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访民刘学立向社会公布嵩县政府不作为、乱作为、推诿欺骗访民的事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9日 来稿)
    
    
     (维权网编者按:中国上访问题为什么如此严重?固然与普遍的公权侵害民权,产生日益增加的上访群体相关,同时中国各级地方政府官员们面对访民反映的问题,采取推诿、欺骗、不作为的方式,使问题无限期地拖延,也是积累上访的重要原因。这种产生访民的加速与解决访民的滞阻,自然汇集起日益庞大的上访群体与事件。这里河南访民刘学立今年来的切身经历,就形象地说明了这种社会现实。) (博讯 boxun.com)

    往事且不必多叙,单说今年我亲身经历,就足以证明河南洛阳市嵩县政府不作为、乱作为、欺上瞒下等渎职和失职。
    今年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于建嵘教授、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北京大学的法学博士许志永等社会知名人士联合发起“2008年送访民回家”活动,在北京上访三年多不敢回家的我幸运地被选中。元月5日,在社会各界人士及媒体的关注下,在于建嵘和凤凰卫视记者的陪同下,我被送回河南嵩县老家。到家后,嵩县县政府极为重视,向于老师他们保证:一定认真处理我的上访问题,短时间内举行一个听证会,然后给我拿一部分钱,安排一个工作等。于老师听后,非常高兴,在回京前语重心长地劝我说:“刘学立你放心,你们县领导说得很好,他们一定会给你解决问题的,但是你不要要求过高,于情于法差不多就可以了,你一定要耐心在家等着。”可是,县政府官员将于老师等一行人骗走后,露出本来面目,对我反映的问题不闻不问,采取拖延的策略,以为时间拖久了,社会各界人士会逐渐淡忘,我上访反应的问题就可以不了了之。下面我就将在家的三个月与县政府官员交涉的情况简略地叙述一下,让大家来评论。
    元月7日于老师一行人走后,我就在家耐心地等待答复,十多天过去了,没有人理睬我,无奈之下,我开始给县政法委书记打电话,要求给予答复,在我再三催促下,县政法委书记答复:“你的案卷已经拿到政法委了,等我从郑州回去后,在给你开听证会”。转眼春节快到了,听证会还没有举行,我又多次打电话催促,书记答复道:“过了春节,等初八上班时一定给你举行听证会。”初八那天我去了县政府,好不容易见到了书记,迫于无奈,他只好委托政法委办公室的田主任接办我的案件。田主任又拖了半个多月,在我再三要求无法应付的情况下,又交给司法局的王主任来办理此案。又过了两个星期,开听证会的时间还是没有确定下来,我只好去找他,王主任搪塞,让我去找司法局的房局长。我见到房局长后说:“我今天来见你,只想让你把开听证会的时间告诉我。”房局长说:“听证会的时间我定不了,我今天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的问题。”我说:“如果你定不下来开听证会的时间,那我就不同你谈了。”他回答说:“这事我管不了。”我又告诉他:“如果开听证会的时间推来推去,定不下来,那么我明天就去北京了”。房局长说:“你去北京我管不了”。我离开司法局后就给政法委书记打了电话,他不接,我只好给他发了一个短信,短信的大致内容是:“我在家已经等了快三个月,你们相互推诿,如果开听证会的时间定不下来,我只好去北京了”。不知何原因,他不理我。我又给政法委田主任打电话,我说:“时间定好我可以等,说不准时间我明天早上就走。”他回答说:“你在家在等等吧!”回家后,我给库区乡马书记打电话,说明我要去北京的理由,他也只是劝我在家等待。
    当晚我在家彻夜未眠,思绪万千。我想,仅开听证会的时间就这么难确定,县政府的父母官相互推诿,阻力这么大,更不用说解决我上访问题了……。他们一贯作风是,拿着人民的血汗钱、不为人民办事、上欺骗中央、下欺压百姓、有法不依、违法不究。他们有很多时间来扯皮,我可不行,且不说在煎熬的等待使我无心做其它事情,就是村民和亲朋的期待目光我就受不了,我是他们选出的村代表,为村里人请命是我上访的全部,我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最后我做出了决定,明天到北京继续上访,让中央的清官来督促地方无为的官员为百姓办实事,纠正过错,惩治地方渎职的官员。
