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计划生育干部非法拘禁70岁退伍军人老党员敲诈罚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6日 转载)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然而,记者在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城北乡岗胡村采访时却发现,这个多年来从来没有向群众公开过账目的行政村,非法拘禁村民成了家常便饭。为了搞“创收”,村干部不但非法拘禁本村群众,甚至连他们在其他村的亲戚也不放过。城北乡陈圩村有着40多年党龄的老退伍军人陈学芳老人,被岗胡村干部非法拘禁长达100 多个小时后,才被其女儿拿钱赎回…… (博讯 boxun.com)

      
      村干部不但非法拘禁村民,要求他们的家人拿钱赎人,还得缴纳每天100元的“看管费”。
      
      法律专家指出:岗胡村干部的做法,已涉嫌非法拘禁、勒索和贪污。
      
      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城北乡岗胡村位于凤台县城北约5公里处,全村共有人口近4000人。由于人多地少,近年来,许多村民开始远走福建、浙江等省农村,包地种菜。
      
      过去,由于对法律知识的欠缺,不少村民虽然对村干部限制村民人身自由的做法觉得不对劲,但咽咽吐沫也就过去了,认为那是村干部的权力。随着在外面见识的增多,他们开始意识到,村干部这样做是违法的。一些群众开始向媒体反映。
        
      □70多岁的老哥俩被关起来“学习”
      
      “我不能说啊,一想起自己蹲过牢房,就觉得抬不起头。”已是古稀之年的胡某根老人,把被村干部非法拘禁说成是“蹲牢”。
      
      胡某根老人是岗胡村第十村民组村民,儿子胡立角有两个孩子,大的今年18岁,小的7岁。
      
      胡某根老人说,2006年7月下旬的一天上午,他因为身体不舒服,就到乡卫生院输了瓶液,输过液刚进村,就被村委会主任胡献林和民兵营长胡多根拦住了,两个人让他到村部去。
      
      胡某根到村部后,村支部书记胡多玉让他上停在村部院里的面包车。胡某根问是什么事,胡多玉说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胡某根上车后,发现年近八旬的大哥胡多云也坐在车上,就问大哥是怎么回事,大哥哭了,说是要送他们去学习。胡某根心里一酸,眼泪也下来了。因为当地老百姓都知道,被村干部“送去学习”,就是把人强行关起来,缴纳罚款后才能被放出来。要是磨蹭着不缴,就有可能被一直关下去,而且还得额外缴纳每天100元的 “学习费”。
      
      见村干部关上了车门,胡某根赶紧问胡多玉书记,是不是自己家犯什么错了,胡多玉说是他儿子违反计划生育了。胡某根就央求胡多玉,儿子、儿媳都在福建石狮打工,胡立角的电话号码在家里面放着,能不能把车子在他家门口停一下,他好把号码簿带上,让儿子、儿媳赶紧回来。
      
      车子停在家门口,民兵营长胡多根“陪着”胡某根进了家,老伴儿见老头子拿把扇子和换洗的衣服跟着村干部上了车,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不知道他会被带到哪里去。
      
      胡某根老哥俩被车子拉到近邻的南金村村部关了起来,里面还关着湖东、芮集、陈圩等村的群众。
      
      村干部离开后,胡多云放声大哭起来,怎么劝也劝不住。中午,老哥俩滴水未进。胡某根让人给儿子、儿媳打电话,告诉他们,要是再不回来缴钱赎人,自己怕是要被一直关下去了。
      
      胡某根说,当时正是三伏天,他怕年迈体弱的哥哥出意外,就央求看管他们的民兵营长胡多根的儿子给胡多玉捎信。当天晚上,村干部全部赶到南金村村部,将已经虚脱的胡多云放了出来。
      
      胡某根见哥哥被放了出去,也央求胡书记,说自己白天还在挂吊水,能不能开恩把自己也放出去,胡多玉说了两个字“等吧”,甩手离去。
      
      胡某根被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的下午才被放回来。
      
      5月27日下午,记者打电话给远在福建石狮的胡立角,胡立角在电话里几次哽咽得说不下去。他说,当他听到老父亲被村干部关起来后,和妻子连夜从石狮赶回村里,央求胡多玉放人。“胡多玉书记说不行,不拿1万块钱人不能放。没有办法,我给他送去了1000多块钱的香烟,他算是放我们一马,在缴了4000元罚款和300元的学习费后,我爸被放了出来。”
      
      这4300元,胡多玉没有给胡立角开任何票据,甚至连白条也没打。
      
      □一位老党员被莫名其妙关了5天5夜
      
      胡某根是和大哥胡多云同一天被关起来“学习”的,胡多云犯的又是什么事呢?
      
