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6日 转载)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


    
    
    多维社特约记者伍知麟报导/今年4月1日出版的《多维月刊》独家报导:中央高官亲属牵扯到山西黑砖窑,并点名中共中央委员、国家劳动和社保部部长田成平在接受调查。
    
    有人举报,田成平的弟弟田亞平、田亞維、妹妹田梅、兒子田新等直系親屬都在山西敛财,主要途徑有兩個:一市承攬工程;二是倒賣煤炭和煤炭資源。
    
    田成平后来被任命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显示有人想保田成平过关。但是导致276人遇难的「9.8」溃坝事故引爆出黑幕,田成平弟弟田亚维涉案潜逃,田成平再次被调查。
    
    田成平父亲田英
    
    田成平1945年1月生,河北大名人,与原黑龙江省委书记岳岐峰、原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赵富林同乡。
    
    田成平父亲田英,一直在湖北任职,曾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湖北省副省长,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田成平,1962年北上入读清华大学土木建筑工程系,1968年2月毕业。1968年2月至7月留校待分配。田成平比胡锦涛小三岁,在清华大学也比胡锦涛低三届。
    
    田成平参加工作后曾在安徽省霍邱城西湖军垦农场劳动锻炼;1970年后任北京石油化工总厂胜利化工厂宣传科干事、总厂团委书记;1974年任北京燕山石油化工总公司前进化工厂党委副书记。
    
    1983年,吴仪任北京燕山石油化工公司党委书记时,田成平为其副手,任公司党委副书记。但田成平比吴仪更早四年进入北京市政坛,1984年陈云之子陈元从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任上调升,田成平即接其西城区委书记之职。
    
    1992年,田成平任青海省长。1998年任青海省委书记。1999年6月任山西省委书记。2005年6月任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党组书记。是中共第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
    
    弟弟田亚维涉案潜逃
    
    消息人士对多维社说,田成平今年4月被任命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显示有人想保田成平过关。但是导致276人遇难的「9.8」溃坝事故引爆出黑幕,主要涉案者正是田成平的弟弟田亚维。田亚维操纵了本属国有铁矿的塔山铁矿被低价贱卖交易。
    
    田亚维在临汾、吕梁等县市,利用其兄的田成平权势,通过一些个体老板批资源,大肆敛财。
    
    汾塔山铁矿是属于临汾钢铁有限公司的一个富铁矿,指田亚维透过关系,起草要求拍卖塔山铁矿「尾矿」的报告,送到山西省国资委,国资委就将该矿列为「拍卖资源」。于是,塔山铁矿尾矿就在只有一家竞拍者的特殊情况下,完成了所谓的拍卖。
    
    田亚维的合伙人吉大明以6000万元的低价竞拍到手,其后吉把铁矿再转让,事发时的矿主张沛良以1.2亿的价格再加20%的股权得到了塔山铁矿的採矿权,到事故发生时,至少卖了价值3亿多元的矿石和矿粉。
    
    今年9月8日清晨,该矿尾矿库发生溃坝,共掩埋了数百人,目前已查知至少有276人遇难,是迄今为止,全世界最大的尾矿库事故。
    
    事件发生后,中央很快定性是「责任事故」,山西从省到乡一批官员被问责,省长孟学农「引咎辞职」,副省长张建民被免职,临汾市委书记被停职,市长、副市长被免职,22名官员被拘,目前中央调查组正在彻查溃坝事故背后的腐败问题。
    
    消息人士对多维社说,田成平后来被任命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显示有人想保田成平过关。但如今弟弟田亚维涉案潜逃,田成平再次被调查。
    
    近日,国务院在山东省威海市召开农业农村工作座谈会。田成平仍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身份出席。但消息人士对多维社说,田成平已被限制出境。
    
    上亿元保刘书勇平安过关
    
     2008年9月8日襄汾铁矿溃坝事故发生后,山西从省里到乡里大批官员被免的免、撤的撤、抓的抓,特别是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总工程师刘书勇被抓后,在山西煤炭界引起轰动,许多官员、煤老板吃不下、睡不着,一些人私下里组成援救团,开价上亿元保刘书勇平安过关。
    
