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国大”期货诈骗案受害人野靖环索赔反被劳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4日 综合报道)
    亚洲时报在线曾报道, 李鹏及其家族腐败涉及三峡的贪污事件,还有震动京城的“新国大”集资诈骗案背后的系列渎职案,而外界和事件的受害人一直指李鹏幼子李小勇及其家人有份参与此案。

       “新国大”案号称“首都第一金融要案”,涉及款项超过5亿人民币。事件中,台湾商人曹予飞于1997年6月至1998年7月,成立公司非法收购“新国大”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精登石油公司,其后,曹予飞与龚聪颖、高震宇等人合谋,以承诺无风险投资、高额回报为诱饵,采取设假盘房提供假信息等欺骗手段,骗取3000多人、高达5亿余元的集资款。

     (博讯 boxun.com)

    “新国大”期货诈骗案很多受害人多次上访,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反而遭到打压迫害,野靖环就是其中的一个。以下是博讯收到的求助信。

    

求助

    我是北京市公民,名叫野靖春。今怀着万分焦虑的心情,为我姐野靖环被劳动教养一事,向主持正义的国际社会求助。

一、事实真相

    被劳动教养人野靖环,是"新国大"期货诈骗案的受害人之一。"新国大"案发后,根据朱镕基总理的指示,组建了"处置'新国大'问题六部委联合工作组",有人蓄意把案件的责任人安插进"联合工作组",形成了自己查自己的局面,结果是只追究个人犯罪,不追究企业民事责任。为此,野靖环和其他坚持索赔权利的"新国大"案受害人一起,坚持了近10年600多次上访维权活动。为了防止与"新国大"案无关人员的参与,便于民警的现场管理,在上访维权活动中,我们穿上写有"法院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最高法院院长肖杨的讲话);和"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胡锦涛总书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体内容)的标志文化衫加以区分已有数年之久。在"上访不处理,诉讼不受理"的情况下,我们开始向媒体求助,并确定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三向中央电视台求助,谋求通过媒体的渠道帮助我们呼吁,以此引起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重视,促进尽快开通解决"新国大"民事赔偿问题的渠道。2007年3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三是7日,5日召开全国"人大"会议,为了避开"人大"会开幕这个大局,原定7日去中央电视台,特提前至4日,并按惯例向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进行了通报,市治安总队不但没有提出异议,还由派出所出车把野靖环和部分求助人员送到中央电视台东门。由于电视台没人接待,求助人穿着标志文化衫,喊着"和谐社会、依法治国、打倒贪官、惩治腐败";背诵"胡锦涛、温家宝,依法治国就是好,可惜法院挡住了,执法犯法另一套,民主法制一盏灯,照亮黑暗盼黎明,和谐社会一线天,千难万险冲向前",整个有声过程不到5分钟,因时间短又下雨,整个过程没有人围观,没有过激行为,没有扰乱任何具体秩序,没有造成任何后果。稍后从电视台院里开出一辆依维柯警车,有位民警说:各位大姐,外面下着雨怪冷的,上车吧,到我们派出所喝口水暖和暖和去。(从现场接进当地派出所,再通知住地派出所接人,已是多年的习惯)就这样被请进了永定路派出所,做完笔录,派出所让上年纪的人先回家,野靖环把标志文化衫交给先回家的人带回。

     接着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感到震惊,海淀分局将其中十人行政拘留,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们为维护自己的权益,完全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事,为什么会被拘留。我姐野靖环和我们一起活动,没有做任何其它事,为什么会被劳动教养。于是我们申请行政复议,接待我们的北京市公安局法制办的民警表示:"据我们了解,你们反映的事实基本属实,你们确实在事前向治总进行了通报;我们也注意到你们为了避开5日召开全国"人大"会议,原定7日去中央电视台,特提前至4日的主观意识;也从现场录像资料中注意到,现场民警对你们劝阻警告不到位,部分人员没有听到;现场秩序稳定、没有围观的事实。不管怎么说,作为公安,在明知你们的形式、习惯,而且事前已经通报的情况下,没有提前劝阻制止,还由派出所用车把部分人员送到中央电视台东门,这样做是不合适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给予的处罚过重了。

    鉴于公安部门工作有过失,你们求助时存在的过错和你们提出的要求,根据"把矛盾化解在基层"的精神,我想这样处理你们看能否认可:

    (1)对你们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实体,作撤消处理,再作一个警告处罚。

    (2)经济赔偿可根据法律规定要求赔偿,这是你们的权利,但我个人希望你们能不能不要要求赔偿了。

    (3)精袖赔偿,法律没有规定,很难支持,就不要要求了。至于提到的名誉损失,可协调有关方面给予赔礼道歉,以消除影响。但实际上,如果对原处罚作撤消处理的话,对"消除影响"比赔礼道歉更具实质意义。"

