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地产大亨叶立培帮助上海帮子女移民澳洲/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近日有媒体采访刚刚被释放回到家中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他披露,刘根山、周正毅和江泽民儿子江绵恒关系密切,百姓称之为周正毅“三兄弟”。江绵恒透过刘根山、周正毅等富商圈钱,官商勾结获取暴利。刘根山问题更多牵涉韩正,而非陈良宇。刘根山、周正毅以及上海地产大王叶立培称为“三兄弟”。
     (博讯 boxun.com)

    上海地产大王叶立培何许人也?其人在1978年移居澳大利亚,取得澳洲国籍,进行货物运输和服装生意;1990年回到上海进入建筑业和房地产开发。2002年福布斯中国大陆100名首富排行榜中,叶立培以5.4亿元身家名列第6位。
    
    叶立培发家手段很简单,主要就是邀请上海帮官员到澳大利亚赌场豪赌,然后获得上海地产项目与贷款。
    
    从澳大利亚联邦法庭的案件数据库资料中可以发现,叶立培在1999年~2002年间在澳大利亚皇冠赌场十几次参赌。据澳洲皇冠赌场呈给法庭的内部记录显示,叶立培一共在皇冠中玩过19次,总的下注金额累计为1.2198亿澳大利亚元(1澳元约合0.735美元)。材料所反映出的叶氏在海外豪赌,手笔之大,让人拍案惊奇。
    
    最初几次叶立培去皇冠手气很好,赢了几十万澳元。法庭证据显示,在2000年7月,叶立培去皇冠参赌时大败而回,一共输了500万澳元,因此欠下了皇冠279万澳元的赌债。这次赌局开始时,叶拿出了50万澳元开赌,后来赌本不够,又从香港电汇了152万澳元再赌。皇冠内部资料证明,那次豪赌,叶立培并不是一个人参赌,还召集了近十名其它人士参赌,而且这十个人的机票钱都是皇冠支付的,但法庭没有这十个人的详细个人资料及参赌资料。
    
    请大家注意,叶立培去赌场赌博并非一人,经常是一群人,而且机票由赌场支付,这些神秘人物是谁?消息人士透露,他们是上海帮的各级强势骨干与银行总裁们。
    
    上海帮的干部通过叶立培大肆掠夺国有资产,然后到澳大利亚通过赌博的方式将巨额资金洗干净,存入澳洲帐户中,叶立培通过移民律师将上海帮干部子女纷纷移民到澳大利亚,留作将来案发外逃的退路,其中包括现任上海市长韩正的女儿。
    
    2006年9月陈良宇案发,上海帮的黄菊惶惶不可终日,毙命后,就在中纪委要双规黄菊秘书王维工之前,叶立培私下将王维工的妻子孩子秘密移民澳大利亚,造成了王维工向专案组顽抗到底的局面。
    
    有消息透露,曾庆红儿子曾伟2007年移民永居澳大利亚,也与叶立培有关。
    
    官场观察工作室
    
    相关报道:
    
