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烧伤乞丐繁华路段行乞 被市民指影响城市形象(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1日 转载)
    
    来源:大江网
     核心提示:近日,有江西网友在当地论坛发帖《他为何下不了“岗”》称“在南昌八一广场,那位面部被严重烧伤“恐怖乞丐”影响南昌形象,并可能吓到小孩子,政府为何不按有关规定救助此人?”记者随后对“恐怖乞丐”进行跟踪式采访。
    烧伤乞丐繁华路段行乞 被市民指影响城市形象
    
    八一广场的“恐怖乞丐”,路人经过此处时无不挡住自己的视线。(记者 邱辉强 摄)
    烧伤乞丐繁华路段行乞 被市民指影响城市形象


    
    “恐怖乞丐”接受采访(江西网记者 邱辉强 摄)
    
    大江网2月28日报道 凡去过南昌八一广场“沃尔玛”超市前过街地道的人,可能都见过一位面部被严重烧伤的“恐怖乞丐”,他在出口处日复一日行乞。过往行人见到他无不先是一阵惊愕,然后用手挡住自己的视线,匆匆离去。
    
    近日,网友“灌城散客”在江西论坛发帖《他为何下不了“岗”》,提出疑问:“恐怖乞丐”很是影响南昌形象,并可能吓到小孩子,他为何能够在万人穿行的交通“咽喉”处行乞数年?政府为何不按有关规定救助此人?
    
    是城管怜悯?是法规庇佑?是乞汉坚韧?还是受人逼迫?带着这些疑问,江西网记者与这位“恐怖乞丐”零距离接触,以期揭开他的身世之谜。
    
    他是谁?
    
    2月26日下午,南昌阴雨,气温不足4摄氏度。记者在过街地道出口处见到了“恐怖乞丐”的身影,他穿着一件厚厚的外套,手里拿着一个铁盘,整个人缩成了一团,身体瑟瑟发抖。过街地道人来人往很是拥挤,好心的行人时不时往铁盘里丢钱,听到“嘣”的一声,他并没有显得很兴奋,只是微微地点了下头,表示感谢。不足半个小时,铁盘就响了八次,看来这里的确是个“好口子”。
    
    在一番试探性的问话后,“恐怖乞丐”打开了话匣子。(江西网记者 龚冰 摄)
    
    “你在这里多久了,很冷吗?”记者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嗯,很冷呀!”他从容答道。原来他双目失明,而且能够进行基本的交流。就这样记者和他聊开了。
    
    他叫舒相贵,南昌市进贤县上坊镇舒家村人,今年52岁。家里78岁的母亲去年因为无钱医治已经过世,母亲生前收养了一个女孩,今年11岁,上小学四年级,现在父女俩相依为命。他告诉记者,他在这个地段行乞近四个年头了。2000年,他们一家三口从舒家村来到了南昌,一直行乞为生。2005年以前他在中山路附近行乞,行乞五年之后舒相贵也摸索出了一些门道,他欣喜的发现在人口流动量更大的八一广场“收入”要高出很多。于是从2006年开始,只要天不下雨,他就雷打不动,每天早上八点准时“上岗”,晚上七点“收工”。
    
    因为舒相贵双目已经失明,所以他的行乞之路,比我们想象中的要难上几倍。他与小女暂时住在洪城大市场附近的桃花一村,一个破旧的柴房内。每天乘坐202路公交车来回。在一番交谈后,舒相贵答应了记者要去他家看看的请求,记者与他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为何面容“恐怖”?
    
    舒相贵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打点一番以后,他拄着一根盲杖磕磕碰碰来到202路站台。几百米的距离,他却走了近10分钟,路上车流与人流川流不息,到处停放的车辆,让他处处碰壁。可以想见他平时是多么危险而艰难。你看不见,怎么判断202路车呀?记者问。“不断问别人。如果车来了,别人会帮我喊住。”舒相贵说,202路车的司机很多都认识他,所以他每天都能“摸”上车。
    
    他上车后熟练地来到“老弱病残孕”专座,而此时座位上的人也会“知趣”离开。在车上他与记者谈起了那段不幸的遭遇。
    
    舒相贵生于1957年8月,1958年年初一场大火把他的家毁了,一起毁掉的还有他的脸,包括他的双眼、鼻子、嘴唇还有半只右耳,当时他只有四个月大。恐怖的面容令周围的人对他敬而远之,只有他的妈妈不离不弃一直守护着他,由于伤残严重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这么多年来全靠他妈妈照顾,直到去年他妈妈因为肺癌离开人世。因为他的母亲已经过世,所以没人能够描述出当时的情景,但可以肯定的是舒相贵能够活下来并生存到现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半个小时后,202到了桃花一村,走了几百米后,记者来到了他的家----一间不足10平米的柴房。房内很黑,寒风从各个角落灌进来。两张床,一个桌子,一些简单的厨具。斑驳的墙壁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小露芳(本文小露芳皆为化名),我真棒!”
    
    他怎样生活?
    
    小露芳就是与舒相贵相依为命的女儿了,据他介绍,由于农村10年前重男轻女严重,女儿出生2天就被她的生父母抛弃了,1998年他的母亲在舒家村的树丛中发现了她。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小露芳很健康,平时小露芳就是舒相贵的眼睛,每天买菜,都是小露芳牵着他去的。平时做饭父亲是“主厨”,女儿是得力助手。虽然日子很苦,但自从舒相贵母亲过世后,女儿成了他生活的全部。“我希望我的女儿幸福!”舒相贵谈到女儿时,兴奋了一些。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