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迁都问题探讨——奥运会后北京城市的走向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1日 转载)
     作者:王维洛 来源:观察
    
     奥运会后的中国,人们又不得不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来,面对现实的问题,包括中国迁都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不到60年,在建国40多年时就提出迁都的问题,主要原因就是北京地区的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水资源问题、空气污染问题、沙漠化问题等。中国政府不是不想迁都,而是若大的一个中国,生态环境被破坏得如此厉害,竟然没有一个适合建设新首都的地方。 (博讯 boxun.com)

    
    一、中国迁都问题的提出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定都北京。
    
    1981年夏,首都北京居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供水的缺乏,全城90%的地区自来水水压不足,降压供水达近300小时。许多人以为这只是偶然的现象,是前几年乾旱的后果。当时也有人预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提出北京是否适合继续作为首都的问题,但是没有人把这个讨论当成认真的话题。1985年北京长辛店地区自来水管中流出的水由于水质问题根本无法饮用,12万居民无乾净的水可喝。1988年夏,北京再次出现大面积供水不足,也是涉及90%城区,但是持续时间大大加长,为958小时。1989年春夏E4交,北京暴发了天安门事件,几十万军队进京勤王。在这之后的岁月中,沙尘暴多次袭击北京。当年的总理朱容基指出,如果沙漠化问题不能予以控制,迟早要将首都迁往他处。
    
    中国很多问题是否能引起社会重视,往往依赖于政治家的态度,政治家的一句话。政治家重视的问题,很容易被炒热;政治家回避的问题,人们也不敢公开谈论。这次朱容基发话了,所以中国迁都问题就被社会重视了。但是人们最热衷的话题不是为什么要迁都,而是迁往哪里。
    
    2001年北京成功地取得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中国府利用奥运会的名牌效应在北京进行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举报导中国政府奥运会的投资超过400亿美元。同时大量私人资金也纷纷涌入北京,疯狂地炒作北京的房地产。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北京这几年的发展可以说一点不为过。北京城区从2环扩大到3环、4环、5环,现在已经在建设规划6环和7环。北京城区就象摊煎饼一样,越摊越大。从统计数据上来看,北京的GDP发展一直名列全国前茅。从关系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住房价格来看,2003年到2005年之间以每年30%到50%的速度增加。大批北京居民为“奥运会”做出了牺牲,他们在城市中心地区的住房被拆迁,得到的补偿只能够在5环之外购买住房。
    
    在奥运会的旋风中,人们似乎忘记了几年前曾经讨论的话题:中国迁都问题。但是中国也有头脑冷清的学者。2007年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文,认为中国应认真考虑迁都,并建议将首都迁往长江中下游华东某中小城市。
    
    梅新育的文章再次在中国网络上引起强烈的反响,许多人参加了这个讨论,主题依然是迁往哪里?
    
    但是随着奥运会的来临,人们渐渐忘却了北京的危机。人们注意的焦点在奥运会的开幕式,在奥运会的奖牌榜,在上升的五星红旗,在高奏的义勇军进行曲中。没有人真正理解,什么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真实含义。
    
    持续16天的奥运会就象任何一次体育比赛一样,只不过是一次比赛,下次大家还能站在同一起点上,有同样的机会。但是,北京是否再有一次机会?奥运会后的中国,人们又不得不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来,面对现实的问题,包括中国迁都的问题,特别是通过奥运会而展示在世界面前的北京的实质问题。
    
    二、中国迁都的理由
    
    迁都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并不是罕见的事件。从首都的区域位置变动上来看,可分为东西迁移和南北迁移。西安、洛阳、开封这一线上的迁移为东西迁移,北京、开封、南京、杭州这一线上的迁移为南北迁移。迁都的理由主要是权利的争夺和王朝变化。前朝天数已尽,改朝换代是天赋的使命,起码汉人持这种观点。既然前朝天数已尽,也表现在前朝首都的天数已尽,一把火烧了旧都,再选新址建设新都。蒙古人和满族人的做法和汉族不一样,他们比较理智,夺得天下之后,大都是保持原来京城的地址,在原有的基础再扩建,这才有A故宫和老北京城。改朝换代,是中国迁都的最主要理由。但是在同一个朝代中,很少有迁都的,因为汉人认为,都城的风水和这个朝代的天数是紧密相连的。当然也有例外,这就是明朝朱棣将首都从南京迁往北京。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不到60年,在建国40多年时就提出中国迁都问题,主要原因就是北京地区的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水资源问题、空气污染问题、沙漠化问题等。
    
    谈到迁都理由,人们自然会想到北京的水资源。根据中国官方资料:北京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为300立方米左右,仅为全国人D占有量的七分之一,为世界人均占有量的4%,在世界各国首都中居百位之后。北京市社科院的一个研究报告说,2005年,北京水资源可支撑的人口容量为1277.77万人,其中常住人口1156.01万人,外来人口121.76万。
    