    上海地产大王被传香港遭袭 叶立培海外豪赌调查
    
    中国富豪刚过完多难的2003年,近日来,一位较接近当事人的人士透露:列中国百富榜第六位的仲盛集团董事长叶立培,在香港遭到带有黑社会色彩的袭击,目前仍在一家香港医院救治。
      消息灵通人士还透露,该事目前被怀疑与叶不久前在澳门参与赌博时,与赌场内的高利贷者发生冲突有关,“很可能是被当地黑社会寻仇”。
      一个向本报介绍情况的企业老总说,这个传闻现在已是上海一个小社交圈内的公开秘密,但细节上并不清晰。1月6日,对于本报查询,香港警察局公共关系科新闻值班主任回复本报时称:湾仔地区警署未接到有关这次袭击的报案。
      1月7日,仲盛集团办公室主任杨有华向本报记者表示,并未听说叶总遇袭事件,但承认叶总在香港,“略有不适,患了重感冒”。同时承认其子叶茂青先生及叶夫人李衍女士等公司高层近日都在香港,并答应就记者查询内容与有关高层沟通。第二天,杨主任的口径变为,仲盛集团向来低调行事,不接受媒体任何采访,不再回答任何问题。
      1月8日下午6时许,记者拨通了叶立培之子叶茂青先生的手机,他的回答是:“我也听说了这个流言,圈子太小,最近有不少亲朋好友也打电话来询问这件事,但肯定不是真的。我父亲在圣诞和元旦之间的那几天,陪几个客户到美国去了,下星期就能回来。我本人在深圳,不在香港。”
      一位接近叶家的消息人士表示,除非叶立培本人愿意现身相验,恐怕很难辨别这次遇袭事件的真伪。但这个传闻至少具有很强的蒙蔽性,一位熟悉叶立培的人士说,“因为叶老板一直好赌,以前也不止一次地与赌场发生过矛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线索展开了深入采访,竟意外揭开了这位地产大王鲜为人知的海外豪赌经历。
      “请君入瓮”
      调查发现,叶立培好赌,在圈内不是什么秘密,特别自他在2002年底入禀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控诉澳大利亚著名的皇冠赌场后。
      叶在1980年移居澳大利亚,取得澳洲国籍,进行货物运输和服装生意;1990年代回到上海进入建筑业和房地产开发。
      没有疑问的是,叶立培嗜赌。“我的确是酷爱赌博。”他曾对海外媒体说:“去赌场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
      叶立培就在赌局中与澳大利亚皇冠赌场闹出官司。本报记者就官司一事与皇冠赌场的媒介经理取得了联系,对方答复:这个案件对我们而言,已经了结了,详细情况可以向澳大利亚联邦法庭查询。
      从澳大利亚联邦法庭的案件数据库中,记者调阅到了有关叶案的一份详细材料,其间详细记录了叶立培在1999-2002年间在澳大利亚皇冠赌场十几次参赌事实,乃至最后引发的一场诉讼的来龙去脉,披露了大量鲜为人知的细节。
      该份资料主要包括了双方在法庭上的呈词、双方律师盘问证人时的简要问答、法官最后判决的主要依据等内容。
      该材料反映出叶氏在海外的豪赌手笔之大,让人拍案惊奇——比如,皇冠呈给法庭的内部记录显示,叶立培一共在皇冠中玩过19次,总的下注金额累计为1.2198亿澳大利亚元(以下简称澳元,1澳元约合0.735美元)。这起案件的当庭争辩中有不少环节更是极具戏剧性,连审理此案的法官GYLES J在卷宗的开头也忍不住评价——“这是一个很不寻常、颇难处理的案件。”
      案件的起因是一份“行为不良的赌场客户”的通告。位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市的“皇冠赌场”,向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中央信用公司”通报,说叶立培欠了皇冠一笔巨额赌债未还,这家公司随即向其客户发布了这条信息。
