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常州冤案始末/农工民主党人士章宝善老先生(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6日 来稿)
    作者:常州市九十岁的农工民主党人士章宝善老先生
潘雪昌除暴维权受罚

     (文中拆方指鑫鹏拆迁公司人员,潘指潘雪昌)
    2007年8月14日情况 下午四时,拆方第一批进入潘宅八人第二批进入五人,为拆迁事宜双方争论至深夜11时半,其间,潘被严密监视,失去自由,被辱骂,强烈推搡,潘被纠缠得精疲力竭,数次拒绝谈判,并说:我急需睡觉,有话明天说,遭拒,数次推他们出去未成。十余人气势汹汹虎视眈眈赖在潘家。蒋国平说“今天不签约,我们不走”,“今天总归要揍你的”,双方由扯扯拉拉,发展为相互撕斗,互有伤情,此前潘曾挥刀警告,无效。
    在关键时刻,证人潘雪民听到蒋国平喊“大家上”。拆方所有人员,一拥而上。
    以上情况经公安两次侦查,与所有证人之词基本相同,无大的出入公诉方亦未质疑,应属证据有效。拆方的行为应该定性为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妨碍自由罪,胁迫他人接受低价要求。
    情节分析:鑫鹏拆迁公司系商业机构,应依据商业常规办事,讨价还价,公平交易,愿买愿卖等。根据上述情况,鑫鹏公司是利用暴力手段逼迫事主潘雪昌接受低价出卖,该商业公司已变质为强盗集团,唯因其故,不愿采用正当手段——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8.14事件,是拆方预谋潘雪昌之财产。商业谈判焉用十余人,通宵谈判,完全越出常规,企图以人多势众,黑夜行动,压倒对方,图谋不义之财物。
    该集团制造事端是有组织有领导的。首领蒋国平组织成员送饭送水,待众人吃饱后,一声令下,大家上。群盗服从命令听指挥,纷涌而上,对潘拳打脚踢,使潘的伤残雪上加霜,失去抵抗力。此时,潘明显处于劣势,俗话说一手难敌双拳,潘遭十余倍之双拳殴打,处于极度危险之境。
    刑事判决书上作证者达二十余人次,其中有鑫鹏拆迁公司(以下简称拆方)总经理,公司副主任,村委书记,肇事操办人蒋国平及其他普通员工,还有潘雪昌亲属五人,口述证词达十余页,数千字,但无一词一句证明潘雪昌有“故意”的证言。一审判决潘雪昌故意伤害毫无根据。(十余名拆方人员都未能证明潘有故意之词,即一切有关人员都无法证明)公安局两次侦查,耗时数月查来查去查不出一个“故意”的证据。“故意”一词是法官故意强加的。
    
    潘无故意伤害之意。理由一、故意者一定考虑自身条件,潘以伤残之身再以年龄体力而论,决不敢故意伤害他人。二、故意者一定主动先发制人,当拆方最初来人时,他就可以动手,在拆方人多势众,自己处于绝对劣势时才反抗的。三、在潘面临危险时潘仍未反抗,仅以刀出示,对拆方提出警告,故意伤害者绝不会有警告之举,应该乘其不备而袭击。四、潘现场报警数次,是潘雪昌故意请求警察来抓他,还是弱者的求救。五、潘向医院请假回家是为了休养,他根本不知道拆方何日何时来找他,事件的发生完全出于仓猝,他不可能考虑会发生此等事件而预谋为之。更不可能知道拆方会用如此暴烈手段对之。六、潘数次敦促拆方离开,拆方置之不理。
    以上就是潘抗暴维权之事实与潘无故意伤害他人之理由。
    
    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潘的伤害颜志兵应定性为正当防卫行为。理由:根据正当防卫的要件:一、潘是为了本人人身、财产权利受不法侵害而实施的正当防卫行为。二、拆方不法侵害行为正在进行时潘才产生抗暴行为。三、潘的抗暴是由于遭到拆方不法侵害。和拆方发动突然袭击(蒋国平一声号令后才发生冲突)。潘没有防备,骤然临之,情况危险,潘精神高度紧张,在实施防卫行为的当时没有条件准确选择一种恰当的防卫方式、工具和强度进行防卫。
    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正当防卫是公民同违法犯罪分子作斗争的一个法律武器。
    审判本案应根据刑法判明侵害方。侵害方的要件(具体到潘案中):一、必须存在侵害行为。拆方从辱骂,拍台拍凳,以强制拆房威胁行为,到断电断水断路以及使失去相邻权直至蒋国平号令“上”到事件结束,拆方始终存在明显侵害行为。二、拆方聚众侵犯人身自由,逼迫潘签不平等合同,自去年8月14日16时至23时一直在进行犯罪活动。三、蒋国平一声号令,拆方十余人一涌而上,先发制人。拆方完全符合侵害的要件。
    一审判决书中称,潘雪昌数次吓唬警告蒋国平等人,遭多次拒绝并驱赶蒋国平等人离开,可是蒋国平坚持赖在潘家。又称“拆方职员叶裕良电话告知蒋国平,潘情绪有些激动”,而蒋国平置若罔闻。此时蒋应知情况的严重而撤出,事态就不会扩大。(刑法第十四条)蒋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并且放任这种后果的发生,已构成犯罪。
    法官不论这些情节,目的显然在故意为蒋国平推卸、减轻罪责。
    
