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一场是缘分:藏人在北京用信仰化解对藏民误会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7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藏人在北京
    
    一端是雪域高原,一端是首都北京,曾经千山万水阻隔,现在却可穿梭于朝夕。多年前才旦卓玛的一首《北京的金山上》唱出了藏族人对这个政治文化中心的想象,而今天,近万名藏族人已成为文化多元的北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今年是西藏平叛和民主改革五十周年。五十年来,越来越多的藏族人来到北京,在这里学习、工作和生活。他们在融入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同时,也和很多人一样,感受着因文化异质性带来的压力和惶惑。民族的融合与共生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传统,在北京的藏人是藏族文化活跃的载体,同时作为文化交流最前端的藏族人,他们不仅要学习与汉族文化相处,也要与其他民族一起,共同面对全球化的考验,考虑如何在现代化的同时保存自己的文化特质。
    
    他们的生存状态、所思所想,成为这个具有强大精神传统和内生力的少数民族的珍贵样本。
    
北京一场是缘分:藏人在北京用信仰化解对藏民误会

    
    康巴汉子的“玛吉阿米”传说
    
    “如果北京像个花园,那里面也应有朵格桑花在绽放。”
    
    康巴汉子横行康区自带刀。
    
    刀对他们来说,既是雄性的象征,还有防身、割肉的便利。他们是草原的吉普赛人,逐水草而居,好斗和不羁是身后的土地留给他们的印记。
    
    当年,北京对于康巴汉子泽郎王清,就是心中那片遥远的水草。与其说是征服,不如说是迎合。他剪去了长发,摘下了佩刀,脱了藏袍,不带丝毫康巴印记就进城了。
    
    在北京,他置了家,娶了北京女子,开的藏族餐吧,还醉倒了不少城里人。
    
    但每到夜里,他还是想起心中的“玛吉阿米”,那东方高高的山尖和女神醉人的笑脸。在城市里,“玛吉阿米”是这个男人的现实;而在内心深处,“玛吉阿米”是他遥远的乡愁。
    
    它们总是交错地出现在泽郎王清的生活里,矛盾且又关系牢靠。这种复杂的背景,让这个康巴汉子的生活充满着不确定性,让他游离于城市的商业和内心深处的后花园之间。
    
    
    
    寻找“玛吉阿米”
    
    
    
    泽郎王清出生在四川阿坝哈拉玛大草原一个游牧家庭,用他的话说他的家乡又穷又偏远,但景色美得令人心醉。人们延续着游牧人的生活已经数百年,泽郎王清在那里一直待到15岁。
    
    之后他被四川人民广播电台聘去做藏语播音员,从此就进了城。这是1981年,他在成都有了一份令人艳羡的“铁饭碗”。即便他花一个小时就能完成一周的工作,之后就无所事事,但他还是干了10年。
    
    
    此前,泽郎王清仅去过北京两次,对北京的了解,限于天安门、长城和故宫。他动心了。1999年冬天,泽郎王清来到北京,为新的“玛吉阿米”选址。
    
    那时他手中仅有的资源是:十几万的存款,刊登分类广告的报纸。他想找一个外国人、白领、文化人聚集的地方,拉萨店中的客人大多就是这种类型。按照报纸上的广告,泽郎王清在使馆区、燕莎、国贸生活区寻觅,却总找不到让自己满意的地方,要么价格太高,要么房子的大小不合适。
    
    就这么断断续续找了两年的时间,直到2001年的春天,泽郎王清终于看中了秀水南街一家200多平米的店面,这家店紧邻使馆区,众多外国人出入。
    
    泽郎王清刚开始操作时,有个北京朋友非常热情地想与他结盟。但在洽谈具体事宜时,两人的理念发生了矛盾。这个北京生意人坚持要以最小的成本攫取最大的利润,他对泽郎王清想尽可能展现藏族文化原汁原味的想法嗤之以鼻。
    
    但泽郎王清一直谨记高僧师傅最后对他的叮咛,“信仰藏传佛教,并不意味着要待在庙里念经,你可以做任何事情。若走了商道,就要遵守一个原则:一定要用心创造产品,与别人公平对等地交易。”
    