    通过行政复议机关对案件的调查,说明野靖环和我们9人在中央电视台东门外,不存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事实说明,2007年3月4日在中央电视台东门外的行为,根本够不上行政拘留处罚的程度。

    连行政拘留处罚都够不上的行为,哪么野靖环为什么被劳动教养呢?让我们看看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京劳审字[2007]第105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的指控,就不难看出野靖环被劳动教养并不是因为违了什么法,而是因为她是"新国大"上访人员的"头",又采取合理合法不乏拙拙逼人的上访方法所致。

二、 漏洞百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书

    由于没有事实基础,又缺乏法律依据,因此劳动教养决定书必然漏洞百出。

    (一)京劳审字[2007]第105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称:……:2007年3月4日9时30分许,违法行为人野靖环伙同野靖春等十五人在海淀区中央电视台东门外,以穿状衣、喊口号的方式上访,……。

    我认为:

    1、根据《信访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信访,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中央电视台不是《信访条例》中所规定的人民政府、县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行政机关;而且,在2007年3月4日以前,我们已经向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作过"两会其间不再上访"的说明,并就去中央电视台求助一事进行了通报。据此,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公(预)决字[2007]第2312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把求助认定为"上访"的定义与事实不符。

    2、什么叫"状衣"?我们穿着前面写有"法院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最高法院院长肖杨的讲话),后面写有"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胡锦涛总书记构建和谐社会执政理念的具体内容)的标志文化衫,依据哪条法律把它认定为"状衣"?穿标志文化衫犯了哪条法?因此,京劳审字[2007]第105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对 "状衣"的定义缺乏法律依据。

    (二)京劳审字[2007]第105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称:……野靖环曾于2001年4月因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7日,2003年10月因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15日。屡教不改,……

    我认为:

    1、京劳审字[2007]第105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所指控野靖环于2003年10月因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15日的事实,已于2003年12月18日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公安分局撤消(请看附件)。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条"违反治安管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从重处罚;"第四项"六个月内曾受过治安管理处罚的。"但2001年4月和2003年10月早已超出法定的追究时效。(而且"六个月内曾受过治安管理处罚的"刑事处罚不能算在其内)

     3、野靖环于2003年10月22日根本没有"踢民警、拽警号"的行为(踢民警是肖娟的无意行为,(请见附件)拽警号没有证据支持),所以野靖环在刑拘期间被西城区检察院劝释。据此,对"野靖环曾因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2次,屡教不改"的认定,没有事实、缺乏证据,指控不能成立。

    (三)京劳审字[2007]第105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称:……,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10条第3项、第4项,……,的规定,现决定对野靖环劳动教养壹年玖个月。

     《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10条:对下列几种人收容劳动教养:

     有流氓、卖淫、盗窃、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屡教不改,不够刑事处分的;

      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煽动闹事等扰乱社会治安,不够刑事处分的;

    我认为:

    1、"在海淀区中央电视台东门外,以穿状衣、喊口号的方式上访,"怎么与流氓、卖淫、盗窃、诈骗划为一个类型相提并论呢?

    2、"违法行为人野靖环伙同野靖春等十五人在海淀区中央电视台东门外,以穿状衣、喊口号的方式上访,经民警多次劝阻无效,扰乱了该地区的公共场所秩序"怎么变成了"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煽动闹事等扰乱社会治安"呢?显然,京劳审字[2007]第105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对野靖环的指控缺乏事实依据,使用法律不当。

    (四)京劳审字[2007]第1053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称:……。起获的状衣已收缴。

    在永定路派出所,做完笔录,野靖环把标志文化衫交给先回家的人带回了。"起获的状衣已收缴"纯属是捏造。

    纵观以上事实,可以充分说明劳动教养决定书是牵强附会的,难以自圆其说,无非是强加于人的错误决定。

    "信访"是公民依法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的途径,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护的。在"上访不处理,诉讼不受理"的情形下,我们求助媒体完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无奈选择。

    野靖环16岁参加工作,18岁入党,22岁担任山东省淄博市机械局团委书记,后又任党委付书记。落实知青政策回到北京。"新国大"案发后,虽然经济上蒙受了巨大损失,但她仍然坚持一名共产党员的本色,积极资助希望工程、青少年基金会,主动去义务献血,非典期间明知危险却主动申请去医院做义工。在长达九年的上访维权生涯中,她先后严辞拒绝过去东便门卧轨、到天安门广场聚集,拒绝与"新国大"无关人员和境外媒体的参与、利用,所以某位领导曾高度评价她是一位有素质、有水平的好同志。

    我今天在这里向全世界能帮助我们的媒体求助,帮助我们呼吁,让野靖环早日恢复自由。

    

    请求人:野靖春

    

    联系电话:13671014491

    Email:[email protected]

    2008-6-3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国大”案殃及到数万个家庭,受害者之一野靖环
  • 京城的“新国大”集资诈骗案背后的系列渎职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