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疆家庭教会领袖娄元启今天一审开庭,被控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和泄密(图)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新疆家庭教会领袖娄元启今天一审开庭,被控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和泄密

    新疆家庭教会领袖娄元启今天一审开庭,被控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和泄密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图: 娄元启牧师档案照
    德州美德兰(对华援助协会2008年12月15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疆消息 12月15日,新疆家庭教会娄元启牧师将面临审判。这次娄元启被以“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被起诉和审判。北京维权律师李敦勇担任娄元启牧师的辩护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霍城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中指控, ”2000年以来,被告人娄元启因多次不在政府指定的基督教讲课点进行传教,而在他处或自己家中组织多人进行传教,在当地政府的行政部门对其进行多次教育和处罚后仍不悔改。2008年2月至4月,被告人娄元启同境外多次联系,提供了部分不真实的情况。制造国际舆论,意图通过这种方式使政府承认自己开办的基督教家庭教会”。(起诉书全文http://chinaaid.org/chinese_site/press_release_detail.php?id=7163 )
    事实上,2008年5月16日下午1时,娄元启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清水河镇被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刑事拘留。因为国际呼吁和无中生有的罪名,6月19日霍城县人民检察院又改为”涉嫌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逮捕了娄元启牧师.据熟悉内情的霍城县人民检察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向对华援助协会披露,实际上娄元启牧师因向一名扮演成记者的国家安全局特工叙述自己在监狱被囚犯殴打而令当局不满,因被录音,故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家属和律师会见. 该“国家机密”是指2006年平安夜,娄元启在拘留中心遭到犯人毒打,因伤势严重,被监狱工作人员送到医院接受紧急治疗。娄元启出狱之后,一名政府官员假扮成记者,要求采访他在监狱之事。此后不久,警方逮捕了娄元启,指责他“讨论监狱的经历是一种犯罪”,是所谓“泄露国家机密”. 2008年8月11日娄案因证据不足被法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当局原定于11月18号对他进行审判,因对华援助协会披露审判日期而改期为11月25号。但11月25号从北京特地赶到霍城县人民法院准备辩护的律师李敦勇却被突然告知,霍城县人民检察院撤诉。这次又突然通知家属和律师开庭 .
    
    娄元启牧师四次为了基督信仰入监。2001年9月他被监禁15天;2006年1月他再度被拘1个月;2007年12月当局将他关押一个多月。这次被刑事拘留很有可能面临严重的法庭起诉。娄元启长期健康状况不好,患有慢性“B型肝炎”. 娄元启牧师曾在2006年10月20日与其他三位牧师被关押过32天,期间遭受刑讯折磨,甚至被故意关押在同性恋者的牢房受性骚扰. 2008年2月28日娄元启16岁的女儿娄南南曾经与其他10为未成年人在参加一个圣经学习班时被关押一天.
    娄元启牧师一案是今年新疆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名被抓捕的第二个家庭教会人士.今年5月27日喀什人民法院本来以”煽动分裂国家和为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情报罪” 对一位维族家庭教会基督徒阿里木江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但后来因国际压力, 因证据不足被法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
    娄元启的妻子王文秀说,尽管他们的处境困难,两个女儿和儿子都能持守坚定的信仰。 “他们知道爸爸是为主耶稣基督受苦,是一种特别的福分。”他们的一个女儿继续在一所全日制神学院接受造就。娄元启所在教会的同工为此感谢上帝给弟兄“受苦的心志和恩典”,他们说:“我们唯一的回应是彼此相爱,更加殷勤做工,广传福音,高举主名”。对华援助协会呼吁全世界基督徒积极为受逼迫的弟兄祷告,感谢上帝祝福正在背负十字架的弟兄姐妹和他们的家人。同时呼吁新疆当局立即停止迫害暴行,释放清白无辜的娄元启牧师。
    以下是霍城县公安局有关人员的电话号码:
    刑警大队大队长:王克强 13909999156
    国保大队大队长:底里夏其 13519980871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刚+86-15894-181-855 和13899703878
    看守所所长:焦峰 13909991370
    看守所副指导员:孙宝亮 13031375159
    附1: 李敦勇律师为娄元启的辩护词全文 ( http://chinaaid.org/chinese_site/press_release_detail.php?id=7164 )
    附2: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霍城县人民检察院对娄元启起诉书全文( http://chinaaid.org/chinese_site/press_release_detail.php?id=7165 )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本人受当事人家属的委托,担任本案被告人娄元启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人查阅了本案的卷宗,对部分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通过详细阅读和分析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提取的证据,我对本案有了基本的了解。现就本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没有从事迷信活动,对被告人的指控说明办案人员完全混淆宗教和迷信的界限。