    审潘案中应考虑潘雪昌的心理因素,因为心理因素极大地影响了人的行为。
    一、中国人都有“能忍自安天地宽”的处世哲学。能,表示忍的限度,即能忍则忍。潘家被断电断水断路,自己修复,能忍。失去相邻权,能忍。忍到07年8月14日,鑫鹏拆迁公司职工严加迫害,使潘失去人身自由,不准睡眠休息,即所谓的疲劳战等,能忍,但已迫近限度,直到蒋国平杀令一下,潘成为群狼扑食的羊。引起心理突变,能忍的底线被拆方突破,而且拆方也突破了自己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最后潘不能忍,唤醒了与生俱来的本能反射,即求生的反射。从潘的遭遇已经足以证明非故意杀人,而是对方对他的迫害超过了不能忍受的限度而引起的本能反抗。
    在残酷的社会里能忍并不能自安,只能遭受更严重的迫害,能忍自安是善良人性的妥协观念,对迫害者只有积极抵抗,积极自卫,这完全符合事物发展的逻辑。可是一审法官完全漠视了潘的自卫权。
    二、失地的潘天地宽了吗? 潘是社会人,必然受社会现实的影响。今天潘所处的社会现实是土地被征用,可是补偿金无着落,房屋将被拆,可是安置房在虚无缥缈处。尽管政府称经济繁荣,有的是钱。但俗话:爺有娘有,不如自有。有困难请政府救济,要说多少可怜话,要看多少难堪的脸色,要办多少手续才给一杯水去救一车薪。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何况现在的爺和娘都是纨绔子弟,有一千用一万,这种爺娘可靠吗?潘忍了,天地却不宽,他的生存空间很窄,只有几个平方米的囚室。一审二审法官漠视了社会因素给潘的影响。就是潘不是生来就是杀人者或者生来就是被杀者。如果是前者,潘早就可给杀了,杀人者死嘛,如果是后者,潘生来就是被杀者就应该服服帖帖的被拆迁公司杀,天命难违嘛。果真如此,当今刑法第二章第一节“犯罪和刑事责任”就是多余的了。
    三、为何久谈不成? 双方的利益要求差距大,即使差距小,潘也会计较。蒲鞋啃啃袜是穷人哲学。可是当今是袜啃蒲鞋,潘怎能接受。况且潘没有义务为富人添富。如果潘有公司什么的,或者有个一官半职,月中领工资,月底领奖金,拆迁协议早就签成搬家了。一审二审法官漠视了潘在利益损失上的忍耐限度。
    四、土地是潘的父辈或祖辈通过农民革命用头颅热血换来的。在民主与法治的国家里,潘是土地的法定继承人,道义上的继承人,但如今主人遭狗欺,他心理会平衡吗?
    从潘雪昌心理变化过程——由忍到不能忍,产生自卫,再加社会现实给他的不公平待遇,爆发愤怒伤害了人。如果法庭是公正的,主张正义的,有义务还潘雪昌一个公正。即根据刑法第二十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力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判决潘雪昌不负刑事责任。
    关于一审二审中违法剥夺辩护人辩护权,本人被剥夺辩护权,是导致第一审判案不公的原因之一。
    法律规定被告人可以聘请律师和委托他人作辩护人,如被告无条件聘请律师,法庭还要指定律师为其辩护,一个犯罪嫌疑人法律还要想方设法为其辩护,为什么?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性、正义性。在庭上,律师和辩护人就是要站在被告潘雪昌的立场,与公权力的公诉人进行对抗在矛盾中求统一的意思,这就是控辩平衡的架构,这样便于法官发现并判断案情的真实,而作出公正的判决。如今一审不给章某为潘雪昌辩护,那么法律规定的控辩平台就被一审打破。原本处于弱势地位的潘雪昌因此失去基本程序性的权利保障,当然无力抗击控方对弱势的指控。在这样失去平衡的刑事诉讼架构中不仅潘雪昌的权利被忽视而且司法公正也失去了基本的程序保障平台,最终,潘雪昌希望得到的法律援助完全落空。老汉年已九十,历经两个时代,司法枉法有所听闻,今日任意剥夺被告辩护人的权利是民主法治时代的绝无仅有的新事,这是对法律尊严的挑战,这是执法者对自己职业道德的亵渎。
    总之,一审两次开庭共有七失 一、使潘雪昌失去法律规定的辩护权 二、失去法律规定的控辩平台 三、章某失去作依法辩护的政治权利 四、失去了法定程序 五、禁止旁听失去群众的监督 六、失去群众的评判 七、失去群众对法院的公信力,就此七失,完全有理由请求中院撤销一审判决。
    一审不准旁听。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91条规定,违反第一款有关公开审判的规定,第三款剥夺或者限制了当事人的法定诉讼权利,影响公正判决。
    据此,完全有理由请求撤销一审二审判决。
对二审评判的评论