      刘书勇何许人也?2006年之前,刘书勇长期担任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矿山管理处处长,掌控着山西煤矿、铁矿、铜矿、金矿等各种矿产资源的审批权,号称“山西第一处”。此人平时行事低调、做事诡诈,不穿名牌,不开好车,却经常去北京、深圳、三亚等地打高尔夫球,是典型的“双面人”。一些熟习刘处长的矿老板说,找刘处长办事,没有300万元进不了门。
    
    据举报,刘书勇被抓引起了田成平的慌恐不安。没几天,田成平亲自赶赴山西,从南到北找山西一些地方干部谈话。一边是中纪委紧锣密鼓地调查,一边是田成平惊惶失措地找人谈话。没几天,田成平的三弟田亚维神秘失踪;田成平任山西省委书记期间,跟着田亚维耀武扬威的一帮人也四散逃亡。
    
    田老三出面 国有矿贱卖
    
    据举报,山西临汾当地的铁矿老板说,2004年以来,临汾两座矿山被卖的背后都能看到田亚维(田老三)的身影。 2004年,在田亚维的操纵下,太原钢铁集团下属企业临汾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宝文,把本来属于富铁矿的山西浮山县二峰山矿以废弃尾矿的名义低价卖给了湖北武汉的一家网络公司,当时任山西省国土厅矿管处长的刘书勇为其幕后交易违规办了采矿权转让手续。这个矿卖出不久,李宝文被提拔为山西省国资委主任。据田亚维身边的人说,这次矿山转让,田亚维从中收取了武汉公司5000万元的好处费。
    
      2005年,田亚维又相中了最后导致276名无辜百姓遇难的襄汾塔山铁矿。塔山铁矿也是属于临汾钢铁有限公司的一个富铁矿,当时的总经理已经成了侯近平。
    
      在山西省国资委主任李宝文的引见下,田亚维、李宝文、侯近平三人一拍即合。很快,一个由田亚维出面,李宝文、侯近平操办的将国有铁矿变为尾矿出售的计划进入了实施阶段。
    
      田亚维通过太钢集团和山西省国资委等上层关系,象征性地给侯近平打了招呼。临钢是太钢的子公司,也是山西省国资委下属的企业。因此,侯近平以临钢的名义,“明正言顺”地起草了一份要求拍卖塔山铁矿“尾矿”的报告,送到了太钢集团和山西省国资委。山西省国资委也“理所当然”地按照“相关程序”,将塔山铁矿尾矿列为“拍卖”资源。当时,在临汾还有几个老板,听说塔山铁矿尾矿资源拍卖后,纷纷加入到竞拍者的行列,有的老板计划出价3亿元买下这个矿山。但由于田亚维的特殊背景,这些老板们最后不得不选择了退出竞拍。最后,临钢的塔山铁矿尾矿就在只有“一家”竞拍者的特殊情况下,完成了所谓的拍卖。田亚维的合伙人吉大明以6000万元的低价竞拍到手,为吉大明违规办理采矿权转让手续的又是刘书勇。
    
    吉大明拿到采矿权后,由于受当地各种势力的阻挠,采矿工作进展困难。在这种情况之下,吉大明又以1.2亿元再加20%的股权把塔山铁矿转让给现任矿主张沛良。张沛良得到了塔山铁矿后,开始了掠夺性的开采,直到溃坝事故发生后,获利3亿多元。
    
    腐败是山西特大矿难频发的深层次原因
    
    山西知情者指出,李宝文把国有资源低价转让给田亚维推荐的公司,能提拔;刘书勇帮助田亚维办理手续也能提拔。是谁给了田亚维这么大的权力?是他的哥哥田成平!
    
