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商丘睢县电力局暴力群殴触电身亡农民亲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1日 来稿)
    
    (一)农民工触电身亡 尸体在雨水中浸泡
     (博讯 boxun.com)

     2008 年9月28日早8时左右,农民工魏存兵在(河南睢县)长岗乡南边小赵庄工作时不幸触电身亡。根据现场目击者(事发时离死者只有1米远)表述,当时天空下着小雨,地面湿润,魏存兵与另一人(施工户主)在拉线比对长度时退到电闸附近,突然尖叫一声,触电倒地死亡。接线场所是从一道路高压电线杆上拉下一根电线,捆绑在一根齐腰高(约130cm左右)的木桩上,线头裸露,该线路自电闸到高压线由电业局职工许某所接。初步分析触电原因是:1、电工安装电闸高度仅约 130厘米高,远远低于正常人的身高,存在极大安全隐患。2、电业局在该变压器处没有安装总的触电跳闸设施。3、电工安装的电闸没有绝缘保护装置而是用一只白色塑料袋代替遮盖线头,存在极大安全隐患。(有相关当事人录音、律师意见以及触电死亡鉴定书为证)。据证人供述,触电事故发生前,施工所使用的大功率电源,电业局职工拉电线时没有经过跳闸设施。
    
    事发当日,在河南省商丘市睢县长岗乡小赵村赵警卫(户主)的新宅工地上,一支民间建筑队依旧早早上班开始工作。在7:30左右,建筑队民工魏存兵和另一民工在准备夯地时,不知电线是否够长能顺利使用电源启动打地坪的机器,忠厚勤劳的魏存兵在去扯拉电线丈量距离的过程中不幸右手触及电闸,应声载到在地。魏存兵触电后电线仍然通电,工友们随机采取了关闭电源措施。身为医生的户主看到现场情况后,告诉大家是触电了且不要动他。随后有人立即拨打了120救护车,同时也向当地派出所和电业局报告了魏存兵触电的消息,希望能得到及时的救助。大概九点钟,县医院救护车赶到现场,医生看到受害人面色铁青,心脏也已停止了跳动,便说“电死的,没救了”,然后就离开了!
    
    至下午3点40分,县电业局领导以及县里其他相关领导和长岗乡派出所负责人来到事故现场,电业局和派出所两个部门同时进行拍照和现场初步事故原因鉴定。在拍照和各方人员内部商议以后,电业局到达现场的领导说“对于死亡是否因触电引起我们持有异议”,当时并没有承认死亡原因是由于触电引发的,并要求不要动尸体等待法医鉴定。当地派出所告诉死者家属,死亡原因鉴定工作应由电力公司主导来做,在派出所长的沟通下,受害人家属同意接受法医鉴定。而县电业局一方没有与死者家属进行任何沟通,仅说此事要向上级领导汇报,随后坐车走人了。
    
    随后,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事属于民事而非刑事案件,所以此事不归我们管(以上事实有事故现场相关录音为证)”。
    
    之后的四天时间里,死者家属在急切地等待县电业局找人来做法医鉴定,却始终杳无音信。直至国庆节放假前一天,死者还在工地上躺者,被连绵阴雨一直淋漓着,等待着电业局所承诺的法医鉴定而迟迟不能入棺。
    
    死者的父母都是已年近八旬的老人,体弱多病的他们在家属的隐瞒下至今尚不知儿子已经离开了人世;死者的两个儿子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广东打工正在赶回家中的路上,两岁的小女儿在家嗷嗷待哺。也深了,秋雨更冷了,死者静静地躺在潮湿阴冷的建筑工地上……
    
    
    
    电业局拖延不处理:群体性暴力突至县城 死者家属被数百人殴打
    
    魏存兵触电死亡事件发生后,直至10月2日,也就是直到事发的第五天,电业局所承诺的医疗鉴定仍然没有实施,不仅如此,事故发生后电业局人员一直处于神秘消失状态。此前,在律师的协理下,死者亲属一方于触电死亡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即9月29日,自费请商丘市京九司法鉴定中心对尸体进行检验,检验结果为“应系触电身亡”(有相关鉴定结果原件),当日下午2点左右,因天一直在下雨,家属不忍心尸体长期遭受雨水浸泡,不得已将尸体入棺。9月30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死者亲属将商丘市京九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送往睢县电业局,并表示希望能与面见电业局相关领导,商谈魏存兵触电死亡相关事宜未果,之后一直处于等待电业局商谈中,而一直没有电业局任何消息。
    