      胡多云有个孙子叫胡永钦,孙媳叫陈元兰,小两口也在福建打工,是独生子女户。2006年夏天,支部书记胡多玉也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听说陈元兰怀上了第二胎,就把胡永钦年近八旬的爷爷胡多云给关了起来。
      
      胡多云被放出来后,没有拿到“赎金”的村干部心里很不快活。几天后的2006年8月8日下午,村委主任胡献林、妇女主任陈国美、计生专干胡立岭等开着车,从岗胡村来到陈圩村(同属城北乡),几个人强行把刚从地里干活回家的陈元兰的父亲陈学芳推上车,直接送进了南金村村部。
      
      陈学芳说,里面关了很多人,几乎每天都有缴了钱被放出去的,也有被关进来等着家人拿钱来赎的。据陈学芳介绍,里面关了好几个村的人,哪个村的人送来的,由哪村派人看管。陈学芳说,看管人员在里面打人,是常有的事。
      
      陈学芳被关起来后,8月11日,他的妻子胡焕桃拿着3000元钱找到岗胡村支部书记胡多玉,求他把丈夫放了。胡焕桃说,胡多玉答复她,钱可以先押上,但她女儿陈元兰必须在8月13日前赶回来,他见到人就退钱,否则,不但陈学芳出不去,这3000块钱也不退了。
      
      “我求他宽限几天。他非说我女儿怀孕了,我说我女儿在外面打工,一年也不回来一次,既然你知道她怀孕了,你找我们干什么?”胡焕桃哭得说不下去了。
      
      8月13日,陈元兰按期回到了岗胡村。她父亲陈学芳在被关了100多个小时后,放了出来。陈元兰没有怀孕。
      
      胡多玉并没有退还胡焕桃的押金,说是调查调查,看陈元兰是不是已经生过了。
      
      乡计生办、县计生委妇检后,没有发现异常。胡多玉还是不放过:“你没有怀孕,人家怎么反映你生了?”便让人拉陈元兰去她爷爷、父亲刚“学习”过的南金村村部继续“学习”。车到半路,呼天不应的陈元兰几次欲跳车以死相逼,胡多玉怕出人命,在给她算了一笔账后才放过了她。
      
      胡多玉算的账是:此次陈元兰回来,村里带她做了两次妇检,花费400元;4次妇检没到位,罚款1000元;陈元兰的父亲陈学芳参加“学习”(被非法拘禁)5天,费用500元;本来应该再扣押金1000元,给个人情,扣500元。上述几项费用合计是2400元。
      
      陈元兰流着泪答应了。在按要求缴给胡多玉2400元后,胡书记退还了陈元兰母亲缴纳的3000元押金。陈元兰所缴的2400元,胡书记也没有开具任何手续。
      
      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被非法拘禁了5天5夜的陈学芳老人,至今仍心有余悸。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今年61岁的陈学芳是个有着40多年党龄的老退伍军人,多年来一直在陈圩村担任村民组长。
      
      “你怎么不到检察院去控告他们?”记者不解。
      
      “不敢告,告不好真给抓进去了。”陈学芳摇了摇头。
      
      记者了解到,去年,凤台县曾有渔民到县里举报县渔业站站长余平截留、克扣渔民低保金的问题。县里的审计报告显示,渔民的举报基本属实,但事后四个举报的渔民两个被逮捕,两个被刑事拘留。那件事以后,很多人就是再有冤,也不敢到县里去反映了。
    
     □村民们听到“学习班”几个字浑身发抖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也明确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早在2004年5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就发出通知,决定集中一年时间,开展严肃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等5类侵犯人权犯罪案件。随着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案件专项活动的展开,一大批打着抓计划生育工作为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案件被公开曝光:
      
      1997年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芦庙镇计生办主任徐坡,为收计生罚款,将两对夫妇和一个刚满月的孩子非法拘禁20多天,并强制为不该做结扎手术的妇女实施结扎手术,2005年,徐坡被涡阳县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2004年4月25日,身为河南省灵宝市某镇计生小分队队长的康某,为征收计划生育超生罚款,带领该小分队队员,强行将该镇计生对象白某夫妇及6个月大的婴儿带到镇计生办,当晚将其留置在该计生办。同年底,康某被灵宝市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6个月,缓刑1年。
      
