我们在肯定次山级文化武林高手们能力的同时,也要解析《多难兴邦》这道错题。难,人难;天难;官难;国难真能兴邦吗?
    回顾中国过去的三千历史。形形色色的灾难屡屡不止。自除唐以外中国何时又因难得以屡屡强大;漫漫繁荣。
    残暴的商?秦代?
    暴虐的蒙古/元时代?
    封闭黑暗腐败的明朝?
    残酷杀戮并将汉人当作奴才;内乱外患的满清王朝?
    是将灾难的源头苏俄引入中国;容共、育共…孙中山创建的灾难民国?
    还是在人类历史上;且改写多项世界第一纪录的;乃次山先生真正的老板》中国共产党制造一个又一个惨绝人寰的灾难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吗?
     次山先生随便到权威的中国问题哈佛研究院!还是中宣部的图书馆架子上抽一本书看看:问问学者们?《多难兴邦》吗?
    随便在富庶的巴黎、贫困的安哥拉、饥荒乃频的埃塞俄比亚…问问:《多难兴邦》吗?肯定全是异口同声:“NO!NO!NO!”
    好!阳界己斯!再问一问早己作古在阴界的文豪:史马迁、徐霞客、曹雪芹、鲁迅、王维国、章大炎、储安平…《多难兴邦》吗?
    先哲们不用回答!他们留给我们的史籍早己证明:《多难不兴邦》《多难会亡邦》
    秦毁于民反;汉亡于内乱;元垮于天谴;明崩于人祸;清塌于内外之难的合壁夹击;民国败于不尽的战难;自己的腐败;与共产党阵营的里应外合!
    为什么?中华民族过去一千年来一直无法安邦?也难以长长久久兴邦富国?屡屡落后于西洋列国与东洋日本?乃至清末民国颜面失尽!
    皆一个字:“难”!中国落后,是不尽的人难天灾造成历史的定论。
    远论己明。再近近纵看49以后中国:近一亿同胞不幸死于万难之源的共产暴政…。
    次山先生和全国的吃党粮收民脂的名嘴、名记、名人们:《多难兴邦》不兴邦!如果《多难兴邦》的话!我们的灵魂;人格;心;颜面!如何面对无数因难死去的先人!
    如果我们不汲血史血训!赞成《多难兴邦》之邪说?过去一千年历史上的任何一件人难大难都会在将来再现!那绝不是危言空谈!
    对一个下三滥瘪三、痞子、烂仔而言…金钱比人格重要!您缺钱吗?
    次山先生:您是知道李敖的!他比您更称是中国二岸公认的贪钱名嘴。
    他比您会节守一个文化人最后学线。
    几年前,凤凰台王,先付他二千万台币支票。他才首次在凤台登台亮相。
    敖流气.但.干脆…言:吾爱钱!若不进帐!四两棉.免弹/谈!
    您背扛如此沉重道德之包袱;值惊天神罪地鬼之报应于不顾!一定受领了台王刘XX沈重的红包?不比敖少的吗?
    
    《多难兴邦》!!先生这番话如通过NNC/BBC对西方世界讲:一定会让天下轰隆耻笑的!
    如果在华盛顿共产主义纪念碑;自由女神像;奥斯维辛集中营旧址前,对肃穆沉痛的观众讲:“《多难兴邦》呀!”他们会用唾沫把你淋得透湿。
    我们的民族已够可怜!名嘴们的飞沫只能忽悠…戏弄资讯严重不对称的大陆人。一切为维护中国腐败、专制、懒惰统治集团的名嘴;凤嘴;央嘴;牛嘴;犬嘴们…不知有一日,也淌进了黄泉…来到冥界。
    在地下:如何再对无数因难而死的万万冤民;包括本次未救出来的不幸冤民说:“难友呀”《多难兴邦》”?
    
    其实你们明白!我理解:你们也常有为“用谎言换饭碗”的常常痛耻!
    让死者安息!生者阳光!能否将换个主题?将《多难兴邦》易改成《民主兴邦》《共和兴国》《自由兴邦》呢?
    
    尊敬的呱呱凤嘴:我去年尚还欣赏的次山先生:我要再告诫您!“多难中国如多病之人!只有良医佳药,方可救人!方可兴邦”!
    
    这正是我要修正你刻意曲解《多难兴邦》的谬误。
    
    曾经为人类制造巨大苦难的德国、日本在战败之难过后的十年,迅速超越战胜国红苏联与红中国…人均财富收入十数倍于苏中!是个佐证!
    多难东欧己经复兴了!曾经也是多难的台湾;俄罗斯都兴旺了!又是个普世价值的证明!
    
    中国紧需兴邦旺国。是极权专制的驱动?还是从民主女神手中领到的钥匙?
     看:邦之一的台湾中兴;
    探:邦之二香港的富强;
    羡:邦之三澳门的自由;
    析:雪域之邦-有事西藏的烽烟;
    察:西部之邦穆斯林生态的荒凉…
    扰:国邦之中的专制黑邦…兴乎?难兴党邦?
    鉴鉴这邦与邦的兴衰?答案?常识!还不清楚吗?
    制度乃兴邦/衰邦的关键!
    
    次山先生:高尔基说过:“鹰总是鹰…雀总是雀…”
    民间说:“落毛的假凤凰不如一只鸡”。
    真的金凤凰可以藉火,死子生复复地循环。
    戈培尔幽灵也能否象凤那样藉您的嘴与台标运进中国呢?
    
    请允吾云:邦邦之帮;民智莫戏!凤凰护皇;名嘴轮鸣!凤毛乃丰;金羽藏污!凰衣金碧;为党利器!士拨假羽;鸦雀一只!
    
    您不是鹰!也不是雀!更不是凤与凰!
    
    您只是一个不穿纳粹服!效忠于奖金;效忠于北京的海外第五纵队老战士。如同您凤凰为代码的思想秘密机关在深圳的老巢。请先生自重。
    
    最后再送次山君一首诗!
    
    有莫高窟唐乐奏中乃曰:
    
     君为凤之嘴
     声声刻史柱
    凤乃通灵鸟
    不造阿Q梦
    金凰魂刚烈
    宁死不乞食
    火域有长歌
    多难不兴邦
    川水天府来
    哭我难蜀民
    祈如金凤凰
    逝者皆重生
    
    -------------亚笛多星
    OFF》2008.5.2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