    第一部分多次提到拆方与潘的争执是“协商”“商谈”。事实是拆方用粗暴的手段逼迫潘接受不平等条约。不论中外,商业上的协商商谈哪有从白天到深夜不休止地限制人身自由。法官所用商谈协商等词,无非是掩饰拆方的暴行。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原评判文中称:“蒋国平等人的行为对引发案件负有责任”,既有责任为何免罚?
    又称:由于“蒋国平引发案件发生,成为对潘雪昌从轻处罚的条件”,此说于法无据。刑法规定自首、检举、立功才是从轻处罚的条件,如果根据情节,应认定潘雪昌无罪,何须法院作毫无根据的从轻处罚。反之,法院认定蒋国平是侵害人,应该给予重罚。又所谓“酌定情节”也应该依法酌定,不能随意酌定。
    第二部分又称双方撕打属于互殴都有故意侵害他人的主观故意。再次证明蒋国平有主观故意。
    第一部分又称蒋国平不具有伤害潘雪昌的主观故意。此部分对蒋国平的判断矛盾,露了马脚。况且一纸“洽谈步骤与细节”(附件原件)及蒋国平的调兵遣将的行动完全可以证明蒋的主观故意侵犯行为,只是法官故意隐匿其罪证,避而不究。
    常州冤案始末/农工民主党人士章宝善老先生
    一审判决书中称“潘系‘偶犯’”,所谓偶犯指事故不一定发生而发生,是偶然性的,如果拆方不是深夜行动,如果不动员十余人参加,如果受到劝告、警告,拆方人员主动撤出,就不会发生这种偶然性事件,但由于拆方自以为强,人多势众,不考虑后果才造成不必要发生的悲剧,故责任在拆方。一审中判定潘是“偶犯”是正确的认定。可是二审对此不加评定。为什么?在此案中禁止说公正的话,即使一句都不可以。而欲加潘雪昌其罪的话,越多越好。即使极端荒谬的也是可以的。综上所述,法官欲减蒋国平之罪,何患无词,但欲盖弥彰,一、二审法官判词中多次指出蒋国平是引发案件的罪魁祸首,可是迄今逍遥法外。以上所述文字都是白纸黑字,本人等候二审法院的自圆其说。真理欲辩欲明嘛。
    常州冤案始末/农工民主党人士章宝善老先生


    
    人民法院要依靠群众?——公开审判,公开辩论
    刑事诉讼法第6条规定人民法院必须依靠群众,因为只有坚持依靠群众,群众才有与罪犯作积极的斗争,同时,只有依靠群众才能有效地防止和纠正可能发生和已经发生的错误。否则法院就可能失去其中立性、独立性。可是常州市天宁法院一审时所有旁听者都被拒于庭外,中院二审时经交涉后允许六人旁听,更为恶劣的是连合法的辩护人一次都不准参加辩护(辩护人章某正在申请行政复议)。法院为何如此跋扈?因为他们居心枉判而心虚,丑恶的面貌见不得人。其实,潘案被枉判早在群众意料之内。常州司法系统之黑暗,失地农民早已领教过,但为了维护法律程序不得不上这个门,可就是这正当程序恰恰给法院歪用了。
    同一个国家,同为司法机关,北京法院欢迎群众参与,还用电视直播现场情况。因为他们有一个信念,只有在阳光下操作,以求人民的信赖,以维护法律尊严,以示君子坦荡荡无私心杂念,只有小人常戚戚于黑暗被揭发。
    在天宁法院一审时还出现了另两幕丑剧:一是特务混进群众中煽动打砸,所幸嫁祸群众的阴谋被挫败,未发生事故;二是庭审结束后,被告亲属一年老妇女刘勤凤遭暴徒殴打致伤,后警方被逼承认是常州翠竹派出所民警所为。
     常州两级法院在审判案中始终拒绝旁听,拒绝辩护人辩护,利用黑帮闹事嫁祸,殴打老年妇女,又以暴力把两位要求旁听的妇女在水泥甬道上,石阶上拖进办公室,使一人手臂神经损伤,一人脚跟皮开血流。我们面对如此不法的法院, 还帮助维持秩序,揭露特务阴谋,始终说之以理,待之以礼,控制情绪,忍气吞声。
    在解放前,常州地方法院曾因褚凤娣案不公引起公愤遭群众攻击,法官逾墙逃走,拆毁房屋,大堂上高悬“国以法治”的大匾被拆,改为“国以币治”后被抬着游行。事件轰动沪宁线。
    解放前后两个法院同样都不以法办案,有什么理由令群众委屈求全,忍受压迫?有什么理由不让群众反对制裁?有什么理由不让群众以行动来发泄冤气。最高法院和所有最高党政法治部门都管不了地方法院,那么群众自己来管,莫怪我们无理。失地农民告状百告百输,上京诉苦百去百被抓,本来一肚子的气无法发泄。

