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惊爆言论自由之争:贾庆林亲上阵批多党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3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北京《北京日报》、《人民日报》、《炎黄春秋》近日分别发表极其敏感的主张宪政、言论自由及网络监督的文章,但中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求是》发表文章悤烈反对多党制、三权分立等。 (博讯 boxun.com)

    
    当下的北京政坛和学界,有三篇文章热传。一篇是《追求真理离不开言论自由》,一篇是《官员如何才能「经得起网络监督」?》,一篇是《宪政:中国民族复兴的要求》。前两篇刊登在官方主流媒体《北京日报》及《人民日报》上,令不少人眼睛一亮,是否中共意识形态出现转变的曙光?更有西方学者提出,这是否显示中共内部在舆论控制上存在不同看法?不少人将之视为一种政治信号,不过,身在北京的政界和学界的人士大都认为,这类文章只是不同声音中的一种声音而已,当下,特别是迈进二零零九这多事之年,中南海对传媒的控制不会鬆懈。
    
    引起人们热议的《追求真理离不开言论自由》,由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沉敏特所写。文章开篇就写道:「『言论自由』,是被写进我国宪法的。」这让不少人「眼睛一亮」的檄文,发表在一月十三日《北京日报》上。文章说:「某一言论(这里指的是言之成理、持之有故的言论,而非狂喊乱轰的攻击漫骂)在没有公之于世以前,无法判定其荒谬与否,无法判断其是进步还是反动。为了追求真理,唯一的办法是让它公之于世,在阳光下,让大家来思索、来辨别,才有可能认识它的本质。」
    
    沉敏特是作家、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系教授。《北京日报》是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呼吁中国实现获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在一个党报主要媒体上出现实属罕见。九个月前,《北京日报》曾与广东《南方都市报》引发一场有关言论自由的论战。《南方都市报》发表长平的《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的评论,文章提出,关于拉萨事件的真相,除了官方的定性外,是否能允许媒体自由讨论,以进一步揭示真相。八天后,《北京日报》发表文峰的《造谣自由的南都长平》,抨击了长平的言论自由观点。
    
    这一次发表在《北京日报》上的沉敏特的文章说:张志新对于「文革」置疑的言论,若不是有关领导判定为「恶毒攻击文革的现行反革命言论」,若不是当时盛行的以言治罪的「条例」,造成割喉枪决张志新的旷世悲剧,而是每个中国人享有言论自由,同时上与下的关系不是「最高指示」和「紧跟照办」的关系,而是被监督和监督的关系,那麽,这样的悲剧是可以避免的。十年浩劫造成的影响,如文化断裂、道德缺失及专制主义的种种惯性,至今在一些领域还处于艰难消除的过程之中。
    
    文章认为,一种言论荒谬与否,是进步还是反动,不是靠权威来定性的,它需要历史实践的检验。「我们懂了马寅初的言论,懂了张志新的言论,懂了和他们的言论相反的言论是什麽言论;更懂了如何依靠言论自由,去实现中国人民对真理的追求」,「恰是反对马寅初、张志新言论的言论,曾经享有最大的言论自由;而按言论自由的原则,我们今天仍应给予这样的言论以言论自由。只有一种声音,真理是不能认识和发展的」,「应该认真贯彻宪法中关于言论自由的重要规定」。
    
    文章言简意赅,文笔犀利。发表当天就引发数千网民跟帖。浙江杭州网友说:天气不错啊,天上还有云。江苏苏州网友说:该文能够发表比该文本身的意义更重大。湖南湘潭网友说:沉教授保重啊,你不怕和张烈士一样的成为烈士?加拿大网友说:这一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我记住了,不管什麽结果都值得纪念。江苏南京网友说:这个教授和《北京日报》编辑快关进牢了吧,要是不进去的话,那就是中国真的觉醒了。
    
     就在沉敏特文章发表的同一天,《人民日报》发表「人民时评」《官员如何才能「经得起网络监督」》(汪晓东)。文章提出「党员干部要经得起网络监督」,「现在的一些人、一些事经不起网路监督,网上一曝光,就容易暴露问题」。《人民日报》以如此时评肯定网络监督,以往很少见。网络越来越成为一种重要的监督力量,成为无可替代的民意聚集地,激发了公民的参政热情。不过,不能以此断论,中南海会对传媒的控制有所放鬆。贾庆林和刘云山近期都有十分明确的讲话。
    
