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村支部书记在任最后一天被村民严刑拷问/悼红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广东省中山市东升镇太平村即将退休的村支部书记卢帅带因贪污问题被当地村民实施了严酷的报复行动。
     (博讯 boxun.com)

    5月19日至21日,在四川汶川大地震救援工作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广东省中山市东升镇太平村进行了一次村民愤恨的换届选举。
    
    候选人为了拉票,在酒店大摆酒席,让村民为自己呐喊助威。有的领导人为了自己的选票胜出,为了争权夺位,全然不顾百姓的真实想法。下达命令指出村民必须在5月19日早上7点到场进行投票选举,凡去进行投票者,均可领取十元钱以资奖励。如果到达现场而不去投票,则十元钱不予发放。作弃权处理。
    
    很多村民无能为力,只能内心戚戚,愤愤不平不敢直言,为了十元钱,他们很多都投了空白票,得到了那十元钱,然后回家通过电视继续关注四川灾区。他们知道真正他们想要选举的人,都得不到候选人的资格,即使他们选择了别的人做领导,这些投票也仍然会被他们忽略,舞弊已经不是秘密,他们甚至明目张胆的干。
    
    也有很多村民不屑于此次的选举闹剧,根本就没有去现场进行投票。天平村的村委官员贪腐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可惜的是百姓很难找到证据。他们内部这次因为选举以及利益分配不公,最终在5月24日发生内斗,关于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迄今为止有两个版本:
    
    第一个:5月24号下午,有三个妇女去问支部书记卢帅带:“书记啊!你明天就走了,那今天来选举的每户每人那10块还没发,上年的我们村的粮食钱现在也没发呀?我们没钱买饭菜吃了!”卢帅带蛮横无理的回道:“没钱就去挣钱,关我什么事?去死啦!” 于是,那几个女人就冲过去打他,接着,在场的百姓也过去打,从而发生这个事件;
    
    第二个:5月24号下午,村里先前进行了生产队长的选举,选举完后,即将退任的卢帅带召集了各生产队长开会,开会后,有一个生产队长提出分钱(分什么钱无从知晓),村书记说一分都不给,之后就打起来了。
    
    具体他们这些官员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迄今无从得知,新闻媒体以及记者甚至当地的政府官员、警察等等,当时都难以进入太平村,因为村民将村子各个路口进行了封锁。
    
    有一个事实是,确实已经打起来了,而且被打的人就是这个书记卢帅带。以下文字记录这个事实:
    
    他们从三楼打到了一楼,从一楼打到了院子。院子里百姓一个个开始对他进行讨伐,并由开始的推搡继而发展到暴力殴打,有人声称不能就让他这么轻易就退休,必须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到底贪污了多少钱。于是村民相继询问卢帅带本人:
    
    “村里那些占地的高压电线水泥墩一个一次性补偿75万元,钱到哪去了?”
    
    “村里卖了那么多地,村里百姓也没见到钱,到哪去了?”
    
    “村里那么多的厂房出租,钱都到哪去了?钱呢?”
    
    村民陆续赶来,群情激奋,有人说他最少贪污几千万,有人说最少贪污几个亿,众说纷纭。
    
    有人现场揭露一次土地买卖,应该村民每人补偿三万元,却只到手了一万元,其他的两万元全部被他贪到个人腰包里面去,村里有几千人,每人贪两万,这就是几千万。
    
    在严酷的暴力之下,卢帅带亲口交代,在一次卖地之后,每个村生产队长分得20万元,而生产队长多达20多个,这就是400万元,这还没有把村里的其他更高一级别的官员算上。
    
    暴力进一步升级,村委的办公用具等财产被村民砸碎摔坏,场面凌乱不堪。
    
    事情发生后,卢帅带家人全家出走,不知去向。
    
    25日晚,卢帅带头戴摩托车头盔,想要逃离天平村,被村民发现,全村百姓出动,将他从车内拖出,并把车辆掀翻。于是村民开始一直监视并隔离卢帅带,晚上村民敲锣打鼓不让他入睡。
    
    5月26日,村民不折不挠,继续要求卢帅带交代贪污罪行,卢帅带挤牙膏似的逐个交代。
    
    5月27日,村民将卢帅带擒往村篮球场中央,用四条粗壮的绳子将他捆绑在四个水泥柱上,四肢分开,X型捆死,每个人都上去打他,要他老实交代。后来有聪明的村民指使15.6岁的年轻人上去殴打,也有的是自发的上去对他拳打脚踢,他们怕卢帅带秋后算账,再者都是15.6岁的未成年人,法律也很难裁夺。甚至有7岁的孩子,拿拖鞋翘着脚打他的脸,边打边问:“你到底贪污了多少?”
    
    5月26日至28日,天气突变,一直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卢帅带就在雨中承受着非人的煎熬。
    
    5月29日,卢帅带的牙齿被打光。期间有局长前来见卢帅带,面着村面告诉卢帅带:“当初,你无端端给我买了10万块钱保险,我以为你这么好样,原来想封住我的口,现在我还给你".有村民表示,这位不知名的局长其实是怕卢帅带在今后的行贿受贿调查案件中被交代出来,所以才来赶场子急于撇清自己,否则为什么当初给他的时候不立即回绝?为什么要到了现在这个关口才来回绝?
    
    新书记上任没几天,摄于压力以及为了划清界限,开始清查卢帅带的遗留账务。村官个个人人自危,生怕不保。
    
    警察赶来,想要带走卢帅带,被村民阻隔。东升镇镇书记要求进入,也被拒绝。冲突一触即发,甚至要发射催泪弹。
    
    有村民说,这样的事在他们附近的村子也发生过,甚至比这还要严重,上面根本不知道,因为当地镇上的官员不会让事情传播出去,记者媒体都无法进入。
    
    村里的青年人自发的在各个村口重要路口把守,与官员警方对峙。诉说他们的苦衷,告诉官员他们会把事情搞清楚然后才交人,因为他们不相信政府检察机关。
    
    后来镇领导开始与村民谈条件。村民指出太平村这么多年没有任何长足的发展,与卢帅带贪污腐败有直接的关系,镇领导表示要拨款3000万元改善村里的道路以及基础设施建设。
    
    东升镇腐败非常严重,有的村里甚至每张选票的价格达到100元,更甚者则高达120元。这种事前期《羊城晚报》进行过披露。而贿选形势蔚然成风,百姓在无奈之下,只好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更多的百姓用脚投票。
    
    有村民说,很多的官员是进行威吓挟持,动用黑社会。有的村民违心投给了他们不想投的人,当地上一级官员更多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历次的选举成为当地官员的作秀大戏。选,百姓苦,不选,百姓苦。
    
    官员与百姓的矛盾,已经积重难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对于官员的腐败,当地村民已经司空见惯。有村民愤恨的说:“经是好的,下面全是歪嘴的和尚,你比如搞什么社会主义新农村,养猪不让养,我们可以养政府,为什么猪就不能养?养猪娃子还能赚点钱,我养这些贪官能赚什么钱?” _(博讯记者:悼红轩主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