    1999年6月至2005年6月,田成平任山西省委书记的七年期间,山西有一个很怪的现象:谁为田成平的家族赚了大钱,谁就能提拔重用!田成平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妹:田亚平、田亚维、田敏和儿子田新等人打着田成平的旗号在山西各地疯狂敛财,批煤田、批土地、批矿产资源、揽工程,凡是田家人看准的事,一路开绿灯的全部提拔重用,如时任山西省煤炭运销公司董事长的谢海,在任期间,每年都要给田成平的妹妹田梅50多万吨出省煤炭计划,田梅每年都能从中获取上千万元的暴利。谢海还做主将田成平二弟田亚平与情妇王凤玲(太原规划局副局长)合伙在太原市五一路新买的一幢楼买走,致使田王两人在未动用一分资金的情况下获利2000多万,2003年谢海被提拔为山西省阳泉市委书记;时任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的李永宏,因帮田家人批资源、批土地有功,被提拔为山西省晋中市委书记;田成平的秘书高卫东更是因直接参与田家人的敛财活动有功,被一路提拔为山西省运城市委书记;原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邵建伟因买通田家人被提拔为山西临汾市公安局局长,后因与太原市黑社会头子有染被抓;其它因靠田家人提拔的各厅长、处长、县委书记、县长更是上百人。
    
    近年来,山西各地的腐败现象发生了变形,由以前的买官卖官变成了变相的权钱交易,而这一转变与近年来资源价格飞涨有直接的关系。山西的干部群众们纷纷议论,现在在一些手握实权的官员眼里,十万八万根本看不上眼,收多了还容易出事;官员收钱都抓大放小,与大老板、小圈子里的人打交道,或向田家人学习,直接插手做生意。总结一下,有以下四种腐败现象:
    
    一是个别大干部在“卖矿风”中利用给人批指标、办证的机会大肆收受贿赂,以田成平家族成员最为典型;
    
    二是一些领导干部或其亲属直接参与资源竞买,竞买的方式不是公平竞争,而是背后操作,领导干部从中渔利,此类干部多为地、市、厅、局级党政领导;
    
    三是不少矿被一些领导干部以亲友的名义进行开采,或者领导干部入干股、参股分红,这些人多以县市官员和土地、煤炭、公安等部门工作人员为主体;
    
    四是即便是没有特殊背景的矿主,或福建、浙江等外地老板,几乎没有一个老板不是靠送钱打点才能正常生产的。这几年,在煤炭、钢铁等资源市场好的情况下,山西的这些行业内拿出20%的利润打点各方面的关系已成为一条潜规则。这种情况下,各级领导与私营矿主们结成了一种特殊的利益纽带。安全监管就自然成为一种形式,矿难事故的发生也就不可避免。
    
    卖矿,败坏了党风,破坏了资源,也造成了巨额的国有资产流失;卖矿,肥了少数人,可怜了老百姓,使山西的矿难象魔鬼缠身,总也摆脱不了。最近山西群众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田成平种树,孟学农吃果,老百姓遭殃”。
    
    田成平的妹妹田梅
    
    有人举报,1999年田成平担任山西省委书记以来,省运煤公司经理谢海每年都要给田成平的妹妹田梅50多万吨出省煤炭计划(计划煤与市场煤的差价在吨煤30万左右),田梅每年都能从中获取上千万元的暴利。
    
    谢海还同田成平的弟弟与情妇王风玲(太原市规划局副局长)合伙在太原市五一路新买的一幢楼买走,致使田王两人在未动用一分资金的情况下获利2000多万。2003年初,谢海终于被田成平提拔为阳泉市市长。
    
    田亚平与局长情妇
    
    据太原市政府一位领导介绍,2003年田亚平(田成平之弟)与其情妇王凤玲(太原市规划局副局长)借太原市城市建设向南扩张,土地价格飞涨的机会,与太原市源远房地产开发公司合谋,由源远公司出面,以山西省武警总队建指挥中心的名义,向山西省委、省政府打报告,要求在山西省委、省政府宿舍区--丽华苑旁划拔土地60亩。在田亚平的暗中帮助下,此报告被山西省委、省政府批准,由太原市政府具体落实、实施。为此,太原市专门召开了一个专题会。当时的太原市长李荣怀明确批示:此划拔土地只能作为军事用地,不能作为它用!
    