      这家信贷评定机构实力惊人,其遍布全球的大赌场们及许多金融机构都“参考”该机构的信息,所以“皇冠”发布的该条消息立刻给叶立培造成了一定的“信誉损失”。
      2002年9月,叶立培向悉尼的西南威尔士联邦法庭提请诉讼,状告皇冠赌场从他在赌场的账号里擅自挪用220万澳元,并毁坏他的名誉,造成5家银行在2000年底逼他还清贷款,否则不再给他的集团继续信贷。
      此案在当年11月曾开庭审理。控方律师就中国银行悉尼分行的贷款问题,上海虹桥工商发展银行、卢森堡银行等国际国内银行中断贷款问题,以及叶的仲盛集团资产状况和其下属企业与上述银行的贷款关系展开陈述。
      根据记录,叶氏曾宣称,自从1998年开始,他就一直是皇冠的座上宾,与皇冠有着极深的关系。据当时报纸《澳洲时代》报道,叶在皇冠的累计下注额(turn over)为1.5亿澳金,尤其是在1999年,高达1.22亿澳金。
      据《澳洲时代》报道,叶最爱玩的方式是巴加拉(俗称比九点,持有两张或三张牌的总数相加最接近九的一方为赢家)。
      法庭记录显示,通常赌博,叶立培每一次均需先拿出50万澳元,然后由赌场提供1:1或是1:2的资金信贷,这样使其可玩的赌本就增加到100万或是150万澳元。
      最初几次叶立培去皇冠手气很好,赢了几十万澳元。法庭证据显示,在2000年7月,叶立培去皇冠参赌时大败而回,一共输了500万澳元,因此欠下了皇冠279万澳元的赌债。这次赌局开始时,叶拿出了50万澳元开赌,后来赌本不够,又从香港电汇了152万澳元再赌。皇冠内部资料证明,那次豪赌,叶立培并不是一个人参赌,还召集了近十名其它人士参赌,而且这十个人的机票钱都是皇冠支付的,但法庭没有这十个人的详细个人资料及参赌资料。
      据叶立培的申明,当时在离开赌场结账时,他曾通过翻译向皇冠的CRAIG ASHTON要求,如果在一两周内付清欠债,皇冠给予70万澳元的债务减免。CRAIG ASHTON当场拒绝,叶氏随即以再也不来赌场要挟。
      叶氏从墨尔本回到香港后,也曾与皇冠在中国内地的代理人ANGELA ZHONG联络,要求减免赌债,据说最后ANGELA ZHONG曾答应给予叶立培50万澳元的债务减免,条件是叶立即付清欠债并再带500万澳元去皇冠参赌,但是这一方案并不为皇冠所承认。此后,叶还曾住院,据说是因为“情绪压抑”。
    赌债纠纷
      叶出院后,曾与ANGELA ZHONE与CRAIG ASHTON会面,叶当时告诉他们,如果皇冠将总的债务减到220万澳元,叶可以在一小时内立刻付清。而且叶还可以再准备500万赌资到皇冠玩,但是要求皇冠额外赠予30万澳元的筹码。
      但是因为皇冠坚持叶氏付清279万澳元,而不是240或220万澳元欠款,双方最终不欢而散。皇冠公司的电子邮件显示,其内部人士曾建议向叶在澳大利亚的家发律师信以迫其付款。
      2000年9月,皇冠CRAIG ASHTON写信给中国办事处,说叶正像他所威胁的那样,没有再去皇冠,而是在另外一家赌场“星空城”参赌(STAR CITY)。
      2000年10月3日,叶立培向其在皇冠内的账号上汇入了365万澳元,再一次到皇冠去玩。叶相信这笔赌款足以付清欠债,而且想把超额的部分拿出来做赌资,但是当CRAIG ASHTON要求叶像往常一样签一份协议的时候,叶拒绝了,而是跑去看他的朋友王友恒(音译)和施佩林(音译)在皇冠的赌博。叶在皇冠呆了三天,据其声明,他没有参加任何人的赌局,也没有授权借给别人钱。
      但是皇冠的说法却完全不一样。皇冠说叶曾口头告诉CRAIG ASHTON把365万澳元汇款中的220万打入施佩林做庄的赌局,然后剩下的145万作为还债之用。CRAIG ASHTON在跟叶交谈时有众多人在场,除赌场人员外,包括几米外的叶妻、施佩林,以及王友恒等。CRAIG ASHTON在向账户工作人员交待转账金额是220万,余款作为偿债之用时,叶就在CRAIG ASHTON的身边。