    因魏存兵尸体长期接收雨水浸泡,不宜存留。倘若一直不能与电业局协商相关事宜,死者亲属一日不能按照当地风俗举行葬礼,几天的等待后没有收到电业局任何协谈的意思表示。
    
    10 月3日早8时左右,死者亲友40余人(含半数老人、妇女、儿童)带死者尸体乘坐农用三轮车,来到县电业局讨要说法,争取对方能够与死者亲属协商谈判。存放尸体的冰棺停放在电业局的办公楼大厅,事已至此,电业局依旧保持沉默,也无人声称对此事负责,死者亲属所希望的协商谈判根本无法进行。
    
    16时许,数量众多的面包车驶入电力局大院,下来一大帮人(电业局职工)要求死者亲友带棺材离开,死者妻子哭喊着求他们给个说法,死者的三个儿子和一个侄子也给到场的人一个一个跪下磕头,企求他们给个说法尽快帮助处理此事,而这却招来了一些人鄙夷的冷笑和躲闪。
    
    下午,县政府李副县长、长岗镇领导、县公安局领导也赶来调解此事。未果。
    
    晚上,电业局某股股长郭某,在各位调解人在场的情况下,与死者亲友代表魏存党、徐刘河等四人谈判。郭某要求先移出尸体之后才有可能协商谈判问题,亲友代表要求先给明确谈判条件,双方僵持。随之,电业局数百人殴打死者亲友事件发生,死者亲属认为郭某要求将尸体移出是电业局随后进行殴打行为前的调虎离山之故意作为。
    
    22时许,近300人突然集结到电业局大院,强行要求死者亲友离开。在没有表示任何理由和说明的情况下,粗暴地对在场农民进行了殴打。参与殴打死者家属的近300人由手持扩音喇叭站在高处的电力公司领导指挥,他们还安排了人拍照、对全过程录像,一边指挥众人殴打死者亲友和重点殴打死者主要亲人,事发突然,死者亲友根本没想到作为国家企业的电业局竟如此胆大包天,无法无纪。毫无防备的村民在混乱中被暴徒分割在大院的几个黑暗角落进行殴打行为。64岁的宝爷被打翻在地,一度昏迷,险些被如水般的暴徒踩压致死。魏存兵姐夫,46岁的刘青礼被打得腿部严重淤血。魏存林因劝阻被数人围踹,胸腔严重受伤,一度昏迷。马窑村一村民(死者大儿子魏程琳一个表叔)被报纸包着的砖头砸中头部,鲜血和脓水直流。魏存兵的两个姐姐被打的鼻靑脸肿,魏程琳的舅舅上衣被撕碎两支胳膊被打的失去知觉。身披孝衣的魏程琳遭数人围攻,身体几人合力摔向玻璃,玻璃破碎(有相关录音为证),魏程琳几乎昏厥。暴力冲突中,有人大呼:中国农民何止几千万,你们打得完吗!却被到场的公安局某领导(孔副局长)带头殴打。据死者亲属随后叙述,该群体性殴打行为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死者亲属统计,包括16名妇女儿童的40余名村民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殴打,其中十五名村民伤势较重。其他多数老人、妇女、儿童同样遭到了无理的谩骂与殴打。暴力殴打事件突然开始时,死者亲属魏国臣于22点30分多次拨打睢县和商丘市110均无人接听。随后无奈的魏国臣拨通了郑州市的110电话并向郑州警方说明了暴力殴打事件现场的情况,郑州警方称联系了商丘警方。23点左右,110警察4人来到现场,并未能及时制止暴力事件。
    