        打着武警总队的旗号,在山西省主要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当时市场价已是每亩200余万的土地,田亚平仅花费80余万元便征得了这60亩地。地征到手后,在田亚平与王 珍的一手策划下,源远公司私下里改变土地用途,除拿出一小部分土地给山西武警总队有偿盖了几幢宿舍楼后,其余的30多亩地全部用于房地产开发。指挥中心没盖成却搞起了房地产开发,此事在山西省干部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告状不断,引起了中央的重视。
    
        2007年,由国土资源部、监察部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专程赴太原调查此事,引起了山西省个别主要领导的恐慌。据太原市政府办公厅的个别领导反映,为欺瞒调查组,推卸领导责任,山西省委主要领导专门给太原市领导打招呼,要求太原市政府“撤消”2003年为武警指挥中心征地的相关文件。结果是60亩土地已被无偿划拔到武警指挥中心名下,而要求划拔土地的文件却消失了。
    
      一块价值上亿元的土地,像变戏法一样,几经转手便归到了源远公司的名下。于是,一些人变戏法般把钱赚,中央查了半天也不了了之……
    
    列举田成平的十大罪行
    
    2005年7月1日上午9时许,紧临太原迎泽大街,威严高耸的山西省委大楼的一层常委会内,华灯眩目,气氛庄严,山西省委主要领导更替在即。山西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中央组织部一位女副部长宣读完中央的决定,正在高度评价田成平在山西工作6年的显著成就。突然,省委大门口礼花鞭炮齐鸣,烟雾腾空而起,行人驻足围观。一位小青年向大家解释,中央把腐败分子田成平调走了,我们该庆祝庆祝,但大家不敢集体来!说罢蹬车而去.随后的全省干部大会召开之际,省委会议厅旁更是礼花腾空,鞭炮大作。
    
    田成平调离山西的之后,广大干部群众欢天喜地,奔走相告.城市农村,机关厂矿;街头巷尾,餐饮场所,议论的中心话题就是,中央早该下决心,调走贪官田成平,消息传遍了,电话打爆了,短信发愣了.大家的手机上传送着各种各样的短信,最典型有两条,其一是顺口溜:
    
    “腐败书记田成平,山西当官六年整,要问政绩扯球蛋,扶持家族把钱赚.弟妹儿女都能干,吃罢工程吃煤炭,官员只要行方便,提拔重用总兑现。"
    
    “坐地一日收数万金,巡天遥看无清河,老邓欲问瘟神事,田氏家族胜虎狼。"
    
    太原公共场所,街头巷尾一度到处张贴着标语,列举了田成平的十大罪行:1,以权捞钱,大发横财;2,用权压市,侵吞国资;3,依托中介,大肆卖官;4,生活糜烂,私设行官;5,嫉贤妒能,迫害干部;6,漠视人民疾苦,镇压上访群众;7,贪图享乐,不谋正业;8,心胸狭窄,以入划线;9,恬不知耻,好大喜功;10,玩弄忮俩,逃避法律。
    
    三位省委书记如此安排非巧合
    
    今年4月1日出版的《多维月刊》独家报导:中共山西前任三位省委书记王茂林、胡富国、田成平调到北京之后,最后的官职分别是:王茂林——中央精神文明领导小组副组长;胡富国——中央扶贫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田成平——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观察家对多维社说,三人均如此安排,并非巧合,而是暴露出这三人既要为山西近年恶劣政绩承担某种责任,又有人最后给这三人安排了闲差躲过调查。
    
      “胡喇叭”和“黄书记”
    
      胡富国在山西省委书记任上一度成为中国官方媒体的宠儿,但山西称其“胡喇叭”。网上有文揭露,山西自由撰稿人高勤荣发现运城地区在胡富国大搞假渗水罐骗水农业部四亿元的事实后,向《南方周末》和《焦点访谈》《新闻调查》举报,以上媒体节目揭露了山西的骗局,胡富国在离开省委书记职务之前指示公安、检察部门陷害高勤荣以“介绍组织买淫罪”判刑15年。
    杨佳溃坝腐败追击:田成平被调查,胞弟潜逃


    反腐败记者高勤荣,因为报道假渗水工程腐败案被判刑
    
      王茂林从山西转调湖南,传闻为了与其手下某官员争夺一个电视女主持人,双方恶语相向被告到北京,王茂林得了“黄书记”之名。北京将王茂林和其手下一并撤职,又居然安排他为“中央精神文明领导小组副组长”,而那位手下后来竟败部复活,时下正当红。
    
      田成平主动提出不任部长?
    
