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作家魏巍因病去世,享年88岁(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7日 综合报道)
    
    著名作家魏巍于8月24日晚7点12分在北京301医院因病去世,享年88岁,魏巍夫人刘秋华称,追悼会将于30日举行。
    
    作家魏巍与他笔下浴血英雄的交往
    
     翻开不久前刚出版的《人民作家人民爱----魏巍的故事及对他的评说》,一张合影下的几个名字震撼了我:井玉琢、李玉安、王宿启、马玉祥……
    
    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报》在头版隆重推出朝鲜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毛泽东旋即批示“印发全军”。
    
    作家魏巍因病去世,享年88岁
    
    图:1955年,时任总政创作室副主任的魏巍在北京莲花池留影。新华社发
    
    在这篇文章里,井玉琢、李玉安、王宿启、马玉祥这些抗美援朝的英雄,被魏巍动情的笔深深地联结到一起。而他们戏剧的人生,他们战场外的光芒,又通过魏巍与他们的友谊,展现了出来。
    
    “假若需要立纪念碑的话,让我把带火扑敌和用刺刀跟敌人拼死在一起的烈士们的名字记下吧。他们的名字是:王金传、邢玉堂、胡传九、井玉琢、王文英、熊官全、王金侯、赵锡杰、隋金山、李玉安、丁振岱、张贵生、崔玉亮、李树国……让我们的烈士们千载万世永垂不朽吧!”
    
    这是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里的一段话,而戏剧性的是胡传九、井玉琢、李玉安这三位英雄都没有死,他们在硝烟中活了下来。他们一个又一个地从迷雾中走了出来。先打开这个传奇门的是胡传九,可惜是在他去世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革命军人证明书》,令魏巍错失了与他结识的机会。胡传九的骨灰如今存放在烈士纪念馆。井玉琢、李玉安则都跟魏巍有很深的交往。让我们通过他们之间的友谊,展现英雄们战场外的丰姿罢。
    
    
    李玉安:《他还活着》
    
    
    1990年8月的一天,原志愿军335团给魏巍打来电话,说《谁是最可爱的人》文中写到的松骨峰战斗中英勇牺牲的烈士李玉安还活着,来部队送小儿子参军,想见一见魏巍。听到这一消息,魏巍很吃惊,想尽快见到李玉安同志,了解他这些年的生活。终于在同年的8月17日,新华社北京军区记者站的站长赵苏陪李玉安来到了魏巍家。
    
    魏巍回忆他们刚见面时的情景时说,李玉安看上去身板儿挺硬朗,精神也不错。魏巍迫切地问李玉安,这些年来,他都在什么地方,是如何生活的。李玉安向魏老讲述了当年在朝鲜战场负伤后的情景。当时李玉安胸部负了重伤,昏迷六七个小时后,爬下了阵地,被朝鲜人民军的一名司号员救起,3天后由友邻部队送往野战医院,做了开胸手术,才幸免一死,后又转回国内治疗。治疗时候,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还没刊登出来,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
    
    伤愈后,李玉安因残复员到老家黑龙江省巴彦县兴隆镇,在粮库当了一名普通的工人,默默工作了几十年。魏巍当时便称赞他不居功邀赏,也不张扬自己的功劳。李玉安流着泪说:“当初我们连一百多人,死的死、伤的伤。我复员以后,不但成了家,还有六个儿女,有吃有喝。想想那些战友们呢,他们二十几岁就牺牲了,他们得到了什么?我哪里还谈什么功不功呢?我现在不敢想他们,一想他们就难过。”孩子曾经拿着课本询问父亲,里面的李玉安是不是你。他平静地回答说,同名同姓的人多啦。直到后来儿子死死缠着父亲要求当兵,无奈中李玉安只好千里迢迢找到原部队,亮明身份恳求首长收下儿子。这才有了他和魏巍的见面。
    
    长谈中,魏巍得知李玉安还住在“地窝子”,心里非常不安,当场给巴彦县县长和县委书记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在李玉安住房上给予照顾。他嘱咐李玉安:一定要亲手把信交给县长或县委书记。
    
    在李玉安的心里,《谁是最可爱的人》是他最壮烈的回忆。他握着魏巍的手说:“烈士们的鲜血书写了共和国历史的一页光辉篇章,您是最好的执笔者。”两个老战士一直谈到午夜。魏巍把自己的新作《东方》赠给他,扉页上写着:“你永远是最可爱的人!”这次见面后,魏巍还专门写了篇文章《他还活着》。
    