    据称,暴力殴打事件发生的过程始终,政府职能机关及基层政府相关领导在场。
    
    10 月4日凌晨,众亲友不堪殴打,拖着受伤的身体和遭遇的侮辱与谩骂,在没有得到合理说法的情况下,被迫离开电业局。据当事人介绍,他们被迫离开时,参与殴打农民的暴徒将他们谩骂追赶至睢县东湖东北角的桥上时才罢手。随后,死者亲属听到在暴徒殴打、驱赶行为成功后,在电业局大院燃放鞭炮大声庆祝的轰轰响声。在浓雾笼罩下的黑夜,众亲友再次乘坐没有照明灯的农用三轮车返回距离县城50华里的魏庄村,和来的时候充满着希望,回的时候他们充满着无奈的屈辱。4日早晨,受伤的亲友因为农忙,大部分不愿意去医院接受治疗。受伤严重的几名亲友在县里进行了伤残鉴定,并入住睢县人民医院。
    
    
    
    (二)一个农民触电死亡冲突事件升级后进展:电业局依旧不承担赔偿责任
    
    
    
    死者亲友之前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在县城,就是政府和公安局所在县城,他们会被数百人方法如此得当地殴打。如此,一个农民触电死亡的事件被一下子升级,县政府各个机关迅速介入,成立了专案组调查相关事实。
    
    10月4日,睢县县委成立了由县政法委、公安局、民政局、长岗镇政府等机构派人组成的专案组,由政法委副书记刘书记担任专案组负责人。
    
    5日睢县公安局派人向受伤村民提取材料,并做笔录。据村民称,公安局人员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单方面斥责死者亲友非法进入电业局,并声称可以追查他们的刑事责任。提取问讯时,问题的设置也局限在死者亲友如何进入电业局,谁带头进入的这些问题。(可以由公安局当天调查所得材料和证人作证)。
    
    6 日,睢县公安局继续闻讯受伤亲友,据村民介绍基本情况与5日相仿。6日16时许,专案组通知死者亲友,电业局对商丘市京九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结果不予认同,要求对尸体进行解剖,进一步确认魏存兵是否触电身亡。死者亲友因于农村风俗原本不愿意进行解剖鉴定,顾及多种因素,最终同意对已经在雨水中浸泡多日的尸体进行解剖鉴定。双方一致选定开封市康杰司法鉴定中心。
    
    7日,因尸体未能解冻,尸体解剖鉴定推迟到8日进行。
    
    8 日,开封市康杰司法鉴定中心的两名法医在县殡仪馆对魏存兵的尸体进行了解剖,提取了尸体各部位的样本,表示5到7日后会出具死者死亡原因证明。专案组负责人刘书记和法医说尸体已经可以火化,法医提取了足够的样本,死者家属不满意鉴定结果还可以继续找其他鉴定机构鉴定。死者家属担心相关事宜,未同意将尸体火化。
    
    9日,工作组组长刘书记等前往县人民医院看望死者受伤住院的亲友,表示村民进入电力公司为非法行为,是闹事行为,电业局可以追究带头人的刑事责任,如果鉴定有轻微伤以上才可以得到医疗费。并劝说三名亲友回村安排自家农事。
    
    10 日,死者长子魏程琳准备了200份诉冤材料,准备在县城发放,将家里的冤屈公布于世。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决定先于专案组协商。于17点前往县委办公楼,与刘书记交谈。刘对魏程琳在发放材料前与工作组进行沟通的做法表示认可。并再次向魏程琳解释,京九司法鉴定中心是因为家属不同意解剖作出的“应系”的判断,不具有法律效力;暴力事件是由死者亲友闹事引起,电业局甚至可以追究死者亲属的刑事责任。劝说魏程琳等待司法鉴定结果,如果鉴定为触电死亡,才可能商讨赔偿事宜。
    
    10月11日、12日、13日,等待司法鉴定结果未果,推迟至19日未果,推迟至21日未果,鉴定中心工作人员说大脑浸泡不充分,最终结果推迟到23日。而此时,魏程琳说他们镇上的传言:电工说魏存兵系大脑有问题,突然死亡。
    
    10月24日,开封市康杰司法鉴定中心结果出来,为:触电引起休克死亡。
    
    10月24日以后至今,电业局原来要求必须解剖鉴定,如果结果为触电死亡,他们愿意承担赔偿责任。鉴定结果出来后,工作组开了几次会议协商相关处理意见,电业局一直不愿意出面和死者家属一方谈判,也不愿意承担赔偿责任,只是愿意承担几千元的人道主义资金支持。
    
