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起诉中国民政部(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起诉中国民政部
    
    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起诉中国民政部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图: 张明选牧师
    德州美德兰(对华援助协会2008年12月8日)
    对华援助协会获悉,12月4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在律师陪同下前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院提交了行政起诉状,请求北京市二中院依法撤销民政部2008年11月28日(民取字<2008>1号)作出的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决定请求责令民政部赔礼道歉及返还张明选牧师所有被没收的物品。但法院却以张明选没有原告资格为由不予受理.
     据悉,张明选起诉状主要围绕三点理由:一从《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着手,指出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不需要登记,即民政部作出的取缔决定无事实根据;二从《宪法》规定的结社自由来阐述,《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违反了上位法宪法的规定,即民政部作出的取缔决定无法律依据;最后指出民政部以及执法机关在程序上的违法。
     针对法院不予受理的理由,张明选牧师和律师反驳道:《行政诉讼法》第二条明确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也就是说,虽然民政部作出的取缔决定不是针对张明选个人,但与张明选有利害关系,其应有原告资格。
    张明选起诉中国民政部诉状全文
    在法院,张明选牧师和律师与立案庭的工作人员谈了二十多分钟,但最后还是没有受理。
    张明选起诉中国民政部诉状全文
    http://chinaaid.org/chinese_site/press_release_detail.php?id=7112
    行政起诉状
    原告:张明选,男,1951年11月16日出生,身份证号:412929195111160713,地址:河南省社旗县郝寨镆张桥邨宋庄。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案由:因民政部违法取缔一案,现提起诉讼。
    诉讼请求
     1、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于2008年11月28日对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作出的取缔行为和对原告作出的没收行为。
    2、请求责令被告向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赔礼道歉及返还原告所有被没收的物品。
    事实和理由
    2008年11月28日上午7点,正当十六来位基督徒在原告家里祷告时,民政部、河南省公安厅、民政厅、宗教局等20多位国家工作人员来到原告家。他们来时没有出示任何执法证件,就将在场的所有基督徒强制带走讯问。4名河南省公安厅和南阳市便衣国保将原告和妻子强制带到南阳市工会军管大楼进行讯问。期间,他们强制搜查了原告的房间,没收了属于原告和其他基督徒所有的600多本圣经、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VCD播放机以及5部手机等物品,但到现在一直没有给原告手续。之后,民政部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未经登记为由,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35条规定,对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作出了取缔决定。
    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毫无法律依据,其严重侵犯了原告和其他基督徒以及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的宗教信仰自由和结社自由。具体理由如下:
    一、原告和其他基督徒的行为合法,被告对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作出的取缔行为和没收行为没有法律依据。
    根据中国《宪法》第36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中国《宪法》36条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包括以下几个原则和精神:
    1、它意味着每个公民都享有自由在地信仰或拒绝信仰宗教的权利。只要该公民的外在行为没有触犯法律条文的禁止性规定,那么,执法机关就不能以任何借口对上述信仰的公民采取限制或干涉信仰自由的行为。
    2、其意味着宗教团体依照法律程序可以自由建设自己的宗教礼拜场所,如教堂等设施。意味着宗教的聚会场所的设立根本不需要经政府机关批准,因为宗教信仰纯粹是一个公民的精神情感活动,法律只能管人的外在行为而绝不能去窥视人的内在精神和情感活动。最多,宗教信徒的聚会场所可以在公权力机关备案,而完全无须取得“许可和批准”(即使到公权力机关登记也是为了免税的需要而不是其他目的),否则,公权力机关的行为构成干涉或歧视受《宪法》保护的宗教信仰自由的违法之举。
    3、宗教信仰自由还意味着教会可以接受信徒按照宗教教规所捐的奉献,教会按教规管理教会财产而不受执法机关的干涉;
    4、在有关宗教信仰的传播活动上,宗教信仰自由意味着无论是本地的传道人还是外地的传道人,国内的传道人还是外国的传道人,在任何宗教场所从事传播宗教信仰的权利都无须获得政府机关的批准就可以自由进行传道,中国的执法机关不得干涉或禁止。否则,公权力机关的行为构成干涉或歧视受《宪法》保护的宗教信仰自由的违法之举。
    被告在取缔决定书中认为,原告成立的家庭教会联合会,……,因此是擅自以社团名义进行活动的非法行为,但原告认为,关于家庭教会联合会的主体合法性问题,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在两个层次上是合法以及合宪的,不能视为非法组织。首先,其合乎圣经,和上帝的律法,也合乎人心中的自然法;其次,其合乎中国宪法的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根据我国现行《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一般社会团体的成立采取的是部门挂靠、双重管理体制,公民的结社自由权利因此受到极大限制;而对宗教性团体来说,要成立宗教性组织,更需跨越宗教部门、民政部门和现有官方宗教协会三道门槛。也就是说,除非是政府发起设立,公民之间无论是组成教会,还是组成宗教性联合组织,都是绝无可能的事情。这就是《宗教事务条例》和《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过人之处”,两者联手将成立宗教性社团的一切可能性统统堵死了。在此前提下,作为基督教徒和基督教会来讲,就只能加入官方认可的基督教组织,也即三自爱国会和基督教协会,这明显违背了社团组织自立、自治、自愿、公平竞争的基本原则,更违背了政教分离的宗教政策。
    《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实质是以行政法规限制公民的基本人权,违反了公民的基本人权非经宪法或法律不可限制的宪法学原理。我们认为,在行政法规的有关条款违法违宪、且缺少违宪审查等救济途径的情况下,不能由公民承担法治不健全带来的社会成本,不能因此认定未经登记的社会团体违法,而应通过为原告补登记、或修改法律,或提供违宪审查等方式加以弥补。
    可见,2008年11月28日,原告和其他基督徒以及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的行为是受我国宪法宗教信仰自由条款所保障的,是合法的宗教行为。被告对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作出的取缔行为和没收行为没有法律依据。
    二、原告和其他基督徒的行为合法,被告对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作出作出的取缔行为和没收行为没有事实根据。
    首先,《宪法》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同时,《宗教事务条例》第十二条规定,信教公民的集体宗教活动,一般应当在经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寺院、宫观、清真寺、教堂以及其他固定宗教活动处所)内举行,由宗教活动场所或者宗教团体组织,由宗教教职人员或者符合本宗教规定的其他人员主持,按照教义教规进行。
    可见,此条法律不是绝对强制性的规定,而是一般性的规定。并且,1997年10月1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第3条规定:“按宗教习惯在教徒自己家里进行的一切正常的宗教活动,如礼拜、祈祷、讲经、讲道、弥撒、受洗……等,都由宗教组织和教徒自理,受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干涉……对基督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徒习惯称之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由各地基督教家庭家庭教会组成,是经各会员的同意、授权而自发、自愿组成的基督教自治团体,其运行程序向会员和社会公开,其信仰告白得到了入会家庭教会的认可,并在三年的发展中逐步完善了内部管理章程;其一直持守“服侍教会、投身社会、关心公益、依法活动”的原则,三年来,一直从事着维护家庭教会权益、帮助家庭教会成长、参与社会慈善事业的工作。
    从以上可知,原告和其他基督徒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举动,理应受到中国《宪法》和法律所的保护。被告对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作出的取缔行为和没收行为没有事实根据。
    三、被告违反相关的法定程序
    (一)、被告没有出示执法证件。中国《行政处罚法》第37条规定:“行政机关在调查或者进行检查时,执法人员不得少于两人,并应当向当事人或者有关人员出示证件。”然而,2008年11月28日,被告没有出示执法证件和传唤证的前提下就将原告和其他基督徒带走并进行询问。
    (二)、被告没有向原告出示搜查证。
    2008年11月28日,被告在没有向原告出示执法证件、搜查证和扣押命令书的前提下,就对原告和其他信徒的家进行了搜查,而且对原告和其他信徒的财产进行了没收,其严重违反了法律规定。
    (三)、被告没有给原告申辩、陈述的权利。中国《行政处罚法》第31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证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行政处罚法》32条规定“当事人又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行政机关不得因当事人申辩而加重处罚。”
    显然,被告对原告从传唤、询问、告知到作出处罚决定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41条的规定,被告对原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是违法无效的。
    综上所述,原告认为,公民的基本人权,非经宪法或法律不得限制;即使以法律限制宗教自由,亦得如履薄冰,三思后行!家庭教会及基督徒的各种聚会活动,是基督教信仰的基本表现形式,不能受到不正当的限制或剥夺。
    2008年11月28日,原告和其他基督徒举行的宗教活动是正常的宗教活动,其宗教活动无须经过国家登记。原告和其他基督徒的行为没有任何触犯中国的法律之处,是完全合法的行为。被告对原告作出的取缔决定既无事实根据,也无法律依据,并且其行为在程序上严重违反了法律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2条和第17条的规定,原告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于2008年11月28日对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作出的取缔行为和对原告作出的没收行为,并责令被告返还原告所有被没收的物品及向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赔礼道歉。
    此致
    北京市二中院
     张明选
     2008年12月3日
    
