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沪宁城际铁路暴力施工调查:闹事者称打死人赔钱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8日 转载)
    
    中国新闻网10月7日报道 2008年8月22日,在沪宁城际铁路江苏句容正盘山隧道施工现场,负责施工的中铁四局近百名工人扛着中铁四局旗帜,手持棍棒,开着推土机、挖掘机等大型机械,强制进场施工,并在五天后的一次纠纷中,与"丽人鹿业"从南京雇佣来"撑场子"的40多人发生激烈冲突,两层办公楼被彻底砸烂,大部分驯养梅花鹿因围栏破坏逃往深山,不知所踪。
     (博讯 boxun.com)

    句容警方随即对其中36名"撑场子" 工人采取了5-10日不等的行政拘留,才使事态得以平息。据了解,这场严重冲突是在被拆迁方"丽人鹿业"未与当地政府达成征地拆迁协议的情况下突然发生的,这起暴力事件背后,暴露出严重的违法拆迁问题。
    
    "事发突然,难以控制"
    
    8月29日,记者来到位于句容市宝华镇的事发现场,还没有进入驯养场,耳边就传来了"隆隆"的挖掘机作业声。要是没有残破的驯养围栏和几十头伏倒在地上"饥肠辘辘"的梅花鹿,很难看出这里曾经是句容市的农业龙头企业所在地。
    
    在鹿场西边的办公楼,所有窗户都已被砸烂,每个房间的地上、办公桌上和床上都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玻璃碎片,房间内的物资、设备、衣物被翻动地凌乱不堪,严重变形的防盗门表面刀斧砍击的痕迹令人不禁起冲突当时的激烈场面。
    
    而在室外,施工单位"中铁四局"的黄色小旗则围插在整个工地周围,沿着临时用推土机开挖出的道路向山谷里面走,紧贴着这条路的鹿场围栏很多处已经被破坏,好几处用于梅花鹿饮水的池子翻倒在地上,因为没有正常喂料,围栏内的一些树木的树皮已经被鹿群啃咬得精光。
    
    "原来有近三百头,现在只有47头了,损失惨重!"鹿场场长徐达一脸愁容 。
    
    "当时警察都在场。"说起27日当天发生的事,徐达仍显得心有余悸,"看到他们一群工人持着棍棒向我们走来,我们的人都已经退后躲在房子里了,施工队的人突然攻击了我们,石块就象雨点一样砸过来。"
    
    徐达说,"上个月开始,政府找了老板,但不知为何,我们还没有搬,施工队就强制进入了,冲突当天,法人代表崔荣志被宝华派出所带走,后就被拘留。而镇政府和施工队至今没有人找我们具体协调如何解决后事。"
    
    政府自曝"三无拆迁"
    
    那么,究竟是鹿业公司借国家重点工程拆迁"漫天要价",成了"钉子户"?还是另有隐情呢?
    
    崔荣志在事后对记者承认,政府的确也找过他多次,但始终没有谈到具体的补偿细节。
    
    在他向记者提供的7月18日沪宁城际铁路句容段建设工程指挥部发给丽人鹿业的通知函上,有这么一段文字:"沪宁城际铁路系江苏省重点工程,线路横穿贵公司鹿厂,且正盘山隧道进口也位于贵厂东侧,工期紧,任务重,现根据镇江市指挥部的统一部署,敬请收函后尽快拿出拆迁方案及评估费用的测算,并尽快做好搬迁工作让出红线内的土地交予施工单位。"
    
    "这是我们收到的唯一一份拆迁通知,而且要我们自己拿出方案,政府没有提出过任何具体补偿的办法。"崔荣志说,"这是指挥部发的通知,之前每次都是镇政府的人出面召集,交通局的华经理具体谈,一直不知道究竟谁有拆迁主体资格,谁最终和我们签协议。"
    
    崔荣志的说法,句容市交通局该工程拆迁负责人华天镇并不否认:"他直到8月21日才提出要我们拿出拆迁主体、拆迁资质条件、及沪宁城际铁路开工建设的合法手续和文件,一开始并没有提出。"
    
    华天镇解释,拆迁主体就是镇政府,所有的拆迁主体都是政府,"最终是和施工队、指挥部、城际铁路公司签协议"。宝华镇政府负责拆迁的副镇长严道顺却解释说,"拆迁主体是城际铁路,每次谈的时候政府都有人在场。"
    
    这样自相矛盾的解释不免令人一头雾水。
    
    华天镇还说,电话通了好多次,前后找了鹿场负责人崔荣志具体谈过四次,但每次约他,不是推托没有时间,就是推迟好几天才露面。
    
    "每次谈到具体的拆迁补偿问题,他们就说'先让了,保证不吃亏'。8月21日,我们书面向镇政府提出由合法的拆迁单位按照拆迁法规条例程序协商操作,第二天就遭遇了施工人员强制进场。"崔荣志在事后向记者否认了华天镇的说法。
    
    崔荣志还透露说,因为他买土地的土地出让金交了两年多,政府都不给他土地证,所以对镇政府的诚信度有所"戒备",每次谈的过程他都进行了录音。基本上是只要他提出要对土地、房产、鹿场投入、及相关经济损失进行评估时,镇政府代表就岔开话题,只同意对固定资产进行补偿,对其他合理的诉求从来不予理睬。还没有谈过具体金额,并没有故意"抬高"补偿费用,更谈不上"漫天要价"。
    
    记者注意到,在宝华镇政府的办公区域和句容交通局办公区域内,的确没有一处有关征地拆迁依据和标准的公示,当记者要求严道顺拿出补偿依据和方案时,他甚至说"不在办公室","要打电话到南京某专业评估公司传真过来"。
    
    实际上,据记者了解,句容段的征地拆迁工作实际上并没有按照沪宁城际铁路建设指挥部的要求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公布拆迁许可,也没有公布拆迁补偿方案、和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是彻头彻尾的"三无拆迁"。
    
    警方处理有失公允
    
    在双方的僵局背后,8月22日,施工队强制进场,27日,上百名施工人员对鹿业公司采取了暴力手段。
    
    "没有政府的请求,得不到他们同意,我们肯定不会进场。"几位工地现场的施工人员对记者解释说,"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怎么敢呢!"
    
    而在冲突爆发前,句容警方就全副武装进入工地,维持秩序,但并没有预先制止手持棍棒的中铁四局施工人员进场。
    
    录像甚至显示,参与打砸的工人在实施"行动"前,与在现场的一名警察"简单示意。"
    
    "显然得到了当地警方的默认",崔荣志认为。
    
    据附近的一位村民证实:"当时的确场面十分激烈,鹿场有四五十人,铁路施工队有一百多号人,房子是施工队拿石头和斧子砸的,警察来了三四十个,带走了鹿场的40多人,装了两车子"。
    
    句容警方当天即对其中的36人实施了行政拘留处罚。句容市公安局法制科刘科长向记者介绍,鹿业公司于8月27日从南京劳务市场零时"纠集"了40多人到养鹿场"撑场子","南京话,意思是摆阵势,吓唬吓唬,不是真要打架",其间中铁四局施工人员说有两名测绘技术人员失踪,双方发生冲突,施工人员动手砸门、砸玻璃,"但双方没有打起来,否则就出大事了"。
    
    但当记者询问为何没有对中铁四局部分参与打砸抢的施工人员采取相应法律措施时,刘科长却始终不予正面回答。
    
    "施工队的暴行没有人得到追究,也没有人来给我们计算损失,"徐达说,当地政府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与招商引资前大相径庭,令人难以理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