    11月4日,在受害方家属百般努力下,电业局承诺见面商谈一次最终也没有人出面商谈而只是通过工作小组转话:只愿意给点人道主义资金,除此之外不可能给任何其他赔偿资金。并和以前一样暗示,受害方无论以何种方式“闹事”,都将独自承受“恶果”。
    
    11 月5日以及今天,受害方家属陷入无奈的消极作为和恐慌之中,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自己的声音,争取自己的权益,各种“威胁”和无助感让受害者家属一方出现了争执,对方太强大,失去亲人之痛也许不算什么,为求取谈判被逼县城讨说法被暴打的伤疼和耻辱也不算什么,以前所争取权益的努力中遭受的威胁和无奈更不算什么,身为最底层的农民能表达什么呢,只怪家人命不好。只是家里唯一读过书的魏程琳相信,正义自在人间,善良的人们和政府一定会听到看到他们家所遭受的一切……
    
    
    
    (三)所有人在等待……
    
    
    
    中国农民向来厚实淳朴,魏存兵触电死亡事件发生以来,他们一直对一种积极的结果充满期待,等待,等待死者亲友漫长而有必须的痛苦,事故发生后他们一直期待电力公司给一个公平的说法,鉴定也好解剖也好,他们只是期待一个积极的协商谈判姿态,希望双方平和地处理这样的一个农民家庭的不幸。第一次等待无果后他们像中国大多农民一样想到了抬着亲人的尸体去讨说法也只是祈求电业局有人负责和死者亲友谈判,又是一次未果,更为让他们自己感觉到没有面子的是自己人竟然还没对方数百人殴打,这样的事件在当地的影响让他们觉着生活一下子没有了希望,绝望的他们充满了不安定的情绪。在当地政府积极介入和作为下,专案组成立,他们又一次看到希望,调查、取证、鉴定、问讯、协商如此反复,每一个过程都需要很长时间,他们迎来的却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如果说被数百人群殴是死者亲友的第一个没有想到,这两个漫长的等待是魏存兵亲友的第二个没想到,谁知道如此这般的“没有想到”是否会继续出现!
    
    问题是农民拖不起,存放尸体、协商交通费用、吃饭费用、亲友的简单招待费用等等已经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绝望的他们真的拖不起,死者魏存兵年过八旬的双亲拖不起,他们以后还需要很多钱治病吃药,死者魏存兵嗷嗷待哺的小女儿也拖不起,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不能吃奶了,哥哥们整体哭丧着脸总不陪他玩,死者魏存兵几近精神崩溃的妻子同样拖不起,她不知道今后的日子她该如何和老人、孩子一起度过,死者魏存兵的儿子们更是拖不起,他们正值年少,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大儿子的大学生活也许该结束了吧!
    
    整个家庭就是在这种摇摇欲坠、一触即溃的状态种等待着,伴着他们的许多亲友乡邻也同样在等待着,伴着他们的诸多良知人士也在等待着,等待一个真实的结果出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商丘19名HIV感染者进京上访被抓捕
  • 圣火河南传递遭缩短及取消 疑与商丘非法集资有关
  • 商丘段火炬传递取消民众备感失落
  • 非法集資12億,火炬手被拘,河南5萬民眾受害,商丘千人示威
  • 河南商丘出资鼓励公务员下海
  • 商丘市民权县城关镇党委书记是个贪官!
  • 河南商丘平台镇强制拆迁致使村民无家可归 (图)
  • 河南商丘70位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新疆新源县拘留3位未成年人信徒
  • 河南省商丘70位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河南商丘储蓄所三人卷款千万潜逃
  • 河南省商丘地区宁陵县艾滋病感染者被拘事件
  • 河南省商丘警方抓捕和平请愿的输血艾滋病感染者
  • 李喜阁: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城郊乡卫生院因流产发生惨案事件
  • 河南商丘盲目开发:黑白招数都用上“光彩”政绩不光彩(图)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商丘强占大片良田也疯狂(图)
  • 妙觉慈智: 至诚恳请主席和总理菩萨慈悲特赦无辜服刑的商丘艾滋病人的一封公开信
  • 从商丘350名艾滋病患者上访所想到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