    附:
     1、本诉状副本一份。
    
    对华援助协会版权所有©2008年12月8日发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宣布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负责人张明选牧师和十多位基督徒遭非法拘禁和胁迫(图)
  • 中国当局打击张明选再出新招(图)
  • 家庭教会联合会内蒙古分会会长汪大卫揭露“批张明选”骗局
  • 署名人揭露“批张明选”骗局
  • 美国国务院和国会议员谴责当局殴打张明选家人的暴力行为
  • 中国公安便衣警察殴打牧师张明选的儿子(蒋品超译)(图)
  • 张明选牧师一家受逼迫 全球皆关注
  • 张明选一家 将被遣送老家(图)
  • 张明选一家遭当局暴打,儿子昏厥急救(图)
  • 张明选公开申诉 遭逼迫反复无度
  • 张明选公开申诉 遭逼迫反复无度
  • 北京容许张明选牧师家庭教会聚会
  • 张明选一家不得安宁
  • 张明选牧师获释 不能回京
  • 国际团体网上签名请愿释放家庭教会领袖张明选
  • 中国和解智库敦促中国政府释放张明选牧师
  • 全球请愿释放家庭教会领袖张明选(图)
  • 张明选牧师夫妇被关押家庭教會預備迎接布什弟兄 對其受骗再次訪問三自教會深感遺憾 (图)
  • 被北京警方非法拘留31小时的张明选牧师获释
  •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 张明选牧师被暴徒打伤的儿子出院医生诊断鼻梁骨被打断(图)
  • 奥运后宗教迫害出场;中国当局对张明选一家大打出手, 儿子遭毒打失血过多昏倒正在医院急诊抢救; (图)
  • 被软禁三周的张明选牧师获释不能回京(图)
  • 基督跨下的犟毛驴(有关张明选案)
  • 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留存(有关张明选案)
  • 原家庭教会联合会副会长张双成牧师关于攻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图)
  • 张双成关于攻击家庭教会联合会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 (图)
  • 张明选:一个典型案例引发的思考/潘圣山
  • 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 陈天石: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 强烈谴责和抗议驱赶独立教会牧师张明选全家/中国人权卫士
  • 禁食撒种的勇士——张明选
  • CHANG弟兄:禁食撒种的勇士——张明选(图)
  • 上海基督郑恩宠、董国箐就张明选牧师被拘一事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