    第二天早上,妻儿知道我的决定后,哭诉地劝我留在家中……,我也知道上访路途中心酸潦倒的生活,也知道可能再次受到非法打击迫害的风险,但是我没有退路,我相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我在公交车上,含着泪再次给乡马书记打个电话,他说:“我说你不听,我管不了。”就这样我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又回到了北京。
    到京后的几个月我按正常的上访渠道到各信访口反映问题,可是县政府官员仍然对我反映的问题不理不睬。
    如今北京奥运会临近(我要声明一点,作为中国的公民,我是真心希望奥运会顺利召开),嵩县县政府害怕我在北京影响他们的政绩,再一次采取欺骗的手段,让库区乡派出所所长淘万民向我转告:“县政府这次真的想解决你的问题。”我问他:“他们想怎样来解决我的问题。”他说:“你不要提案情的事。”我说:“不提案情怎么解决问题。”他说:“政府就是错也不会承认的,但是,你因上访造成很多实际困难,政府可以救济你,你家里的房子不能住,政府可以给你盖房子,还可以救济你一部分钱……”“所有困难都可以给你解,只要你同意,我向县政府汇报,然后马上给你答复。”多年的坎坷上访,家里的实际困难历历在目,我被迫答应了他的条件。
    2008年6月17日,县政府组织责任单位:政法委、公安局、信访局、土地局、库区乡政府、库区派出所六个单位的官员来到北京,这次县里兴师动众的目的并不是要解决我上访问题,其真正的意图是要劝我回家。下面我将这几天与地方官员们接触情况简单地描述一下,聪明的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端倪。
    6月18日库区乡马书记、库区派出所淘所长同我先见面,让我提出要求、条件和困难,一次性给我补偿,这样他们才能向县领导汇报,并给我答复。我知道这两位政府官员来的目的:他们是来探我口风,想稳住我。当时我很为难:第一,他们对我的伤害不是钱多少的问题;第二,我所举报、控告的事实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代表的是我村村民,他们能拿出多少钱来弥补这几年对我和村民的伤害及由此造成的损失;第三,对我的非法拘留和劳教不能撤销,我得一辈子背上这个罪名。我明知道他们此次来没有诚意解决问题,但是我不能没有诚意,想到当前社会的现实,我被迫合理地提出了要求:第一,要对我村村民做出合理安排;第二,要对柏坡村村长刘顺听非法强占集体土地限时查处;第三,要一次性赔偿我个人的冤狱费,名誉费、误工费、生活费、交通费、材料费等等,共计64万。就这样,他们回去后向县政府汇报。
    6月19日,库区乡马书记再次给我打电话,并要求王老师一同过去进一步洽谈我上访问题事宜。可是,想不到的是,当我同王老师到达他们住的宾馆后,他们却消极应对,暴露出此行的真正意图:县里的领导根本就不出面,让责任单位的跑腿人一个换一个轮流做我思想工作,想把我骗回家。尽管他们花言巧语、伪善地做了很多保证,但是事实证明这是他们经心策划的骗局。他们对我反映的所有问题都没有给予正面答复,却特别关注对我补偿问题。与这些跑腿人论战,让我感到疲惫,谈话场面也变得异常紧张复杂,最后王老师再三劝我,我也一让再让,从64万降到30万,后来王老师向他们提出了最低要求,降到20万,可是他们还是不答应,就是想骗我回去。他们的无理要求被我断然拒绝。在这种情况下,县里来的两位领导(政法委白书记和公安局张局长)才出现。白书记先说:“刘学立你认识我吗?”我说:“不认识。”他说:“春节期间我们在赵书记的办公室见过面,赵书记说要给你开听证会,你说得很好,当时我在场,为什么给你开听证会,你却跑到北京了?我们这次来是有诚意解决你的问题的,你一定要把握机会,不要错过。”接下来公安局张局长也开始向我轰炸:“刘学立你是抗洪救灾的英雄吗?要64万,你凭什么要这么多的钱,公安局对你的拘留、劳教没有错,你不服判决可以复议,你既不复议,却跑到北京经常上访,这是违法的。我们请示过公安部的领导,如果你违法上访,我们照样还可以拘留你、劳教你……”在这样威胁性的谈话场合下,我心理非常难受,对他们的诡辩我无法忍受,我站起来说:“各位领导,如果你们的话说完,能不能让我说几句。”