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探胡佳后即失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7日 转载)
    VOA
    被关押的大陆艾滋病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虽然在奥运会开幕前一天,获当局允许探望过一次丈夫,但此后的十多天,她失去与外界的联系。胡佳的母亲星期一对本台表示,曾金燕一直受到当局的监控,情况不太好。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博讯 boxun.com)

    今年三月被判刑的大陆民间艾滋病维权人士胡佳,目前被囚禁在天津附近的潮白监狱。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一天,虽然当局准许胡佳的母亲和妻子曾金燕到监狱探访,但此后的十多天,本台一直无法联系到曾金燕。
    
    胡佳的母亲星期一对本台表示,他们于本月7号到位于天津的潮白监狱探望胡佳,感觉儿子还是很瘦。“这个月的7号去过的”。
    
    记者:胡佳情况如何?
    
    胡母:反正那个地方也谈不上什么好。
    
    记者:身体情况呢,比如肝脏的情况?
    
    胡母:他本来就是比较瘦弱的,现在还是比较瘦。他们不让我们送药,里面(监狱)的医院给的药,常服的那种抗病毒的药。
    
    胡佳今年三月被当局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当局允许家人每一个月探监一次,但不准家人给胡佳带食物。胡佳母亲表示:“现在就是不让我们送吃的”。
    
    记者:你们给他的信呢?
    
    胡母:来往的信都要检查的,(狱方)觉得没有问题才能发出来。
    
    据博讯新闻网星期一报道,曾金燕在8月7日被当局送到天津见胡佳,8日就被送到大连,23日才被送回北京的家。胡佳的母亲向本台表示,奥运会期间,曾金燕确实不在北京,一直受到当局的监控。“她现在有人监控,一般情况不太好”。
    
    记者:曾金燕人身有自由吗?
    
    胡母:自由,但是她是在被监控的范围之内的,有时候出来(出门),就有(公安)车跟着出来。
    
    记者:北京奥运会期间,曾金燕怎么样?
    
    胡母:详细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方便说)。
    
    记者:一直在北京吧?
    
    胡母:她(曾金燕)出去了,是出去了。
    
    记者:她23号才回来的吗?
    
    胡母:详细情况我不清楚。
    
    记者:但是确实这段时间,她不在北京是吧?
    
    胡母:对,不在北京(语气很果断)。这个情况您应该理解,我们是生活在国内,所以有些事情,我们都不便说的。
    
    博讯新闻报道,监狱狱政科工作人员说:监狱对某个犯人进行公审大会的时候,胡佳说监狱的做法侵犯了犯人的尊严和人权,胡佳不但对监狱提意见,还在犯人之间传播相关看法,给监狱工作带来困难,因此,胡佳在狱中被安排在太阳下,独自扫落叶,一天扫7个小时,后来有狱友陪同打扫。曾金燕送给胡佳的一本名为《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监狱罪犯人权保障》,被监狱没收,退还给家属。
    
    曾金燕在对外发布的信中表示,平时胡佳一个礼拜分别给父母、她本人及女儿至少写一封信,但从8月1日至今,他们一封家信也没有收到。本台多次尝试与曾金燕联系,但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胡佳的母亲告诉本台,由于曾金燕受到监控,因此,不方便接受外界采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近况
  • 胡佳狱中自修法律 曾金燕擕女儿离京/RFA
  • 曾金燕:家书也似人飘零
  • 曾金燕:与胡佳一起2008(图)
  • 曾金燕:回网友BERLIN(原帖附在文后)
  • 曾金燕:神圣休战-胡佳向朋友转达问候与感谢
  • 曾金燕:9日见了胡佳
  • 胡佳不能按时会见亲人 曾金燕受到严密监控
  • 曾金燕:给国际特赦会员的回信
  • 曾金燕:父亲节
  • 胡佳家人5日探监,7日晚曾金燕母女被送福建(图)
  • 万延海看望曾金燕和胡嘉父母,胡嘉家人已经为灾区捐款
  • 曾金燕:唵嘛呢叭咪吽
  • 曾金燕:释放胡佳签名留言摘录
  • 曾金燕:“你一定要有尊严地、完全自由地活着”
  • 曾金燕:今天去看守所了
  • 曾金燕:请实现胡佳保外就医的权利
  • 曾金燕:被曲解的法治
  • 曾金燕:关于是否上诉--“最成功的案子”
  • 曾金燕:致便衣警察的公开信
  • 代胡佳、曾金燕领取“言论自由捍卫奖”致辞(图)
  • 曾金燕:答网友
  • 管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曾金燕(图)
  • 曾金燕:我替胡佳接一棒(图)
  • 曾金燕如是说(14): 抗议法庭逼金燕出卖胡佳/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11): 终极诊断 /李俪洋
  • 给曾金燕的信:听说你的女儿缺钙,很着急/周莉
  • 曾金燕如是说(10):无处可逃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9):自由离我们有多远?/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8) :搜寻齐智勇壮士/李俪洋(图)
  • 曾金燕如是说(7):怯懦大国的悲歌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5):真相、假相,我质疑! /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4):温总理,是时候泪撒自由城了/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3);为自由而突围/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2)/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李俪洋
  • 曾金燕有权力去商店买她的奶粉!
  • 从胡佳、曾金燕和孩子抚养权说起/华佗大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