    被告人祖孙四代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从事的是宗教活动,而不是迷信活动。宗教和迷信都不是无神论者,这是它们的共同点,但宗教和迷信具有本质不同。迷信泛指对人或事物的盲目信仰或崇拜。在我国历史上长期活动的卜筮、相术、风水、算命、拆字、召魂、圆梦等大多产生或流行于封建社会,习惯上称为封建迷信。从认识论上看,宗教信仰与迷信的确有共同之处,它们都相信和崇拜神灵或超自然力量。但是迷信不属于宗教范畴,其区别在于:
    第一、在历史发展和社会功能上,宗教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历史现象,有其发生、发展和消亡的客观规律。宗教在适应人类社会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特有宗教信仰、宗教感情和与此种信仰相适应的宗教理论、教义教规,有严格的宗教仪式,有相对固定的宗教活动场所,有严密宗教组织和宗教制度。而迷信既没有共同一致的崇拜物,也没有既定的宗旨、规定或仪式,也不会有共同的活动场所。迷信的对象可能是神仙鬼怪,也可能是山川树木。迷信一般是指神汉、巫婆和迷信职业者以巫术所进行的看相、算命、卜卦、抽签、拆字、圆梦、降仙、看风水等活动,群众去看相只是为了预卜前途命运,并不是把它作为自己的世界观;迷信职业者不过是利用这些活动骗人钱财,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
    第二、在文化上,宗教是一种文化现象。宗教在其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不断吸收人类的各种思想文化,与政治、哲学、法律、文化包括文学、诗歌、建筑、艺术、绘画、雕塑、音乐、道德等意识形式相互渗透、相互包容,成为世界丰富文化的成份。迷信不具有这些特点。
    第三、在内在属性上,宗教是一种世界观,它对世界与人生的终极问题作出回答,属于形而上思想领域,而迷信是一种意识活动,力图解决个人与现实中的具体问题,属于形而下的工具范畴。
    第四,在构成要素上,宗教是具有内外要素的完整的思想体系,而迷信则是一种粗俗和零散的思想意识。
    第五,在目标指向上,宗教探求生与死的人生价值和意义,而迷信则关心此时此地的现世。
    第六,在社会功能上,宗教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一方面为社会提供了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另一方面提供了可供实践操作的道德体系或评判社会行为的价值观念体系,而迷信只是一种简单、直接、非理性的心理调节手段,正是由于两者间存在的根本差异,最终使宗教成为人类文明的结晶,而迷信只是人类非理性的蛮性的遗留。
    世界宗教研究所何光沪教授提出的三条标准就很有道理。他认为宗教与迷信的区别之一在于态度不同:迷信是狂妄的,它企图制造事端并控制其发展;宗教是谦卑的,它旨在接受世界并敬畏其根基。区别之二是目的不同:迷信是功利的,它要“神力”服务于人的利益,使“圣洁者”世俗化;宗教是道义的,它要人的利益符合于“神意”,使世俗者“圣洁化”。区别之三是关切不同:迷信关切的是世间的事物和自我的安乐,非终极者;宗教关切的是世界之根或万有之源,是超乎此生此世的人生意义或价值根基,是终极者。
     娄元启信仰的是全世界公认的三大宗教之一的基督教,他敬畏和服侍上帝而不是狂妄之极、他追求人的利益符合神的旨意而不是要求神为人谋利益,他追求的是超乎此生的人生意义,希望在最后审判时成为上帝的选民,而不是追求今世中的自我安乐。他完全符合上述三条标准。此外,他所信仰的不是一般的宗教,而是有千年历史的当今最有影响力的宗教,是当今绝大部分西方国家的官方和人民所信奉的宗教,本地执法人员竟然将其斥责为迷信,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全世界进步势力背道而驰的落后认识,只有毛泽东时代的红卫兵才有此愚昧的认识。
    二、被告人的行为没有破坏任何法律的实施,对被告人的起诉违背了法律,说明办案人员不懂中国相关的宗教法律法规和政策。
    1. 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认定的主要证据之一是被告人没有在国家规定的聚会场所聚会,未获得相关部门批准,所以是非法的。这是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宗教活动的错误理解和对国家法律的片面认识。作为基督徒,被告人的聚会是正常的基督徒宗教礼拜活动,属于正常的宗教信仰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1997年10月1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第3条规定:“按宗教习惯在教徒自己家里进行的一切正常的宗教活动,如礼拜、祈祷、讲经、讲道、弥撒、受洗••••••等,都由宗教组织和教徒自理,受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干涉••••••对基督教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徒习惯称之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所以2005年3月1日实施的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第12条对于活动场所只是要求“一般应当”在经登记的宗教场所内举行,并不是都必须在登记的场所举行。由此可见国家法律是鼓励和倡导在登记场所进行一般宗教活动,但并没有禁止在非登记的场合从事正常的宗教活动。所以,不能单凭是否在登记场所认定宗教活动是违法还是不违法。
    因此,对于是否属于合法的宗教活动,不以其活动是否在登记场所进行来认定。因为,只要法律不禁止,合法的宗教在法律不禁止的任何地方都是合法的;而迷信活动,不论它是在登记的地方还是在没有登记的地方,它仍然是迷信。
    要求一切宗教活动在登记场所进行也是不现实的。目前我国宗教管理规定严重滞后,已不符合现实的需要,国家正在考虑制定宗教法来专门规范宗教活动。这说明国家已经认识到目前宗教管理规定和体制的弊端,正在适应新形势的需要而与时俱进。各地特别是发达开放地区比如北京等地正在逐步从严厉限制宗教活动向宽容宗教活动转变,从过去驱散一切家庭聚会活动到不干涉政策的实施,这是它们执政能力提高的表现,我们为什么不能向先进发达地区学习呢?
