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春节后数亿农民工去向调查:从广东到巴基斯坦 (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3日 转载)
    
    来源:环球网
     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中国经济迅速放缓,尤其是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的出口加工部门受到巨大冲击,不少企业已经倒闭或停产。春节后,有多少农民工会返回城市,又有多少能在城市找到劳动岗位?金融危机和经济放缓,对他们的家庭生计会有多大的冲击?而各地政府又会以何种措施帮助农民工就业或解决生计问题?这,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问号,悬在无数农民、各地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心中。
    
    一年更始,万物复苏,亿万的中国农民,就像亿万颗种子,不论冬天有多么寒冷,也一定怀着对春天的希望,发出倔强的生命萌芽。而中国这棵大树,也将在瑟瑟寒风中,伸出枝丫,探寻春天的消息。这是我们的希望,这是我们的信心。
    
春节后数亿农民工去向调查:从广东到巴基斯坦

    
    金融危机下的农民工返乡潮。
    
    桃源农民工新“归去来兮”:从广东到巴基斯坦
    
    这个时代,广东、桃花源、巴基斯坦、温州----这些看似无关的地点被无数农民兄弟的足迹和命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徐东阳归家
    
    徐东阳太熟悉到妻子和孩子那儿的路了----各约10公里,曾经3元现在5元的车费,他们家三口就这样分布在广东惠州市内。
    
    东阳和孩子分别在两家电子厂打工,妻子则在一个大排档里打扫卫生。2008年11月底的一天,46岁的东阳又踏上这条来来往往了几年的道路与妻儿相聚,只是这次匆匆话别后他坐上大巴赶回老家湖南常德桃源县了----东阳所在的电子厂刚刚关门。
    
    徐东阳一家在惠州打工16年了,他一直是“普工”。在这个电子厂里他做小型电压器,厂有100多工人,11月没有订单了,拿到工资后工人们相继离开。
    
    东阳的儿子也在一家电子厂做普工,此时订单虽有减少,工资也低了,但勉强维持,东阳对孩子说“有事干就先做”。
    
    “等待初八”
    
    春节期间,牛车河乡那位摩托车司机蒋连刚边拉活边在“等待初八”。
    
    “我有亲戚在广东厂里做工,需不需要人一般初八上班后就知道了,哪里好能铮钱就去哪。”蒋连刚对本报记者说。
    
    据牛车河乡丁家坪村支书陈正德过年时的观察,本村90位外出务工者中受金融危机影响的大概有30人,其中十多个提前返乡后报名将去遥远的巴基斯坦,另外十几个也在遍找亲朋,都要继续出去。
    
    桃源县劳动就业处书记李永祥向本报记者分析说,曾经的农民工中,80%的农民工将继续打工,现在不少在寻找和观望;来自平原的农民工可能部分会回到土地上,这将促进土地集约和机械耕种;至于创业,虽然已有些支持,但受制于整体经济形势和个人能力胆识,这部分总是少数。
    
    一位学者向记者分析说,如果现在农民工观望者众多、信息又不畅的话,局部地区也可能出现招不到工人的情况。农民工就业和产业发展关系似乎日益复杂。
    
    1月31日,本报记者随机调查了桃源县漆河镇白家溶村10户农民,春节前每户都有在外打工的,一般是孩子和爱人在外,父母在家。他们的去向都为广东,集中在东莞、深圳和佛山,皮革厂、鞋厂、机械厂都至少各有2户有家人做工。
    
    10户中有2户的打工者今年春节没回来,其余8户里节后仍然要去原工厂工作的有6户,多已出发,初五或初八上班,两户打工者不再出去了。
    
    “我们镇提前回来的有1000多人,不到农民工的一成,但有的春节不回来还在广东等地继续找工作。”漆河镇劳动保障站站长杨正龙对本报记者说。
    
    一位回家过年的小包工头告诉记者,他看好建筑市场,特别是地级市和县级市,“大城市建设已经饱和了。”“岁数大点了进厂就划不来,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厂子间跳槽也很难的。”
    
    正月末,几百人的桃源农民工将浩荡奔赴巴基斯坦。而从惠州回来本想加入西去大军的徐东阳因病不得不放弃远行,他依然在等待着。
    
    “回不去”的故乡
    
    已经是正月初六了,周晓丽仍然坐在家门前的台阶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悠闲地与朋友聊着天。
    