    之后,他们还有多次的书信来往。直到1997年2月10日,李玉安因病辞世。
    作家魏巍因病去世,享年88岁


    
    图:1945年,魏巍(右)在冀中平原
    
    
    井玉琢:闪光的决心
    
    
    活着的还不仅仅是李玉安,井玉琢是第三个被发现的活烈士。听说井玉琢也在世的时候,魏巍更加的激动了。
    
    
    1987年,马玉祥从科尔沁草原来到北京,两位阔别36年的战友终于在西山魏巍的寓所相聚。“老哥哥,我来看你来了。”马玉祥和魏巍的两双大手近日紧紧握在一起。魏巍望着老朋友黑中透红的脸说:“那年你21岁我31岁,我说过你像秋天田野里一株红高梁那样淳朴可爱,现在你还是那样还不老。”马玉祥则说:“如果没有老哥哥的那篇文章,我今天又能算得了什么。当过兵的人,才理解兵!《谁是最可爱的人》使多少志愿军流了泪呀……”
    
    翌年,魏巍夫妇应邀来到通辽马玉祥家中。老英雄居室的陈设也像他本人那样朴实无华,作家赠与的条幅“天地有正气,江山不夕阳”悬挂在简陋的墙壁上,魏巍夫妇倍感亲切。
    
    几年前魏巍得知他老伴生病的消息后,还立即给他寄去了1000元钱。魏巍说,当年那些在朝鲜战场上浴血奋战的第一批转业老兵,现在年纪都大了,生活上会遇到困难,我们在纪念抗美援朝的时候,不仅要学习和弘扬志愿军保卫和平、保家卫国的英雄主义精神,还应该在生活上给予他们及其家属、子女更多的关怀和体贴。
    
    马玉祥则这样评价魏巍:“魏老是全体志愿军的朋友,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兵,所以他最了解我们‘兵’的心。”2001年的时候,马玉祥还送了“兵心长在,友情永存”的横幅给魏巍。
    作家魏巍因病去世,享年88岁


    
    图:1988年,魏巍(右)在内蒙古哲里木盟访问他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中写到的英雄人物----马玉祥。马玉祥是在烈火中抢救朝鲜儿童的英雄战士。新华社发
    
    
    王宿启:战场上的见证者
    
    
    “这个营的营长向我叙说了以上的情形,他的声调是缓慢的,他的感情是沉重的。他说在阵地上掩埋烈士的时候,他掉了眼泪。但是,他接着说:‘你不要以为我是为他们伤心,不,我是为他们骄傲!我觉得我们的战士太伟大了,太可爱了,我不能不被他们感动得掉下泪来’。”
    
    1950年12月,身为总政治部学校教育科副科长的魏巍奉命赴朝鲜碧潼战俘营调查美军战俘情况。完成调查任务后,他要求留下来进行3个月的战地采访。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志愿军38军112师担负穿插任务,他们成功地穿插到三所里、龙源里、松骨峰,切断了敌人的后路。松骨峰是美军争夺的要点,守卫在这里的112师335团1营3连,打出了最悲壮的一仗。魏巍清楚地记得,他当时要找3连幸存的官兵采访战斗的经过,但全连除牺牲和重伤送往医院的,只剩下一名通信员。后来,他找到了1营营长王宿启。王宿启对他说,3连的阵地就在营部下面,整个战斗他看得一清二楚。打到最后,美军飞机投下汽油弹,他看到十多名战士像一条条火龙扑向美军,滚下山崖。
    
    描述整个战斗过程,回忆战友们的壮烈牺牲,对王宿启是一件既自豪又痛苦的事情。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一直在颤抖,动情处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眼泪。魏巍也始终专注地倾听,一边用笔记录下来,仿佛与描述中的人物共悲喜、同硝烟。每个细节、战士的面孔,都在王宿启朴实的诉说中,在魏巍的脑海里清晰起来,在魏巍的笔下生成动人的文字。魏巍也与王宿启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92年8月1日,王宿启与《谁是最可爱的人》中的李玉安、井玉琢、马玉祥一起和魏巍相聚在哈尔滨,这也是魏巍最难忘的日子。几位当年风华正茂的热血男儿,已是满头白发的老人。他们把人间的生死之情、战友之谊也焦聚在哈尔滨,在人生中留下了跨越“死亡”的回忆。魏巍感慨道:“当年抗美援朝需‘最可爱的人’;如今,振兴中华仍然需要‘最可爱的人’,我们中华民族永远需要‘最可爱的人’!”
    
    王宿启1996年去世。
    
    采访的最后,魏巍说,他们都是那么可爱的人,我永远怀念他们。我让编辑刘贻清一定要在这本新书《人民作家人民爱----魏巍的故事及对他的评说》里,放上我们的合影,纪念他们万古长青的优秀品格,也纪念我们真挚不变的友谊。
     (博讯记者:淡如水)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魏巍老同志的致敬信/麻兆森
  •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张成觉
  • 魏巍等:对《集结号》和毁陵事件的几点看法
  • 惊闻山西“黑砖窑”事件:到底谁埋葬谁?/魏巍
  • 不要杀他!—我也为退伍兵崔英杰说情/魏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