    可见国家法律对上述规定的“一般”要求是基于现实的需要和尊重人民群众宗教信仰自由而提出的。那种对一切宗教活动都要在登记场所进行的理解是非常错误的,是对我国法律的片面理解。将在非登记场所进行的正常礼拜活动视为犯罪则是对法律的亵渎和宗教自由的侵犯。
    
    2、是否接受采访完全是公民的自由和权利,不需要任何部门批准。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涉嫌犯罪的依据之一是被告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种指控剥夺了公民的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不仅违背了人权领域的国际条约,也违背了我国的《宪法》和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的自由。我国没有任何法律法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在内禁止公民接受记者采访,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禁止规定。
    3、对被告人与境外联系的指控也是非法的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与境外多次联系,提供了不真实的情况。中国没有任何法律法规禁止中国公民与境外联系,相反,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开放,国家鼓励各级政府、组织和公民积极与国际交往,最近胡锦涛主席出访美国参加金融会议,中国与罗马教皇的谈判等都是这种国际交流的表现。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老百姓没有这种权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6条只是规定“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并没有禁止与国际交流。我们的公民和宗教组织参与国际交流就是受外国势力支配吗?难道我们的地方政府这么没有信心吗?怎么不认为在交流中中国可以支配国外呢?怎么不认为大家是基于平等交往呢?在任何时代,参与国际交流不是政府独有的权利,何况在改革开放的今天。
     至于指责娄元启提供了不真实的情况这更是无中生有。在娄元启的笔录中,娄元启谈到自己被警察抓走了,并在关押中被其他犯人殴打了,但娄元启明确说其他犯人殴打他不是受到警察的指使。这些哪点不符合事实呢?娄元启被抓这是其家人和周围邻居有目共睹的事实,娄元启被打也是有伤可查、有医院的鉴定为证。至于其他犯人是否受警察指使,娄元启说不是。如果娄元启的这种说法不是事实,而实际是警察指使打的,但娄元启没有证据怎么能认定是警察指使的呢?即使这点不符合事实,也只是说他不了解真实情况。从来没有哪部法律规定公民因为错误地发表了不真实的情况就构成犯罪。在去年5•30事件之前,财政部的高官信誓旦旦地对中外记者说中国不会提高印花税的,但第二天中国就将印花税提高了一倍,这是公然地发表与事实完全相反的言论,而且是中央政府大员提供的,这种言论都不构成任何违法,更不构成任何犯罪,为什么一个公民因为说犯人打他不是受到警察指使的就是犯罪呢?