    这一结果是北京人口容量的最大值。而如今北京常驻人口已经超过1500万,而且还在继续增长。
    
    其实,北京的水资源资料只是被人为扭曲的数据,是孤立评价北京地区地表径流的结果。2008年北京奥运会向世界展示,北京并不是一个乾旱地区。从自然条件来说,北京的降雨量并不低。过去,德国记者都大篇幅报导北京缺水问题。当他们亲身经历奥运会的北京,发现北京的降雨量和德国汉堡一样多。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在与汉堡同样降雨量的北京却会有世界大城市中最严重的缺水问题。
    
    其实,北京和中国华北地区的缺少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毛泽东的“一定要根治海河”的号召,和水利部根据这个号召所制定的错误的治河措施。1963年海河流域遭遇暴雨,200多座水库相续溃坝。自然洪水加上溃坝洪水横扫华北平原,直逼天津。海河洪水之后,水利部开始在海河各个流域上游建设大量水库,在平原地区挖掘许多人工泄洪通道。经过这些措施,海河的洪水似乎暂时被遏制住了,但是出现了严重的乾旱问题。海河各支流的水被堵截在上游的水库中,扩大的水面增加了蒸发,到达下游的水量明显减少。即使到达平原地区的水,也通过人工泄洪通道直接进入大海,以至海河的入海流量减少到零。海河及支流被根治成没有或者水流很小的河流。
    
    文化大革命期间,毛泽东“一定要根治海河”的恶果显现。水利部为了掩盖这个错误,采取了更加错误的措施:大量开采地下水。目前北京地区现在主要依靠过量开采地下水来维持水应。北京本是地下水十分丰富的地区。如今北京已经形成2000多平方公里的地下漏斗区,最严重的地区已下沉了近1米。大面积下沉是地下水资源急剧减少的结果,它最终会导致城市衰退,地基不稳,墙壁开裂,道路中断,这是城市衰退的开始。
    
    此次奥运会期间,外国媒体报导的一个主要议题就是北京的空气污染问题。为了改善北京的空气质量,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强制性管控措施,比如停止北京和周边省市有污染企业的生产,停止建筑工程的施工,限制外地车辆进入北京,从2008年7月20日起,实施北京地E5“机动车单双号限行”。但是北京的空气质量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改善。数据证明,2008年7月北京空气质量还不如2006年7月和8月的空气质量。特别是2008年8月8日至13日的空气质量让外国记者和运动员留下深刻印象。倒是2008年8月14日的一场大雨,使得北京空气质量得到改善,使得参加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和记者能够真正看到北京的蓝天。
    
    北京空气质量不好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北京城市的摊煎饼似的发展。这个煎饼摊得越大,城市热岛效应越明显,城市中心的温度越高(比自然条件下高至6度),城市中心的风力越小,对于气质量的改善越是不利。中国环保官员说,北京风力太小,所以空气中的污染物不容易扩散。但是他们不敢指出风力太小的原因是城市盲目发展的结果。
    
    中国政府不可能长久实施停产或者限行措施。奥运会后,车照行,工照做,如何真正改善北京的空气质量,特别是如何减少城市热岛效应,中国政府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措施。他们还是寄希望于迁都。
    
    除了北京生态环境问题之外,北京的城市发展问题也是中国迁都的理由之一。由于北京不甘心仅仅只成为中国的政治中心,而且还要成为中国的经济、1融、交谈、科技教育中心。城市功能越多,用地需求越大,功能的有机组织越难。用地点扩大,带来的是城市交谈问题。虽然北京人多呆在家中或是出去“避运”,使得奥运会期间北京的城市交通问题没有突显出来。但是北京人不可能永远出去“避运”,也不可能永远呆在家中。奥运会过后,北京的交通问题依然严重,而且会随着私家车的增加而越来越严重。对此,中国政府也没有有效的措施。
    
    利用奥运会明牌效应,北京房地产的价格高速飞涨,一大批土地开发商,主要来自太子党家族集团,成为最大的经济收益者。利用奥运会,北京政府强行拆迁了150万居民的住房,虽然许多建设项目与奥运会没有直接关系。这150万居民中只有少数人得到了合理赔偿,而大多数没有得到合理赔偿。这笔帐在奥运会之后必须算。迁都也许会减少秋后算帐的压力。
    
    北京目前还有近2亿立方米的建筑面积在建设过程中。但是从奥运会前北京房地产价格下降,需求下降的趋势来分析,对于这些建筑的需求不再存在,其中一部份将成为烂尾工程。这些问题将促使中国政治家产生放弃北京的想法。
    
    三、中国迁都中的安全问题考量
    
    其实,中国中国政治家考虑迁都问题,有一个考量是出自安全问题。
    
    中国的谋士在解释为什么迁都时,不讲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而是引用外国迁都的案例,巴西迁都巴西利亚、巴基斯坦迁都伊斯兰堡, 尼日利亚迁都阿布贾,哈萨克斯坦迁都阿斯塔纳,但是最让中国政治家折服的还是缅甸军政府将首都迁到小城彬马那。
    