      据皇冠的记录,叶因此跟施佩林成为那场赌局中的共同庄家。最后施佩林输完了所有的220万,一分钱也没剩下。
      2000年10月11日,叶立培向皇冠写信,要求把自己账户里的钱在支付欠账以后,将多余的一百多万部分汇回其在香港汇丰的账户上。但是10月19日皇冠回信说,账户已经没有余额了。差不多同时,皇冠的律师发信给叶立培,要求叶支付133.8万澳元的赌债。
      事实上,如果事情就此了结,叶立培的损失并不会很大。因为皇冠赌场曾因将其列为“最积极的赌客之一”,而由赌场奖励了他78.58万澳金。所以,皇冠总共也就是赢了他63万多澳金。
      但不知由于何种原因,叶迟迟未将赌资缴清。于是,墨尔本时间2000年10月16日,皇冠的一位工作人员致电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中央信用公司”,以叶没有付清133.8万赌债为由,要求将叶列入黑名单。随后“中央信用公司”将这条消息在自己的会员数据库中公布,于是“中央信用公司”的签约用户们,包括很多的赌场,以及主要的一些旅行支票发行公司都接到了这一消息。
      随后在2000年年末的时候几家主要的中国银行机构,叶的朋友和商业伙伴们,以及一些大的赌场,都知道了叶立培欠了赌债未还的事情。并由此引发了叶在2002年9月的诉讼。
      带客赌博
      对叶氏而言,更为遗憾的是,2003年5月澳洲联邦法庭宣布了对其不利的判决。法庭的判决是,皇冠不欠叶220万澳金。而且,叶还欠皇冠130万澳金。
      事后叶说事情不会完。“我肯定会上诉。”叶当时曾在他位于29层的豪华办公总处告诉澳大利亚的记者:“是我的钱,谁都拿不走。”
      但澳洲法官显然也有自己的逻辑依据。
      根据材料中法官的陈述发现,法官做出上述判决的主要依据在于,叶的侄子叶宗男(音译)的部分证供。
      资料显示,叶宗男(音译)曾经给一位负责皇冠赌场国际营销业务的人士写信说,“皇冠和SUPER OCEAN(叶氏在澳大利亚的公司)极有希望在中国推销皇冠赌场的业务上进行合作。我个人坚信皇冠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在中国找到赌客。当然如果进行这样的合作的话,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资金的转移,赌客的信息需要保密,以及这些赌客的签证问题。我希望能够当面详谈一下。这个问题在中国没有越来越开放之前是无法解决的,但是近期我想我们是看不到这种改变。”
      叶宗男还在信中写道,“当然你应该知道,EDDIE·YE(叶立培的英文名)与我很支持皇冠的生意,尽我们的所能给皇冠(从中国内地)拉很多豪客过来。”
      他又在信中向该位赌场人士抱怨说:“(带了这么多豪客来赌场)EDDIE·YE和我都没有得到我们应得到的佣金。按照皇冠的规矩,我们应该从这些客人的累计下注中得到0.05%的佣金。不过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种佣金。上个星期我就带过一名玩家——王友恒音译,是一位在皇冠里注册过的玩家。我们安排了澳元给他下注。他总共下注了8000万澳元,而且全在皇冠里输了。现在我们需要承担在中国国内收债的风险,还有人民币贬值的风险。”
      在当庭质询中,叶宗男承认,通过他们在香港的公司,将港币转入皇冠,以安排内地赌客到皇冠参赌,然后在国内向赌客收回人民币。但是他强调这是一种朋友间的“帮助”而不是商业行为,而且事先这种“帮助”均需得到叶立培的同意。
      为此,澳大利亚法官认为,从叶宗男的呈词判断,叶曾向来自中国的赌客提供硬通货做赌资,所以叶有动机将220万元澳元借贷给别人使用。
      或许,正是因为和澳大利亚赌场的关系江河日下,而叶立培赌兴未了,才转战以暴力解决欠债问题的澳门赌场,并引发了此次灾祸。
    