    北京“玛吉阿米”的所有家具装饰全部从西藏运来,一辆加长大卡车,两个司机日夜兼程走了4天 4夜。梁、柱上的壁画请了3位西藏画师一笔笔精心绘制。窗旁的灯笼,墙上的藏历、唐卡,顶棚上的八宝布帘、屋梁上的木制面具,全部在西藏订制。服务员和厨子也从藏区寻找,光装修就花了两年时间。
    
    “我要在北京呈现一个真实的西藏。这既是商业行为,也是文化行为。以藏族餐饮为载体,把藏族文化中诸如建筑、绘画、民居、歌舞,都在这里得到展示。如果用假的东西去模仿,那就没有生命力了。”泽郎王清把原生态文化看得很重,他说,如果北京像个花园,那里面也应有朵格桑花在绽放。
    
    之后北京陆续开了很多家藏式餐厅,也不乏藏人老板,但名气始终都不如“玛吉阿米”。
    
    这十年,他像候鸟一样生活,夏季回到拉萨,冬天来临之时飞到北京。总呆在北京,还是让他有些不习惯。他喜欢拉萨,虽然这里的商业游戏规则已经和内地无异,有时回来也只为了看看蓝天,让心透彻。
    
    据估计,在北京的西藏人近万,大多从事与文化相关的工作。藏族人来北京找工作,首先都会想到“玛吉阿米”,这里也成为了他们集体抒发乡愁的地方。
    
    藏人或许是最无法割舍乡情的民族,泽郎王清有一些朋友,即使在北京已经扎根20多年,最终还是失望地离开了这里。理由因人而异,但追其根源,泽郎王清说那应是藏人骨子里的东西,与信仰有关。
    
    “玛吉阿米”的北京传奇
    
    泽郎王清的爱情也因“玛吉阿米”而到来。
    
    在为北京“玛吉阿米”寻找店铺的过程中,康巴汉子泽郎王清与土生土长的北京白领牟向晖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
    
    他们的世界太不相同,一个恣意驰骋在草原,一个在跨国公司的写字楼里得心应手。但他们还是无可救药地相爱了。
    
    
    牟向晖说,第一次见这个康巴汉子,他讲了很多他的经历,还有他自己对藏文化的理解。“那种感觉是以前没有过的,无法描述。我觉得好像突然有人在我面前打开一扇新的窗户,外面是我从没接触过的世界。”
    
    泽郎王清邀请牟向晖游成都,很快又去了西藏。泽郎特别喜欢纳木错,他说要带向晖去看日落。他们碰到了一个极为壮观的日落,向晖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夕阳,整个半边天都是红的。
    
    度完假,再次回到写字楼,她感到恍恍惚惚、亦幻亦真,原来熟悉的工作突然难以适应了,看着西藏带回的照片,她对那片神圣的土地和这个神奇的男人充满了敬意和迷恋。
    
    他俩的关系,牟向晖家里并没有太多意见,倒是泽郎王清的一些藏族朋友在席间口出不逊:汉族人很狡猾,不诚实,常常说了话不算。向晖有些不快,但她知道那不是针对她个人的。
    
    泽郎王清是虔诚的藏传佛教徒,每天早晚都要念一段经,到北京后依然如此。“他会忘了洗脚、刷牙,但是不会忘记念经,即使是喝醉了,也不会忘。”牟向晖笑着描述她的丈夫。
    
    他念经的主要目的就是感恩,也为妻子祈福。受丈夫的影响,牟向晖也开始信佛。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交谈期间,她不忘时常拨动手中的佛珠,这成为战胜他们之间隔阂的突破口。泽郎形容妻子信佛后,“心里仿佛点燃了一盏明灯”。
    