      中国国务院新组建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领导班子出炉,是目前领导人数仅次于发改委的内阁第二大部:部长尹蔚民之下,副部长十名,加上三名副部级的党组成员,领导人多达13人。季允石担任第一副部长(正部级),中组部副部长李智勇兼任副部长。
    
      但奇怪的是,不见原劳动部长田成平的踪影。中组部副部长张纪南宣布任职名单时说,“田成平主动提出,不再担任部长、党组书记职务,让位相对年轻的官员。中央将对田成平另有任用。”此说让人生疑:比起1953年出生的尹蔚民,田成平要大八岁,但也只有63岁,不能当部长,何以不能安排到人大、政协?钱运录不就比他还大一岁吗?而季允石跟他是同龄人。田成平“主动提出,不再担任部长、党组书记职务”这一说法也可圈可点,不再当一把手,那麽当二把手、三把手呢?消息人士告诉《多维月刊》,田成平也在接受调查,或许这才是他“主动提出”的原因。
    
      中央高官亲属牵扯到黑砖窑
    
      而担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第一副部长的原江苏、河北省长季允石,亦涉及与女人的传闻。据报他的年轻新妻在香港颇有成就。
    
      来自山西的于幼军本来要当文化部长,“煮熟的鸭子飞了”,《多维月刊》另有文章详述原因。
    
      于幼军去年为山西煤窑、黑砖窑事件公开道歉,全国瞩目。据透露,山西的水还深得很,违法经营的煤窑老板甚至牵扯到中央某些高官的亲属。
    
    作者:伍知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最后一餐喝粥:神态正常被注射死亡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以注射方式执行死刑(图)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执行死刑。
  • 最高法核准杨佳死刑 将在7日内执行(图)
  • 家人及律师对杨佳死刑覆核获淮强烈不满
  • 杨佳的不归之途 / 老虎庙(图)
  • 最高法院已核准杨佳的死刑!
  • 杨佳死刑被核准 七日以内执行 / 老虎庙
  • 杨佳母亲上海见杨佳 案件仍有诸多揣测/RFA
  • 王静梅到上海见杨佳,并已回到自己家中 /刘晓原
  • 杨佳母亲王静梅已回到家里并与杨佳见了一面.
  • 北京安康精神病院揭秘:李亚鹏、杨佳的妈妈被关的地方
  • 就杨佳案致司法部、公安部、高检、高法的公开信
  • 杨佳杀警案:每个被杀警察获得300万封口费/余杰
  • 视频:王静荣会见杨佳母亲王静梅後的憶述
  • 揭秘为杨佳打死警察辩护的律师们(图)
  • 杨佳母亲被警察强制送进精神病院
  • 吕易:杨佳案有了转机!
  • 杨佳有救了!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 6警顶6警,杨佳刀下窝囊废(图)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杨佳案将于下周一上午9:30公开宣判
  • 杀杨佳易,平民愤难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杨佳二审结果情况最新爆招:杀出的刘子龙及<<控告书>>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杨佳完成了人间的使命,回归圣父的天庭(图)
  • 要在心底默念杨佳,冷不丁时给恶党那个啥一下/中国人民
  • 杨佳,如果他真的被杀死,我将....../韩雪飞
  • 王炎:哀悼杨佳
  • 杀杨佳者是真正的反革命暴徒
  • 中国的民主需要更多的杨佳/李治雄
  • 杨佳案:来自闸北分局政法大楼的7条信息 草木皆兵?(图)
  • 马萧:从“三个至上”理论看杨佳事件、毒奶粉事件、北京律协直选事件
  • 可怜的杨佳妈妈,可怜的我们!/西风独自凉
  • 谁命令大屯派出所绑架杨佳母亲?/公民自由联盟
  • 胡主席:杨佳案为啥最受民众关注?/上海市民俞忠欢
  • 与李劲松打赌:杨佳保证会被顺利核准执行死刑!/谢燕益
  • 许正清:二个月前我正确预见了杨佳母亲王静梅的下落
  • 杨佳母亲有幸见识了中国的全免费精神病院/林云海
  • 轩辕孙:再论杨佳案
  • 公民自由联盟:谁是杨佳母亲“失踪”的幕后黑手?
  • 中央政法委是杨佳母亲“失踪”的幕后黑手/公民自由联盟
  • 黑眼睛:杨佳没有母亲,也没有生殖器
  • 刘晓波:杨佳母亲出现,最高法院何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