    
    郑恩宠:刘根山、周正毅和江绵恒是“三兄弟”
    
    郑恩宠披露,刘根山、周正毅和江泽民儿子江绵恒关系密切,百姓称之为周正毅“三兄弟”。江绵恒透过刘根山、周正毅等富商圈钱,官商勾结获取暴利。图上为刘根山,图左下为周正毅,图右下为江绵恒
    专访郑恩宠:刘根山、周正毅和江绵恒是“三兄弟”
    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导)23日被上海公安刑事传唤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目前已经回到家中。他24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再次证实,最近上海公安频繁传唤他,和中国前首富刘根山案件有密切关系,他并披露,从民间所掌握的材料来看,刘根山、周正毅和江泽民儿子江绵恒关系密切,百姓称之为周正毅“三兄弟”。江绵恒透过刘根山、周正毅等富商圈钱,官商勾结获取暴利。
    虽然奥运前中共当局不断加强监控维权人士,郑恩宠律师在3天连续遭两次刑事传唤,并被抄家,但郑恩宠律师并没有因此害怕而封口。24日记者辗转联系到郑恩宠,他讲述了自己目前的现状以及对刘根山案件的看法。
    公安欲定罪关押郑恩宠
    郑恩宠说,3天内两次遭刑事传唤,但大部份时间都是坐冷板凳。而这次传唤抄家,明显是公安在试图搜查所谓能定他罪的证据。搜查持续了一个小时。郑恩宠说:“主要是想整我两个问题:一个是妨碍公务,另一个是和法轮功有什么联系。”
    闸北区公安派出了包括魏涛、王俊等8名公安和两名居委干部到他家搜查,郑恩宠要求对方出示证件,并希望只让两人进入,但是警方仍强势要求派4人进入。其中另外4人则拿着摄像机对准郑恩宠,企图拍下郑恩宠和他们争执的画面。郑说:“他们希望我和他们吵起来,这样就可以告我妨碍公务。但我没有上当。”
    郑恩宠于是对着摄像机说:“我向胡锦涛、中纪委继续检举刘根山的事情,我认为这次主要是韩正的问题,和陈良宇无关。”
    公安见郑没有上当,又挑起是非,指郑恩宠向境外法轮功办的报刊投稿发表文章,就是法轮功。郑回答道:“你们今天是来搜查的。你现在搜查还没有开始,你有没有搜查到我参加法轮功的文件呢?我是不是法轮功,法轮功到底是与非,不是由你来决定的。”
    郑恩宠认为,公安昨天的举动主要是想找藉口,在奥运这个是非关口,把他关押起来,待3、4个月后才释放他。
    公安见在郑家没有搜出什么东西,随后又到住在郑恩宠家隔壁,郑恩宠妻弟蒋明良家中搜查,把蒋明良的儿子蒋继耀刚刚买的电脑搜走了,并答应第二天还。但次日郑全家连同蒋继耀、以及妻姐蒋忠丽都去了公安局,准备要回电脑,但公安却不敢出来见面,偷偷溜走了。郑恩宠对此特别气愤,呼吁传媒关注此事:“蒋继耀刚刚考上大专,他家里给他花了5千元,买了部新电脑。他们搜查时,连公安都发生分歧,说这是孩子的电脑,和郑恩宠无关,但最后都拿走,说明他们完全是故意搞事。”
    收匿名信与刘案有关
    谈到这次传唤,郑恩宠分析和最近揭露刘根山案件有很大的关系。他说,最近有几个迹象显示官方很恐惧曝光刘根山案件:其一,最近他连续收到官方发出的两封匿名诋毁信,都谈及刘根山案件。信件内容是一篇网上拷贝下来的“中国人权论坛”的网民文章,文中恶意攻击郑恩宠是“刑满释放人士”,又指郑恩宠和刘根山无关,却突然揭露刘根山。
    郑恩宠说:“他们为什么要去下载这个东西给我,为什么说刘根山和我无关,证明他们对刘根山的事情很害怕。”
    郑恩宠强调,自己从2003年开始揭露周正毅,在入狱前被审讯时,已经点到刘根山的名字,入狱后写给胡温和中纪委等几十封检举揭发信中,大部份都提到刘根山。在刘根山被捕后,最近郑恩宠又向胡温发出举报信,继续揭露刘根山:“因为刘根山和周正毅他们就是一伙的,和上海帮关系非常密切。”
    其二,官方媒体最近大量报导刘根山案件,故意只报导刘根山在浙江犯案,而对刘在上海的事情丝毫不提。郑分析说:“他们想要回避刘根山和上海帮的关系。”
    消息指刘周江关系密切
    郑恩宠指出,刘根山很多轨迹和周正毅非常相似。两人都是上海杨浦区的贫民,两人一起发家,但刘根山比周正毅更有本事。郑恩宠曾在检举信中将刘根山、周正毅以及上海地产大王叶立培称为“三兄弟”,意味3人关系密切。但最近郑恩宠收到材料,有熟悉刘根山背景的人向他透露,其实真正的三兄弟是刘根山、周正毅和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
