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乌鲁木齐执法人员公车私用引发斗殴(组图)(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5日 转载)
    乌鲁木齐执法人员公车私用引发斗殴(组图)
    一见到记者李女士就泪流满面,想到身负重伤的老公和嗷嗷待哺的儿子,她有说不完的委屈
    乌鲁木齐执法人员公车私用引发斗殴(组图)


    李女士拿着有血迹的裤子,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丈夫,泪流满面
    
    10月24日早上,一条名为《请大家声援这位被执法大队人员殴打全家(包括四个月大的婴儿)的女士!!!》的帖子在亚心网论坛引起轩然大波。亚心网记者对此事进行采访调查,发现此事双方各执一词,事件的经过也出现了两个版本
    
    缘起:出租车司机亮灯引起口角
    
    19日晚上20时40分,李女士和他的老公宋亚平准备带着4个月大的儿子出门,因为天冷,李女士提前出去叫了一辆出租车进来停在怡和山庄22号楼2单元自己家门前的小道上,然后上去叫老公和孩子。李女士和老公收拾好孩子的东西准备下楼时,听到楼下有争吵声,两人抱着孩子便迅速下了楼。
    
    此时,天山区城市管理执法局直属三中队工作人员李保东正好开车载着爱人驶入该小道。“当时出租车的大灯亮着,非常刺眼,我就闪了两次灯,以提醒他把亮光调低,可是他却没反应。我差点撞上去。”
    
    
    李保东直接问司机,“你会不会开车?”
    
    
    “不会开车!”司机答。
    
    
    “不会开车,就回家去吧!”李保东说,两人的口角由此展开。
    
    
    经过:当事双方说法不一
    
    
    李女士:那个女的上来就打我耳光 红衣男子抽出皮带打我们
    
    
    10月24日,亚心网记者在武警医院住院部见到了宋亚平,她的爱人李女士一见到亚心网记者就泪流满面,哭个不停。整个采访过程是在她的痛哭声中进行的。采访中,宋亚平始终躺在病床上,对事发当晚的情况未作描述。
    
    
    
    
    
    
    
    
    李女士讲述:19日晚,我们在房子里整理东西时,听到楼下有了争吵声,我就先丈夫一步下楼看看怎么回事。却发现我们叫来的出租车和一辆车号为新A88245的天山区行政执法车头对头停着,未穿执法制服一男一女(即李保东和他爱人)正与出租车司机争吵着。
    
    
    李保东对其妻子说,“不要再吵了,今天我们就堵在这儿,不让他走了。”
    
    
    因为我要急着出去,就上前说:“大姐,你给大哥好好说一下,各让一步就算了”。
    
    
    李保东爱人说:“你滚到一边去,这没你的事儿。”
    
    
    我说:“你们别吓着我孩子,我孩子还小”。
    
    
    李保东爱人说:“你再说我搧你”。
    
    
    当时我很气愤,就说:“你搧搧试试”。
    
    
    李保东爱人上去就打了我一耳光,我也回手一把推在其脸上。
    
    
    这时我爱人宋亚平刚好出来,对李保东爱人说:“你没看她抱着孩子吗?”
    
    
    李保东恰在此时冲过来就向我爱人宋亚平的眼上重重两拳,当时眼睛就出血了,我就喊楼上的邻居。李保东人也打电话叫人。
    
    
    小区的人将双方拉开,但李保东不甘心,仍打电话催人来帮忙。
    
    
    很快的,从22号楼3单元冲下来一帮男子。李保东指着我老公说,就是他。这帮人便冲上去打他。一位穿红色衣服的男子竟然将自己的皮带抽下来狠狠地抽打我老公,其他人则是用脚一顿踹。
    
    
    我看到这帮人打的太凶了,一手抱紧自己的孩子,一手去拉穿红色衣服的男子。穿红衣服的男子顺手就将我推倒在地,孩子也跌落到我旁边。
    
    
    非常气愤的我,捡起落在地上的皮带,顺手抽了穿红衣服的男子。这帮人中有人大呼“打死这个抱娃娃的,不管有没有抱孩子”。然后就有一群人冲着我一顿拳打脚踢,这时我只有死死地护住孩子。
    
    这时派出所的警察来了,有人还是没有停手。其中还有一人说:“如果不是110来,非让你们一家死在这儿不可!”穿红衣服的慌忙跑到旁边的草地上躺倒。
    
    随后,西山路派出所将双方带回派出所录口供。
    
    李保东:他们三人撕打着我爱人 六旬老母被打我难过
    
    在天山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办公室亚心网记者见到了李保东,坐在记者面前的他满腹委屈,“我始终是一个受害者!”
    
