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西与访民见面被公安强行驱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7日 转载)
    陈西更多文章请看陈西专栏
    
     (博讯 boxun.com)

     (维权网义工阿阳报道) 今天上午10时,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活动联系人之一陈西先生在与从广东省赶来的访民交谈时被贵州公安强行驱逐。访民陈锦友先生被勒令立马离开贵阳。
    
     于当晚凌晨2:00乘机到达贵阳的广东访民陈锦友先生清晨打电话给陈西先生,说他专门到贵阳想向陈西先生咨询他的冤情,望陈西先生到他下榻的贵阳市老干活动中心宾馆315房间见面。当陈西先生带着跟在身后的监视器进房后没有10分钟,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鄢大队长带领一帮公安如黑社会打手一样的冲入房内,不由分说地就强行拉走陈西。陈西先生在与他们依法力争时,背包也被警方拉断。
    
     陈西说:“你们阻止一位公民与另一位公安谈论法律常识,即有关公民维护自己权利的事是反国家法律的,你们想实行黑社会组织管理社会吗?”
    
     带队的公安说:“我们就是国家法律,我们就是黑社会组织,你拿我们没法!”(一副土匪流氓无赖的样子。)陈西没办法,就只好离开了大老远赶来的朋友。
    
     陈锦友先生的电话号码:13502482016
    
     陈锦友先生冤案《申诉状》的初稿:
    
    
    
    人民法院的荒唐:同一个案件, 产生二个案号
    
    《民事申诉状》
    
    
    
    申诉人:陈锦友 [当事人陈集果(又名陈卫东)的父亲],男,1954年出生,农民。
    
    住 址: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华美七组。
    
    电 话:13502482016 邮 编:515157
    
    案号1、(2007)越法民二初字第1194号——2007年4月13日立案。
    
    案号2、(2001)汕中法执字第76号之二——2007年5月18日作出。
    
    申诉人对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二庭执行长余伟军2007年5月18日作出的(2001)汕中法执字第76号之二民事裁定书(以下简称裁定书)不服,提起申诉。
    
    诉求事项:
    
    请求撤销(2001)汕中法执字第76号之二民事裁定书。
    
    事实与理由:
    
    2002年4月19日,申诉人陈锦友为儿子陈集果购买了广东金正拍卖行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以下简称金正汕头分公司)出售的物业。买卖双方签订了成交确认书(合同),申诉人按照合同内容交清了货款之后,合同内容一直无法实现,数十次对金正汕头分公司交涉而无结果。
    
    2004年后,金正汕头分公司干脆携款潜逃。申诉人于2006年一次汕头市中级法院院长接待日中见到了副院长郑木清,请求解决。郑副院长的答复是:你找我法院是不对的,法院没有在做生意,更没有卖物业给你,你看看与你签订合同书上的红印是谁,就去找谁,此合同与我法院无关。
    
    申诉人回头找汕头市金平法院起诉金正汕头分公司,但因金正汕头分公司去向不明,无法送达传票,而且被告知:金正汕头分公司即使找到,但由于是分支机构,没有法人资格,必须起诉总公司才是合法的。
    
    几经周折之后,2007年4月13日,申诉人以合同纠纷将广东金正拍卖行有限公司起诉至越秀区法院,经立案、交费、举证等法律手续后,案件进入正常审理程序。
    
    但是,近两个月后的2007年5月18日,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二庭冒出一份由执行长余伟军负责的"民事裁定书"。2007年6月间"空降"在申诉人家内。裁定书内容是认定申诉人买卖合同违约。并且将裁定书供给被告金正拍卖行于2007年9月26日提交越秀法院,干扰审理,致使本案陷入了"乌龙案"。
    
    申诉人对汕中院执行长余伟军的行为提出强烈异议:
    
    1、买卖双方早已约定:合同发生纠纷的解决途径。
    
    2002年4月19日,金正汕头分公司在拍卖会举行之前,向各位参竞者宣布:若合同发生纠纷,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执行。并且在"竞买须知"中第一页第8条载明。很明显,合同纠纷必须通过诉讼解决,故裁定书的出现是错误的。
    
    2、裁定书当事人主体不适格。
    
    裁定书案号是6年前的2001年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与华商实业公司的"借贷款合同纠纷",已审判终结归档。
    
    6年后的2007年陈集果与金正汕头分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案情性质完全不同,案件当事人不同,买卖合同未发生,就先有官司?裁定书主体错误。
    
    3、裁定书明显越权——执行长充当审判官?
    
    执行程序与审判程序有明确的区别,没有经过审判程序,执行工作无从谈起。审、执分离是法院的大原则。故汕头市中院执行长余伟军越权对买卖合同纠纷作出任何一方违约的裁定是违法的。
    
    4、裁定书程序违法——剥夺当事人权益
    
    即使执行长余伟军是法官中的天才,能够包揽执行和审判工作,但是:对于买卖合同发生纠纷的审理,未经过立审、交费、举证、开庭等重要法律程序,随心所欲地认 定买受人陈集果合同违约,并制作出主体不适格的民事裁定书,将买卖合同纠纷当事人依法应当享有的辩护、上诉等重要权利剥夺,申诉人以及每个共和国上的公民,未必能够如此宽容。
    
    5、裁定书违反"拍卖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第六十一条规定:
    
    拍卖人、委托人违反本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未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给买受人造成损害的,买受人有权向拍卖人要求赔偿。属于委托人责任的,拍卖人有权向委托人追偿。根据此法,执行长余伟军作为委托人,向买受人制发裁定书是违法的。
    
    6、裁定书违反"民法通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六条明文规定:当事人一方由于上级机关原因,不能履行合同义务的,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向另一方赔偿损失或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再向上级机关对它因此受到的损失负责处理。根据此法律,"裁定书"依法不符。
    
    综上所述,买卖合同纠纷双方已约定按《拍卖法》执行,但是,汕中院执行二庭余伟军作出的裁定书已违背当事人约定,而且裁定书主体不适格以及越权入侵审判庭;违反《拍卖法》第六十一条、《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六条明文规定。既然执行长有权作出裁定,为何2002年至2007年6年间案件久拖不决?当买卖合同进入诉讼阶段,两个月后执行长余伟军串案作出未审先判的违法裁定书,制造案情更复杂,充当经济犯罪的保护伞。尽管执行长与拍卖行之间存在亲密关系,也不该丧失13亿人的法律去为着区区几个拍卖行人员逃避法律制裁,乱了国法大纲。请求最高人民法院黄松有副院长追究违法违纪法官责任,撤销(2001)汕中法执字第76号之二民事裁定书,维护法律尊严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黄松有副院长
    
    
    
     申诉人:陈锦友
    
     2008年 9 月1日
    
    
    
    附:1越秀法院立案通知书复印件1页。
    
     2(2001)汕中院执字第76号之二民事裁定书复印件1份。
    
    3金正拍卖行汕头分公司拍卖会上"竞买须知"复印件1张。
    
    
    作者:阿阳 文章来源:维权网 点击数:23 更新时间:2008-9-7 14:51:33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