弘扬正义,支持潘雪昌的义举

    请准举例:
    一、古代事例 商汤伐桀,武王诛纣。以倡导仁爱的儒宗孔子都认为桀、纣是千夫所指的暴君,可杀。
    二、当代事例 刘少奇被谋害而死,张志新被断喉枪决。当时是中国政治大混乱,社会大动荡的时期,对直接和间接的凶手无法追究,但在以后受到了惩罚——凶手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三、国际事例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帝主动先发制人,侵犯了美国在太平洋的利益,二战结束后,日本战犯东条英机被远东国际法庭判处绞刑,开庭前,东条英机被允许聘请许多律师为其辩护。但终因罪行累累,证据确实,未能免去罪责。东条英机之受罚并非因日本战败,亦非因剥夺了辩护权,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发动了不义的侵略战争,杀人盈野。美国虽然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了两颗原子弹,使日本死伤惨重,物质财产损失无法估计,但美国是被侵害者,投原子弹属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从道德意义上,同盟国是为了维护正义,维护权益而战,轴心国是为了侵犯他国权益而发动的不义之战。
    结论:群众对邪恶、不义应该勇敢抵抗,法律对正义予以支持保护,法官对一切干扰应该勇敢揭露、抵抗。这就是社会主义的道德观、价值观。
    本人申明:本人不接受被一审二审非法剥夺辩护权,故本文可作为对一审二审的辩护词,二、本人愿与一审二审任何一位法官、院长在公开或不公开场合就潘案进行友好的辩论。
    以上言论似与本案无关却有关,说明一、潘是出于正当防卫,侵害者应受罚。二、战犯罪恶昭彰犹可请人辩护,潘雪昌为何不许请人辩护?
鑫鹏拆迁公司利用黑手欺压良民

    鑫鹏拆迁公司所发“洽谈步骤及细节”中,所列公司人员中,有蒋国平、曹伟松二人赫然名列其中,另有经理李小庆,查此三人均系刑事犯罪释放人员。拆方为何聘用这些人员,乃利用彼等善于以暴力、威胁、违法犯罪手段,残害欺压善良人民。在征地拆迁中,拆方总会遇到一些抵制、拒抗,失地农民最有力的就是利用法律维权,拆方在法律上多有违法违规以攫取不义之财,因此,他们在法律上完全失去了发言权,唯有利用这群黑帮流氓之徒,以助其夺取农民之合法财物。而拆方多处于亦商亦官之特殊地位,有特殊权利对这些社会渣滓予以重用庇护,所以他们气焰特别嚣张,手段特别残酷。在潘案中,这些人尽显其鬼蜮伎俩,他们是法治社会中的毒瘤,可是在潘案发生前,王伟成市长还在报纸上表扬拆方工作“效率”高,——这就是拆方敢于飞扬跋扈,为非作歹的背景。
    
     被非法剥夺辩护权的辩护人 章宝善
    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北港街道运河苑66幢甲单元202室
     2007年8月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常州市原秘书长丁国良一审被判14年
  • 常州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一被拆迁户10年徒刑
  • 常州拆迁人员被杀案开庭 群众与警冲突
  • 常州“拆迁户”深夜遇袭自卫杀死“拆迁”歹徒遭拘押
  • 常州公安行政复议 称天网是“境外敌对网站”
  • 江苏常州公路大桥突然倒塌(图)
  • 常州国安处罚网民“六个月不准上网”
  • 常州瘫痪访民痛斥国安:你胡说八道!(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