    如果换在去年,她此刻早就在东莞的一家台商办的鞋厂里开始了一年的忙碌,但今时不同往日,受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的冲击,她所在的鞋厂现在每个月的订货量已经从去年的月均30万双急剧下滑到3万双。
    
    工作量的巨幅萎缩,使得老板不得不给许多厂里的员工放了长假。已经多年在大年初三就离开家人外出打工的周晓丽,也因此“忙里偷闲”地享受着与家人的欢聚。
    
    这里是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巴河镇团山村的周家?,金融危机正以一种看似“温情”的方式影响着这个山岭环绕的小村落。
    
    团山村是个“打工村”,其村支部书记申家志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全村人口大约1400人,平时留守村里的只有600人左右,多数是老人和小孩,村里的精壮劳力,基本都在外经商打工,主要流向是广东、江浙一带。
    
    
     至今在家务农的周金山对记者说,他的妻子以及四个儿女全部在外打工,只有他自己在家耕耘3亩多的农田。
    
    但刚回家一个星期,周金山的小女儿周小云已经开始想要回到打工的北京。“在家太没意思了,每天除了晒太阳就是‘斗地主’(一种扑克牌游戏),还不如在北京呢,好歹还可以逛逛街,上上网。”坐在厨房的灶台边,周小云无精打采地往灶里加了一把柴火。
    
    其实,并非周小云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春节前曾到贵州、湖南等地农村调查。结果显示,农村出行交通不便、社会治安秩序欠佳、公共卫生服务缺失、商业环境落后等,使得在外务工的年轻人在老家的农村感到了诸多不适应。
    
    该调查还显示,农民工在外务工已经形成了“高消费”的习惯,因金融危机失业回到农村后,收入来源没有了,消费习惯却难以改变,直接后果往往是造成不少家庭的争吵,长辈往往不能理解有过打工经历的晚辈花钱无度,特别是购买一些非生活必需商品与服务的做法。
    
    对于许多农民工,农村,已经成为一个“回不去的故乡”。
    
    周晓丽已经订了正月十二的票回东莞,对她而言,已经生活了10年的东莞是她的第二故乡,她也在那里找到了心仪的男朋友。只是厂里的情况还是让她很是担心,如果订单继续下滑,就算她是老员工,也很有可能被“扫地出门”。
    
    她知道东莞正在进行“产业升级”,她也知道自己所在的外贸鞋厂的竞争力并不十分强,因为生产的鞋子“样子丑得很”,一旦真的失业,她真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
    
    “劳务湘军”思归
    
    促进区域协调发展,让更多需要转移就业的农民能实现本地就业,是于国于民都有利的长远选择
    
    
    今天,蒋黎军又将挤上开往浙江嘉兴的火车,返厂上班。与一年前初次去相比,依然是一张站票,近2000公里的路程,心里的想法却已变得十分单一:何时凑足回家开养殖场所需的三四万元?
    
    家住湖南省永州市黄田铺镇涧山村的蒋黎军,今年只有19岁。2007年12月,他弃学来到浙江打工,进入一家名为“台华高新”的染整厂,月工资一千七八百元、吃住只需两三百元。这曾让蒋黎军对未来生活充满信心。
    
    然而,不期而至的经济寒流把工厂拖入了困境,从2008年6月起,月工资骤降至一千二三百元,还经常被迫“轮休”。许多的梦想顿时被拉远,无奈的蒋黎军,过年前两个月就请假回了家。
    
    蒋黎军并非特例。据湖南省劳动部门统计,去年上半年,湘籍农民工返乡人数即已达近百万,约占外出务工总人数的8%。该省预计,全年将有超过280万农民工回流。返乡、创业、保就业,成为官员们口头越来越频繁的用词。
    
    
    一场刚刚启动的战斗
    
    金融危机究竟导致多少重庆农民工返乡?节后究竟有多少农民工再南下珠三角或东去长三角?这些问题暂无答案。重庆正在积极应对的百万返乡农民工问题,首先遇到的是统计迷雾。
    
    1月30日、31日是农历的初五、初六,按照20多年来的惯例,这两天应是重庆火车站出行客流压力最大的日子。往年这几天,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广场上通常会日夜滞留6万~8万等待赴沿海地区打工的农民工。
    