    据知爆料的人是很有背景的官方人士,曾经和刘根山年轻时一起共事过,对刘根山的情况非常了解。对方向郑恩宠讲了大量事实,提供了大量线索。郑恩宠基本肯定对方对3人关系的分析。
    郑恩宠向记者说,“刘根山为什么和银行的关系这么好?刘根山和银行的关系,比周正毅关系还要好。江绵恒要投资也需要贷款,他代表官方,不能随便借款,于是刘根山扮演民间大企业家的角色,江绵恒动用行政资源,银行大胆借款给刘根山。这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官商勾结。”
    中共官方报导称,刘根山涉及行贿及以非法手段诈骗贷款,涉案款项43亿人民币。郑恩宠强调,实际上周正毅不只是一个,上海至少有四五十人,但现在反腐败的结果都是这些奸商下马,但后面的大贪官却逃之夭夭。
    周正毅、张荣坤等狱中喊冤
    他并认为,这次刘根山下马,和周正毅、张荣坤等人的揭发有关系。“第一次周正毅出事,刘根山躲到香港,后来周正毅被判刑后,他又落面了。陈良宇出事,他又躲到香港。现在周正毅、张荣坤被抓,他们肯定不满,为什么刘根山活得好,肯定在狱中搞揭发,争取减刑。”
    他相信刘根山下马后,上海官场产生会很大的震动。据称有33名局级干部被扣住出国护照,民间则抓紧时机举报刘根山,希望借这个机会彻底铲除上海帮。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曾抓捕姬胜德逼死姬鹏飞,与姬同情六四的立场有关/昭明
  • 迷信庸俗的胡温政权有祸了,2008年逢8必乱! /昭明(图)
  • 中共遭遇六四以来严重危机,20日严令暂缓公款旅游/昭明
  • 震后救灾过程中,军队发生兵变的可能性激增/昭明
  • 站在民运角度看,中共专制政权有三种恐惧/昭明
  • 十七大后胡锦涛焦头烂额,江泽民福建赋诗幸灾乐祸/昭明
  • 曾庆红最后一条明路,平反六四/昭明
  • 儿子曾伟移民澳洲暴光,曾庆红遭质疑党内地位动摇/昭明
  • 中央两个司令部,有人急于夺权当国家主席,分裂党/昭明
  •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江氏心腹由喜贵必须下台/昭明
  • 胡锦涛表示,党的代表大会有权改变以前的任何决议/昭明
  • 宋平顺留有遗书爆光,京沪两地权斗压力剧升/昭明
  • 锦涛同志表示,纸馅包子新闻是真的,谁说有假/昭明
  • 军委副主席重新站队,高调表态挺胡,以求安全着路/昭明
  • 胡锦涛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交出权力,要么面临全面围歼/昭明
  • 匹夫不可夺志,感谢孑木、民生观察工作室,还有博讯!/昭明
  • 胡江曾内斗,高潮即将到达,尘埃远未落定/昭明
  • 黄菊病故,人算不如天算,中南海形势为之大振/昭明
  • 在陈良宇案的定性上,中共高层爆发严重分歧/昭明
  • 警察杀手杨佳的价值观并未扭曲/昭明
  • 迷信庸俗的胡温政权有祸了,2008年逢8必乱!/昭明
  • 只有党性毫无人性,再论胡温的谋杀罪/昭明(图)
  • 传胡温中江氏常委阴计,作不发布地震预报错误决策/昭明
  • 胡温闯下历史性弥天大祸,七宗罪谋杀十万人/昭明
  • 震前恶意否认震后做秀亲民,如江曾所言温是伪君子/昭明
  • 只要效忠胡而不是江、曾,没有团背景也可提拔/昭明
  • 假消息:曾庆红之子曾伟表爱国欲放弃澳洲绿卡/昭明
  • 难以自圆其说的尴尬,中共被迫声明愿与达赖接触/昭明
  • 爆料:曾庆红之子曾伟依靠合法勒索敛财/昭明
  • 股市暴涨暴跌,坐庄者胡、江、曾聚财/昭明
  • 没有肛门还要吃民族主义这份泻药,就得忍着/昭明
  • 民族主义,中共对抗普世价值观影响的最后武器/昭明
  • 两会后重罪轻判陈良宇,胡江曾政治交易的信用证/昭明
  • 文章不成者不可以诛罚,中共攻台的被动道义态势/昭明
  • 团派与太子党为名份正统性而撕杀/昭明
  • 北京奥运未开,政治效益不祥之兆频现/昭明
  • 太子党认为团派胡父是被中共判过大刑贪污犯/昭明
  • 团派与太子党为名份正统性而撕杀/昭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