    对于打架的经过,他的说法和李女士却截然相反。
    
    李保东讲述:我父亲刚刚过世,17日才出殡,19日当天正值我的丧假,由于母亲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我和爱人就到弟弟这里来看母亲。
    
    我们夫妻二人和出租车司机发生口角之后,我转身直接上2单元了,还没到2楼,就听到妻子的尖叫声。遂立即下楼探个究竟。
    
    出门就惊呆了。他们已经撕扯在一起了,只见大个子(宋亚平)和两个女(宋亚平爱人和其爱人姐姐)的拉扯着我爱人。我赶忙上前问他们“为什么打人?”大个子回道,“打的就是你!”说完,就劈头盖脸地打过来。当时眼睛就受伤了。我拉着爱人往回跑,并赶快报警,大个子却用脚踹我,还在追打着我,一听说我要报警,又用拳头打我,在爱人的掩护下,我才顺利播出了报警电话。期间,却不断被大个子男子追打,当时就头昏脑胀。
    
    我母亲此时正好下来,还穿着秋衣秋裤,就问发生什么事了,我指着眼睛告诉她有人打了我。大个子上来就说,“我打的。”说着,提着一条腰带就打过来,伤到母亲的手。正好弟弟也下来了,又是一皮带打过来,弟弟的头也被打烂了。他们就扭打在一起了。到这个时候,才下来几个人,随后就到西山派出所做笔录了。
    
    他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打人,对一个60多岁的人也下这样的手。
    
    作为一个受害者,他们现在已经对我造成巨大的诽谤,我会通过正常的法律手段解决这件事。
    
    亚心网记者从医院了解到,李女士的老公宋亚平当时就被120送到武警医院救治,头部缝了6针,眼睛出血,还要复查。入院当时昏迷了一晚,第二日早晨才醒过来。经医生疹断,李女士的老公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有脑震荡。
    
    
    
    
    
    据李女士讲,宋亚平住院前两天,腿疼的不能下地走动,直到22日才可以下地走动。采访中,宋亚平始终躺在病床上,对事发当晚的情况未作描述。而且感觉头晕恶心。轻咳时会感觉到胸口强烈的疼痛。眼睛到目前为止还有些看不清楚,还有待进一步检查。
    
    
    李女士的老公是一位出租车司机,一家三口就靠老公的收入生活。
    
    
    李女士剖腹产术后4月 经重踢后下体出血
    
    
    李女士本人身上有轻微的伤,眼睛充血。
    
    
    李女士告诉亚心网记者,她的孩子是6月16日出生的,因为是剖腹产,当晚她在被打后,感觉肚子不舒服。随后在上厕所时,下体流了很多血。但因为孩子小,丈夫又在医院住院,她根本顾不上去看病,只是检查了一下充血的眼睛。身上的那些伤痕她都没有在乎。
    
    
    4个月大儿子受惊吓 不停啼哭
    
    
    当亚心网记者看到李女士时,李女士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她称自己不该那么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才让自己的老公和孩子都受罪。
    
    
    李女士告诉亚心网记者,孩子是她的命根子,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想活了。
    
    
    由于她一直将孩子紧抱在怀里,经医生检查,孩子没有受严重的伤,但惊吓过度,一直处于惊恐状态。
    
    
    李女士说,她的孩子身体很好,平时很乖。自从发生这事以后,听到点咳嗽声都会啼哭。除了睡着,一直都在啼哭,睡着以后也不踏实。
    
    当事人拒不承认打人 私下却屡放狠话
    
    李女士告诉亚心网记者,事后她去了天山区城市管理执法局,找到了负责人。负责人也按照李女士提供的车号找到了当时开车的李保东,让李女士进行了辨认。
    
    李保东当时拒不承认打了人,“他还说,‘我以共产党的身份保证我没打人’!”。李女士清晰地回忆着。
    
    李女士跟着李保东出来后,对他说,“如果你不承认,我就带着孩子住到你们家去。”
    
    李保东一边还在打电话托关系,一边说,“你住到我们家,我弄死你,你试试看。”
    
    后来还有人来到医院对李女士的老公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说是李女士的老公头上绑着白纱越来越漂亮之类的话。
    
    当场见证市民纷纷自愿作证
    
    李女士找到当事人没有结果后,写了一份材料。当时她回到小区,希望能找到小区内看到此事的人为她作证,在材料上签字,结果有很多在当场目睹事情发生的市民都很气愤,找到李女士,都愿意为她作证。
    
    其中有一位小区市民还对李女士说,当时那伙人态度嚣张是因为李女士不是新疆本地人,有点看不起李女士。
    
    派出所屡挂记者电话 称不要打扰
    
    当记者知道此事已经是10月24日上午了,记者到医院采访完李女士一家后,准备电话采访西山派出所。负责此案的警官屡次挂掉记者的电话,称不要再打扰他。
    
    记者最后一次打电话,这次警官说,你们要想采访我必须通过市局领导。
    
    执法局:这完全是个人行为
    
    10月24日,乌鲁木齐天山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党组书记伊力哈木·伊力亚斯接受亚心网记者采访时说,“当时,正值李保东的丧假,他当时给支队打电话说要用一下车,就开车去接他母亲了。没有公务在身的他,便装和家人在一起,可能由于心情不好与出租车发生口角了,而滋生后面的事情发生。由于这是他在个人时间的个人行为,只能等公安机关的处理意见后,再最后定性依法处理。”
    
    24日下午,该局一名副局长和办公室主任前往武警医院看望宋亚平并调查了解事情发生发展过程 (博讯记者:淡如水)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