     而在实际上,在这件事中违法的是警察。娄元启在2006年圣诞节之前被抓走的过程中警察没有办理任何法律手续,并且抓他也没有说明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正当的目的,因为他被抓被关押期间没有对他进行任何审讯或问话,仅仅只是被同监的犯人殴打了一晚上后关押了一个星期就被释放了。在这整个过程中,是警察在违法。当然这种违法的警察在中国只是少数,但就是这种少数警察破坏了中国警察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这次杨佳袭警案,千百万的人既不认识杨佳,也不认识警察,和他们都非亲非故,无冤无仇,但他们为什么90%以上站在杨佳一边呢?就是因为少数警察抹黑了中国警察的形象,这是中国警察要引以为鉴的。
    
    4、维护人权是中国政府的义务,反映人权被侵犯不仅不违法,也是中国政府和法律所鼓励的。
     在审讯笔录中,侦查机关指控当事人向国际人权机构和媒体反映自己的人权受到侵犯的情况,这是当初县检察院最初想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定罪的理由。这是非常荒唐可笑的,这与当初俄罗斯小说嘲讽沙皇俄国的腐败具有异曲同工的作用,只不过人家是虚构的小说,在这里确是现实。俄罗斯小说里说一个俄国人因为说沙皇俄国的官吏是笨蛋而被判5年,其中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4年,以诽谤罪被判1年,合并执行5年。
     当事人反映自己的人权受到侵犯,这早已是总所周知的事实,不是什么国家机密,中国政府从来不把人权被侵犯当做国家机密去保护,相反中国政府从刑法角度去保护人权并惩罚侵犯人权的罪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7条条规定:“ 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第二百四十八条规定:“监狱、拘留所、看守所等监管机构的监管人员对被监管人进行殴打或者体罚虐待,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监管人员指使被监管人殴打或者体罚虐待其他被监管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可见中国法律都规定公民有权反映人权被侵犯的事实,国家有义务惩罚侵犯被监管人人权的罪犯。关于媒体监督,没有任何国家机关或工作人员敢说自己有权力不接受媒体的监督。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而且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理事,负有保护人权的国际义务,有权力和义务接受他国受到人权侵犯的受害人的投诉,当然也不可能反对本国的人向国际上投诉人权被侵犯的情况。怎么当事人向国际人权组织和媒体披露自己被殴打的事实就是犯罪呢?更怎么会是泄露国家机密呢?任何国家都不会糊涂到把侵犯人权当做国家机密来保护的地步。当然这种披露人权被侵犯的行为更与迷信活动是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是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呢?
     至今当地公安机关还愚蠢地把娄元启在狱中被殴打的情况和向媒体披露的情况当做国家机密而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这是欲盖弥彰,不仅是愚蠢的,而且是违法的。全国任何地方都没有像霍城县这里在审查起诉阶段和审判阶段拒绝律师会见。请求当地司法监督机关督促公安机关纠正其违法行为,并在以后的司法活动中加强对公安机关的违法活动进行监督,提高边远地区的文明执法水平。
    三、请求法院从更高程度认识宗教,依法保护宗教自由,树立文明典范。
     家庭教会的发展已是大势所趋,是任何人都难以打压的,特别是对于日益开放的中国来说,再也不能用过去的老办法来打压宗教活动。从全世界和全中国来看,越是发达地区越是对宗教宽容,越是贫穷、落后、愚昧的地区越是对宗教打压得厉害,浙江、深圳等发达地区家庭教会非常发达,但几乎没有听说过这种地方打压家庭教会,相反,多数打压家庭教会的发生在内蒙古、新疆、黑龙江这样的贫穷落后的边远地区。很多人的意识还停留在30年多年前毛泽东时代,认为宗教就是迷信,主张有神论就是封建迷信者,本案就是这种典型表现。
     将基督教视为迷信来打压,这是公然与世界潮流格格不入,不仅说明他们缺乏宗教方面的知识,不能区分什么是迷信什么是宗教,也说明他们完全不能认识世界的形势,将自己推入到西方文明世界的对立面。基督教本身就是西方文明的主要组成部分,西方的科学文明主要就源于基督教文明。
     这种家庭聚会形式已经逐渐为官方所认可。其实在《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第3条承认这种家庭聚会之前,中国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在对外谈话中多次提到过中国允许家庭聚会这种形式存在。当今全国各地家庭教会成千上万,特别是浙江一带发达地区更是兴盛。我上周与浙江那里的朋友谈论新疆这里的家庭教会情况时,他们感慨地说,如果像新疆这样,他们浙江几百万信徒都会被抓。或许在40年前,他们会是这样,但如今他们真正享受到了宗教自由。同样生活在一个中国,发达地区不仅享受到了物质文明,而且享受到了精神文明,而落后地区无法享受物质文明,难道也无权享受到精神文明吗?