      2005年1月28日上午,河南省尉氏县计生办副主任杨某为收取超生人员的社会抚养费,竟带领计生工作人员把超生人员的父亲高某非法关押90多小时。同年7月7日,杨某被尉氏县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管制一年。
      
      2006年8月18日,江西省检察院公布了全省10起渎职侵权案例,一起计生干部非法拘禁村民6天5夜案位列第四。
      
      2004年2月,安福县竹江乡下社村村民刘某夫妇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超生了一个女孩,当时任安福县计生委人口稽查大队副大队长的何新明和稽查大队工作人员况海宇等人得知情况后,于2005年4月13日将刘某带到安福县计生委大楼五楼关押,并强制剥夺刘某的人身自由,强迫其交清欠缴的社会抚养费,以非法手段将刘某拘禁了6天5夜,直到4月18日傍晚才将其放回家。
      
      2005年8月11日,安福县检察院以非法拘禁对何新明、况海宇提起公诉。同年9月9日,分别被人民法院判处两人管制1年。
      
      2005年12月,湖北省仙桃市郑场镇计生服务中心专干肖某,借给所辖片区3名超生对象办“学习班”的名义,强行将3名超生对象的家属朱某等3人带至该镇老干部中心关,并派临时聘请人员看守。次日上午9时许,该镇领导出面制止,朱等3人才被释放。2006年6月,仙桃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肖某有期徒刑1 年,缓刑1年。
      
      从2004年5月到2005年5月,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犯罪案件1204件,1751人。起诉1924人,法院作出有罪判决1450人。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振川说,极少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过程中侵犯人权的问题已经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利益,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应。检察机关作为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法律监督机关,在保障人权中负有重要职责。对这些侵犯人权犯罪案件,无论涉及到什么人,都要坚决查办,依法追究。
      
      令人费解的是,就是在全国上下提倡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大前提下,在凤台县城北乡岗胡村,村干部违犯宪法、刑法规定,肆无忌惮地非法拘禁村民的恶性事件,却屡屡发生,许多村民听到“学习班”三个字就吓得浑身颤抖,有家不敢回,躲在庄稼地里过夜。
      
      今年68岁的李保英老人告诉记者,她小儿子胡立武2005年生的二胎,当时,支部书记胡多玉说是罚款4000元,李保英就说能不能缓一缓,谁知道过了没多久,村支书就通知她罚款7000元,不缴就送她去“学习班”,吓得她和老伴连夜离开家,在野地里躲了4天4夜,最后四处求人,借了5000元钱才敢进家门。
      
      李保英缴了5000元钱后,胡多玉说你马上把钱给我缴齐,不给钱就走人(指去参加“学习”)。
      
      李保英哭着拉住记者的手说:“把人逮去学习是不是上面的政策啊?我不能去学习,一辈子没做过坏事,学习不是坐牢吗?学习一天还得给100块钱。”
      
      为了不去“学习”,李保英给远在杭州郊区包地种菜的小儿子胡立武打电话,让他“想想办法”,胡立武说,“妈,我盖房子娶媳妇欠外面几万块钱的债,您又不是不知道,怎么想办法啊?”
      
      就这样,李保英四处求人,到2006年9月8日,总算缴齐了7000元罚款。村会计胡立忠给她开具了一张白条,上写“7000元,计划生育入户及处理”。
      
      今年70岁的胡仁珍老人,老伴15年前因病去世,大儿子、儿媳11年前也因为夫妻吵架,丢下3岁的儿子双双离家出走,至今音讯皆无,她和小孙子相依为命。2006年,村干部听说老人在福建晋江市打工的二儿子胡献功生下二胎,直接到胡仁珍家逮人,胡仁珍担心自己去“学习”后小孙子一个人没人照顾,就带着孙子在外面流浪了20多天,辛辛苦苦种的2亩黄豆全部炸在了地里。
      
      后来,胡献功听说母亲和侄子一直在外面东躲西藏,就从福建赶回来缴纳了8000元罚款。
      
      在采访过程中,胡献功用特快专递给记者寄来了村干部开给他的两张自制收据。虽然是一次缴纳了8000元,但两张收据却是两个日期,一张是2006年8月 9日,缴款4000元,收款事由是“社会抚养费”,收款人为计生专干胡立岭;一张是2006年8月11日,缴款4000元,收款事由是“计划外入户口及处理”,收款人为村会计胡立忠。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两个村干部在开票时,不约而同地把缴款人胡献功的名字写成了“胡祥付”。
      