    然而今年似乎有所不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1月31日在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广场上看到,广场上的人并不多,整个广场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排队购票的也只有100多人,看不到往年几百人在此通宵排队的“壮观”场面。
    
    从重庆发往珠三角的广州、东莞、深圳,以及长三角的上海、苏州、杭州等城市的超长客运汽车线路在今年春节后也意外遭受了“寒流”。重庆龙头寺长途汽车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年初一到初六(1月31日)下午4时,连一趟超长线(即千公里以上的线路)的大巴车都没有发出去。”
    
    不过,火车票依旧难买,至1月31日,重庆市火车站的14趟车、重庆北站的11趟车在10日内的有座车票已经全部售完。
    
    金融危机对沿海企业的影响导致多少重庆农民工返乡?春节后究竟有多少农民工依旧南下广州地区或东去长三角地区开工或寻找工作?重庆市在处理返乡农民工问题上有何思路和策略?
    
    重庆市公安局2006年11月14日公布的外出农民工的总人数为320万人,是该市总人口的10%。该局2008年公布的这一数据仍为“300多万人”。
    
    中央电视台1月11日在报道重庆农民工问题时,采用了“目前重庆有700多万农民工外出务工,如果按照25%的春节返乡率计算,也会给当地带来170万人的就业压力”这一数据。
    
    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2008年12月4日在该市“2008年第四季度市情报告会”上说,“7、8月份后,几乎每个月返乡回来1万人左右,现在市委、市政府担心的问题是在春节后,大部分返乡农民工将因为沿海不好找工作而不再外出打工,这部分人可能会有100万人左右。”因此重庆必须想办法解决农民工大规模返乡的问题。
    
    据重庆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此前提供给媒体的数据,截至2008年12月30日,重庆全市回流返乡农民工47.2万人,占全市外出务工总数786.2万人的6%。其中:市外回流37.8万人,占已返乡农民工的80%。这其中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回流的31.2万人,占66.1%,从重庆市外其他地区回流的7.3万人,占15.5%;受金融危机影响的达到20.4万人,占总数的43%。
    
    这一数据没有包含今年返乡,特别是春节前返乡的农民工人数。
    
    2月1日,重庆市就业局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由于农民工外出及返乡均自由行动,无需到地方基层政府部门登记,因此无法统计实际的返乡农民工数量,以及外出民工流向,现有的数据仅仅是抽样调查或估计。
    
     和老一代农民工相比,出生于1988年的王国平属于新生代或第二代农民工。他们大多是“放下书包进工厂”,并无农业生产经验,既未能完全融入城市,又对乡村生活产生疏离感。
    
    经济发展一方面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福利,另一方面也提高了人们的欲望。在很多情况下,在发展中国家,成功的经济发展带来的可能不是人们更加满意,而是满意度的下降。
    
    这些新一代农民工多数是高中或初中毕业,他们所感受到的生活压力显然低于他们的父辈,也许正因为这样,他们对打工条件的要求比父辈更高。比起工资,他们更在意工作环境、工作条件,而且比父母辈更加关注自己的前景。
    
    他们对父母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再干个两三年就回去。”尽管他们在外已经干了几年甚至数年,也未实现他们常常编织的梦想:回老家,自己当老板。
    
    实际上,随着农民工群体的“更新换代”,农民工中坚力量中“70后”“80后”占据了不可忽视的比重。面对突如其来的失业,他们无论是返乡,还是滞留城市,都需要引起关注。
    
    听家乡虫鸟的鸣叫
    
    王国平告诉记者,他决定报名江西明正变电设备有限公司业务员一职。从招工信息来看,这是一家生产、销售箱变、油变、干变等的变电设备企业,也是崇仁县工业园区的重点企业。
    
    这家公司提出招聘10名业务员,试用期月基本工资1200~2000元,外加业务提成。打出类似招工信息的企业有19家。
    
    崇仁县劳动就业局局长章会平告诉记者,2009年县内工业园区各企业需要招工人数为1949个,希望能吸纳更多的返乡农民工前来就业。
    
    今年1月13日,崇仁县召开了客商代表和务工回乡代表迎春座谈会。县委书记李晓浩在会上表示,希望返乡人员到县工业园区看一看,留在家乡,为家乡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
    
