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旧文:四五运动火烧小灰楼照亮全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4日 转载)
     (转载)
    
     “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 (博讯 boxun.com)

    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
    秦始皇的封建社会已一去不返了,…… ”
     “黄埔江上有座桥, 江桥腐朽已动摇。 江桥摇(姚), 眼看要垮掉, 请指示, 是拆还是烧?” ……
    
    1976年4月4日,龙年的清明节。 4月4日,不寻常的清明节。 这一天,约有200万人云集广场;广场上佳作迭出,欢声如雷,中国的新诗歌运动在这特有的政治环境中 不可阻遏地诞生了! 是日,广场上的诗作有以下几首传诵至今的代表作:《扬眉剑出鞘》诗中写道:“欲悲闻鬼叫, 我哭豺狼笑。 洒泪祭雄杰, 扬眉剑出鞘。”
     林彪的折戟沉沙,使中国的许多有识之士于狂热之中猛醒;濒临崩溃的国民经济更使“中华何处去?”的硕大问号象黑云一般压在贫弱的中国人民身上;……
     人们从希望到失望乃至最后的绝望,积聚的怨愤象迸射的火药呛满了龙年的天空, 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杀景象! 巨大的难以忍受的沉默终于在龙年的清明节不可阻遏地爆发了……利箭射向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江青及后台。
    天惊一声雷,信时心已碎。
    976年,中国多事之秋。 此时,中华民族的巨轮在不堪重负中痛苦的徘徊……
    ……
    来自四面八方的怒吼
    风在起,马在啸,黄河在咆哮! 人在哀,民在愤,长江在沸腾! 2 月13日,中国轻工业品进出口总公司黑龙江省分公司中山路仓库的汽车司机何 庆华,从北国冰城哈尔滨射出了一支直向"一小撮假马克思主义分子”“利箭"——《致北大、清华大批判组的一封公开信》。信中仗义直言:“一小撮假马克思主义分 子,利用窃取的重要岗位,把自己伪装成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打着红旗反红旗”,“名义上搞大辩论,实质上是大镇压,谁要有半点不同意见就被打成反革命?你们 北大、清华大批判组,遭到全国人民唾弃。”
    2月23日,福建省机械局刘宗利在福州市贴出"吃了豹子胆"的大字报,题为《“ 阿斗”的呼声》。文中历数了“四人帮”的六大罪状,震惊福建,波及全国。3月8日, 王洪文下令“严厉调查”。 2 月26日,福州大学机械系教师厉海青在福州市东街口贴出《天仙子•葬志》词 一首,锋芒直指林彪、“四人帮”的逆行。 3月2日,武汉市贴出"继承总理志,实现四个现代化"等大标语;即后又出现了 《绝不对资产阶级野心家卑躬屈膝》的油印传单;同时,武汉锅炉厂召开有 200多人 参加的大会,公开点名批判江青、张春桥。
     3月9日,贵阳制药厂李洪钢等 7名工人,"斗胆"在贵阳市贴出《对目前形势和 新的历史任务的几点看法》的大字报,并油印80余份,在郑州、长沙等地散发。文中 极有见地地提出"把主要精力放到发展我国社会生产力方面来,使我国经济提高到世 界先进水平,以保证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更加巩固……乃是我国在目前 时期的首要问题和中心任务。”此篇大字报反映强烈,很多群众认为大字报说出了我 们的心里话。”并一致表示"支持这张革命大字报。” 3 月11日,福建三明市农机公司赵大中在三明市贴出了《论扩大共产主义思想的 宣传——批判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张春桥》的大字报,文中忍无可忍地向国 人呐喊:“我把他的罪行公诸于众,可以唤起人们的注意,张春桥是个坏人! 万一他 的阴谋得逞,也要叫他的日子不好过。这样,我杀头也甘愿。"拳拳赤心,溢于言表。 几天后,赵大中再次不顾个人安危,写出了更为激烈的续篇……
    历史是人民的历史。 单个人的目光也许会是呆滞的、走偏的,但亿万人民眼光的聚焦从来便是雪亮的。 傲视人民的人必然被人民的傲视所打倒! 抗争的火种所渗发出的火药味已呛满了神州所拥有的空间,"山雨欲来风满楼" 的征兆已形成不可逆转的蔚蔚史观!
    风暴是不选择时间与空间的。 但每一次风暴都有其赖以发动的足够理由。 《文汇报》成为第一个风暴眼! ——“文化大革命"十年,《文汇报》基本上受控于“四人帮”,成为他们的重 要舆论工具。