    另一方面,《宪政:中国民族复兴的要求》,是香港大学法律系教授陈弘毅所写,发表在北京《炎黄春秋》零九年第一期的头条文章。他在香港被称为「书生论政,执著真理」。他从自己在香港学习、成长的三十年过程中,感受到「一国两制」的成功实施,就是一场成功的宪政试验,对中国的宪政建设有重大的积极意义。他认为「法治和宪政是普世价值」。这位全国人大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在文章中写道,「政治权力是可能被滥用的,绝对的权力可能导致绝对的腐化,所以需要限制和规范政治权力的行使,以防止权力的滥用,以保障人权不受侵犯,以保证政府向人民负责」。在当代中国,法治和宪政的水平相对于西方仍然比较落后,所以学习和借鑑西方在这方面的经验,将仍是国人在可见的将来的重要工作。近来,「宪政」的说法已在主流媒体几乎绝迹,陈弘毅的文章却重燃北京「宪政」话题热。
    
    发表这一文章的是北京《炎黄春秋》杂志。人们关注的北京《炎黄春秋》事件(见亚洲週刊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号),又有新情况。可见,中宣部对新闻的控制没有放鬆迹象。《炎黄春秋》早前发表忆述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赵紫阳亲民务实的长文,这是八九年以来,中国大陆传媒首次以赵紫阳为主要描述对象的专篇正面报道。长文刊登后,中宣部、文化部透过《炎黄春秋》主办主管机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以杂志社领导班子年龄过大为由,要求作出整顿,劝免杜导正去职。《炎黄春秋》社委会据理力争,表示愿与杜共进退。「劝退一事」一时没有下文。
    
    两个多月过去了,人们都以为事件淡化,将不了了之。不过,刚跨过新的一年没几天,中宣部下达文件,由中央办公厅批转,文件称:「党政工作人员、离退休人员,不得担任报刊、出版单位负责人」。文化部透过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要求杜导正退出领导层。这旋即引发一大批退休高官、老将军、老传媒人、老文化人的不满。他们认为,《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的社长、总编辑、台长,不都是党政工作人员吗?如要求《炎黄春秋》的杜导正退出领导层,那些由党政官员出任的中央级传媒的负责人就应该带头退出领导层。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在一月十六日出版的《求是》第二期杂志上撰文指出,「要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筑牢抵御西方两党制、多党制、两院制和三权鼎立等各种错误思想干扰的防线」。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于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中央宣传文化单位负责人座谈会上也明确指出,「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更好地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体现」,「进一步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掌握话语权、赢得主动权。新闻舆论处于意识形态领域前沿」。
    
    正如北京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所说,如果能将零八年那些非常时期的报道转变为常规时期的报道原则,不再回到歌功颂德、塑典型、说套话、无节制煽情的宣传老路上去,不再将丧事喜办、空言「伟大胜利」,那麽,中国媒介、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人民心中建立起来的信任和信心,将是一笔巨大的社会精神财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友评:贾庆林筑牢抵御西方多党制度、三权鼎立等错误思想干扰防线
  • 贾庆林日前撰文:抵御西方多党制、两院制和三权鼎立
  • 贾庆林明确回应08宪章:筑牢抵御西方多党制的防线
  • 贾庆林出席朝鲜建国60周年庆祝宴会并发表讲话
  • 泛蓝巨头聚首北京,贾庆林三天分晤吴连宋
  • 新一轮对话:贾庆林将会达赖代表
  • 贾庆林连任政协主席 王刚万钢等“当选”副主席
  • 贾庆林提前卸任,王刚2年后掌政协
  • 贾庆林:政协要发动全世界中国人「反独促统」
  • 贾庆林在中国政协十一届一次大会的报告
  • 贾庆林称要把宗教界人士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
  • 贾庆林:希望日本首相福田年内访华
  • 贾庆林突然改口 称两岸和平发展
  • 各种消息逐渐曝光:胡锦涛独缺两票,贾庆林票数最低(图)
  • 贾庆林悬了,王兆国成黑马 (图)
  • 吴邦国首先宣布“曾庆红、贾庆林退下”
  • 17屆政治局常委預選記:曾庆红、贾庆林不列候选人
  • 曾庆红主动退休,贾庆林分管港澳
  • 贾庆林打「台湾牌」要留任政治局常委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评雅钰的《中共高官贾庆林一直在犯罪》(图)
  • 贾庆林如此反世界潮流,政协算个什么东西?/何于
  • 雅钰:中共高官贾庆林一直在犯罪---论《云飞扬:贾庆林,你错了!》
  • 云飞扬:贾庆林,你错了!
  • 解放贾庆林的思想...以及利益/徐祖哲
  • 陈水扁进看守所,贾庆林不敢退休/雅钰
  • 贾庆林报告读得毫无情绪,温家宝翻看其他文件
  • 赖昌星:我送贾庆林“好礼物”/宋义达
  • 剑鸣:贾庆林将京药业社保基金给吴永红
  • 贾庆林为何在香港哈哈大笑?/凌锋
  • 贾庆林赖昌星高峰会将在香港举行?/凌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