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感谢胡总:铁道部最新文件揭秘解决春运买票难的最新举措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9日 转载)
    来源:21CN
    今年春运,买票难,难买票,群众怨气冲天。昨天,部里的最新文件已经传达到我们这一级了。这个文件的精神就是从二月一日起,各局一律取消各趟车次的预留票,也就是指那部分专门划给当地党政军机关,及大型企事业单位的份额票。这些票通通放到票房公开发售。那么,这批票的份额到底有多少?各局情况有所不同,北京局的同行透露,这种票占全部票额的百分之三十。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要到二月一日起才执行这个文件?因为在这之前,许多票已经流到这些特权渠道里去了。
    
    有朋友问,前段时间窗口说没票,但中央领导一指示,窗口就又出现了大批的票,这是怎么回事?其实,那就是还没被拿走的,本来是留给党政军机关,大型企事业的预留票。事情到了这一步,那就只能拉下脸来得罪这些党政军机关,大型企事业单位了。
    
    另外,昨天上午,我们当地水电段门口的火车票代售点还照常营业,但当天中午就关门了,贴出的告示说是线路故障,停止营业。但真实的情况是,铁道部在那个最新的文件中规定,加强车站售票管理,离售票厅一公里之内,铁路不能再开设车票代售点,已经开设的一律停止营业。这个规定对于路外单位的代售点无约束力。
    
    之所以这么规定,一来是加强车站售票厅的集中监管力度,二来也是不让这些代售点收取每张票五元的订票费。
    
    现在铁路内部对票额卡得有多紧,外人不得而知,我就略说几件事情吧。
    
    昨天,我单位的大领导也要搞车票,不是他走,而是有关系户托他,他无法推托。结果他动用了所有的关系都没有用,最后直接找到了局长秘书帮忙。可你猜怎么着?局长秘书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说路局现在卡得很死,想要票?那得局长一支笔签字,他这个秘书自己也搞不到票了。局长的字那么好签?而且又是在这种非常时刻?逼得我们单位的大领导只能得罪关系户了。
    
    对于票贩子,我们当地铁路公安局采取了非常极端的措施。局长亲自坐在售票厅里,把以前在火车站派出所工作过,现在已经调到其他单位的铁路警察们全部抽了回来,甭管你现在什么职位了,通通给我在票房里转。只要发现有熟面孔的票贩子在排队买票,甭管他三七二十一,通通把他们拉出来,轰出售票厅。只要发现有穿铁路制服的,警察制服的人在排队,也通通拉出来。
    
    其实凭心而论,这条极端措施是极不讲道理的。我以前做过票贩子,但我现在自己要旅行,自己排队买票都不行吗?我还没买到票,更谈不上贩票,你凭什么剥夺我排队买票的权利呢?嘿嘿,如果遇上俐牙利齿的,怕是铁路上又要吃亏了。但是没有办法,非常时期非常手段,谁爱指责铁路侵犯人权,爱上哪儿告就告去。两害相较取其轻。
    
    现在我们这里的火车站,不但是售票窗口,各个通道口,各个可能让铁路职工送人进站的地方,不但派双岗,而且统一安装了摄像头。各单位都被要求迅速向每位职工记名传达上峰指令,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各项禁令各位要是胆敢试试,那到时候别后悔。违反了这些禁令,领导们是要被层层追责的。
    
    其实这些措施归根到底只能说是缓解了买票公平性的问题,运力并无增加,供需矛盾仍然存在。
    
    这些举措当然对普通旅客有利,但对特权阶层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精英们,砖家们又要大喊大叫,买票难呀。其实对于这些人来说,以前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从内部搞定的票,如今没有了,得委屈这些精英们在凛冽的寒风中亲自去排队,那当然不爽了。和以前相比,特权阶层,精英们,砖家们今年搞火车票可比往年要难得多了。
    
    当然,这些掌握了话语权的精英们在大谈买票难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说出这里面的一已之私的,在公开场合,他们当然是正义凛然地以普罗大众代言人的身份抢占道德制高点。
    
    不过,请这些精英们在痛快淋漓地大骂买票难的同时,私下里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们配说这样的话吗?当然,前提是这些精英们还有良心的话。
    
    2009年1月25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春运的“老大难”:买票难呼吁中国铁路整顿
  • 买票难 网友年关最大愿望——有个铁路亲戚!
  • 胡锦涛就春运买票难批示 要求开动脑筋化解矛盾
  • 高校学生会趁春运买票难之机售高价火车票
  • 铁道部长驳斥买票难是因为中国人口太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