    4月5日:200人被捕 4月5日,是狂风暴雨的一天。 一场大对峙、大较量、大搏斗在天安门广场开始了。 凌晨1-2时,广场上花圈惨遭践踏和洗劫。 此间,北京卫戍区和汽车运输公司出动 200辆汽车将花圈运往八宝山烧毁,小部 分放在中山公园留下当做"罪证”。 在清理广场时,57名在场群众均遭审查,其中7人因抄诗或"可疑"而被捕。 5 时10分,王洪文来到联合指挥部小楼面授机宜。王洪文对其在北京市公安局的 那个干将和总指挥部的成员说:“这两天广场实际被人家占领了",你们要"跟着最 坏的,离开天安门再抓。4日抓了3个。你们盯住,不仅社会上的,要看党内资产阶级, 民兵要参加对党内资产阶级的斗争。”“干一场就干一场。打伤了民兵和民警,我到 医院慰问去。” 5 时15分,通往广场的路口已有人把守,不准送花圈的群众进入,还设了劝阻站。 纪念碑由军队、警察、民兵组成的封锁线层层围住。 6时许,北京市172中30名学生,在群众的支持下,冲破了封锁线,把花圈送到了 纪念碑上。 7 时半,一名军人发表反对群众送花圈的讲话,受到群众斥责。过了一会儿,有 一个身穿蓝制服的人跳出来攻击周总理,引发众怒。两个"便衣"上前解围被群众认 出,其中一人向人民大会堂方向逃去,群众跟着涌向大会堂东门外,一时间集聚了10 万之众!
    在这悲壮激烈的气氛中,一线巨大的黑色潜网也在形成。 同日,“四人帮”在公安部的党羽亲自去广场布置“取证”和侦察。 同日,姚文元再次打电话给他在《人民日报》的心腹说:“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 碑的活动是反革命性质的。” 同日,北京市公安局的干将进行紧急部署,要求做到“车辆准备好,拘留所、收 容所做好准备”。 暴风骤雨就要来临了!
    12时58分,愤怒的群众烧着了指挥部头头乘座的上海牌轿车一辆。 下午3时许,又烧了指挥部的面包车一辆、吉普车两辆。 同时,联合指挥部先后调集卫戍部队一个营,警察80人,民兵 200人,加强了小 灰楼的警戒。 下午5点04分,部分群众冲入楼内,小灰楼被群众点燃起火。 下午5点15分,指挥部全体人员从楼南面窗户爬出,撤离了指挥部。最高中枢的决断
    4月7日上午8时05分。中南海游泳池旁边的一处宅院。 毛泽东已勉为其难地躺在床上。帕金森病综合症已使他话不能说得很清楚。皮肤 没有皱纹,但病容使他脸呈蜡色。他的脸是慈祥的,但又是缺乏表情的。他的眼神有 些锐敏,但又是茫然的。83岁的老人以他的病夫之躯仍然在主宰着中国,但他已力不从心了…… “联络员”毛远新正在向毛泽东汇报天安门事件的进展和处理意见。 汇报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毛泽东作了下面几点说明: “这次,一、首都,二、天安门,三、烧、打这三件事,性质变了,据此,赶出去!”
    4月7日后,恐怖依旧,中华巨轮在剧烈地颤动! 4月7日,天安门广场继续戒严。有20余辆清洁车和洒水车,在广场内打扫“卫生”, 中山公园和劳动人民文化宫大门紧闭,门外放着一块木牌,上书:“因修理内部,暂停开放”。 同日,北京市各单位传达市革委会于4月5日发出的《紧急通知》说:“天安门事件”是“解放以来前所未有的最大的反革命事件”。
    至 6月17日,经过“四人帮”在北京市公安局亲信的拚力追查,共搜集了诗词、 悼文原件583件;强迫群众交出的诗词、悼文、照片和现场照片 10.8万件;从中选取 重点 600余件编成《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罪证集》,加上其它"重点线索",总计 立案追查的共1984件。连同天安门事件共拘捕群众 388人,至于以隔离、办班、谈话 等方式审查的数量则更多,仅北京市被触及的群众就数以万计!
    四五精神,光照千秋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它们罪恶的疯狂终于画下了句号! 诗人在欢唱: 驱散乌云,欢迎你,黎明, 把忧伤与夜一起送走, 甜甜的微风轻拂,云雀在啁啾啭鸣, 齐声向我的人民问候! 1978年11月15日,历史终于揭去了虚假的尘封,向世人昭示了“四五”运动的真 相。 是日,新华社讯,中共北京市委宣布:1976年清明节,广大群众到天安门广场悼 念我们敬爱的周总理, 完全是出于对“四人帮”祸国殃民的滔天罪行深切痛恨,它反映了全国亿万人民的心 愿。广大群众愤怒声讨“四人帮”,完全是革命行动。对于 因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且受到迫害的同志要一律平反、恢复名誉。 几乎与此同时,南京事件也宣布平反昭雪。 ……四五英雄终于走出牢门,四五运动的革命精神光照千秋!四五运动火烧小灰楼与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相媲美!四五运动火烧小灰楼的伟大革命行动,点燃了反抗专制的第一把大火炬!烧毁了文革黑幕!!并将永照中国,万古流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瑜:从四五到六四为宪政民主而奋斗的知识群体
  • 四五运动30年天安门广场仍敏感
  • 东突计划恐袭中国四五星级酒店
  • 康正果:一九四五年以來臺灣的文化譜系— 一個大陸人的海外觀
  • 白智清:高举《四五》旗帜,为实现现代化和民主化而奋斗
  • 胡平:三十年后谈"四五"
  • 再谈四五天安门运动与89运动,有“本质的不同”吗?/王希哲
  • 白智清:还“四五”历史的原貌
  • 胡平:纪念四五运动三十周年
  • 徐水良: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 纪念[四五运动] 30周年
  • 任畹町:民运没有“正统”“非正统”之别 谈清明“四五”
  • 孙文广:四五运动的经验教训
  • 孙文广:建议四五清明悼念赵紫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