    缅甸军政府首领丹瑞决定在彬马那新建首都,丹瑞亲自将迁都的日期定在2005年11月7日。据说丹瑞是一个“风水高手”,他认定2005年11月7日是一个黄道吉日。这和中国政治家认定2008年8月8日是黄道吉日,同出一辄。丹瑞决定迁都是为了军政权的安全。他认为,在500万居民的仰光,民众的游行示威就可能把军政权赶下台。而在常住人口估计不足10万的彬马那,军政权很容易控制那里的局势。即使在仰光反对派占多数情况下,军政府依然可以依靠军队在彬马那掌握国家权利。
    
    北京的常住人口已经达到1500万。此次奥运会中国政府调动了几十万军队和武警,以及一百多万“自愿”的保安人员,但是还是发生了多起政治家原本不惜一切代价要阻止发生的事件,让他们觉得很丢人。奥运会之前,中国政府试图把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者都赶出北京,但是没有成功。中国政府也试图阻止北京的被拆迁户和外国记者会面,也是没有成功。如果在一个如彬马那大的新首都,一切都易如反掌。
    
    迁都保安全,应该也是中国迁都中的一个考虑。
    
    四、迁到哪里去?
    
    前面已经谈到,中国人对于为什么要迁都并不十分重视,更重视的是迁到哪里去。
    
    梅新育建议将首都迁往长江中下游华东某中小城市。也有人建议迁都西安,或者是洛阳、郑州,或者是泰安、曲阜,或者是南京、上海,或者是重庆、襄阳、郴州等等。
    
    笔者以为,中国政府不是不想迁都,而是若大的一个中国,生态环境被破坏得如此厉害,竟然没有一个适合建设新首都的地方。
    
    按照地理区位来说,西安本来是最合适的选择。中国历史上的鼎盛朝代如汉、唐都是建都西安。这里地理位置适中,黄河支流渭河流经这里,富饶美丽的关中平原又是中国的四大天府之国之一。但是自从中国政府建设了黄河三门峡大坝之后,西安就开始遭殃了。三门峡水库的泥沙在渭河入黄河的潼关处淤积,泥沙在渭河中上延,渭河水位上升,造成关中平原的土地盐硷E5,洪水威胁关中平原和西安的安全。如今的西安,不再是盛唐时的西安。如今的天府之国关中平原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四十万移民至今尚未安置好,被中国政府视为不安定的因素。
    
    选择长江中下游的某中小城市作为首都,本来是一个可行的选择。但是在建设长江三峡大坝之后,这是一个最坏的选择。虽然中国政府一直宣称长江三峡大坝固若金汤,是铜墙铁壁,但是事实上,三峡水库中221亿立方米的水是由几道薄薄的铁门所控制。当初CCTV在船闸试航的实况转播中,电视节目主持人也发现这个问题,说:“(铁门毁坏)库水将一泄千里。”三峡工程还需要建设一台升船机,这就要求在三峡大坝中间挖出一个大深槽,这铜墙铁壁也就形同虚设。台湾军界也多次用计算机模拟袭击长江三峡大坝。特别是当两岸关系紧张时,长江三峡大坝就会成为定点威胁的对象。就是在这次奥运会期间,三峡总公司也接到炸毁三峡大坝的电话威胁。
    
    中国政府不把南京作为新都的选择,是出自政治考虑。中国共产党推翻了南京的国民党政府,在北京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今重新回到南京,岂不复辟?
    
    五、结束语
    
    北京曾经是一块风水宝地,曾经是辽、金、元、明、清5个朝代的都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建都不到六十年,北京的生态环境受到极大的破坏。虽然北京有建国十周年时建设的十大建筑,又有新建的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CCTV新楼等建筑,但是北京面临一个实际的问题是:迁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峡水库: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人大没有料到的惨败/王维洛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 为北京奥运会紧急调水的背后/王维洛
  • 城市盲目扩张是北京空气难以根本好转的主要原因/王维洛
  • 王维洛的最新发言在大陆网站被遮蔽/taodax
  • 三峡出现的问题是“先前未曾预料到的”吗?/王维洛
  • 王维洛:从三峡移民达123万看邓小平上当受骗
  • 水利专家王维洛:不仅水有特供 高水费盘剥百姓
  • 从滑冰馆屋顶倒塌事件看德国对于“豆腐渣”工程的处理/王维洛
  • 王维洛:中宣部为什么不许评论质疑国家重大工程?
  • 王维洛:中共四代领导人的第一次国内出访之比较
  • 王维洛:让农民直接出让土地使用权——解决建设用地需要和被征用土地后农民生活无着落问题的探讨
  • 王维洛:灾害死亡人数和“国家机密”
  • 王维洛:秋菊不能“告狀”——中國法院不再受理拆遷賠償的民事訴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