    从崇仁县城到郊区的孙坊镇,一个村庄接着一个村庄,但沿途经过的早已不是传统的乡村图景,河流已经污染或者填埋,可以看到零星散落在山坳间的耕地,触目皆是钢筋水泥铸造的新式楼房。
    
    骑摩托车45分钟,我们来到罗武辉的家,房子显得十分破败,这是长期闲置造成的。实际上,一路上仍看到几户人家正在破土盖房。一位村民表示,因为2009年形势堪忧,在家长住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趁着还有钱,先把房盖起来”。
    
    罗武辉所在的孙坊镇是崇仁县劳务经济最发达的镇之一,全镇有70%的劳动力外出务工。然而2008年9月份以来,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提前返乡。以该镇罗家村为例,全村有300多人外出打工,春节前回来了200多人,有50多人表示要重新找工作,有30多人决定先在家等等看。
    
    类似于孙坊镇的中国城镇,突然被赋予了一种全新的意义:中国持续了数千年的农耕文明、村落文明,就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加速转向工业文明、城市文明;而这些肩挑背扛的乡下人,就是这一巨大社会变革使命的负载者……
    
    当他们身处陌生城市时,机器的轰鸣取代了虫鸟的鸣叫,街上都是需要警惕的汽车、摩托和陌生面孔。他们在异乡互相慰藉,谨慎地生活着,同样,家乡也只活在记忆里。
    
    现在,他们要重新审视这个记忆中的家乡。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国约2000万农民工失业 社会安定面临严峻挑战
  • 社会治安隐忧:失业的两千六百万农民工
  • 耕地不足难餬口,农民工只有往外跑 (图)
  • 中国二千万农民工“无岗可归”/BBC
  • 两代农民工 两样广东梦 新的广东人
  • 返城抢工作:京穗提前出现农民工潮 (图)
  • 农民工,你为啥就是二等公民?
  • 名医焦东海揭医院黑幕续:院长康正祥害死农民工、迫害职工
  • 生计:金融风暴下1.3亿农民工生存图景(图)
  • 农民工深夜返乡全身财物遭蒙面歹徒洗劫一空
  • 生计?危机下1.3亿民工 危机中更应善待农民工(图)
  • 肖青山免费为农民工打官司:民工维权者却要为自己维权
  • 劳工权益观察:深圳喜高公司近百名农民工游行讨薪
  • 经济冷风吹散中国农民工心头暖意
  • 湖北大悟民师彻夜上访数人被打伤 农民工讨薪堵政府(图)
  • 天津市宁河农民工集体上诉书
  • 农民工求票险遇受骗
  • 农民工聚集,向西安机电信息学院讨还血汗钱!
  • 农民工领2400元工资1900元是假钞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蹲着继续思考:二千万农民工失业无岗可归
  • 易鹏:2000万失业农民工的数据准吗?
  • 农民工退保增多凸显制度缺陷
  • 人民日报转口风,团派被批:“腾笼换鸟”影响农民工的收入
  • 年关临近,多给农民工兄弟送些温暖/吴贤德
  • 100多农民工讨血汗钱 天津二中院执行消极
  • 农民工,不能承受欠薪之重/唐超
  • 童大焕:农民工返乡潮折射出两个“当务之急”
  •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农民工办暂住证/林明理
  • 贫民窟式的城市化不是农民工进城的目标/贺雪峰
  • 农民工打工现状分析/钱冠华
  • 大学生竞聘“农民工”招聘会,务实还是无奈乎?/张增国
  • 登封:农民工女儿被赶出课堂,室外听课20多天
  • 农民工曹大和被绑死亡会改变什么?
  • 党爱民:两亿农民工击垮美国
  • 农民工在城市里生存很无奈/吴贤德
  • 农民工养老保险可以考虑的过渡性问题/王培绿
  • 安知春:黑龙江省北安市欠农民工工钱
  • “农民工”目前需要的是“面包”而不是“诗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