    作为执法人员,应该比普通老百姓有更高的认识。中国老百姓没有任何人认为参与家庭聚会是犯罪了。我曾与一些宗教和法律界的专家讨论新疆这件案子,都认为这个案子荒唐可笑。是否在指定地点聚会还是不在指定地点聚会,都不会影响是否是迷信还是宗教的定性。如果是迷信活动,即使在指定地点聚会,它还是迷信活动;如果不是迷信活动,它即使是在任何地方举行,它仍然不是迷信活动。至于对外发表自己在关押期间受到肉体上的折磨等言论,无论这种言论反映的是否是事实,与迷信毫无关系。把这种行为认定为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综上所述,娄元启既没有从事迷信活动,更没有破坏法律实施,其行为完全是正常的宗教信仰活动,基督教是世界最主要最有影响的宗教而不是迷信,世界上对此早已有了公论。因此请求法院查明事实真相,依法宣判娄元启无罪。
    
     娄元启的辩护人:李敦勇
     2008年11月24日
    附2-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霍城县人民检察院对娄元启起诉书全文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霍城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新霍检起刑诉(2008) 187号
    被告人:娄元启
    2008年5月17日因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霍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因涉嫌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经本院批准被依法逮捕。现押在霍城县看守所。
    本案在霍城县公安局业已终结,从被告人娄元启涉嫌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与2008年8月5日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于2008年8月6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全部案件材料。
    2008年8月11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同年9月12日报送法院。同年10月10日伊犁州人民检察院指定由我院办理此案。
    现依法审查查明:2000年以来,被告人娄元启因多次不在政府指定的基督教讲课点进行传教,而在他处或自己家中组织多人进行传教,在当地政府的行政部门对其进行多次教育和处罚后仍不悔改。
    2008年2月至4月,被告人娄元启同境外多次联系,提供了部分不真实的情况。制造国际舆论,意图通过这种方式使政府承认自己开办的基督教家庭教会。
    认定上述事实证据如下:
    1. 证人刘明祥的证言。 2. 书证物证
    3. 被告人娄元启的供述和辩解
    本院认为,被告人娄元启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实施,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检察员 苗晓玲
    代检察员何林俊
    2008. 11. 5.
    对华援助协会版权所有©//2008年12月15日发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家庭教会联合会长张明选被警方连夜押出北京
  • 河南洛阳家庭教会领袖毛民子因信仰被判劳教一年(图)
  • 包括范亚峰、郑恩宠在内的15位知名法律界人士声援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 呼吁全国人大撤销违宪条例(图)
  • 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起诉中国民政部(图)
  • 中国宣布取缔家庭教会联合会,负责人张明选牧师和十多位基督徒遭非法拘禁和胁迫(图)
  • 河南家庭教会朱保国牧师被判劳教
  • 新疆家庭教会娄元启牧师被捕,罪名是迷信(图)
  • 新疆家庭教会娄元启牧师定于11月18日开庭审理,罪名是以迷信方式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图)
  • 家庭教会联合会内蒙古分会会长汪大卫揭露“批张明选”骗局
  • 中国家庭教会一年逼迫不断
  • 贵州家庭教会投诉公安非法拘留
  • 走向和谐中国的破冰之旅:从于建嵘家庭教会演讲谈起
  • 北京容许张明选牧师家庭教会聚会
  • 山东烟台家庭教会遭突击搜查 没收基督徒的财产
  • 北京家庭教会领袖和基督徒商人石维翰受折磨 老朋友认不出(图)
  • 国际团体网上签名请愿释放家庭教会领袖张明选
  • 全球请愿释放家庭教会领袖张明选(图)
  • 北京家庭教会被迫签署奥运保证书(图)
  • 家庭教会預備迎接布什 對其訪問三自教會深感遺憾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来稿: 祷告词违法 河南家庭教会领袖张义南判两年劳教(图)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在“合法”与“非法”之间*--评民政部取缔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丁谷泉
  • 家庭教会联合会被取缔的危险信号-王光良
  • 中国官方首次举办家庭教会专题研讨会
  • 原家庭教会联合会副会长张双成牧师关于攻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图)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发布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第三次代表会议宣言(图)
  • 张双成关于攻击家庭教会联合会张明选牧师《阴谋》一文的声明 (图)
  • 北京本地家庭教会报告/刘同苏
  • 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 陈天石: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关于“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声明
  • 谁是家庭教会的朋友和敌人?——评2008年5月中国家庭教会受逼迫系列事件/杨圣山
  • 如果河水泛滥,那一定是基督徒干的?!---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回应叶小文局长的谈话
  • “强调做好宗教工作”是什么意思?-一位家庭教会知识分子领袖对胡锦涛讲话的回应/迦勒
  • 李国涛:见证宗教迫害:家庭教会传道人周恒案透视
  • 家庭教会部道人刘风纲看望袁伟静
  • 家庭教会部分成员就耿和遭殴打事件的声明
  •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 王光泽: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布什总统与中国家庭教会成员会面解读
  • 王光泽: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布什总统与中国家庭教会成员会面解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