我说:“首先,非常感谢你们来到北京解决我的问题,不管我的问题解决不解决,我对你此行只有一个谢字。你们是嵩县的父母官,我是嵩县的普通百姓,虽然我上访期间给大家造成了很多不便,但是我上访的理由是充分的,至于白书记说,为什么县政府要给我举行听证会,我还要到北京来,或张局长说我被拘留劳教的事情,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清楚事情发生的全部过程,现在我简单地说几句,看看理在哪一方。”我就把我在家近三个月等待的情况述说明白后,又开始驳述张局长的话:“实际上我也想按法律程序申冤,先不说我上访反映的问题是否与事实相符,单说我被拘留后要求复议时,派出所淘万民就向我要3000元,张海军也曾向我要3000元,长期上访已经使家庭处境悲惨,外债累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信访局的陈局长就打断了我的话,他说:“今天不是开听证会,我们来的目的是要解决你的问题。”白书记顺势说:“上次在家你的确等待时间不短,至于他们相互推诿我确实不清楚,所以也不能妄加评论。这次我们来,政府的确是想解决你的问题,希望你不要错过机会,同我们一起回去,如果你不回去,你的问题我们在北京不会处理,明天我们就要走了,你好好想想吧。”我当时就表态:“这次你们来了这么多的部门,完全能够在这里答复我,你们若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就应该在北京做出初步解决问题的方案,若有方案我可以同你们回去,但是以往我也曾多次被你们接回家,回家前也曾向我保证过‘回去后马上解决问题’,可是一次次我满怀希望回家,到家后就没人管、没人理、没人问,甚至还把非法关押起来过,每次我都很沮丧地又回到北京。经验告诉我,只有你们行动起来,我才能相信你们的诚意,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我不能同你们回去。假若你们真的想解决问题,回家后你们行动起来,我得到信息后,不用你们来北京接,我会自己回家。”就这样我们不欢而散。
    我之所以将今年的经历写出来,是想让关心我、爱护我、关注访民处境的社会各界人士及政府清官们看看,嵩县政府是如何消极地处置上访问题,是如何用卑劣手段一次次来欺骗我。我的问题尽管是个案,但它反映的是嵩县官员们不作为、乱作为及违法的事实,他们已经失去了诚信,又如何能让我再信任他们呢!事实上我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只要县政府行动起来才能表现出他们的诚意,其它一切问题也就变得简单了。
    2008年7月8日星期二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网:博讯记者孙林被判处4年徒刑
  • RFA:维权网站中华申正网站长任尚燕被拘押一月
  • 维权网站站长任尚燕被双鸭山市非法关押一个月生死不明/孔强
  • 维权网就当局打压民间救灾、报复民间监督事件的声明
  • 维权网站站长任尚燕已经被黑龙江公安机关非法拘禁12天生死不明 (图)
  • 维权网站站长任尚燕已经被黑龙江公安机关非法拘禁12天生死不明 (图)
  • 维权网站站长任尚燕被公安局非法拘禁已经5天
  • 《维权网》就袁伟静基本权利遭遇侵害的声明
  • 《维权网》就山东滕州法院重判记者齐崇淮的声明
  • 维权网就汶川大地震发布公告
  • 奥运前中国又一轮言禁--维权网》就当局奥运前加大言论打压的声明
  • 维权网敦促中国当局释放奥运良心犯
  • 维权网关于胡佳先生被判刑的声明
  • 维权网发表关于滕彪和李和平事件的再次声明
  • 维权网发表关于访民群体致“两会”公开信的声明
  • 一万多访民通过维权网致两会公开信
  • 维权网关于佳木斯警方虐待杨春林的公告
  • RFA:维权网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重新解释修订刑法第105条第二款
  • 维权网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信
  • 维权网关于陈光诚案终审判决的声明
  • 赵达功: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