    结婚之前,泽郎王清有过另一段婚姻。至今,泽郎还与前妻及其父母保持着家人般的关系,前妻及父母到北京来玩时,泽郎恰巧不在,全程都由向晖接待。
    
    泽郎对此很不以为然,他说难道我们夫妻不成,还不能做朋友吗?应该是一种以诚相待的关系,这也是对于缘分的崇敬。
    
    两人的分歧多在工作上,“她更理性,我更感性。我总想着闯荡和冒险,想像牧人一样继续行走,她更希望安于现状的幸福。”很多人问泽郎王清,北京是你的目的地吗?他的答案永远是:这里只是我的一个夏季牧场。
    
    用信仰化解误会
    
    泽郎15岁离开康区后,康巴汉子的印迹就越来越淡,桀骜隐在眉间,流浪的本性流淌在他的骨血里。如今,他已经很少与儿时草原上的玩伴来往,他们中的有的做了公务员,有的依然过着游牧生活。
    
    不穿藏袍的他依然怀念游牧人的生活,提起马背飞扬的日子眼睛就发亮。那是怎样一种潇洒啊:在草原上经常走到天黑就随地住下,脱下藏袍当被子盖,马鞍作枕,羊毛垫子垫铺,草原就是床,满天繁星伴入眠。
    
    生活方式的传统还在,但一些变化也在悄然发生。
    
    
    一墙之隔,西黄寺仍然独守着一方清净。这里如今是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所在地。西黄寺曾被称作是“达赖庙”,是清政府特别为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进京而修建的皇家寺院,作为其在北京的行宫。1652年的藏历水蛇年,五世达赖喇嘛在西黄寺内度过了一个吉祥如意的藏历新年。一夜之间,西黄寺成为了藏传佛教信徒膜拜的福地,并成为了联系中原及蒙藏的政治中枢,在整个清朝帝国期间,都承担着接待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及其贡使的任务。
    
    
    “人心的万里长城”
    
    
    2009年的藏历新年前夕,记者来到西黄寺。昔日鼎盛的西黄寺已经不复旧景,这里曾经做过英法联军侵入北京的军营,也曾堆放过国民党军队的军火。历经兵荒马乱,新中国成立后,西黄寺只剩下保存较为完好的清净化城塔院。“文革”中,西黄寺再次遭劫,成为批斗甚至武斗的战场点击查看QQ秀。西黄寺塔院的庙房则作为中央民族学院的休养所,住进了该院的老师及家属。1987年,十世班禅大师率队驻进西黄寺筹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时,中央民族学院的教职工才全部搬离该寺。学院如今占地约70亩,仅为当年皇家寺院兴旺时期极少的一部分。
    
    虽然面积不大,但是皇家寺院遗留的气势仍然摄人。西黄寺目前尚未对外开放,临街的大门一直紧闭着,只在西侧开了一扇偏门。一脚踏进去,便是另外一个世界。一进一进的院落显得很有气度,深幽狭长。
    
    十世班禅大师的影响无处不在。除了在大殿中供奉的照片,班禅院长办公室在其圆寂后得以保留。 1987年9月,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西黄寺正式成立。十世班禅大师在成立大会上说:“今天在党的宗教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在中央领导同志的极大关怀下,我们不但要有物的万里长城,更重要的是要建筑一座人心的万里长城。培养活佛,就是完成这一伟大任务的一个重要途径。”
    
    那仓活佛成为了第一批受益者。根据《历世甘孜那仓活佛略传》记载,1941年,那仓・向巴昂翁活佛出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被认定为六世那仓活佛的的转世灵童后,3岁时便举行了坐床仪式,还是少年的那仓活佛,还特地前往拉萨学法。“文革”期间,那仓活佛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但那仓活佛并不以此为痛,因为在修行的路上,顺逆苦乐不过是人生取舍的考验。那仓活佛告诉记者,自己至今心存感激,正是这段经历,让他真正看到了人间的生活,平等地看到了老百姓的疾苦。
    
    “文革”结束,那仓活佛的“反革命”帽子也被摘除,担任了甘孜县佛教协会第一届会长,46岁时成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第一届“活佛班”学员,担任并“活佛班”班长。经过10年浩劫的耽搁,学员们年龄普遍偏大。班上年纪最大的活佛已经60岁了。半年后,十世班禅大师第一个授予那仓活佛毕业证书,并挽留他在学校继续工作。在十世班禅大师的亲自提名下,那仓活佛被任命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副院长,主管教学工作。
    