      李保英、胡仁珍还算是“幸运”的。岗胡村村民胡郑福生育两个孩子,第一个孩子6周岁,第二个1周岁。胡郑福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不久,胡多玉在路上碰到他,说要罚三到四万元。去年农历二月初十小孩满月那天,在事先没有接到任何缴款通知单、自己也没有拒绝缴款的情况下,上午8点多钟,村干部用暴力将胡郑福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抓到村部。下午4点多钟,大孩子被放了出来,妻子和小孩子被强行带到了邻村的“学习班”。晚上8点多钟,在缴纳罚款和“看管费”后,人才被放出来。事后,村会计胡立忠给胡郑福打了张“今收胡郑福捌千元整”的白条。胡郑福要求出具省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社会抚养费收据,但胡立忠没有理睬。
      
      □村干部收钱的名堂五花八门
      
      国务院颁布,2002年9月1日开始施行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由县级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作出书面征收决定;县级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可以委托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作出书面征收决定。”
      
      “征收社会抚养费,应当向当事人出具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社会抚养费收据。”
      
      “社会抚养费及滞纳金应当全部上缴国库,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挪用、贪污、私分。”
      
      “截留、挪用、贪污、私分社会抚养费的,依照刑法关于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私分国有资产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04年1月1日起施行的《安徽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实施办法》同时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擅自扩大社会抚养费征收范围,提高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征收社会抚养费,“不出具省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社会抚养费收据的,当事人有权拒绝缴纳。”“社会抚养费收据免费发至县级财政部门,由县级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到县级财政部门统一领取,加盖社会抚养费管理专用章。社会抚养费代收机构、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受委托代收社会抚养费的单位到县级计划生育行政部门领取社会抚养费收据。”
      
      “社会抚养费代收机构应当自收到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滞纳金之日起3日内,将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滞纳金缴入县级集中汇缴户,再按月集中缴入县级国库。”“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滞纳金纳入县级财政预算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挪用、贪污、私分。”
      
      应该说,从国务院到安徽省,上面的规定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在岗胡村,国务院和省政府的《办法》变得没办法,村干部不但不按规定向当事人出具由省人民政府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社会抚养费收据,还动辄抓人去“学习”,逼着村民拿钱换自由。
      
      在岗胡村,村民们提供的罚款票据五花八门,有盖着村委会公章的自制收据,有“淮南市农村合作经济专用收据”,有“安徽省农民承担费用专用收据”,有没盖公章的自制收据,而缴款的事由,有的是“计划外入户及处理”,有的是“不妇检处理”,更多的干脆在白纸上写着“今收到某某多少元”。至于有多少是收了钱没开票的,只有村干部自己心里清楚了。
      
      而岗胡村干部的“大胆”做法,得到了乡党委的肯定,2006年8月20日上午,城北乡召开了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会议。会上,城北乡对2006年第二次月积分考核及二女户结扎手术考核进行了总结,“为表彰先进、鞭策后进,乡党委研究决定拿出6万元奖励在计生工作中表现优异的岗湖、芮集等村”。
      
      在会议上,城北乡党委书记刘标在总结全乡2006年1到8月的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后,要求紧紧围绕城北乡计划生育工作目标,“注重探索创新”。
      
      在村干部的淫威下,村民们敢怒不敢言。就在记者采访后离开的当天,就有群众接到胡多玉书记的“指示”:等着吧,罚你们的还是轻的!
      
      采访中,许多村民向记者反映,胡多玉担任村支部书记10多年来,村里从来没有公布过账目,岗胡村的收支情况等与村民的实际利益密切相关的重要信息,村民们基本上一无所知。在他眼里,岗胡村就是他的家园,他就是岗胡村的主宰者,村里无论任何决策,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在今年的换届选举中,他和原来的村干部拿着写好的候选人名单,挨家挨户让群众在名单下面签字,他的目的就是担心其他人上来后,他的经济问题败露。
      
      村民们的话,在一些村民组长那里得到了证实。这些村民组长告诉记者,不但村民们对村里的账目什么都不知道,连他们这些村民组长也毫不知情。
      
      □岗胡村村干部涉嫌多种罪名
      
      曾代理过多起在国内有重大影响案件的安徽协利律师事务所的范国平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岗胡村以村委名义收这个钱,如果确实是进到了村委会的账上,属于滥用权力、侵犯公民财产和人身权利的行为;如果是个人收了钱也不打条子,就属于贪污。
      