    来自西藏日喀则的普通僧人阿南是高级佛学院的教师。1987年起,来自藏区的众多高僧大德被临时聘请到西黄寺任教。西藏甘丹寺波米・强巴洛珠便是其中的一位。作为老师的随从,阿南来到了西黄寺,他被分派到教务处工作,后来开始教授藏文语法,并担任过“活佛班”的班主任。
    
    闲置经年的西黄寺重新兴旺起来。如今,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新的教学楼正在筹建之中,而修复了的西黄寺塔院,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有望在今年对外开放。这座昔日闻名遐迩的藏传佛教圣地,将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
    
    而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每到过春节,佛学院都要向周边单位打招呼,在西黄寺50米内禁放鞭炮;而佛学院一批来自藏区的教职员工,也纷纷在北京扎根,变成了有编制、有户口的“北京人”。
    
    北京欢迎你
    
    “我希望学员们能够在北京多看一些,多受教育。” 在西黄寺尽头的一幢藏式小楼内,主管教学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副院长,七世那仓活佛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访问。他身材高大、挺拔,年近七十,却无龙钟之态。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境内外藏人的新年贺词
  • 海外藏人在藏历新年绝食纪念遇害藏胞/RFA
  • 藏人不过藏历新年 当局切断通讯防骚乱/RFA
  • 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境内外藏人的新年贺词 (图)
  • 达赖哥哥呼吁流亡藏人保持冷静 与中共对话
  • 西藏康区再度示威一尼姑遭捕 境内藏人已掀起保护文化行动
  • 藏人抗议升级 理塘封城多日/RFA
  • 自由西藏:四川藏人示威20人被警方拘留
  • 西藏康区多人遭捕 流亡藏人示威抗议(图)
  • 印度媒体称藏人对中共的不满情绪正在激增
  • 西藏起义50周年将至,藏人住区禁止外国人进入
  • 逃亡藏人指控中共非法拘捕和刑讯逼供境内藏人
  • 中共在藏区禁止佛事活动严控藏人行动(图)
  • 安多歌手因唱藏人受难之歌被捕 再有六名甘孜藏人被判刑
  • 甘肃夏河为防藏人骚乱暂停娱乐活动
  • 数十名藏人在拉萨涉嫌抵制藏历年喜庆活动被警方逮捕(图)
  • 藏人倡议:“让我们缅怀逝者,祈福生者!” 藏人不过新年(图)
  • 流亡藏人:拟以和平示威代替过年
  • 藏人倡议:“让我们缅怀逝者,祈福生者!”(图)
  • 从”百万藏人大屠杀”到“百万阿族人大屠杀”
  • 谷粱:祝全体藏人新年快乐!
  • 唯色:被羁押的藏人与被制造的“洛萨”
  • 岳飞本是王八蛋;秦朝本是西藏人所建/草虾
  • 陈维健: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 “西藏农奴解放日”是对藏人史无前例的侮辱
  • 北京的“农奴解放日”将激起藏人愤怒
  • 西藏人的“ 對馬彈琴”
  • 流亡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李科先
  • 建设一个民主的藏人社会/William Schue
  • 对藏人“分而治之”还是“合而共处”
  • 纽约时报:达赖喇嘛伸出橄榄枝(每个藏人关心)
  • 扎仁博:一个藏人的“奥运日记”
  • 唯色:北京奥运对藏人说“不”(图)
  • 胡锦涛:请把对付西藏人的手段用在东海上!!
  • 境内格尔德寺院的僧侣们及普通藏人为地震受难者祈祷
  • 一位印度拉达克藏人给胡锦涛的信/洛桑思巴
  • 中国学者谴责中共借北京奥运对藏人实施政治阴谋(图)
  • 中共暴政欠下西藏人民的血债‏/李治雄
  • 司马函:要客观公正地对待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