      对于岗胡村“两委”干部限制村民人身自由的做法,范国平说,强制措施,不管是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首先是由司法机关做出,其次要有法定的程序,比如行政拘留决定书或者刑事拘留证,拘留证应该是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开出的,拘留权只有公安机关可以行使。
      
      范国平强调,无论村民有没有错,他村干部都无权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假使他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就是敲诈勒索;如果是有组织性地靠非法拘禁他人搞创收,就属于黑社会性质了。
      
      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任命为“全国检察理论研究人才”的高级检察官王友明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指出,只有公安机关在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或案件审理过程中,出于案件的需要,按照一定的法律程序可以对公民的人身自由进行控制。岗胡村干部以办学习班为名限制村民人身自由的做法,是典型的非法拘禁;把这种非法拘禁他人的做法当成了常态,属于加重情节。而逼迫群众拿钱来赎身,就构成了勒索。
      
      王友明认为,上述情况村民可以向检察机关控告,非法拘禁属检察机关直接立案。
      
      更多接受采访的法律专家认为,胡多玉等使用不规范票据收取并截留政策外生育抚育款(社会抚养费)的行为,应当以贪污定性。
      
      法律专家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明确规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从事“有关计划生育”等七项行政管理工作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构成犯罪的,适用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贪污罪……的规定。因此,岗胡村村干部使用不规范票据收取并截留政策外生育抚育款(社会抚养费)的行为,应当以贪污定性。
    
    作者:宾语
    来源:中安在线
    编辑:马昌余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计划生育罚款加剧中国拐卖儿童犯罪
  • 梁中堂教授:计划生育政策表明文革仍在进行!
  • 计划生育办公室残酷迫害湖北教师家庭30年 / 周卫东
  • 中央党校校刊:树立积极的人口力量观!计划生育政策大转折!
  • 计划生育降低人口素质:出生缺陷高出世界水平两倍
  • 计划生育降低人口素质:出生缺陷高出世界水平两倍/易富贤
  • 遭遇计划生育红卫兵:半夜闯入民宅抢劫/杨兮
  • 辽宁计划生育禽兽式服务:挤压乳房扩张阴道还要自费!(图)
  • 面临计划生育罚款20岁爸爸杀死新生婴儿
  • 15岁女生被抓计划生育惨遭殴打凳子砸!视频
  • 湖南计划生育惊天暴行:罗利香夫妇家破人亡无家可归(图)
  • 2008第一禁书《大国空巢》:为何不准讨论计划生育政策?(图)
  • 中国计划生育二胎指标即将上市交易?
  •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不会调整
  • 中国计划生育政:张维庆叫“屈”,大家都笑了
  • 沈阳访民徐玉兰因计划生育致残的控诉材料(图)
  • 计划生育虐民发财新措施:五户联保、百米绳/陈一明
  • 邹恒甫教授告诫计划生育将使中国变成废墟!面临亡国危机!
  • 山东沂水爆野蛮计划生育致人精神失常案/刘飞跃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 广西民谣:反对计划生育暴力!
  • 计划生育成绩斐然,高官人均占房340平方米!
  • 江西计划生育年关突击抢劫:养了一年的猪被拖走(图)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血腥残暴的计划生育真相:第一胎7个月被强行打掉
  •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 计划生育政策导致了当前的通货膨胀/何必
  • 计划生育强行堕胎是不是犯罪?/江登兴
  • 计划生育的本质是计划经济/徐昌生(高级经济师)
  • 关于计划生育,我有些问题想不通/天益
  • 从父母羊父母官看大地震与计划生育难点/王鑫海博士
  • 地震放大两大悲惨:建筑质量差和计划生育残忍
  • 我看计划生育专家的诡辩伎俩
  • 蹂躏中国宪法、法律的计划生育(图)
  • 钟国忍:邓小平推行过激计划生育灭绝中国命脉
  • 焦国标:计划生育有多少惨绝的事
  • 旷新年:反思计划生育
  • 计划生育导致骨肉离散30年,老母泣求寻女!/严燕龙
  • 广东计划生育办公室造假免费变性手术随时做!以后找老婆小小心哦!
  • 兰州无计划生育证明不准租房买房/陆泽官
  • 被计划生育欺骗的美女翻然醒悟的心路历程/波斯小昭
  • 温家宝讲话证明计划生育是一个大骗局!/瑞年
  • 刘备禁酒和计划生育 / 杨支柱 教授
  • 计划生育血案:姑娘,你有私生子吗?/杨支柱教授北京评论专稿
  • 计划生育是最容易的工作:杀人取乐又发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